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8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罗七。 [ .

“行,没问题!不就是找个人嘛,哥哥这就帮你办,如果本市找不到,咱们还可以找外市的道上朋友帮忙打听一下!”

得到罗七一向的热情帮助后,江恒焦灼的心绪这才轻松了几分,不过他并没有留下来叙旧,而是立刻开车在全市各个角落乱钻乱逛,希望老天帮忙。

他奶奶的,没用的超能!

当江恒第N次用超能找人失败后,精力枯竭的他重重的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嘎……”可怜的轿车一个横摆,在距离公路边的大树还有半米时,才险之又险的停了下来,可是江恒对此却没有半点害怕的自觉,兀自恨恨的咒骂着自己的好色、无能、软弱……此时此刻,江恒一门心思都已放到了干妈身上,绞尽脑汁之后,他这才想到了一个平日早就应该想到的办法。

急躁的手指连按两遍才按对了号码,深夜时分,对方自然不可能很快接听,但在江恒反复的拨打下。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朦胧不清的声音,“谁呀,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谁?”

***********************************要订阅的兄弟请早点支持各位兄弟,《男人幻想》已经上架三天,不过成绩唉,与预想的相差太多,1万3的收藏,订阅不过200,难道又要扑街!

呜……编辑曾经多次劝我――情色读者的订阅比率差,所以写情色是卖力不讨好,难道真是这样吗?唉……男人一天的订阅下来还真被编辑说中了,差的离谱!喜欢情色的兄弟们,你们准备把所有情色写手打进深渊吗!为了大家的“性福”,一起订阅吧……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惨?同期上架的写手已经五六百,我才200不到……知乐自己觉得,本书在质量上不说好坏,但绝对是用了心写的,怎么会是这种结果,如果喜欢本书,就请订阅吧!

不订阅的知乐不勉强,只是想催促一下要订阅,但还想等一阵子的兄弟,用你们的行动支持《男人幻想》,让知乐在吃饱喝足后灵感爆发吧……最后说一点,尽管如此,知乐既不会太监,也不会像“猎情”在情节上失去控制,知乐还是那句话――保持情色与情节的比例!最多只会在“多与少”上有变化!

***********************************第三十七章男人贪心“想容,是我!”不知为何,一听到云大小姐那透出几分慵懒的话音,江恒竟然有几分酸楚的感觉,喉咙也嘶哑了下来。

“江恒,你……你怎么啦?出事了吗?”云想容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扬声追问起来,江恒的语调让她想不担心也难!

“有事!所以找你帮个忙,我想登一则道歉寻人广告……”不待身在外地的云想容有所回应,江恒已将内心的难受、郁闷、痛苦统统倒了出来,也不管云大记者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听众,一说就是好一会儿!

“啊!你……你与你干妈……”电话那头传来云想容的惊叹震撼,随即又是一阵莫明凝重的沉寂。

“嗯,你会帮我在明天的报纸、电视上登广告吗?”

“这……”云想容犹豫了,她可是清醒的,愣了好一会儿后,金牌记者以异样而干涩的语调提醒道:“如果照你说的那样登的话,会留下许多问题,说不定还会让你干妈面子过不去!”

不愧是金牌记者,就是这片刻的对话,云想容已经想出了解决的办法,“这样吧,我给你登一个只有你干妈才能看得懂的广告,还有,我再给欧阳说说,让各地的公安帮忙查一查!”

无情的时光一晃又过两天,虽然已是黑白两道齐齐上阵,现代传媒也帮忙,但诚心躲避的张敏依然还是杳无音信。

唉……华夏为什么这么大!为什么这么多人!

苦苦等候不到挚爱消息,年轻男人首次抱怨起自己祖国的地大人多,更对干妈的绝情是暗自神伤!

不知是否算是落井下石,又或者说是雪上加霜,干妈没有盼回来,干妹妹竟然也步上了母亲后尘,留书一封飘然而去。

当江恒接到灵芝的信件时,窈窕少女早已随团到了外地,江恒无力的身躯再次倒入了沙发,任由信纸凄凉的飘落于地。

唉……走了好,走了也好!虽然能轻易找到灵芝的下落,但他一心的忧伤只为干妈一人而盘旋,开始失去光彩的心灵日渐枯萎。

“恒哥哥、恒哥哥,你别吓采儿!”

小姑娘好似恐惧的羔羊,双眸波光弥漫,依偎在江恒身边使劲儿摇晃,虽然已隐约明白了恒哥哥与干妈的关系,但纯净无暇的少女已被恒哥哥的忧伤控制了心神,对她来说,恒哥哥的欢乐才是一切,至于其它的,她根本不会想,只要恒哥哥能在自己身边,采儿就满足了!

“唉……”孙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经历过人生种种的老人明白,现在的江恒没人可以劝说,只有他自己才能让自己从泥潭中爬出来。

“采儿,恒哥哥……是不是很坏?是不是很没有用?”不眠不休、呆坐出神的男人已是双目发痴,僵硬的手臂缓缓拥住了少女发冷颤抖的娇躯。

“不、不……恒哥哥永远是最强的,永远是采儿的保护神!”采儿突然发觉恒哥哥身形一软,小姑娘的惊叫还未冲出唇舌,立刻又化为了欣慰的表情。

这就好了,只要恒哥哥肯睡觉,他就会好转的!悠长平稳的呼吸声中,心神憔悴濒临崩溃的江恒终于睡过去了,虽然男人的眉心还是紧皱,但对恒哥哥无比崇拜的采儿依然坚定相信,当恒哥哥一觉醒来时,一切都会回复美好。

一片虚无,上不见天,下不着地,江恒的心神就这样在心灵世界飘飘荡荡。

“干妈为什么要离开我,就因为我可能与灵芝好上吗?”江恒并未放下,执着意念仍在混沌的脑海盘旋。

“振作起来,你是为所欲为、无所不能的时间守护者,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萎靡不振!”强烈的斥责既像来自遥远的宇宙中心,又像是来自江恒自己的心灵深处。

“没有干妈在身边,没有爱人的温柔,当时间人又有什么意思!”男人呢喃着本能回应,神色间依然是一片无精打采!

“笨蛋,天下美女多得是,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何必笨得为了一颗大树放弃一片森林?”莫明的声音更加高昂,恍惚之间,无数美女的粉臀玉腿在男人身边回绕!

“不,我不会放弃森林,更不会放弃大树!”江恒的贪心暴露了,这才是男人的本质!

“嘿、嘿……行,够贪够色,像个男人!”

心灵魔音终于由怒斥变为夸赞,然后以低沉的语调道:“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时间超能的强大,只要你能创出一番丰功伟绩,只要你能凌驾于世俗与法律之上,那时你还怕追不回挚爱!别忘了,时间人的座右铭――为所欲为!”

第三十八章堕落旅程的开始睡梦中男人的双眉悄然舒展开来,心灵世界的江恒更是仿似得到无穷活力,几乎是猛拍额头惊叹道:“对呀,我真笨,为什么会想不开呢!干妈这一辈子注定就是我的女人,就是老天也――休想改变!”

意念微顿,一股前所未有的狂野霸气冲入了心海,江恒在半空漂浮的身影猛然静止,然后稳稳的站在了虚无空间,仰面朝天的男人双臂一扬,发自灵魂的呐喊道:“我要力量,我要――为所欲为!”

“好,给你力量!”一声巨响在心灵世界炸开,现实中的江恒身躯竟也猛然一弹,让紧抱他的纯净小姑娘吓了好大一跳!

“哈、哈……力量,太好了!”玄异的心灵天地之中,江恒感受着七彩惊雷灌顶而入的快感,心灵天地陷入异样的男人并未发觉,自己身周围绕的黑雾随着力量在一起飞涨!

“砰!”无形无影的超能终于冲开了一道关键的闸门,江恒终于进入超能的第二层――黑暗境界,同时也正式开始了他人生必然经历的――坠落旅程!

原来,精神力的成长需要风雨锤炼,而人类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无疑就是最好的食粮,当年轻男人经历人生第一次重大情变后,他终于在负面情绪中找到了第一次暴发的能量!

天亮了,朝阳升起来了,在采儿梦幻般美眸期待之中,小姑娘笑了。

“恒哥哥,太好啦,你有精神了!”

还在被窝里的年轻人呵呵一笑,紧接着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精神”。

“啊……恒哥哥,你……唔!”采儿纤秀的娇躯被强行抱入了被窝,小姑娘的惊叫还未出口,男人的唇舌已经热情的封了上来,红舌更直接撬开了皓齿,用力的吮吸着少女檀口的幽香。

“嗯……”激情并不仅只如此,当采儿胸前玉峰被男人五指轻揉慢捻之时,娇嫩少女的动情呻吟好似万千火星,点燃了美妙的情欲火山。

“噢……”充实与满足的快感让被褥下起伏的一对情人飞上了青天,少女的娇嫩紧窄与男人的阳刚坚挺完美的交融,随着一次次有力的冲击,心灵的火花闪耀出最美的光华!

清晨的“早餐”过后,小姑娘慵懒幸福的望着男人走出了四合院,而精神奕奕的江恒正巧碰见了晨练归来的孙老人。

“孙爷爷,早啊!”

“小恒,这么早就出门啊!”打过招呼之后,老人望着江恒快速的脚步,眼底却不像采儿那样欣喜!

江恒真的完全平复了吗!唉……世间最难斩断的可就是情丝牵绊!

“嘎……”备受折磨的别克车来到了办公大厦,旷工多日的老板终于来上班了!

“江总,这是买地的资料与情况。”韩真真神色平静来到了老总办公室,清脆干练的话语一如往常,好似江恒从没有失败沮丧过一般。

江恒拿起文件快速浏览了一遍,一边看一边用精明的思绪分析道:“小真,照这上面来看,要得到这块地,当地农民不是问题,反而在政府部门被卡住了,是不是?”

“嗯!”韩真真有点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隐带怒气道:“我去市政府几个部门跑了好几次,不仅拿不到批文,而且……”

“呵、呵……遇上老色狼了吧!”

江恒笑呵呵的接过了话头,以他如今的社会阅历,很自然就想到真相,“这样吧,你继续跟进地方的事,能下定金就下,政府那方面就交给我来办!”

“好吧!不过这事你必须快点办,拖不得!”

干练丽人毫不嗦,转身就走。

“小真,谢谢你!”江恒突兀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而走到门口的韩真真则呆了刹那,然后才继续走出了办公室。

干练丽人虽然从头到尾没有关怀一句,反而还给江恒找了一大堆工作,但江恒却能明白她的好意,无非是想自己用工作来化解哀伤。

行动的支持远比劝说更加有效,韩真真就是在用表面的平静告诉江恒,他不是弱者,更不是懦夫,需要的决不是同情与安慰!

要想解决政府批文,江恒的办法还不只一个。

他只要主动去找正副两位市长,就有百分百的把握瞬间搞定,但这样却会欠下一个人情,好像有点大炮打蚊子――太浪费了!

另一个办法虽然复杂一点,但江恒成熟的心志却知道,那才是合适恰当的方法――找孙姨帮忙。

这样既不会欠下政治相关的人情,又能圆满解决问题,还可以有机会多与孙爷爷的家人交流,真正是一箭三雕,江恒怎么可能不选这方法!

其实,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江恒故意忽略了,那就是他想用繁忙的工作限制自己的空间,让永不空闲的大脑忘记心底难以抹灭的哀伤!

原来他并未真正复原,仍然是一个受伤的男人!

说做就做,也是天公作美,第二天正巧是周末。江恒迎着初春的凉风,在大道两旁冒出头来的嫩芽夹道欢迎下,又一次来到了孙家。

门铃一响,房门很快就打开了,仇烟儿那略显刁蛮但不失纯真的小脸映入了江恒眼帘,“咦,大色狼,怎么是你?采儿没有来吗?”

“呵、呵……”

被一个碧玉年华的少女这么称呼,任凭江恒的无赖脸皮也不禁有点发烫,讪讪的笑了两声,然后主动开玩笑转移视线道:“采儿说烟儿大侠喜欢除暴安良,所以就命令我这大色狼投案自首来了,还请烟儿大侠手下留情!”

“咯、咯……”纯真少女被如此一逗,立刻是喜笑颜开,原本的些微反感立刻烟消云散,但还是不忘为好姐妹打抱不平,小脸一扬,似模似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