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8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会你这赌神的!”

说话的眼镜男人正是银行钟行长,他对面还有市长的心腹李秘书。 [ .

赌博也是一个特别的圈子,几乎不用任何宣传,一旦沉迷其中后,一个个同好者自然就会汇集在一起,更何况李秘书等人还是怀着异常目的而来。

“哗……”麻将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仙乐一样爽耳,江恒口中叼着烟,手中洗着牌,眼底浮动的不再是往昔的清明深邃,也不是灵光闪现,而是通宵熬夜后留下的血丝,以及脱水的皮肤,灰白的脸色!

“唉……”这时,旁边一桌有人发出了郁闷的叹息声,“咱们天天这样玩,玩久了也没有意思,要是有什么新鲜玩意儿,解解闷就好了!”

“行啊,明天就在你们警察局院子里玩牌,怎么样?”戏语回应的是在雅间茶几上玩纸牌的另一个男子,原来这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茶坊雅间里竟然有八九个人头。

“哇,江总,你的运气又来了!”眼看牌局还有半小时就到了预定结束的时间,在众人既期待又害怕的紧张眼神下,江恒的“好运气”不出意外的来临了。

“嘘……”年轻男人悄悄抹去了额头的冷汗,对于他自己来说,意外还是有的,因为当他想彻底反败为胜时,这才发觉――精神力已用光。

咦,为什么精神力消耗的速度越来越快!天生的直觉让江恒心弦一紧,可惜这缕灵光刚一闪现,立刻又被麻将的哗哗声冲到了九霄云外。

“呼……”

江恒强自呼出了一口热气,自信满满的家伙心中意念一转,管他奶奶的,只要玩得开心就好,想那么多干吗!反正武盟与毒网都不找自己麻烦了,自己又何必杞人忧天呢!

“哈、哈……江总,果然名不虚传呀,好运赌神就是神奇!”时间一到,李秘书等人纷纷舒展着疲累的腰身,然后习以为常道:“接下来是先宵夜,还是先洗澡?”

江恒已在不知不觉中完全融入了这个团体,主动笑语接口:“饱暖思淫欲,按这顺序,自然该先吃饱,然后再……嘿、嘿!”

“江总,你当然不急了,谁不知道四维最漂亮的娜娜都被你征服了……”一群男人一边走向车库,一边开着男人间的玩笑!

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外加一大群酒肉朋友,这就是江恒如今的生活,陷入堕落而不自知,他已然开始迷失了自我。

“江总,邱市长后天想为你办个饭局,不知你有空没有?”

趁着众人不注意,与江恒已经比较熟悉的李秘书终于说出了接近他的目的。

第四十二章红粉知己“邱市长!”

江恒还没糊涂到傻瓜的地步,假意反问的同时,脑海已转动了无数意念,自家人知自家事,他既不是真正的欧阳家女婿,自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也就不敢真正与邱市长之类人打交道。

江恒这是害怕现出原形,而李秘书则误解为对方这是权贵的傲慢,讪笑两声后,没有再继续。

画面一转,李秘书走进了市长办公室。

“嗯,不用灰心,欧阳家的人自然不好请!”邱市长听完秘书的汇报与分析后,看法也是大同小异,轻笑着表扬下属道:“做的不错,至少你这几天与江恒打上交道了,可惜我自己许多地方都不便露面,一切就辛苦你了!”

“市长放心,我就是拼命也要完成任务!”李秘书胸膛一挺,就像战士上沙场一样慷慨激昂。

“呵、呵……”邱市长满意的靠入了椅背,对下属的机灵与恭敬甚为欣赏,随即笑语之中透出期待道:“我不要你拼命,只要你想个好主意,看怎么样加快速度,再过两三个月可就是大选的日子!”

“报告市长,我觉得……”

李秘书清了清喉咙,下意识又将身板挺成了标枪,略一犹豫,然后在市长鼓励的眼神下他继续卖弄旁门左道,“我觉得江恒这人不喜欢吃酒,喜欢赌博,最喜欢的还是女人!”

“好,好!”邱市长双目微微闭合,老奸巨猾的引导部下道:“那你就从这个方向部署,等弄好后就告诉我!”

“是!”李秘书坚定不移的接受了命令,脑海同时飞速转动,猛然响起了一个可用之才,一医院的副院长,严格说来是副院长的老婆,那性感美丽的尤物南医生!

就在李秘书走出市长办公室的刹那,银行的钟行长也走出了副市长办公室,二人甚至还在市政大厅门口巧遇。

“噌……”两道互含挑衅的目光在虚空碰撞,俗话说兵对兵,将对将,泾渭分明的两大势力除了没有像流氓那样大打出手,所有的阴谋暗箭一样不缺,不过在表面上互相都还热情的堆出了一脸虚伪的笑容。

这就是官场潜规则,不是左,就是右,或者是第三竞争对手,决不会允许中立派的存在!

************远在千里之外,华夏政治、文化、权力中心――京都!

“妈,你要出门吗?让我陪你逛街吧?”欧阳雨一身清爽休闲装,虽没有穿着警服时的威风气势,但智慧美女骨子里的巾帼英姿依然流转在眉梢眼角之间!

“小雨,妈要去会一个老同学,你添什么乱!”林洁轻笑着拒绝了女儿,一边换鞋,一边随口道:“你爸还不批准你回恐龙市吗?”

“嗯!”欧阳雨委屈而郁闷的倒入了沙发,“爸一心想让我留在京都,我才不想整天应付那些没有大脑的公子哥儿;妈,你帮我想想办法呀!”

“咯、咯……我就知道你讨好妈妈有目的!”

林洁也不急着立刻走,站在原地想了想,然后突然话锋一转,很是认真的问道:“小雨,你真想回恐龙市吗?”

在得到欧阳雨毫不犹豫的肯定回应后,中年美妇神秘一笑,宠溺得压低话语对女儿道:“那妈帮你一次,过几天猎鹰他们要出狱,你就顺便把他们带到恐龙市去为他们铺铺路!”

“没问题!妈,你真好!就这样说定了!”欧阳雨欢喜地向母亲送上了女儿的撒娇。

出门上车,一路飞驰,林洁很快来到了属于林家的一栋小别墅;她竟然到这种幽静的地方会老友,难道……是见情人!

“你来啦!”房门一开,房中果然有人,不过却不是想象中的男人,而是一个面带愁容的女人,一个美得让林洁也眼前一亮的女人!

“咯、咯……你又不愿出门逛街,我不来你还不闷死!”

林洁一脸欢笑挽住了门内女人的手腕,画面一顿,清晰的现出了神秘人的面容――啊,竟然是张敏,原来她就是林洁的老同学,难怪江恒会找不到她!

“给,这是江恒这几天的行踪报告!”林洁从提包中掏出文件递给了张敏,然后半真半假的戏问道:“这不像你年轻时的风格,既然关心他,又干嘛要躲到我这儿来!还有,为什么连你女儿也不告诉?”

“林洁,你答应过不问的!”张敏低沉的话语透出强烈的无奈,甚至还有几许软弱,要知道,让她离开江恒,那决心与痛苦可不是一点两点,任何“劝说”

都可能让她为之动摇。

************“江总,早!”江恒难得一天没有牌局邀约,更难得的是他来到了自己至今没有完成一笔交易的投资公司,难怪留守的员工会用诧异的眼神望着他了。

“胡姐,小真带人出去了吗!”江恒主动来到了胡媚办公室,自从干妈出走后,财务这工作自然也落到了性感胡媚的肩上。

“哟,咱们老板也会关心员工呀!”对于江恒的风花雪月,胡媚可了解的一清二楚,几缕控制不住的火苗冲上了美女脑海,让她身周是一股酸味。

“嘿、嘿……”无赖老板自知理亏,只得厚着脸皮讨好道:“我这不都是为了你们的工作更加顺利吗?对了,土地的事儿进展如何?”

“不好!”胡媚毫不犹豫给了江恒当头一棒,“政府方面的事是解决了,但不知怎么搞得,当地农民里蹦出几个刺头儿,怂恿所有人涨地价!”

“啊!”江恒的双唇这下再难悠闲开合,人生第一次进入商海的他,把一切都想的过于顺理成章,没有经验,忽略了人性变化这重要的因素。

“小真这几天都去与他们谈判了,你还是去打牌泡妞吧!”胡媚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实际行动却截然相反。

性感美女轻轻拍着记录开支的电脑,然后再接再厉打击额头见汗的老板道:“还有,你这两个月从帐上挪用了将近50万,小真即使谈妥了,咱们也没有钱买地!”

“50万!有这么……多吗!”年轻男人终于心虚了,他不是不相信胡媚的话,而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花费!

汗……50万,那对普通人来说可是天文数字,自己竟然在一两个月就莫名其妙的花光了!

这、这……这可怎么办!

沉默了好一会儿,眼看江恒似有离去的意思,胡媚突兀的问道:“江恒,我问你一个问题,在生命与友情之间,你会怎么选择?”

江恒几乎没有考虑,一边向外走,一边头也不回道:“正常人都会第一时间选择生命!”

“呃!”胡媚对于这答案明显有点超出意料,忍不住扬声追问道:“那你算是正常人吗?”

江恒挺拔的身影微微一顿,略显浮躁的脚步原地一转,回过头来的年轻男人并未开口,只是冲着胡媚露出了一记潇洒的微笑,然后再次昂然阔步走出了公司大门。

男人已离去,胡媚却久久也未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江恒这笑容是什么意思,他的回答是什么!他是正常人吗?还有……自己算不算正常人!

“猴子,帮我查一下,看看西郊阻碍我们收地的混混是不是道上的兄弟!”

江恒并未忘记自己曾经叫“子弹”,一下楼就把司机兼保镖的瘦猴叫到了身前。

瘦猴领命走了,江恒又拨通了李秘书的电话,他不是等死的人,既然已下定决心,既然命运推动他不得不向前进,那他也不再犹豫跨出了大大的一步!

欠人情就欠人情,管他奶奶的!到穿帮时再说,先把货款搞到手再说。

未雨绸缪是一个聪明人必须记得的座右铭,江恒与李秘书约好聚会的时间之后,他立刻拨通了欧阳雨的电话。

“欧阳,猜猜我是谁。”男人哑着嗓子吓唬电话那头的女警官,就像幽灵一样诡异阴森,“嘎、嘎……”

“姓江的,敢恐吓警官,你就等着坐牢吧!咯、咯……”欧阳雨清脆的笑声是分外兴奋,眼前更立刻浮现出江恒此刻的表情动作。

“呵、呵……总有一天要吓倒你!”一番好友之间的亲切笑语后,江恒直截了当的把自己无耻的做法说了出来,末了十足真小人的问道:“这笔贷款我真的需要,如果你不愿意我打着你男朋友的旗号假打的话,也行,你可不可以借一百万给我?呵、呵……”

“你……”欧阳雨是真的哭笑不得,身为女神探自然见多识广,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理直气壮的骗子,或者听到这么自然而然的“勒索”!

“做你的春秋大梦,有钱也不借给你!”女神探用职业的敏锐,以及女人的直觉道:“不过,你赚了钱记得分一半花红出来,就当是我支持你的酬劳吧!”

“你相信我能赚钱?”江恒还是第一次得到别人的支持,一半是好奇,一半是感动的傻傻追问道:“为什么?”

“嘻、嘻……你以为我神探的名号是白叫的呀!”欧阳雨心中所想是脱口而出,无意间把她对江恒的坚定信心暴露无疑,“反正我觉得你不是傻子,既然不是傻子,那自然不会没有把握,那块地一年内肯定会有出人意料的变化,我猜得对吧?”

“行啊,欧阳,你真是我的知己!”

呼……空气突然凝结,江恒话语一出,这才发觉了严重的不妥,不过一切都已来不及收回,而且男人的心绪也不想收回。

异样的寂静就这样来临,一男一女耳边、心中回绕的都是一个词――知己!

万千思绪刹那间绞在了一起,一片混乱之中,让两个不凡的人物变得不知如何开口,良久之后,才不约而同冒出了两个字――再见!

“哈、哈……江兄弟,我终于把你请来了!来、来,快坐!”邱市长笑容满面在酒店大门口迎接,那亲切的模样活像江恒是他真正的兄弟一样――不,绝对比他面对自己的亲兄弟时还要亲热百倍。

“邱市长,我其实早就想打扰你了,只是你太忙,我又不敢耽搁咱们恐龙市的发展!”江恒如今也算得上一个社交高手,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