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7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恒,我也要回去了,再见!啵!”

情意绵绵的少妇在年轻男人唇上留下一记软软的香吻,然后脚步加快向徐姐紧追而去。 [ .

江恒也要回家,但还是下意识多在房间里待了几分钟,这就是男女关系――奇怪暧昧、妙趣横生!

当江恒与两位成熟女人没有实质性接触时,一男二女向来言笑自然,亲密搂抱,但一旦真正偷欢后,就连公众场合的进出也下意识开始回避。

“唉……”此刻的江恒已经从欲望中清醒过来,神清智明的他不是欲望的俘虏后,不由对昨夜的荒唐生出了丝丝后悔。

其实男人更喜欢那种似有若无、若即若离的暧昧感情,如今虽然美美的品尝了两女的肉体,但江恒心中反而生出了一丝失落,对于消失不见的迷离朦胧的回味追忆。

他喜不喜欢燕子与徐姐,很明显――喜欢!但远远谈不上爱!那只是男人对漂亮女人天然的喜欢,当然,也有男人对美女天生的占有欲!

瞬息之间,江恒明白了男人更多的本质,男人就是一种兽性与灵性交织的动物,上面的“头”追寻的是心灵火花闪烁的醉人真爱,下面的“头”喜欢的则是欲望的放纵!

男人本色,江恒就这样没有准备的得到了两个美妙性感的床伴!

************“江恒,说,你昨晚到哪儿鬼混去了,手机也关了一整夜!”匆匆在街边吃了简单早餐后,江恒直接来到了自己实现梦想的投资公司,不料,迎面走来出乎意料的美女,气势汹汹的质问是不依不饶。

“噌!”心境在不知不觉中变化,江恒的脾气也一天天大了起来,高傲的男人自尊让他脑海怒火轰的一下烧到了头顶。

“灵芝,我到哪儿去好像不关你的事吧!至于手机开不开,更与你有什么关系!”冷冷的话语从不屑的唇角迸出,寒冷的气息笼罩了二人身周的空间。

“你……”张灵芝没有想到,一向在自己面前矮半截的家伙会突然发飙,促不及防下,口齿伶俐的少女也呆若木鸡。

“你什么你!记住,我是你干哥哥,只有我管你的资格,以后不许没大没小的!”

男人高昂的头颅更是得意,年轻的心灵越来越沉迷于别人的尊敬恭维之中。

挺拔身影骄傲的从少女身边走过,大胜的男人还不忘回头补上一句,“干妹妹,还是花点心思去找干妹夫吧,不要整天来烦我,再见!”

“呜……”两行泪花涌出了眼眸,两道泪痕凄凉的在面容上滚动,木然呆立的窈窕美女哭了,哭得是无声无息,哭得是含悲带怨。

哀怨的风儿围着少女团团打转,秘密难以宣之于口的少女一个人承受着心灵的重压,此刻在江恒的无情打击下,她强装的外表终于在泪水中崩溃。

“呜……”哭声终于响起,少女紧捂玉唇,转身飞快跑进大门,两行凄楚的水雾在虚空拖出委屈的轨迹,倩影早已消失,但莫明的伤悲仍在原地团团打转。

“总经理,早!”当江恒第一步跨进公司大门时,不由被一股人浪冲得往后一退,用力眨了眨眼,再扭头看了看公司招牌,当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后,他这才吸气凝神,再次走入了大门。

一格格整齐有序的办公区,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年青员工,一台台现代化的办公电脑……呼!这就是昨天那个冷冷清清的公司吗!这还是自己的公司吗!

连串的疑问让江恒感觉双脚漂浮,一切都是那么疑真似幻!

“江总,你终于出现了!”胡媚风情万种的娇躯摇曳而至,淡淡的调侃了迟到的老板一句,然后笑语道:“怎么样,这就是我与韩真真昨天一天的功劳,还可以吧?”

“好、好,简直太好啦!”不负责任的老总假装老练的微微一笑,还轻轻向一干陌生的面孔挥了挥手,用最亲切恰当的神态表达了自己的欢迎与满意,末了却悄悄的问胡媚道:“胡姐,工资高不高呀?”

“不高,一共也只请了二十来个大学生,你不是说要充门面吗!”胡媚偷偷抿唇一笑,戏谑打趣道:“扣除昨天买的电脑等办公用品,你帐面上的钱大概还能支持半年开支!”

“啊!你是说除了开支外,我一分钱也没有了!那怎么做生意?”

年轻男人傻眼了,一切的发展都超出了他最初的估计,原本只是想改头换面放高利贷,现在却在种种出乎意料的变化中变成了这样!

罗七要退出,“放水”是不可能再继续,干正规的投资公司呢,自己那点钱连头发丝儿也打不湿,这下麻烦了!

第二十六章超能寻商机“唉……”江恒这才感觉到了头疼,原来做正当生意与混偏门那又是另一种生活、另一个世界,要遵守的是另一种游戏规则!

“我找韩真真商量一下!”关键时刻,对风情万种的胡媚在商业上不能抱多大希望,温柔完美的干妈倒有不小的才干,但自私的男人不想让她受累,最后也是最好的选择就是韩真真了!

“小真,咱们怎么办?不会唱空城计吧!”业务经理的办公室内,江恒找到了正在制订具体章程的韩真真。

“怎么办!当然是努力拼搏!”

干练女人头也未抬,一边在键盘上迅速敲打着,一边随口道:“什么都没问题,只要你这老板的资金一注入,咱们就可以正式开启投资计划;我算过,只要有两千万资金,咱们就可以向中小型企业小额放贷,然后用滚动经营的方式,不出一年,就能翻一番!”

汗……江恒严格说来,就是一个商场菜鸟,当初得到一百万,已让他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如今韩真真一开口就要两千万,几乎是一下子就让他觉得前途――一片迷茫。

“如果……我是说如果咱们没有两千万呢,会怎么样!”

江恒忐忑的口吻笼罩了办公室,充满期待的目光凝视着厉害的女强人,幻想着韩真真带给他奇迹。

“不怎么样!两个字――关门,而且还要早点关门!”韩真真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回答,让男人侥幸的心思被一脚踢到了九霄云外!

准确的分析完毕后,韩真真用调侃转换气氛道:“江总,你不会让我又失业吧!嘻、嘻……我是吃肉,还是喝汤,就全看老总你的了!”

“行!没问题!”

男人的斗志说来就来,在强大的压力下,江恒的身板儿反而挺得笔直,豪气干云大手一挥,嬉戏回应之中却隐含了他坚定的自信,“小真,我一定让你有肉吃,实在不行,你看我这胳膊能顶几顿,呵、呵……”

笑闹嬉戏总能让人心情愉快,江恒一个人坐在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望着对门原本为罗七准备的房间,他眼底闪烁的不是郁闷,而是百转千回的灵智之光。

他奶奶的!两百万用来投资企业能干什么!看来最终解决问题的还是资金。

咦!对了,银行不是对自己很有意思吗!为什么不顺着竿子往上爬呢!

可是……江恒明白一个道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市长这么接近自己,无非为的是与欧阳家拉上关系,如果自己真要从银行口袋里掏钱,恐怕在签下借贷合同的刹那,一定还会签下另外的东西。

唉……可惜自己只是欧阳家的假女婿,哪儿来东西与人交换!

此路不通!

江恒思前想后,眉心不由自主沾上了一层薄霜。

“铛……”熟悉而亲切的烟雾笼罩了男人身影,飘渺的青烟让现实空间变得如虚似幻,江恒一边陶醉在虚幻世界之中,一边缓缓合上了眼帘。

“噌……”就在上下眼帘完全合拢的刹那,一道七彩的异光在烟雾中一闪而过。

时间并没有停顿,过去也没有重来,江恒看到了未来,突破极限的看到了未来的一段时光,虽然时间很短,但却远远超过了一分钟!

“咦,我这是在哪儿!”万千光点在虚空盘旋,最后由大化小凝集为一个挺拔的男人身影――江恒,他抬头环望四周,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土地。

轰隆隆响彻天空的机器声,还有热火朝天的工人忙碌不休――哦,这是一处建筑工地;怪了,超能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这儿来了?这有什么意思!

心神化作的身影肆无忌惮穿行在实物之间,身周来往的人群却对他是无知无觉,挥舞的汗水与沙尘直接穿过了江恒的“身体”。

好奇的穿行了几分钟后,江恒又肯定了一个意念,这不是一处工地,而是一大片工地,他视野所及之处,无不是初具规模的公路与楼宇。

为什么要到这儿,超能要给自己什么样的预示!先前的疑问更加强烈,一道灵光在眼底一闪而过,牵引着江恒的目光望向了一副大大的工程规划图。

看到了,明白了!一切答案都得到了解答!

江恒是恍然大悟,仔细认真的运用自己的超能把平面图刻入了脑海,但后重点看了看图下的开工日期。

“嗖……”一道强大而神秘的吸力从天而降,将正在工地晃荡的“幽灵”牢牢吸住,然后就见年轻人好似火箭般冲天而起,直直飞进了黑洞――回到了现实空间。

“嘘……”烟雾还在环绕,年轻男人紧皱的眉心却已经熟缓开来,悠长写意的烟圈一个接一个,把男人脸上的兴奋掩映得若隐若现。

“小恒,咳、咳……不许这样抽烟!”干妈推门而入,刚一开口就被烟雾呛得连连咳嗽,一向温柔如水的美妇人也不由生气了,当然更多的还是对小情人的关怀。

“抽烟对身体有害,还是戒了吧!”

“呵、呵……干妈,你放心,我就是再抽一千年,也死不了!”男人夸张的话语听似玩笑,但张敏却知道他说得是实情,也就不再开口。

“咦,这味儿真难闻!”这时,胡媚与韩真真也来到了老总办公室,胡媚对江恒可没有那么客气,一边玉手扇风以示抗议,一边还狠狠瞪了男人手中讨厌的香烟一眼,“还不掐了它!”

第二十七章山人妙计“好,好……我掐!”男人最后狠狠吸了一口,才把烟头按进了烟缸。

“死烟鬼,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没有?”自从新年过后,古武美女对于江恒的态度日渐变化,一天天的变回了原来那个风情万种的妖娆女人。

“江总,这是我起草的银行借贷计划,你看一看吧!”韩真真是最有上班感觉的一位,只要在公司里,她从不叫江恒的名字,一言一行都遵循着白领原则。

“办法我已经有了,至于借贷的事儿暂时不考虑,咱们手头的资金应该已经足够!”

年轻男人下意识向后靠入了高高的椅背,悠闲的神色,自信的语调,以及嘴角那缕神秘的微笑,无不让三女微微一愣,想不到江恒这家伙还真有几分――狡猾商人的模样。

“什么办法?”三女之中会这样追问的自然是妖娆胡媚,张敏与韩真真都在静心思索江恒的话语,用她们的智慧猜测江恒那所谓的计划!

“天机不可泄漏!呵、呵……”江恒极度可恶的回以一笑,在胡媚气得两眼翻白后,他接着摇头晃脑的搞笑道:“山人自有妙计,三位女施主就等着看奇迹降临吧!”

不伦不类的半吊子古文让三女是哭笑不得,胡媚更是甩下一记白眼,然后直接返身离开了办公室,气乎乎的上街购物去了――还真是符合她的性格。

“干妈,你算一下我们还有多少流动资金,越快越好!”胡媚一离开,江恒的神色就变得认真起来,原来年轻男人还是没有放松对妖娆女人的戒心,尤其是胡媚逐渐回复“原形”后,江恒一边在丰满曲线的晃动中口干舌躁,一边在心底敲响了警钟。

“嗯,没问题!”张敏对于江恒那是绝对相信,柔柔看了男人一眼,留下似姐亦母的微笑后,完美佳人不徐不疾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要我做什么,说吧!”剩下二人独处,昔日一起打工的韩真真回到了江恒面前,自然亲切的微笑,灵动知性的目光,还有一份对男人的不变认知。

“小真,你来看看这副图。”江恒迅速从电脑里调出了恐龙市的平面图,然后以手代笔指着画面道:“我要你把全公司能用上的人都派出去,主要调查这些地方……”

“你要买地!”韩真真准确的明白了江恒的意图,并在心中瞬间做了一番论证,然后摇头否决道:“江总,那些地段全是荒地、烂地,一文不值,根本不具备任何投资价值,你有什么理由?”

“咱俩私下就不用叫什么江总了吧,韩、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