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7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3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当时情形的可怕,让她如今也是余悸犹存。 [ .

少女玉容一变,又由恐惧变为了幸福,“最危险的时候,江恒突然出现救了我,还把一群恶棍打成了白痴,嘻、嘻……”

“啊!”听到这儿,张敏不由一声惊叹,女儿口中的江恒是越来越像自己的情人。

窈窕少女已是惊悸全消,以梦幻般语调叙述着惊险的一幕幕,“……后来,京城就出现了好多有神奇本领的人物,他们疯狂的追杀我俩,而江恒总能带着我一次又一次的逃脱,再后来,他好像去找了个什么人,然后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所有怪人怪事都消失了!”

灵芝讲到这儿,眼底不由透出几分疑惑,以及几许哀怨,“江恒与我相处七天后,他也突然消失了,只给我说了许多不合常理的怪话,女儿一直不相信,直到回来后见到他的那一面起……”

沉默,良久的沉默;静寂,母女二人不约而同的静寂;少女在给母亲时间思索,母亲则在心中天人交战!

第三十章祸从天上来张敏清楚的记得,女儿所说的七天正是江恒昏迷在医院的时候,那这一切是不是虚构的?

不一定!而且很可能是真的!张敏瞬间找到了答案,这一切肯定与小恒身上的超能力有关!

唔……怎么办?如果一切、万一都是――真的!自己真的把情人让给女儿?

可是自己已经与小恒燕好同欢,如果他再与女儿……啊,太羞人了!

念及此处,张敏羞躁至极的美眸望向了女儿的眉梢眼角,“灵芝,你……你真与小恒……好过了吗?”

“嗯!”灵芝玉脸晕红,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帘,秀美绝伦的五官不仅流转少女的羞涩,还有少妇的艳光。

天啦!怎么会这样!

张敏感到一阵阵头晕目眩,事实难道已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不会的、不会的……完美女人心中的痛苦化为呢喃自语,失去控制的朱唇是艳色消褪,难以接受的现实让她一下子由幸福的云端坠入了痛苦的深渊!

“妈妈、妈妈……”这下轮到灵芝慌乱了,她虽然知道江恒喜欢母亲,但并不知道母亲与江恒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此时此刻,被母亲吓倒的少女这才明白,恐怕两人的感情已远远超出了自己的估计!

“灵芝,妈妈没事!”张敏不愧是灵慧非凡的绝代佳人,很快压下自怨自怜的心绪,以最为平静的语调对灵芝道:“妈妈会仔细问一下小恒,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妈妈一定不会让他辜负我的女儿!”

唉……母爱果然是天下最神圣崇高的感情,江恒怎会料到,自己与干妈会承受如此危机!

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就在张敏母女为不可思议的玄异爱情而苦恼哀伤之时,性感妖娆的胡媚出现在一间幽静的咖啡馆里。

一会儿过后,一位平凡的让人难以记住任何特征的中年女人坐到了她面前,一言不发静静的坐了两分钟,端起咖啡杯的手指应该是她唯一突出的地方,修长秀气,很难想像如此葱葱玉手会出现在她身上。

“这是你要的资料!”无声的暗号准确无误,平凡的女人从怀中掏出纸条递给了胡媚――梅花2。

两女手中都有手机,满大街都是电脑,但她们仍然运用这最为原始、也最为稳妥的办法――信件!因为有了天网的存在,一切所谓的先进手段都绝不安全,更何况武盟这次还是调查天网特工。

“她果然是天网的人!”

胡媚看完纸条后,眼中忍不住闪过一抹淡淡的无奈,一段时日的相处,再加上心境微妙的变化,昔日那个嘻笑怒骂、游戏红尘的梅花2已经消失了。

“师妹,盟主只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如果到时办不好,将重新启动追魂令!

好自为之!”梅花A平静的眼神这才有了波澜,神奇的伪装让她没有丝毫破绽,极其自然的离开了咖啡馆。

“唉……”胡媚手腕微微一抖,密信就此化为了纸屑,一声长叹仍在角落里徘徊,妖娆倩影已经走出店门老远。

“叮铃铃……”清脆的电话声让韩真真从工作中清醒过来,手机闪烁的异常信号让她下意识暗自一叹。

自己这是怎么啦!为什么要转移自己的思绪?要知道,对江恒的调查是自己当隐身特工唯一的一次失败,现在有这个机会弥补,为什么还这么消极呢!

难道自己爱上了江恒……念及此处,韩真真立刻忍不住笑意否定,她可不相信经受严格训练的自己会这么轻易爱上个男人,也许说有点好感是对的,但这还不足以影响特工的心志!

也许,是有点累了,有点厌倦了这种伪装的生活吧!只是不知平常人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

万千意念仅在刹那之间,韩真真在电话上行云流水般按下了一长串数字,这才接通了电话。

通话的过程很短,甚至没有接通所花的时间那么多,但韩真真已得到了她想得到的东西。

胡媚――果然是武盟的人,不过已是武盟的叛徒,不知她接近江恒是为了什么,看来有好戏上演了!

************纯朴和睦的四合院,这儿永远是江恒心灵平静的港湾。

“咳、咳……”孙老人的咳嗽声透出一份日暮黄昏的无奈,初春即将来临,但老人身上的衣服反而越穿越厚。

“爷爷,你又咳了,采儿给你捶捶!”采儿永远纯净得好似一片白云,即使已是江恒的小情人,但小姑娘眼底的清澈依然纯净无暇,总能让世俗的气息在她面前自渐形秽。

“孙爷爷,身体有哪儿不舒服吗?我明天陪你到医院做一下全面检查吧?”

虽然日渐变得向往浮华,但江恒对孙老人的尊敬并没有半点改变,老人的睿智与慈祥也足以让他铭记一生。

“呵、呵……小恒,你开始变了啊,我这只是老人病,不用做什么『全面检查』!”

孙老人准确的抓住了江恒的不同之处,隐带警醒的善良话语后,发自内心微笑道:“不过,你还是你,你的本性永远不会变,变的只是你的外表而已!”

真心关怀让年轻人眼底的孺子之情汹涌而出,不由自主接替采儿,为老人捶起背来。

“恒哥哥,还是我来吧,你这样会把爷爷捶坏的!”纯净少女最是心疼她的恒哥哥,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抢回了工作。

一老二少沉浸在月光下,相聚于古朴院子里,天伦之情和乐融融!

第三十一章临别之欢时光一晃,没有什么变化的三两日一晃而过。

“干妈,你终于来了,干妹妹的病好点没有?”当请假归来的张敏走入办公室时,无所事事的江总却像个孩子一样欢喜得忘乎所以。

“灵芝没事啦!”美妇人淡淡的回应了一句,然后环视了一圈冷清的公司,见四下没有闲人在,她突兀的话锋一转道:“小恒,你的超能力能不能让你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干妈,出什么事啦,你为什么这么问?”江恒张开双臂僵在了半空,他感觉到了身周骤变的凝重气息,不由愣然呆在了原地。

“告诉我,不要撒谎,这事对我很重要!”

“我现在肯定不行,超能力又不是分身法术!”江恒很是肯定而认真的回答了干妈,在张敏心弦还未完全松弛的刹那,不愿欺骗佳人的年轻人又以向往语调道:“不过,好像如果达到第四级后,似乎可以短暂穿越时空,穿越时间的长短则取决于超能力量的高低,至于其它详细情形现在还弄不明白。”

“啊!”张敏脑海瞬间一片混乱,她虽然不是完全明白江恒所讲的话语,但却听懂了一样,那就是江恒真的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干妈、干妈……”

年轻男人的心房随着呼吸逐渐上升,声音也越来越担忧,以他的聪明也猜不出干妈心中的意念,只能大概怀疑道:“干妈,这与干妹妹有什么关系吗?”

“没……没有!”张敏呆立半晌后,实在不知改如何回应,千丝万缕已让心海乱得一塌糊涂,剪不断、理还乱,她唯有在情愫激荡中真情沸腾,“小恒,抱紧我……来,好好的爱干妈,就在这儿,就现在。”

“啊!”面对如此激情的邀请,如此梦寐以求的一幕,江恒在微微一愣后,无限情欲好似火山迸发,而干妈就是那点燃火山的引子。

“哦……”醉心的呻吟在身周回荡,江恒就似菜鸟一样手忙脚乱,反而总是脱不了心爱女人的内衣。

“啊……小恒,我的男人……”张敏从未像现在这般主动,当江恒还在为她的胸罩烦恼时,她已经把小情人脱成了一丝不挂。

“噢……”满足的激情呻吟在江恒心中回荡,干妈好似冠军骑手,把他压在地上纵横驰骋……这可是江恒以往软磨硬泡也没有实现的梦想,怎不让兴奋的色狼忘记了天地,忘记了疑惑……狂野在飙升,靡丽在沸腾,从外屋到内房,从床上到地下,张敏由端庄的天使变成了妖娆的魔女,用生命与灵魂谱写出灿烂的爱之篇章,深深的占据了男人的一切!

“呀……”

江恒终于忍不住狂吼飞扬,干妈竟然俯身在他双腿之间……天啦,太美啦,让我这样死去吧!

激情放纵后,春色嫣然的张敏久久的与江恒热吻,在男人不知天南地北时,完美熟妇这才轻轻道:“小恒,我不放心灵芝,干妈走了,不准追来!”

美妇人走啦,不是江恒理解的走,而是――离别,长久的离别分手!为了女儿,娴熟佳人作出了痛苦的抉择,虽然要忍受撕心裂肺的感觉,但不这样,她真想不出第二个办法,唯有在生命中留下一生回味的――临别之欢!

“咦!”直到张敏已经消失不见,江恒才从迷幻世界回归现实,不过依然一头雾水摸不着北,干妈的反常让他只能干瞪眼,而且美妇人还认真的拒绝了他的陪伴,更为可恨的是,一向神奇的超能也不来点预兆,心灵不停增加的浮躁遮盖了答案,让江恒更是觉得无所适从。

“没事的,一定没事的!干妈身体好好的,决不是生病了!”无赖之徒一边穿衣,一边回味适才那刻入骨髓的爱,最后强迫自己压下了所有的杂念,暗自一乐,有点让人哭笑不得的猜想道:“女人不是每月总有那么几天吗,所以干妈才那么……嘿、嘿……不这样解释还真找不出答案!”

“叮铃铃……”电话声打断了江恒的胡思乱想,年轻男人费了好几秒,才在混乱的屋里找到了被扔进垃圾桶的电话。

“喂,你好……”江恒似模似样的摆出了办公口吻,这可是他公司开张以来接的第一个电话,踌躇满志的家伙是难得庄重一回,可是老天却不给他表现的机会。

还未报出公司名字,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爽朗清脆的笑声,“咯、咯……臭小子,别装了,是我!”

“是云大小姐呀,听说你到外地追踪采访去了,是不是回来啦?”江恒心中生出一股亲切的喜意,与云想容相处时的随意自然立刻浮上了脑海,冲淡了他原本的些许郁闷疑惑。

“还早呢!本小姐只是关心一下你的公司倒闭没有;还有,小雨快回恐龙市了,记得到机场去接她!”金牌记者给人的感觉总是英姿飒爽、风风火火。

“好啦,没问题,你回来时,我也一样迎接!”江恒顺着自己心意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语还未说完,电话那头似乎传来一阵紧促的呼吸。

“好啦,我还有采访任务,要上车了,下次聊!”云想容三两句话就挂断了电话,让江恒不得不一翻白眼,暗自咕哝,真有这么快吗!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整整一周,江恒都没有见到干妈上班,在多次电话找不到人后,年轻男人终于不顾干妈的警告,径直冲向了歌舞团宿舍。

“嘎……”全新的豪华型别克车同样逃不脱江恒的摧残,黑黑的车痕印在了地面,年轻人甩开车门就飞一般冲上了楼。

第三十二章歌舞团、女儿国“砰、砰……”

门铃的声音对江恒来说太小,只有使劲砸门才能表达他内心的迫切,最为可恨的是不知什么时候门锁也换了,应该是可恨的张灵芝干的好事。

擂鼓般敲门声响了好一会儿,就在江恒忍不住不住要破门而入的时候,门开了。

“诶,你干嘛呢,不要骚扰别人休息!”门是开了,但却是隔壁的大门,一个面色不善的青年男子就像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