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9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们买就是了,地下黑市里有得是,不需要什么持枪证!”

“不行!非法持枪是不被政府允许的!”相比江恒的无法无天,猎鹰等人显得循规蹈矩,毫不客气再次泼了江恒一头冷水!

汗……真是一群被“毒害”了的保镖!

一半身份是偏门老大的江恒这下傻眼了,猎鹰几人的一板一眼还真让他不适应。 [ .

“这样吧,持枪证的事儿我帮忙跑一跑,看能不能搞定。”

一想到自己这么美妙的主意,江恒又怎么舍得中途夭折,异变的心灵立刻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后门”手段,反正两位市长与自己是“铁哥们儿”,应该有办法可想的!

年轻的心正处于七彩灿烂之时,飞翔于九霄之间的家伙完全没有想过,那可是持枪证――华夏国最为敏感的玩意儿!

话语微顿,江恒一门心思都围绕着“枪”而转,“猎鹰,你们先在这儿负责吧……收帐吧,我这就找人去!”

年轻男人兴冲冲的出去了,四个见惯大风大浪大人物的保镖不由相互一望。

“大哥,咱们来这儿是不是错了?”猎三环视这间人烟稀少的公司,口吻充满了失落;帮人收帐!这可不是他的理想。

猎六也郁闷的开口道:“大哥,咱们还是走吧,让欧阳夫人帮帮忙,随便进一个普通军队也可以!”

猎十虽然静静的站在众人身旁,但眼神的意思也很是明显,他们都不想在这儿浪费光阴。

“兄弟们,我再不想帮政府做事了,其实当当普通人也不错。”猎鹰岩石般坚毅面容终于有了改变,难得笑容浮现,认真的对三个亲如手足的兄弟道:“我不勉强你们,大家各自想一想,看今后怎么办?”

“大哥,我跟着你!”猎十终于说话,不善言辞的铁血汉子话语虽然简单,但却让男人义气、兄弟友情温暖了众人心窝。

“大哥,我虽然不喜欢这儿,但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猎三与猎六是异口同声,猎鹰不仅是他们的头儿,更是他们的大哥――比亲人还亲的大哥!

江恒并不知道自己的“保安计划”差点化为泡影,兀自正在为梦想而忙碌不休,猎鹰等人的死板让他不得不完全遵循商人的游戏规则。

“咦,奇怪!”年轻男人一连拨了好几遍,可欧阳雨的手机一直关机,这可是从没有过的现象。

意念一转,不死心的家伙想到了云想容,“喂,云大小姐,是我!欧阳在不在?”

电话那头,云想容回应的是沉默,眼眸闪过连串的犹豫后,都市丽人用力吸了口气,然后以凝重低沉的语调道:“小雨已经回家了!”

“回家!你们家的座机也没人接听呀!”江恒脑海已被名利红尘所弥漫,一点也未听出云想容的异样语调。

“回京都了,永远不回恐龙市了!”

云大小姐芳心莫明的生出一股怨气,心房强自压抑的怒火就这样爆发而出,最后几乎是吼叫道:“臭小子,听清楚没有!欧阳心灰意冷,所以回京都了!”

“啊!”年轻男人面带诧异,把电话远离了受到打击的耳膜,等那头的雷声小了后,他才嘻笑着继续,完全是自找苦吃的笑问道:“呵、呵……伤心,你俩吵架啦!真是的,好好的干嘛要吵架,不会是你找了个第三者吧?嘿、嘿……”

汗……在江恒心中,还是认为两女是“特殊”关系!

“你去死吧!”

云想容的怒火达到了顶点,强烈的吼声不仅把电话震得发抖,就连她附近的同事也吓得头晕目眩。

“你……”直到云大小姐挂断了电话,江恒才反应过来,胡侃了半天,可正事还只字为提!

怎么办?这电话还打不打?算了,对方正在因为情变而烦躁,自己还是躲一躲吧!

“嘟……”江恒想放弃,不料云大小姐会主动打回来了。

“喂,臭小子,你有什么事?”云大小姐虽然气得玉脸扭曲,但芳心还是抹不去对江恒的关心,连她自己也在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软弱!

“是这样的……”年轻男人不敢再天南地北,开门见山进入了主题,末了补充道:“……我就是为这事儿找欧阳,看能不能帮忙在警察局办几个持枪证!”

“你以为是下岗证呀,想办就办!”云想容可不像江恒那样“无知”,调侃几句后,话锋一转道:“欧阳你是找不到了,这样吧,你明天来电视台找我,我带你去办!”

“呵、呵……谢谢!”江恒这才想起来,云大小姐的背景一样也不简单,无赖男人没有过多的客气,里所应当的接受了美女记者的好意,那亲切随意的话语也为二人的关系贴上了新的记号!

最重要的困难有了解决的办法,江恒立刻意念一转,由执照想到了徐姐与燕子,既然要办相关执照,他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公私两便的好机会。

“喂,小恒,有什么事嘛,我与燕子正在五洲茶坊喝茶玩牌!”电话那头传来徐姐亲昵的话语,还有江恒日渐喜爱的麻将声。

“徐姐,你不用散场,我来找你好了!”听熟妇情人要结束牌局来找自己,深知麻将乐趣的家伙“贴心”的主动开口,其实他自己已被麻将声弄得心痒痒!

“嘎……”车胎与地面急速摩擦,别克气势汹汹的停在了五洲大门口,性急的年轻男人不等刹车声落地就已冲到了旋转门前,随手把钥匙抛给了已被认熟的服务生。

“老公,你这么快就来啦!”江恒还未进入电梯,刘燕就像小鸟般飞到了他的面前,亲昵的称呼虽然压得很低,但眼底似水的柔情却是波光荡漾。

“要不要把牌局退了!”

柔美少妇玉脸嫣红流转,本能的误解了男人的来意。

其实她也没有完全想错,江恒既然与两位美艳情人相会,以他远超常人的汹涌欲望,又怎么可能不情火燎原!只是花信少妇忽略了一件事,她的情人已经越来越喜欢麻将这魔鬼发明的玩意儿!

“燕子宝贝儿,不用!时间还早,先玩会儿麻将也不迟,嘿、嘿……”

隐含深意的话语让二人身周的空间火热弥漫,一男一女从身到心都流露出情欲的味道。

“徐姐,手气好不好?”

来到雅间,江恒见到的是二男二女,除了徐姐外,另外三张都是陌生面孔。

第四十八章恒公子戏耍官僚“小恒,坐,姐姐今天小赢了一点!”徐姐悄然向情人打了个眼色。

“你忙,我不急!只是有点小事找你帮忙!”江恒是心眼明亮,自然的收回了一脸情丝,无比准确的化解了三个陌生人眼中的怀疑。

“徐大姐,又是找你办执照的呀,你们工商的『生意』真好!”徐姐对面也是一位中年熟妇,姿色虽没有燕子艳丽,但也算中上之姿,与徐姐在伯仲之间。

“咯、咯……成红,半斤不说八两,你们税务局的『小费』也不少呀!”

这时,徐姐上手的中年男人也开口了,略带不屑与傲慢的瞟瞟过于年轻、不像大老板的年轻人,然后对徐姐道:“你可不能拆台子,让他在一边等等吧!”

“对、对……我正打得开心,干脆让他改天再来吧!”另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也开口附和,一说话就露出了抹不去的权势口吻!

敢情两人都把江恒当成了小老板,就像他们整日欺压的那一类人,当然,在让小老板们买单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看重对方的!

一旁的燕子听得脸色一变,感同身受的怒火让她忍不住要讽刺两个不长眼的家伙;不料江恒却对刘燕笑了笑,抢先开口道:“没问题,你们继续吧,我等一会儿就是了!”

咦?小恒这是怎么啦!如今的他可不是受气的主儿,他怎会容许两个小官僚这样嘲讽自己!

徐姐对小情人也有相当的了解,不过她的迷惑在江恒嘴角邪笑浮现时完全消失,那可是情人生气的笑容,他一定是想大大的戏耍两个笨蛋一番。

“小恒,你不如也一起来玩玩吧,咱们打『血战』,人多点更好玩!”情人有暗示,美妇人自然要乖乖配合,虽然两个男人都是她的熟人牌友,但又怎么比得上江恒的一根头发!

“他!”两个男牌友不约而同轻视一笑,加重口吻对江恒道:“咱们玩得是一百一底,你真要参加!”

“别狗眼看人低,有钱就可以!”刘燕终于忍不住了,要不是江恒及时给她打了个眼色,更厉害的嘲讽她都能出口。

“玩牌重要!燕子说得对,既然小伙子愿意坐下来,你们有什么理由不愿意那?”

也许真是异性相吸,那叫成红的中年美妇则眼神闪过一阵本能的欣赏,“小伙子,坐下来一起玩吧!”

“好啊!”在两个狗眼男人的眼中,江恒就是一个不识时务的小老板,不过既然徐姐与成红都同意,他们也不再反对,下意识在心中恶毒的盘算,一定要让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输得当场出丑。

“哗、哗……”麻将碰撞的声音最是动听,虽然是自动麻将桌,但众人一有机会,无不把牌弄得哗哗响,这就是麻将迷的特殊爱好。

江恒一开始果然连输几盘,但却一直微笑面对,那淡淡的笑意落入成红眼中叫潇洒,在徐刘二女眼中是帅气,但在两个男人眼中,那却叫――讨厌。

“小伙子,经常打牌吗?平时都是与生意人打牌吧!”两个中年男人开始你一句、我一句找江恒说话,不仅神色傲慢居高临下,而且还故意在言语间贬低江恒这个“生意人”!

什么叫生意人?就是比商人要低级的小商小贩!

“呵、呵……”江恒一脸的“纯真”,好像没有听懂对方的嘲讽,反而十分老实的回答道:“也算喜欢,一星期打五六次!”

“杨科长,对小伙子可要手下留情,大家难得碰一次面嘛!”稍年轻一点的男人表面十分和善,但配上他那副嘴脸,就是傻子也能明白他那自大的心思。

“梁主任,你放心,我可不是杀手,昨天与李秘书打牌时,他还说我是送钱的财神呢!”

两个坐井观天的家伙开始互相恭维起来,谁叫江恒的帅气让他们自卑,而众女对江恒的眼神又让他们嫉妒呢!

“两位『领导』说得是市委的小李秘书吗?”在两个笨蛋稍稍一愣的刹那,年轻男人笑眯眯的开始了反击,“对了,我前天才与小李打了牌,他还输给我一万多,不会是在你俩身上填窟窿吧?呵、呵……”

小李!年纪轻轻的江恒竟然叫市长秘书为小李,而且还敢随便赢他的钱!

“嘘……”两个高高在上的“领导”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紧接着第一反应就是怒火微生,暗自思忖道:“装相,这年轻人一定是在装模作样,李秘书怎么可能与他打牌!真是笑话,以为老子是被唬大的呀!”

“咯、咯……”就在两个中年男人要冷脸嘲笑的刹那,徐姐适时的笑了,用最有力的证据把两个家伙吓得脸红耳赤,“小恒,上星期我碰到邱市长,他托我向你问好,说想请你吃顿饭,问你有没有空?”

“啊!”好像一个鸡蛋卡在了咽喉之间,两个局长是张目结舌,久久也发不出一句话。

我的天!糟啦!自己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这可是官场大忌!呜……恐怕这辈子的仕途就这样停顿了!

“隔几天吧,徐姐安排就是了!”对于情人的配合,江恒是无比满意,紧接着故作一脸茫然道:“咦,两位『领导』打牌呀,不会是看不上小弟吧?”

话语末了已语气变化,江恒迸射的可不是傲慢自大,而是一种君临天下的狂野傲气!

“唰……”冷汗一下子浸透了后背,江恒越是气势蛮横,两个中年男人越是从心底相信,自己这下真是捅马蜂窝了!

大凡权贵最讨厌别人的蔑视,更讨厌小人物在他们面前装大,两位一科之长可谓是冷汗淋头,干涩笑语问道:“呵呵……我们算什么领导,徐……徐大姐,这位……是!”

“哦,我忘了给你们介绍,他是我认的干弟弟,江恒!”徐姐与刘燕已是强忍暴笑的冲动,情人的游戏还真好玩,看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那苦瓜面容,还真是一出滑稽大戏。

一直笑吟吟的成红悠闲的美眸一震,情不自禁道:“他就是最近盛传的『恒公子』!”

“啊,恒公子!自己什么时候有这外号了?不过还真不错,与『子弹哥』是两种味道,但一样爽!”年轻男人想到这儿是心花怒放,不由再次对瓜子脸的美妇展露了一抹男人的笑容。

“恒公子!”两个鼠目干部心中也在惊叹,他们不是聋子、瞎子,世间又没有不透风的墙,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