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8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一提到贵宾,江恒这才想起了自己曾经得到过的贵宾卡,意念一动,又联想到罗七也有一张,不知道罗七有没有重来这儿!

嘿、嘿……应该来过,七哥可是标准的江湖人,怎么会不喜欢吃喝嫖赌的本分呢!

十名女人或坐或站,或紧张得四周环视,或害羞得缩在一角,看得出四维在选人上还真是用心,这些女人虽没有真正的小姐那般艳丽妖娆,但至少都是中等姿色,其中还不乏秀美妇人。 [ .

“子弹,看中了谁,我帮你安排;放心的看,她们看不到我们!咯咯……”

见男人眼中一片灼热,风月美女真是与众不同,不仅不吃醋,还开心得花枝乱颤!

“这……”

江恒始终还是不够老练,少有“下海”的男人露出了生涩的破绽,一想到对方不是真正的妓女,他的心房更是一片混乱,既有逃跑的念头,又有男人本能的刺激诱惑。

“咯、咯……你看那个怎么样?她可是这一组里最漂亮、也最纯情的!”

在女人的调侃声中,年轻男人红着脸点头答应了下来,其实这一眼之间,他已经看清了目标的面容,果然是10个女人里最有韵味的良家妇女,尤其是女人眉宇间那几许无奈羞涩更加吸引男人心神。

江恒心中迅速对这女人做了准确的判断――小家碧玉!

一会儿过后,在娜娜带领下,被选中的小家碧玉来到了江恒面前,风月美女一边亲昵的吮吸江恒耳垂,一边戏语道:“你可以叫她小玉,要不要我帮忙?”

“不……不用了!”代号小玉的女人羞得面红耳赤,两眼低垂,几乎不敢直视床榻上只裹着浴巾的男人。

娜娜丰满的身影难得站直,以指挥的口吻道:“子弹哥是我们的贵宾,你这几天学的技术没有忘记吧?”

“没……没有,我……都记得!”小玉的下巴快埋入自己的双峰之间,要让良家妇女说出这样的话,四维的力量还真是强大!

娜娜满意的出去了,留下江恒开始享受女人生涩的按摩技术。

“先生,我给你捶腿吧!”小玉好似掀动泰山一般掀开了男人的浴袍,然后开始把按摩精油轻轻擦在男人背上,接着又开始了难以控制轻重的按摩!

她的技术自然――差,但正因为生疏,才让买欢的男人们心中特别有快感,就连江恒的呼吸也不由急促起来,尤其是女人在背部与腿部都按摩过后,只剩下男人强健的臀部。

“啊……”江恒心中暗自一阵舒爽叹息,而女人则好像被电到般停顿下来,尴尬在沉默中开始上演,一男一女都不是老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咯咯……”

娇腻媚笑之中,娜娜推门而入,对于室内异样的气氛视而不见,一边用性感手掌在江恒背上游走,一边把一杯茶水递给小玉道:“看你也累啦,先喝口水休息一会儿!我替你!”

“谢谢娜姐!”小玉正在不知所措,没想到娜娜会这么好心,立刻欣喜的接过水杯一饮而尽,然后借机闪到了一边!

“嗯……”娜娜开始在江恒腹部缓缓打转,而发出呻吟的却是一旁的小家碧玉,淫靡的气息与体内突然冒出的燥热让她肌肤嫣红,薄衣下的双峰好似被烈焰充斥,特别的涨、十分的挺,两点凸起已是清晰可见。

“咯咯……小玉,还是你来吧,我还有点事,呆会儿再来替你!”娜娜神秘一笑,然后吮吸着男人耳垂道:“好人,你可以慢慢享受了!人家可是花了大力气,咯咯……”

小玉心中想拒绝,但脚步却不停使唤,心房的热力好似一双无形的大手,牵扯着小家碧玉一步一步走到了男人面前,一点一点的握住了男人昂扬的玩意儿!

“唔……”

对于如此刺激,欲火上涌的男人自然不会拒绝,更主动开始了……第四十一章兄弟争风“啊……”女人先前的矜持在燥热环绕中完全崩溃,最为羞人的是,偏偏她心绪还是清清楚楚,每一次的揉捏都似乎在触动她身体的深处,而那种矛盾的感觉就像偷情一样,疯狂刺激着她情欲的神经,让小玉在挣扎中反而更加有快感!

训练的动作有慢到快,由生涩到熟练,女人的手指与掌心美妙配合……羞人的一幕不停上演,挑战世俗的快感逐渐涌向了男人的丹田小腹,小小恒也在美女的玉手下奇迹般不停暴涨……男人的大手已经与大脑失去了联系,人类社会培养的规则、斯文有礼的传统统统被兽性欲火焚为了灰烬,大手钻进女人衣裙,略显粗暴的玩弄着少妇乳珠,秀气娇小的乳肉幻化出淫靡的形状。

“吼、吼……”年轻男人掌心不停加力,手腕更缠住了女人腰肢,一边用力向怀中带,一边发出了情欲求欢的眼神。

“嗯……”如有实质的眼光似若闪电,劈进了女人心房,小家碧玉经验本就不多,在江恒上下其手的挑逗下,以及他那超越寻常的男人之物的视觉冲击下,还有超能赋予男人的阳刚魅力萦绕中,她女性的矜持是一步步的软弱,一点点的消亡。

“不……不行!”当江恒膨胀的欲望突破了女人大腿的紧夹时,被迫当按摩女的小玉体内的药性竟然在这时消失了,小家碧玉终于惊醒――从酥麻快感中惊醒,“不行,我不是出来做的!”

年轻男人愕然呆住了,进,还是退!理智与欲火开始对他发出了考验;就在这时,一阵吵闹声让一对神情怪异的男女身形一颤,不约而同望向了门外。

“罗先生,你不能进去,小玉现在有客人!”

“什么不能进!滚开,你们老板不是把小玉专门留给我的吗?给老子滚开,不然打掉你的牙!”

隐隐约约的声调穿过了几层墙壁后,已变得模糊不清,不过超人的听觉还是让江恒听出了熟悉的音调。

“咯、咯……七哥,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

娜娜的声音门外出现,“别,七哥,我找几个小姐陪你,小玉已有客人!”

“哼!小玉我包的,我倒要看看,谁敢抢老子的马子,狗娘养的,找死!”

吵闹声已到了门外,江恒此刻已完全听出了来人的身份,年轻人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光速般在脑海思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七哥是来找这小玉的!

“砰……”一脚巨响,门扉晃荡,果然是罗七那魁梧的身形,还有他那狮子般暴怒的面容。

“咦,兄弟,是你!”

罗七发红的双目凶光一僵,紧接着又看到了还趴在按摩床上的小玉,一见到小家碧玉那暴露凌乱的衣衫,男人的面子让罗七下不了台,鼻孔喷出的已是两道火焰。

“娜娜姐,你们不是说小玉只按摩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糟糕!江恒听到这儿已明白了大概,原来自己点错了女人,汗……这下真是麻烦了!

念及此处,江恒知道眼前必须解释清楚,大手虚扬强自平静道:“七哥,你误会了,我没有……”

也许是上天注定,也许是纯粹的巧合,就在江恒一动双脚上前解释的刹那,刚一开口,草草围在腰间的浴巾竟然掉了下来,而昂扬之物上那一个清晰的口红唇印,就像炸弹一样在兄弟们间炸开!

“吼――别说了!”江湖汉子一生最在意就是头上的帽子,即使只是一个露水情人,但罗七还是觉得一股热血冲到了头顶。

“七哥,别生气,误会、误会……”娜娜终于笑不出声来,惶急的上前想挽住罗七胳膊。

“滚开,他妈的!什么不卖身,他奶奶的全是狗屁!”罗七粗胳膊一扬,就把娜娜摔得一个趔趄,然后愤然转身就走,再也没与江恒打一声招呼!

“七哥……”直到这时,小玉才一脸苍白的追了出去,而江恒原本也要追,却正巧被摔过来的娜娜挡了一挡,在女人的可怜目光下,觉得受了冤枉的江恒郁闷的停下了脚步。

他奶奶的!七哥竟然为了一个欢场女子与自己翻脸,靠!

一个疙瘩就此结成,万千思绪乱得更是一塌糊涂!经此一闹,江恒也失去了玩乐的心情,在娜娜的撒娇亲昵中,他还是离开了四维人间!

靠、靠……江恒开着别克飞驰在公路上,窗外吹进的寒风虽冷,但却吹不散年轻人心中的憋闷,大手几乎要将方向盘拍成粉碎。

虽然让余力等人玩得心满意足,但一夜就花掉了自己三万多块,最后还与罗七莫名其妙反目,唉……真他妈倒霉!

“嘘……”江恒把车停在了穿城而过的河边,将一口闷气长长的喷在空中,在夜空繁星点缀下,年轻男人想到了难以忘记的干妈,心房不仅阵阵抽疼,眼角波光悄然打转。

此时此刻,万籁俱寂,江恒再也强装不了,呢喃自语向天堂送出哀求:“干妈,你在哪儿?我想你!快回来吧!”

时光一晃又过了半个月。

买地的事终于有了好消息,韩真真紧皱的双眉自然舒展,对懒散的老板也不再大发怨言,而胡媚面对江恒时,笑容更加妩媚,眼眸特别风情。

好消息过后,却是江恒难以释怀的烦闷,罗七自那夜之后,再也没有与他见过面,江恒也不是什么能委屈的主儿,在打过一次电话却没人接听后,他一咬牙也不打了!

一对曾经肝胆相照的兄弟,就在利益与女人冲突下开始分道扬镳。

与此同时,任凭寻人广告满天飞,黑白眼线四处转,但干妈就是仿佛从星球上消失了一样,而张灵芝也随歌舞团四方巡演,一直没有回来。

“恒哥哥,吃饭啦!”还是采儿对江恒不离不弃,一如既往用她的纯真无暇紧紧绑住了男人的心。

正在院子里发呆的江恒收回了神游太虚的思绪,对着采儿深情一笑,二人相携走进了房间。

“江恒、采儿,我来啦!”刚好是晚饭时间,小护士清脆的欢声准时响起,自从春节过后,贺小艺每天除了医院外,基本上都会往四合院跑。

在小护士的娇憨可爱,以及主动讨好下,没有多少心眼儿的采儿很快就收回了不怎么坚固的白眼,一步步妥协让小护士成为了常客,要不是江恒中途阻拦,贺小艺一定会住进四合院。

一个月明星稀的美丽夜晚,当江恒与采儿一起从欲望之颠回到现实后,年轻男人忍不住问道:“采儿,小艺这样你不吃醋吗?”

江恒与贺小艺的感情虽然没有公开,但无论是孙老人还是胡媚、韩真真,甚至是偶尔来一次的刘燕、徐姐全都看出来了,心思敏锐的含羞草又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吃呀!不过……”采儿纤秀的倩影整个趴在情人胸膛上,秀美的玉腿正好夹住了男人上扬的某物,即像天使般纯真,又像魔女般魅惑,同时以委屈而可爱的语调娓娓私语。

“不过采儿知道,恒哥哥肯定更爱采儿,况且恒哥哥你这么优秀,喜欢你的姑娘肯定很多,只要你永远宠爱采儿,采儿就不会生气!恒哥哥最后要的肯定是最爱你的采儿!”

痴痴的情话,如海的真情,小姑娘单纯而实在的倾听着恒哥哥的心跳,原来她的愿望是这么简单,又这么强烈!

“唔……好采儿!”江恒无声的流泪了,紧紧抱着少女,久久不愿松手,也唯有在这一刻,他才能暂时真正的忘记干妈的离去!

静谧,美妙的静谧,一男一女静静的倾听着彼此的心声,开放自己的心灵,用共鸣的心弦谱写着爱恋的篇章。

良久之后,当完美的光华渐渐消逝后,男人一边欲火飞扬,一边突然失去控制问出了一个很傻的问题,“采儿,既然你这么大方,那是不是恒哥哥可以接纳小艺?啊……”

充满期待的幻想未完,就中途变成了惨叫,采儿一口狠狠咬碎男人的幻想,还不解气的娇嗔道:“哼,美死你――休想!”

唉……女人就是女人,再小、再温柔的女人都不例外,永远是吃醋的女人!

生活在继续,娱乐在翻新。

自从江恒开始与余力等人经常打牌后,新的娱乐让他逐渐忘记了烦恼,赌博的刺激总是能麻痹人类的理智神经。

“哗……江总,你今天又输了几万,不可能还有前几天的好运气吧!”秃头科长一边开心的望了望自己面前的钞票,一边又说出了心虚的语调。

“呵、呵……打下去才知道,我可是好运赌神!”作为新学徒,江恒自然牌技差要输钱,不过他可不是循规蹈矩的主儿,每次在享受完赌博的刺激后,他总能用自己的能力反败为胜,就此成为众人口中的“好运”赌神。

“哈……江总,尽量让我们开开眼界,我可是特意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