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8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3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乱说!”江恒心中已是恨极了同性恋女人,言语间自然不会有礼貌的称呼。 [ .

“啊……”一串惊叹从门外、窗边传来,偷偷看好戏的大小美女们看向江恒的目光充满了无尽的好奇!

武功!真有这种神奇的玩意儿吗!不可能吧!

不过,不是武功又怎么解释手机的事儿,一向能干精明的团长怎么可能拿不稳手机,而且就是一时失神松了手,手机落到地板上也不可能摔成好几块呀!

怪事,真是大大的怪事!难道这“情圣”真是一个奇人!

“灵芝,咱们走吧,我有点事要问你!”江恒再不理会别人,直接走向了一直歪坐地上、神色复杂的窈窕少女!

“你……”仇丽珍被年轻男人气的浑身发抖,但以她女流之辈自然打不过江恒,只得用怒骂来表达心中的不满。

“我抱你!”特定的场景让江恒忘记了与灵芝的宿怨,大手一揽,不容少女反抗,把她亲昵的横抱而起,迈开大步向门外走去。

“灵芝,不许去,不然我开除你!”恨火蒙蔽了女人的灵秀,仇丽珍心中对男人的恨已烧上了眼眸,无形的怨气让他原本素雅的面容变得微微扭曲。

“你这团长当得还真爽呀,你以为是你自家开的,想开除谁就开除谁!”

江恒突然又折身而回,一想起上次被发疯女人乱打,他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暗自思忖是否借机报复!

男人虽然不应该打女人,但碰上这种蛮横的女人,不揍她还真不解气!

“这儿就是姑奶奶家开的,怎么样?”也许跳舞唱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仇丽珍如此破口大骂,如此飞扬跋扈,但一挺胸、一扬脸,竟然还让男人禁不住眼前一亮!

嘘……这歌舞团的女人全是妖精,当起泼妇来也这么有风情!

男人的本能让江恒心中的“杀气”消弭了几许,动手的念头一消,他在口舌上自然是大为不敌,心中更是暗自一惊,这歌舞团原来是仇家的私人产业,难怪这仇丽珍好像这儿的土皇帝!

咦,对了,她可是女同志,会不会借机对这些如花似玉的大小美女们……嘿嘿……怪怪的念头让江恒嘴角一撇,竟然在仇丽珍的骂声中笑了起来。

“小恒,先带灵芝走吧,我劝劝你仇姨!”

叶卿玉拉住了几乎暴走的仇丽珍,她可不想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江恒,咱们走吧!”一直静默不语的张灵芝终于开口,脸带红晕悄悄的靠近了男人胸膛,深刻心房的美好记忆与此刻的亲密接触重合为一,找回美好感觉的少女心中再没有怨怼之火。

“嗯!”灵芝的变化让二人身周开始荡漾涟漪的波纹,江恒玄异的直觉感受到了微妙的变化,男人的口吻也不由自主透出几分温柔。

触觉总是随着意念而变,当两人心中的敌意神奇消融后,江恒的手掌臂弯立刻传来柔腻之感,阵阵少女清香更是扑鼻而来。

第三十五章愤怒与哀伤“呼……”心火燎原、星星点点,江恒这才有心情发觉,原来灵芝穿得是与叶卿玉一样的性感舞衣,少女的曲线虽然不若成熟佳人那般惹火勾人,但青春娇嫩同样让曲线起伏,销魂荡魄。

“唔……”似有若无的呻吟在一男一女间环绕,薄薄的衣料根本不能阻挡热力的交汇,江恒抱着少女的大手不受控制的紧了一紧,强劲有力的五指已经微微陷入了冰雪肌肤之中。

“啊……”张灵芝受此“袭击”,红嫩玉唇似开似合,少女如兰似麝的幽香团团把男人身心包围,大小适中的玉峰在主人的羞涩中忽进忽退,把暧昧旖旎同时刻入了二人心房。

“保安,抓住他!”愤怒的吼声已没有女人的妩媚,仇丽珍怎能容许男人在自己的世界为所欲为,不仅是因为权威受到了挑战,更因为心中对男人的恨已是火山般喷发。

有着恶梦经历的仇丽珍下意识把所有的恨移嫁到了江恒身上,仿佛江恒就是那个无情伤害自己的男人,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为此甚至不惜高声把保安也招进了禁区。

“啊……”

远近各处看好戏的美女们齐声惊叫起来,她们想不到团长会发这么大的火,要知道仇丽珍虽然有点偏激,但本性并不坏,而且还是她们的保护神。

“唉……”叶卿玉更加明白内情,她知道,肯定又是江恒触发了仇丽珍的心病!

“小心!”张灵芝低声提醒着呼吸浓重的江恒,含羞带怯的话语充满了关心与情意,但并没丝毫担心。

“呀……”只见四五个高大的保安凶狠的冲了上来,能有机会进入歌舞团的禁地,只要是正常男人,怎会不下意识在美女们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砰、砰……”雄性荷尔蒙虽然让保安们潜力暴发,但战斗根本没有丝毫悬念,美女们的同情眼眸还未闭上,江恒一日千里的超能已再次横扫敌手,好似秋风扫落叶般将几个大汉扫到在地,然后抱着美人飘然而去!

“哇……”美女们再次惊叫,落日的余晖将男人身影拉得老长老长,英雄的光辉好似闪电惊雷,深深的迷住了一干大小美女的浪漫之心!

唔……灵芝真幸福,不仅找到了情圣,还找到了一个英雄情圣,躺在他怀里肯定特别安全!嘻、嘻……带着无数美女的崇拜,留下几个保安的恐惧,江恒抱着美人凯旋而归;为了不让路人看到灵芝诱人的曲线,自私小气的男人竟然不惜让时间停顿,一下子就凭空突现在自己别克车里!

“鬼、鬼呀!”惊叫声从歌舞团大门口传来,心情刚刚好一点的守门老太婆本想在阳光下驱驱霉气,不料几米外的车内突然就多出了两个人影,那诡异的变化让“有幸”看到的她再次面无人色,飞一样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干了,这工作再也不干了,虽然薪水高,但也不干了!

画面一闪,多次使用超能的江恒强撑着精神,用最快的速度把张灵芝带回了家。

“灵芝,干妈在哪儿?快告诉我!”沉浸在幸福梦想的少女犹如冷水浇头,无奈的现实让她憧憬的美梦瞬间破灭,原来江恒前牵挂的还是自己――的母亲!

“说呀,快说,干妈到底去哪儿了?”见灵芝呆呆的一言不发,江恒不由开始虚火上冲,先前心底的几缕绮思也被焦虑之火焚成了灰烬。

心酸少女强自压下眼底的泪花,在江恒急声的催促下,她唉声低叹道:“妈妈去旅游散心了!”

“什么!不可能!”不妙的预感让江恒心弦紧绷,他可不相信少女的解释,干妈如果要出行,怎么可能不告诉自己!

“这是妈妈留给你的信,你拿回家看吧,我想休息了!”

万千思绪纠缠于心,张灵芝从心底感到了疲惫,同样陷入矛盾与痛苦的少女心灵一片迷茫,当爱情与亲情发生激烈碰撞时,她迷惑了――完全的迷惑了!

初回恐龙市之时,她并没有想到后果会如此严重,当心中的追求一点点实现之时,张敏的包容与母爱选择了消失,可当女儿的灵芝却反而真正“清醒”啦!

“唰……”江恒可没有心情等到回家看,甚至连跨出房门也等不及,刚刚从灵芝手中一抢而过,他立刻手忙脚乱的撕开了信口。

“小恒,干妈走了,不要问……小恒,帮干妈照顾好灵芝,该回来的时候我就回来……千万不要找我,不然干妈真的会永远消失!绝对不准找我……”

一行行娟秀的字迹在眼前流过,江恒看到的却是干妈逐渐远逝的忧伤倩影。

“不……”男人的吼声从心房迸射而出,在心灵寸寸碎裂的同时,江恒发出了来自灵魂的受伤狂啸!

不行,绝不答应!绝不让干妈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开自己!

“冷静,我要冷静、冷静……”江恒像个疯子一样原地打转,双手在半空做着无意识的动作,在经过一阵天翻地覆的心灵冲击后,年轻人混乱的脑海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丝疑惑,“灵芝,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心神似已离体而去,浑浑噩噩的少女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江恒的疯狂好似一把双刃剑,即刺伤了少女情怀,又让她从执着中痛醒。

第三十六章黯然放弃自己为什么要与母亲抢男人?为什么自己这么自私,非要母亲牺牲?

念及此处,张灵芝眼底瞬间闪过一抹坚定,断断续续的话语也流畅起来,离奇平静道:“妈妈把你让给我了,因为你就是我的男友!”

“胡说八道!”

江恒的情绪早已失控,几乎是咆哮着大吼质问:“张灵芝,你这样冤枉我,为什么!”

张灵芝脸上怪异的平静不见半点波澜,往事好似已随风消散,心境异常空灵的窈窕少女缓缓坐进了沙发,然后仰望窗外的天空,以舒缓而幽沉梦幻的语调说出了初见江恒时的一段话。

“你相不相信穿越过去、未来,你相不相信世间真有跨越时空的爱情……”

江恒本能的怒火狂升,想不到张灵芝在这时还有心情来这一套,年轻男人刚要开口发火,玄异的心弦及时奏响了灵感音符,正在成长中的时间人一愣,一抹觉悟从心海冒出。

难道、难道……灵芝在暗示自己的时间超能吗!对了,自己进入第四级月之境界后,好像就可以――跨越时空,进入过去未来!

“扑嗵!”年轻男人无语了,重重的摔进了沙发,把自己的心灵与怒火同时送进了别样的时空。

天啦!如果灵芝说得是真的,自己穿越时空与她相恋,然后……以干妈的娴静自然不能接受,以她的善良温柔,选择成全女儿也真是很有可能!

“江恒,还有,我妈已经知道你与其他女人的事情,所以她离开了!”张灵芝望着眼前缩成一团的沮丧男人,强自压下了心海的波澜再起。

“什么!她怎么会知道?怎么会……”最为恐惧的事情竟然发生了,年轻男人这下不仅痛苦,而且还失去了反抗挣扎的勇气!

“是我告诉妈妈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彻底失去干妈的恐惧让江恒连恨意也生不出,有得只是沮丧无力的追问。

“因为我决定――放弃你!你以后也不用苦恼了,如果你能劝我妈妈回心转意,我不介意有一个年轻的继父!”

话语微微一顿,灵芝强迫自己松开抓进沙发的手指,然后淡淡再次送客道:“在这之前,请你不要再来干涉我的生活,我会随团巡演!再见,江先生!”

“再见!”淡淡的失落一闪而过,心灵承受重压的男人下意识轻松了几分,毕竟他并未与灵芝经历过她口中的那些风雨坎坷,自然不会有刻骨铭心的感受!

男人机械的离开了,还顺手带上了房门,根本没看到少女脸上那两行无声的泪痕――大悲无声!

“干妈,你回来吧!”男人心底的万千杂念被超能一刀斩过,不凡的男人之心让他神奇的回复了斗志,找回了生活的目标!

自己一定要挽回与干妈的爱,现在已经与灵芝说清,其她的女人都可以暂时不做考虑,没有什么事情能比找回干妈更重要!

“呼……”车轮呼啸而去,江恒好像斗士一样双眼冒出精光,名声、权力、财富、美女……一切俗世的诱惑都暂时被压在了心灵一角,男人属于痴情的一面占据了上风!

曾经纯朴的江恒回来了!但――这又能坚持多久!

在人之本性的诱惑下,花花世界的纷至沓来中,已经习惯纸醉金迷的他又能“纯朴”多久,属于“魔鬼”的另一半,又岂能甘心就这么沉寂下去!

“砰、砰……”

大力的敲门声连续不断,让夜色下的茶馆仿佛猛然苏醒过来。

“他妈的,谁呀?大半夜的找死呀!”

关门赌博的一群大汉可都不是好惹的主儿,无论输钱赢钱的都十分生气,身为老大的罗七更顺手将茶杯砸到了门板上。

“七哥,是我,快开门!”江恒根本等不及天亮,一连跑了好几个地方,才打听到了罗七的下落。

“子弹!快,开门!”罗七所有的怒火瞬间消失,从江恒急迫的话音中,他听出了不平常的味道。

老大发话了,盘子、何猪等人自然不会反对,新加入不久的赖皮四更不敢有半点怨言。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江恒虽然不再是偏门红人,但凭他以往的威名,还有与罗七的关系,一干地痞对他依然是敬畏三分。

“七哥,我要你帮我……”

情势紧急,一片混乱的年轻人首先就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