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9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7:0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那天来找你的那位记者小姐有关吧!”孙老人淡淡的笑了,同样年轻过的老人轻易就猜中了大半真相,慈祥的柔声问道:“对了,你干妈好像也很久没来看你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给爷爷说说,心里就会好受些!”

“嗯!爷爷,是这样的……”江恒眼眸已有点红润,在老人面前,他主动把一切伪装都脱了个干干净净,把最真的自己暴露在老人眼前,把自己的多情花心尽情自责,把对挚爱的思念,对情人的喜爱,对床友的欲望……全都一股脑儿倒了出来。 [ .

“呼……”

年轻男人终于感到了轻松,话语末了,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孙爷爷,我是不是错了,是不是太花心?”

“呵、呵……小恒,你是很花心,但世上哪个男人不多情!只是他们没有你那份本事而已!”孙老人就是与众不同,出乎江恒意料的笑语道:“不瞒你说,我年轻时一样喜欢好几个女孩,如果我有能力,一定会把她们全娶了!唉……现在想来,真是一生的遗憾呀!”

“啊……”江恒呆呆的张大了嘴巴,他心中虽有这种念头,但那只是朦胧的意念,现实的无奈总是让他不敢往这方面多想,“孙爷爷,这……这……”

江恒“这”了半天没有下文,反倒是孙老人洒脱的接口道:“小恒,这只是一种人类现象,与道德无关,至于说到法律,在我们这儿违法,到了那些伊斯兰国家,可就不犯法了!对吧!”

对呀,自己怎么想不明白!一语惊醒梦中人,江恒的思绪一下子从牛角尖钻了出来,自己干嘛要执着于舍弃谁,选择谁,为什么不把自己所爱的女人、爱自己的女人……所有的女人统统留在身边!

可是……唉!意念再次转动,江恒兴奋的心情立刻遇上了寒冰。

问题不是自己怎么想,还在于女人们怎么想?她们会接受自己这近似荒诞的主意吗?会满足自己男人的幻想吗!

答案是――太难啦!难如登天!唉……“小恒,不要气馁!”孙老人潜意识之中,已把江恒当作了自己未完壮志的替身,老人神色激昂的鼓励道:“以你现在的地位当然是镜花水月,但当你万人之上,有能力打破世俗与法律的束缚时,不仅是你的心态会变,连你身边女人的心态也会变,她们会因为你的强大而妥协,因为你的强势而屈服!”

慷慨激昂的话语绝对可以称作――男人宣言,老人苍老的身躯激动的站了起来,代表天下男人抓住江恒的肩膀道:“努力吧,小恒,你一定能行!”

热血在沸腾,欲望在燃烧,血气方刚的江恒瞬间充满了斗志,孙老人的话语就像指路明灯,让他为自己今后的人生找到前进的方向。

此时此刻,年轻男人突兀的想起了云大小姐离去时的戏言――等你有能力凌驾法律之上,本小姐会考虑一下当你的小老婆!

呼……戏言在江恒心中已不是戏言,他的人生有了新的目标――找回所有的女人!得到她们的心,占有她们的身!

“啊……”

动人的呻吟占据了小护士的单身宿舍,一男三女缠绵于卧室、客厅,以及厨房、浴室……之内,情欲空间每一寸角落,都留下了他们挥洒的汗水,飞舞的欲望。

江恒猛力向前一挺,趴伏在地、香臀高翘的南医生在尖叫中昏眩过去!

年轻男人迅猛向上一顶,正面紧贴墙壁的方医生娇躯一震,整个人似乎被挤进了墙里,极乐的快感更瞬间把她送入了模糊空间,再也不知今夕何夕……“呼……”摆平两位人妻艳妇后,江恒把身着白大褂,内里却一丝不挂的两位尤物医生弄到了一边,然后抱着一身护士制服的贺小艺向床榻走去!

“老公……人家,不……不行啦!”今日的江恒是有备而来,有心之下当然是龙精虎猛,娇小可爱的小护士又怎是他的对手,娇嫩的幽谷已是一片狼藉,颤抖的玉门甚至已隐带红肿。

“小艺,好老婆,你想不想一辈子与老公在一起……”经过几天几夜的深思熟虑后,江恒开始了收服众女的博爱计划。

第四类女人,比如娜娜之类,他只是纯粹玩一玩,第三类女人也只是两相欢悦就可以了,对于第一和第二类女人,他这辈子是下定决心,再也不会松手,即使是不择手段,他也要达成最后目的!

“啊!这……怎么可以!”不出所料,江恒还未把计划说完,小护士一边惊诧反对,一边紧紧的搂住了男人,生恐他一怒下离自己而去。

江恒早已征服了小护士,不仅是她的心,还包括她的身;男人的伟岸强势绝对可谓超人,江恒的地位虽还未到既定的标准,但这方面绝对可以傲视群雄,从两位尤物医生的死心塌地就可以看出端倪。

“小艺,是我的错,不应该在与采儿好上后,又喜欢上你;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变化并未超出男人的估计,早已想好的花言巧语流淌而出,半真半假的痛苦深深触动了少女心弦。

“啊,不!”一听男人似有分手之意,少女本能的恐惧狂升,再加上江恒异物不停的“提醒”,完全不能满足情郎的小护士又看了看一旁的两位少妇医生。

唉……既然这样自己都可以接受,那采儿又怎么不可以接受呢!况且严格说来,自己才是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老……老公,那怎么……怎么做?”含羞带怯的呻吟为男人大开绿灯,成功的大门开始向江恒遥遥招手。

“好老婆,我爱死你啦!”年轻男人深深的吻上了少女玉唇,将心中的激动化为了行动,用和风细雨的缠绵为小护士谱写了一曲轻柔的欢爱之音。

他的第一步成功了,而这成功也在情理之中,相比诸女,小护士是最简单、最易搞定的对象。

采儿――她会这么“理解”自己吗!对她,江恒可舍不得用这种“蛮横”的征服方法!

************“噼里啪啦!”鞭炮声声、纸屑满天,络绎不绝的的人群虽没有投资公司开张时的盛况,但也很是热闹。

恒欣名仕俱乐部开张了!江恒既要展开征服众女的计划,也要拼命提升自己的地位,他深深的知道――只有自己能站到法律之上,金字塔之巅,才可以真正改变众女的意念!

“小恒,保安公司的执照很快就要批下来了!”前来祝贺的燕子与徐姐又带来了好消息,让男人更是乐得眉开眼笑。

“好姐姐,酒会散了我送你们!”别有深意的话语让一男二女心房一热,两位少妇更不约而同夹紧了玉腿。

“恒公子,生意兴隆、财源广进!”两位市长这次并未亲自前来,各自的代表李秘书与钟行长倒是热情不变,二人大大的恭维过后,异口同声的问道:“听说欧阳小姐与云小姐都回京都了,她们什么时候会回来呀?咱们恐龙市可不能少了精英人物!”

“呵、呵……”江恒脸上在笑,心中却是连声咒骂,真他妈的现实,好在这些死政客一时还摸不清自己的底,“她们家中有点急事,办完了就会回来,两位既然这么急,要不要我帮你们催催?”

江恒软中带硬的话语让李钟二人同时脸红,急忙摇手回应:“不敢、不敢,恒公子您就不要笑话我们了!”

“子弹哥,胖哥来了!”西装领带的瘦猴窜了出来,指着远处开来的面包车下意识压低了话语。

“看你小子,紧张什么,咱们与他可是朋友,又不是敌人!”江恒笑吟吟的迎了上去,他虽然不敢肯定罗七是否还当自己是兄弟,但却敢肯定,罗七一定不会当自己是敌人!

“子弹,你可真厉害,这样就可以堂堂正正的赌钱了!”

车门一开,黄胖娃的圆脸出现在江恒眼前,草莽人物说话就是直接,一言说出了这所谓的“俱乐部”的实质。

“呵、呵……兄弟发财不会忘了本的,胖哥,你带人来玩照样分成抽头,怎么样?”江恒热情的与黄胖娃抱了抱,掏出香烟把二人罩在了烟雾之中,然后故作随意的问道:“七哥还在生气吗?”

“嘿……他就是拉不下面子,这礼可是他送的!”黄胖娃掏出一份大红包塞入了子弹手中,对于两位老大的纠纷,他是无言加无奈。

唉……真的是头可断、血可流,绿帽不可沾!

虽然算不上绿帽,但罗七还是过不了心理那一关,而江恒又自觉无辜,如今的他也不是随便能拉下面子服小的人!

************“小艺,准备好,采儿过来啦!”

话音未落,江恒已经嗖得一声融入了暗处。

精心设计的好戏上演了。

在采儿放学的一道必经小桥上,当采儿踏上小桥范围的一刻起,瘦猴就命令一群小流氓堵住了通道,为的是不让闲人打扰好戏的上演。

“呜……”一位少女倚身桥栏,双肩抽泣,凄楚的哭声似若杜鹃啼血,无比哀伤。

“啊!”采儿刚刚走到桥中间,就被突然加大的哭声吓了好大一跳。

“嘿、嘿……”暗处的江恒得意的笑了,双眼微闭的家伙对自己的聪明是大加褒奖,不出意外,采儿一定会闻声上前,善良的小姑娘在听了小艺的悲述后,一定会忍不住做出让步,嘎、嘎――啊,怎么会这样!

得意的笑容一下子中途僵硬,江恒傻傻的瞪大了双目,呆呆的望着桥上的变化。

采儿听到哭声先是倩影一振,紧接着娇躯一缩,竟然加快脚步,还绕了个弯远离传来哭声的人影,看那模样,连头也不敢抬,哪还有勇气上前慰问呀!

糟糕,自己忘了采儿那有点自闭的性格!唉……失算。

“呜……”

桥上,小护士连哭了好几声,却见目标小跑着越过了自己,同样为之一愣,好在已被江恒彻底征服的少女灵机一动,再次加重音量道:“恒哥哥,我去了,下辈子再见!”

“咯噔!”采儿的心弦一惊,脚步就像刹车一样停了下来,“恒哥哥”三字对她来说就像灵丹妙药,令她的内向害羞瞬间飞逝,终于有了抬头凝望的勇气。

“啊,贺小艺!”事情经过一番波折,终于回到了既定的轨道,含羞草一见是熟人,立刻飞步返身冲了回来,“小艺姐姐,你……这是在做什么!”

“嘘……好险!”江恒下意识拍了拍胸膛。

“呜,采儿,你不要拦我,我对不起你,不应该……”

一切都在按照剧本上演,而且相当成功!

在震惊无比的听完小护士的叙述后,采儿也不由自主呆住了,可她还来不及愤怒或悲伤,痛不欲生的小护士又紧抓栏杆做出了投河的动作。

“采儿,我不会拆散你与江恒,都是我不好,我死了就好了……”

“不要,小艺姐姐,不要跳!”纯真的羔羊怎是江恒这大色狼的对手,善良的小姑娘情意激荡下冲口而出道:“不要跳,我把恒哥哥让给你……”

第五十四章左拥右抱“啊!”含羞草话到中途这才醒觉,立刻自行中途打住,她虽然心中后悔得要命,但任凭她涨红小脸,也不好意思立刻反悔,更生恐自己刺激到不想活了的小护士。

“采儿,你真好,你说得是真的吗?”

小护士此刻的兴奋与诧异可不是装的。

“嘿、嘿……采儿真是好骗!”暗处的大色狼可一点也没有骗子的自觉。

“我……”采儿这下为难了,浑身好像正被千刀万剐,不敢说不是,更不愿说是,急得小姑娘的下巴几乎钻进了自己心窝。

天啦,怎么办!自己会不会害了小艺?不过,要放弃恒哥哥,自己永远也做不到!

“呜……采儿,你真好!”

贺小艺聪明的扑入了小姑娘怀抱,然后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不会答应的,我不能让你为了我牺牲自己,就是宁愿死也不答应!”

“小艺姐姐,你真好!不过,你千万别跳河!”采儿轻易就扯住了小护士的衣襟,经此一闹,她立刻觉得,贺小艺真是一个好的不得了的好姐姐。

纠缠仍在继续,贺小艺在跳与不跳中倍显“痛苦”,在采儿苦苦哀求后,小护士灵光一现道:“采儿,姐姐不跳也可以,这样吧,你把江恒分一点点给我,一点点就可以了,这样咱们都可以不离开他,怎么样?”

眼看采儿眼中本能的生出了犹豫与不愿,小护士立刻道:“采儿,这样我就不跳河了,咱们大家在一起,一定会很快乐的!”

一听到“跳河”两字,脑海已被弄迷糊了的小姑娘心情一急,不由自主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