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7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2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后交给李某就可以了!”

“哈、哈……多谢钟行长!”江恒听得对方一口一个“江总”,新鲜的称呼让他倍感舒爽。 [ .

尽欢而散,两相满意,李行长欢快的身影好似年轻了几步,拖着啤酒肚消失在江恒视野之中。

“嘿、嘿……老大――不,江总,你到时可要带上小弟!”瘦猴对于男人的天堂自然是心向往之。

“没问题,不过记住要保密!”江恒用眼神做了暗示,待瘦猴心领神会后,他接着道:“你去把驾照办了,以后就当我的司机,免得整天无所事事!”

“谢谢子弹哥!”瘦猴一激动,又把称呼变了回去,司机的职位虽然低,但却是老板的心腹亲随,难怪穿上西装的小青年要欢喜得手舞足蹈。

当江恒回到办公室后,张敏三女全都关心的围了上来,当听完这百年难得一遇的贷款方式后,她们全都是目瞪口呆!

这样也可以!也太儿戏了吧!

时机已不允许江恒偷懒,干妈的警觉也让他无处下手,无赖家伙只得把满腔欲火化为了工作动力。

“招人的事儿你们看着办,我现在去找七哥,把这事儿给他说一说!”江恒带着瘦猴走进了电梯,把自己的投资公司留给了三个面面相觑的女人。

“噗哧!”三女呆呆的愣了几秒钟后,还是胡媚最后反应过来,嘻笑道调侃道:“江恒刚才的模样还真有几分老板的味道,咯、咯……把我们都唬住了!”

韩真真也附以莞而一笑,干练丽人随即坐到了电脑面前,开始准备了招聘事宜。

张敏对于江恒身上悄然的变化也是淡然一笑,婉约动人,她这财务主管兼人事部长绝对没有半点事干,无奈一笑后,娴熟佳人就像在家里一样,开始做起了清洁工作,也许她潜意识之中把江恒的公司看成了二人的第二个家!

“唉……”胡媚虽然聪明,但却不是女强人的料,四处一番溜达后,她最后还是站到了韩真真身边,而韩真真只是微微抬了抬头,并未开口说话,两眼相汇只有刹那,但两女却看到了彼此的疑问,还有互相不约而同的回避!

“兄弟,你来得正好,来,干一杯!”江恒在酒桌上找到了罗七,虽然还不到中午,但一大群光头大汉全都喝得两眼发红。

“七哥,昨夜又没睡吗?”江恒对地痞的“正常”生活已有一定的了解,环目一看,果然在人群里看到了赖皮四与矮子。

“哈、哈……打了一晚牌,哥哥我手气好,赢了不少,特地请兄弟们喝酒洗澡,开开心!”

罗七话音刚罗,盘子就接口道:“七哥,你这阵子可不是手气好,简直是鸿运当头,矮子,你说对吧?”

见盘子与矮子亲热得凑合在了一起,大口抽烟,大杯喝酒,江恒不仅对偏门的奇妙而暗自惊叹,前几天,两人还咬牙切齿,转眼又成了哥们弟兄,真他妈的怪!

第二十一章道不同、谋不合想到这,江恒的笑容不由有点僵硬,他发觉自己怎么也对矮子生不出好感,也许自己真不是做混混的料吧!唉……一个地痞主动移到了另一桌,把紧挨罗七的位子让给了子弹哥。

“子弹,前阵子有误会,咱俩喝了这杯,以后就是兄弟了!”赖皮四主动打破僵局,豪气的一口到底。

“子弹哥,我也敬你一杯!”身份的转变让矮子胆色壮了几分,至少他已经敢正面对着江恒这恶梦了。

“子弹,喝呀,七哥都已经喝了这和头酒,你不会不喝吧!”何猪笑吟吟的接过了话头,对于子弹的迅速崛起,甚至凌驾他的头上,笑面虎虽然嘴里不说,但心底可有点不是滋味。

“这……”子弹玄异的直觉立刻感应到了气氛的变化,众人微妙变化的眼神里包括了罗七的凝视,江恒甚至感应到了空气里的一丝重压,压得一向无拘无束的年轻人有点心情沉重,压得天生不凡的他不受控制的生出了几分怒火。

“对不起,我一向不喝酒!”

江恒冷厉而霸道的眼神重点扫过了几个有心人,然后以平静的语调道:“七哥,我在一边等你,至于你做的决定,兄弟我永远支持你!”

“铛……”每当烦闷之时,江恒就喜欢把自己困在烟雾之中,不知是否心理作用,他总觉得那样的自己思路特别活跃。

“呼!”

用力吐出一口闷气后,江恒突然反应过来,先前似乎太冲动了一点,与以前的自己可不太像!这是怎么了!自己为什么突然脾气大了,而且越来越承受不了别人的冷嘲热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这段时间太多人恭维自己吗!不过,那种感觉也不错,自己凭什么要受何猪与矮子这种废物的气!

“兄弟,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一只烟刚刚抽完,罗七也来到了江恒面前,看来江恒的出现,大大影响了众人喝酒的心情。

“哦!没什么!”江恒一脚把烟头踩熄,然后拉着罗七坐了下来,“七哥,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江恒兴致勃勃的讲完银行带来的惊喜,末了兴奋的补充道:“有了银行的帮助,咱们就可以改变原来的方向,可以向企业放贷赚钱!”

“兄弟,你的意思是说不再向私人放水了吗?”罗七的反映却不是江恒想像的那样欢喜。

江恒一时兴奋,没有注意罗七的表情,兀自欢天喜地道:“七哥,这是老天给的好机会,让我们能正正经经、真真正正的做大买卖,呵、呵……”

“兄弟,可哥哥我不是做正经生意的料,而且……”

罗七略带犹豫的顿了顿,最后还是说道:“而且我现在也算是恐龙市的老大了,如果跑来跑去做老实商人,会被道上兄弟笑话的!”

江恒听得双唇难以合拢,脑海还未想出说服罗七的话语,粗豪汉子又接着喜形于色扬声道:“兄弟,现在整个偏门都是我的,咱哥俩只要联手,有得是钱,赚也赚不完,干嘛去操那份闲心,对吧!”

江恒嘴巴倒是合拢了,但却失去了再开口的力量,不妙的预感让他眼底的光芒迅速黯淡。

果然,罗七越说越痛快,盘旋心间的话语是倾倒而出,“我想好了,还是不要做什么正经生意,老老实实当我的偏门老大,嘿、嘿……兄弟,咱们把投资公司关了吧,今时不同往日,那点损失小意思!”

“啊!”江恒终于发出了声音,但却是少有的郁闷叹息,他明白了罗七的想法,如今的罗七想法当然会改变,这对于大半辈子都当地痞流氓的罗七来说,还真是很正常。

“七哥,你仔细想想,这可是走上另一条道的好机会,你不想也尝尝当社会名人的滋味吗?”

“嘿、嘿……哥哥我现在也算是一个名人吧!”罗七开心的回应让江恒无言以对,粗豪汉子本性不变,用力拍着江恒肩膀,豪气的说道:“兄弟,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打打杀杀,这样吧,投资公司哥哥我就不插手了,我的股份全部送给你,以后要用钱尽管开口!”

“这……唉……”江恒彻底无言,一声无奈长叹,结束了与罗七最不同步的一次谈话。

“七哥,我回去仔细想一想,这一阵……就不出来了!”江恒与罗七停步在岔道口,年轻人微微顿了顿,然后走向了左边。

“兄弟,保重!”罗七一生豪气,此刻竟也眼目发热,嘴唇动了几下,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呼唤,有点郁闷的走向了岔道右边。

一左一右――道不同不相为谋!二人不是兄弟反目,而是各自走上了不同的人生!

这就是现实人生,俗话说:生容易,活容易,但要“生活”就很不容易!

江恒骨子里喜欢的还是白,罗七天性为黑而生,除了黑白交融而成的灰色友谊外,兄弟二人再难――风雨同舟!

天空不知何时浮动阴云黑雾,淡淡的雨丝悄然弥漫了天地,沐浴在冷风细雨之中,江恒心中的尘埃却难以洗去。

“唉……”欲望情火的积压,兄弟情意的裂痕,人生两大烦恼同时占据了男人心房,让他不得不将整个天地焚为飞灰。

“呼……”呼出一口火焰般灼热的气息后,江恒强振心神脸显笑意,因为已到了请客的时间,他还记得自己答应过徐姐与刘燕,要单独感谢她们。

第二十二章欲乱情迷红杏开(1)豪华酒店内,眼界大开的江恒很自然的选了最贵的雅间。

套房式雅间有宴会厅、KTV,甚至还有洗浴室、休息间,虽然一顿饭要花掉平常人一年的工资,但心态变化的年轻人仰躺在了沙发里,看着金壁辉煌的空间,他眼底只有四个字――物有所值!

一会儿后,工商局的余利与两个科员先到了。

望着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昔日曾高高在上的余股长就像变色龙一样变化了,一想到连堂堂市长大人都对江恒卑躬屈膝,他这连官僚也算不上的小小股长五官几乎都挤在了一起,称呼更是大大变化:“江总,让您久等了,等会儿兄弟自罚三杯!”

这几日的变化让江恒习惯成为了自然,对于余利的改变他连惊讶的念头也生不出,水到渠成的轻笑道:“余哥,咱俩就不用客气了,自家兄弟,什么罚不罚的!”

“江总,你好!”其余两个科员与江恒也算面熟,面对江恒时,他们却生出了敬畏的感觉,这就是权势的微妙之处!

“咯、咯……余股长,你们先到了呀!”欢快的银铃笑声中,徐娘半老丰韵犹存的徐姐摇曳而至,后面自然不会少了含羞带怯的娇艳少妇燕子。

“燕子姐、徐姐,你们可来啦,再不来弟弟就要饿死了!”江恒对两女可没有半点架子,自然的抛开余利三人,兴奋的把徐姐的丰腴手臂握在掌中。

“嗯……”男人掌心异于常人的灼热烫入了徐娘佳人的心房,中年美妇脸带晕红,有点异样的笑了笑,然后小心的望向了三个男同事,“小恒,当了老总就是不一样,姐姐我一年也没有几次机会在这儿吃饭!”

相比徐姐的大方热情,刘燕则内敛了许多,花信少妇心中虽有千言万语,但世俗的顾忌让她只能轻言浅笑,关心的提醒道:“小恒,请姐姐的客用不着这么奢侈,咱们换一家普通的吧?”

“对对,江总,自己人不要这么浪费,咱们就到上次那家酒店,一样的!”

余利聪明的及时接过了话头,一副心疼江恒钞票的模样。

“呵、呵……不用!”江恒一想起上次余利恨不得宰自己几刀的表情,再对比他如今的“亲切简朴”,年轻男人更是忍不住嘴角一挑,连声笑语道:“不用换了,要感谢大家,这点消费还不够,来,快坐下!”

不知是天意的巧合,还是余利等人的配合,江恒坐在了徐刘二女中间,让豪华雅间的气氛凭空多出了几丝暧昧。

酒来杯去,醉意迷离,近日的郁闷让江恒下意识想借酒消愁,而余利等人的身份已由主角变为了龙套,每当江恒举杯来敬时,他们除了老实干完外,不敢有半点偷懒。

“江总,以后可要帮我这小职员的忙!”余利虽然是酒场高手,但还是架不住江恒的开怀畅饮,精明的眼镜男也借机攀起了关系。

“哈、哈……余哥,你放心,只要我能帮忙,一定不客气!别忘了,办执照的事,还是你帮的忙呢!来,干杯!”

“小恒,少喝点!”徐姐诧异的眼光凝视着放纵的江恒,玉手紧紧握住了他失去控制的手腕。

“小恒,来喝点乌龙茶,解解酒!”

刘燕借机将江恒手中的酒杯换成了茶杯。

“徐姐、刘姐,弟弟我今天想喝酒,你们别拦我!”年轻男人醉意朦胧的眼眸眨了眨,随即道:“来,两位姐姐,你们也喝一杯!”

江恒眼底一闪而过的忧郁映入了两女眼帘,忧郁的男人总是能唤醒女人内心最柔软的一面,无论是外向爽朗的半老徐娘,还是内敛羞怯的花信少妇,两女都不由自主端起了酒杯,鬼使神差与江恒碰杯而尽。

莫明的心疼让她俩放弃了劝说,改以附和畅饮来安慰男人的烦乱心绪。

“叮……”一杯又一杯,名贵的美酒已失去了香醇的滋味,就像白开水一样源源不断流过了众人唇舌。

徐姐与燕子还能有所保留,只有八分醉意,而在江恒的热情下,受宠若惊的余利三人则惨了。

“呃……江……江总,我……我不行了!”余利话音未落,发抖的手指已拿不稳酒杯。

“扑嗵!”其余两个科员更惨,失去重心,狼狈的摔倒在地,费了好大劲儿才摇摇晃晃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