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7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人一样瞪视江恒,“灵芝家没人,你就不要敲了,不然我会报警的!”

话音一完,男人再次盯视了江恒一眼,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真不知道他怎么这般仇恨江恒!

家里竟然没人!难道她们出去了吗?还是……连串疑惑纷至沓来,不过这些并不能难住天生不凡的时间人!

一道七彩异光一闪而过,凝神闭目的江恒心神飞向了过去一分钟……终于,他看到了独自出门的张灵芝。 [ .

“噌……”

意念好似利箭一样飞回了现实,从“过去”回归的江恒不再停留,又一次大步冲下了宿舍楼。

可惜一直没有“看”到干妈的身影,他当然不会放弃,找灵芝问个明白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呼……这就是歌舞团吗!

画面一晃,年轻男人顺着超能的指示停身在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面前;如果说歌舞团的宿舍小区是现代的标志,那这片建筑则是华夏古文明的见证。

宽宽的台阶尽头,两尊石狮子气势雄浑的镇住了江恒心神,穿过好似牌坊一样的门楼后,年轻人瞬间迷失于假山园林的空灵清幽之中。

不愧是恐龙市的文物遗迹之一,也许改做歌舞团真是政府的大好举措,至少艺术的飘逸优雅与园林的古雅幽深相映成辉,在最大程度上为这经历浩劫的园林留下了最后的价值。

徜徉在一片古色之中,江恒的心灵瞬间一片清灵,日渐被俗世名利占据的脑海难得的有清净的时候,可惜这灵光只是昙花一现,立刻被一声蛮横的斥责无情打断。

“喂,干什么的,这儿不许外人进入!出去!”随着嘶哑的骂声,一个标准的门房老太婆出现在江恒眼前,一边挥手赶人,还一边骂骂咧咧,“你这样的小色狼老婆子见多了,出去、出去!”

汗……江恒虽然不反对自己色狼的名号,但可不愿意被一个老太婆这样教训。

“老婆婆,我是来找人的,不是色狼,你不用这么凶吧!”

“去去……来这儿的都说是找人,还不都是想偷看里面的漂亮姑娘!不行,出去!”老太婆看来是经历这种事多了,毫不犹豫的把江恒看作了雄性荷尔蒙过剩的小青年。

“好、好……别推,我走就是了!”

心急如焚的江恒可没有心思与空闲来讨好一个老太婆,脚步假装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眼神一紧,七彩之光破空而现,时间――停顿了!

“咦,人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十秒钟的时间断层过后,老太婆眼中的大活人是绝对的凭空消失,让年老迷信的她不由心神一冷,佝偻的身形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我的妈呀,见――鬼啦,鬼呀!”

老太婆跌跌撞撞冲进了自己的值班室,然后紧紧的关门闭窗,不停发抖,还狂念“阿弥陀佛”。

江恒怎会想到自己会吓着对方,此时此刻,他正得意的在歌舞团内外四处乱逛,经过一会儿瞎猫乱撞后,他终于找到了人影出没的地方。

“哗……”窃窃私语八方响起,好奇眼神四面围追,好像看熊猫一样顷刻间让江恒浑身发毛。

啊,怎么会这样!好像自己突然掉进了女儿国――一个极度奇怪的女儿国!

江恒视野之内,竟然没有一个男性的身影,让他这靠超能混进来的家伙成了一个稀奇动物。

“男人、男人……大家快看……男人进来啦!”

“天啦,真是个男的,肖老太她们今天怎么啦,竟敢放男人进来!”

奇怪的话语好似百川归流,让听觉超常的江恒走路也不稳当,怎么听起来总是那么――不对味儿!

“我要告诉团长去……”私语之中传来一道老实话音。

“别、别……咱们这儿好不容易才混进来一个男人,不要这么快告诉团长,大家等会儿,说不定就有好戏看啦!”一连好几道声音是异口同声。

“嘻、嘻……”清脆笑声让这一向过于优雅的艺术空间有了几许红尘生气。

“咚……”一石激起千层浪,江恒的闯入就像地震一样,很快就波及了整个歌舞团。

“请问……”在忽隐忽现几十双美女眼眸环视下,江恒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向最近的一位美女开了口。

“不知道,别与我说话!”不料,那穿着青春亮丽的美少女却好似小鹿一跳而开。

啊,这儿是史前世界吗?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女人,而且还是――一大群美丽的女人!

不死心的江恒目光转向了另一个花信少妇,不料对方同样也是一脸惊慌逃之夭夭,“别害我,我可不想被开除!”

江恒这下真是迷惑了,讲话与被开除有什么关联,自己是洪水还是猛兽!

“什么!有男人,在哪儿?”仿似河东狮吼,一道愤怒的吼声让整个歌舞团是鸦雀无声。

第三十三章尴尬情圣青春少女、妙龄少妇们纷纷倩影一震,然后自动闪开了一条通道,让江恒见到了怒步而来、面色铁青的歌舞团长。

“啊,仇姨,是你?”惊喜在江恒脸上一闪而现,他这才想起歌舞团长的身份,不是仇丽珍还会是谁!

一身职业套装的仇丽珍却不见半点欣喜,见到活生生的男人闯入了歌舞团禁地,她先不搭理自作多情的年轻男人,而是冷声对身边一位中年女子道:“管门的所有人下月工资扣一半,再随便放男人进来,就把她们全开除!”

解决了公事,仇丽珍这才直视江恒道:“请你立刻出去,不然我马上报警,说你意图非礼!”

汗……阵阵冷汗让年轻男人背心发冷,仇丽珍不仅完全当作不认识自己,而且还来这么一招,与她那灰色的中性衣着还真是“搭配”!

――真是一个恨男人入骨的变态女人!

“丽珍,什么事儿闹这么大?”

这时,人群后面挤进了一位穿着性感舞蹈服的大美女,那紧身薄衣把叶卿玉那丰盈艳丽的曲线勾勒得纤毫毕现,浑圆的玉峰,修长的玉腿,两点隔衣显现的销魂凸起,甚至连双腿之间的禁地形状也甚是清晰,现出惊心动魄的微微隆起。

半遮半掩,性感撩人,如此若隐若现,比一丝不挂更诱惑迷人!

呼!江恒这下有点明白为什么不允许男人进来了,因为他就感到,自己的鼻血差一点就喷了出来!天啦,原来女人穿上舞衣是这么性感诱人,如果再加上美妙的舞蹈,那真是完美无暇,销魂荡魄。

“咦,小恒,怎么是你?”叶卿玉可没有仇丽珍那般冷血,不过刚从舞蹈室赶来的成熟美女脸上却立刻红云笼罩,本能的缩回了人群之中,看来她也知道自己这身“战衣”的杀伤力之强。

“叶姨,我……我是来找灵芝的!”江恒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压下扑嗵乱跳的心房,但还是不敢直视叶卿玉那惹火的曲线。

“哼!”仇丽珍不满的冷哼充满了醋意,一想到自己“情人”的春光被江恒看到,以男人自居的她更是醋火冲天,怎么看江恒也不眨眼,甚至比对待一般男人还要严重几分。

“江恒,我数到三,你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仇丽珍的权威让歌舞团上下鸦雀无声,一干大小美女全都以同情的目光看向了江恒。

“一、二……”女强人是说到做到,一边毫不停留大声数数,一边把手指放到了手机按键上。

“好、好……我走,我这就走!”好汉不吃眼前亏,好男不与女斗……江恒为自己找到了好几个理由,自嘲一笑后快步从女儿国逃了出来。

不过年轻人也没完全放弃,走到门口时突然停步转身,向着人群嚷道:“灵芝,我在大门外等你,不见不散!”

“唉……”难熬的时光分秒难过,度日如年的江恒在石狮子面前呆了足有三个小时。

“铛……”年轻人点燃了一包烟的最后一支,抽得口干舌躁的家伙本想走,但对于干妈的牵挂却足下生根,一生之中少有得当起了守株待兔的笨人!

苦心终于有了回报,随着下班时间的到来,训练完毕的大小美女们开始先后离去,当他们离开歌舞团时,除了江恒真切感受到什么叫美女之城外,还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尴尬难堪!

“哇哇……你们看到了吗?就是他今天闯进来找灵芝,被团长赶出来的!”

“啊,想不到他还真痴情呀,竟然真得在这儿等了半天!傻的好可爱!”

“咯、咯……你是不是春心动了,也想找个男人来挑战团长?”四起的好奇私语,含羞的带笑眼神,一切都让江恒恨不得一掌把石狮子劈开,好把脸红耳赤的自己藏进去。

“喂,情圣!”一大群姑娘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个胆大的,在三个统一青春靓丽的少女簇拥下,一位单眼皮的俏皮美女半真半假的调侃道:“嘿,不要东张西望,就是喊你!”

唔!自己什么时候成情圣了!哭笑不得的江恒色心已被难堪洗刷,原来女人多了竟然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至少一向狂野不羁的他,在十几双秋水明眸的环视下,就有点抬不起头。

“情圣,你还是别等了,团长专门把灵芝留了下来,她最讨厌男人了,是决不会给你机会的!”

“噌!”怒火一下子冲上了眉梢,江恒的俊脸被火焰笼罩,仇丽珍的蛮横让他发怒了,连因孙家而来的顾忌也被愤怒的火焰化为了灰烬!

他奶奶的!这死同性恋太讨厌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本少爷吗!她凭什么?

她配吗!一想到市长议员对自己也是必恭必敬,心态变化的年轻人更不把小小的歌舞团长放在眼里。

“哼!”男人的愤怒化为了行动,挺拔身影猛然一展,狂野的气势瞬间让空间一片凝重。

“砰……”年轻人毫不客气一脚踢开了虚掩的紫红大门,然后挟带咆哮的巨浪向内里卷去。

“糟啦!他不会去找团长麻烦吧?要不要报警?”站在最前面的四位美女预感到了不妙的变化,她们虽然出于少女浪漫之心欣赏同情江恒,但始终还是站在亲如师长的仇丽珍一边。

“跟进去看看吧,看他不像坏人,不用报警!”单眼皮美女果断的拿定了主意,哗啦一响,十几双脚步又冲回了歌舞团。

第三十四章冲突宽敞的练舞室,空荡荡的房间,四壁贴满了镜子,还有三个表情各异的大小美女!

“继续练,不要停……”仇丽珍也真是铁了心要与江恒斗到底,她竟然亲自指挥起张灵芝来。

“丽珍,算了吧,好歹江恒也算咱们的晚辈,还是……”叶卿玉依然穿着那性感的舞衣,以无可奈何的表情望着怒气冲天的情人。

“不行!没人能破坏歌舞团的规矩!”仇丽珍坚定已近似于偏执,男人在她眼中简直比洪水猛兽还可怕,尤其是那些她觉得心怀不轨的好色男人!

“哎哟!”灵芝一直都处于矛盾之中,她是既想见江恒,又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烦恼的心灵再加上超长时间的训练,一个分神立刻摔倒在地,脚踝还传来一阵阵胀痛。

扭伤脚的少女还未站起,就在这时,一个好似顶天立地的男人身影冲进来。

“仇团长,你凭什么干涉别人的私生活,你以为你是谁!”

室内三女被突变弄得呆了刹那,看清来人面容后,三女的心情是各不相同。

叶卿玉心中暗呼不妙,刚想开口缓解矛盾,可是仇丽珍已抢先好似火山般暴发了!

“江恒,你又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敢在姑奶奶的地盘上乱叫。”仇丽珍可不是好惹的主儿,江恒眼神的质问与蔑视好似尖针,刺中了她心灵的痛处,怒极而笑道:“咯、咯……卿玉,立刻报警!”

“丽珍,不要冲动!”

“你不报,我自己来!”见叶卿玉一脸为难,仇丽珍果然掏出手机开始拨打报警电话。

“喂……警察局……啊!”仇丽珍刚刚开口说话,突然觉得手腕一痛,手机无故坠落在地,还――四分五裂!

叶卿玉呆住了,仇丽珍傻了,只有张灵芝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嘿、嘿……仇团长,你怎么不拿好手机,真可惜呀,一个崭新的手机就这么报废了,真是浪费!”七彩异光早已回归心灵深处,干了“坏事”的家伙心情大好,猫哭老鼠一样尽情调侃着双眸大张的女人。

“臭小子,你……一定是你!”

仇丽珍先是凭着本能瞎猜,接着灵光一闪,越想越有道理,“对了,烟儿不是整天说你会武功吗,哼,一定是你干得好事!”

“胡说八道!仇团长,没有证据可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