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4:3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的刹那,十秒时间的断层已经出现,而现实之中,则是女人“大意”的退到了山崖边,半只脚已经不知何时伸了出去。 [ .

“小心……”

年轻人的惊叫刚刚响起,林芳那人工雕琢的艳丽面容已是一片惊惶,双手乱舞也止不住自己下摔的势头。

关键时刻,年轻男人一个虎扑从侧面而来,险之又险的把女人从山崖边拉了回来。

“哎呀!”两人同时滚倒地上,粗砾的沙石刺痛着肌肤,但远远没有江恒双手与身体带给女人的感觉那么强烈。

不知是否一时慌乱――应该是,如此危急的时刻,当然是!

江恒年轻的大手正巧实实在在握在了女人双峰软肉上,年轻的热气充满了青春的灼热,直往女人心中猛钻;强健的身体更是阳刚焕发,即使隔着几层衣衫,女人也感觉得到那种火热的温度!

“林……经理,对……对不起!”

年轻人腼腆的垂下了眼帘,不过大手却在过于紧张中“忘记”了收回,反而在女人高耸的双峰上捏了几下,而且他两腿之间更是猛然膨胀,一下子紧紧抵在了紧贴一起的女人柔软平原上,那强大的一弹之力,绝对可以在女人的小腹上刺出一个销魂的漩涡。

第十一章再偷人妻、再被雷劈(2)“嗯……”

三十多一点的艳丽少妇禁地被“无奈”袭击,更巧的是,“救命恩人”两指正“无意”的夹在了她最敏感的两点上,这样一捏一挤,怎不让衣衫下凸起的两点性感的痕迹!怎不让女人吐出火热的单音!

“你……你叫什么名字?”

因为位置的变化,车头灯的余光终于让女人看到了江恒俊朗的面容,那口吻立刻大变,变得无比柔和。

“呃……我是……小江!”

江恒一脸痛苦报了上名字,然后一下子软倒地上放开了对女人的挑逗,他这倒不是假装,而是超能力的后遗症又一次肆虐而来。

“啊!小江,你怎么啦?是不是刚才摔着了?”

帅气面容,再加上救命恩人的身份,这一切足以让女人态度大变,很是急切的俯身相问。

“没……没什么,就是被一块石头碰了一下,躺一会儿就好了!”

江恒话音刚完,就立刻昏睡了过去。

该做的都做了,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赌――他早已决定赌这一遭!

江恒也不想这样昏倒在猎物面前,但没办法,超能这玩意儿就是这样!

“小江、小江……”

年轻男人昏迷了,女人焦急的在原地转了几圈,一番思索后,她又观察了江恒几下,最后终于下了符合她性格的决定:把江恒抱进车里,自己则守在车边,看看有没有过往的车辆。

汗……女人对此是理直气壮!

让她换车胎,太累、太掉价,她可不干!

走回百草苑找人帮忙,也太远、太累、太麻烦,这样――最好!

************时光不知过了多久,在暮色初显的时候,江恒终于从车后座醒来了,抬头一看,女人正在自己身旁睡得死沉死沉!

他奶奶的!年轻人趁机瞪了女人一眼,然后瞬间最后为女人定了性――绝对的第四种女人!

时光如水悠然过去,画面一闪,江恒已经为女人换好了车胎,而女人则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男人的殷勤。

“小江,你昨夜怎么会在这儿出现?”

看来女人还不笨,竟然能在春意荡漾中想到这唯一奇怪的地方。

“呵、呵……”

江恒脸红了,然后抬头、低头、又抬头……犹豫了好几次后,终于不好意思的小声道:“我……我想到百草苑找份……工作,所以就从城里骑车来了!”

“咯、咯……”

女人的眼光变了,变得很是暧昧,又一次仔细看了一眼江恒的俊脸后,她主动抚上了年轻人手背,“小江,你救了芳姐,这样吧,你也不用到百草苑上班,就为我工作,专门帮我开车,一个月五千,怎么样?”

“开车!我不会呀!”

江恒脸上是正常的惊喜,但却立刻变成了郁闷失落。

“没关系,我教你,工资一点不少,而且还有奖金!”

女人说话的同时,按在江恒手背上的力量已经加重,那肆无忌惮的眼神说出了未完的话语,奖金指什么是昭然若揭……“嗯!”

年轻人在金钱下屈服了,就像女人记忆里的所有男人一样,在她的“美色金钱”下屈服了!

“啊……”

择日不如撞日,天时、地利,加起来也比不上人和,一男一女欲火狂然,竟然就在荒野外、公路上、太阳下、车厢里……开始了最原始的运动!

“啊……小江……男人……你是真正的……男人!”

“吼、吼……”

男人完全关闭了自己的纯真情怀,彻底放纵着自己的欲望之火。

当他像大将军一样凶猛纵横时,他隐约感觉到一团热气从眉心涌下了丹田,冲入了脚底,然后从脚底回到了背脊,最后冲进了后脑,就此一遍遍的完成了美妙的循环!

“哈、哈……”

年轻男人把女人提了起来,重重放在了车顶。

他的笑声不仅是为自己的勇猛无敌而笑,而且也为自己找到了超能进步的方法而喜。

“嗯,你太厉害了,我给你一万一个月,不,两万一个月,千万不要离开芳姐,好吗?”

女人变成了驯服的绵羊,再没有半点居高临下的气息,反而更像生恐被抛弃的怨妇,不过开口闭口之间,她谈的还是钱!

“好啊!”

江恒一边整理衣衫,一边故作不满的追问道:“时间还早,干吗要这么快急着回去?”

“我也不想,都是我哥强逼的,他说这阵子运气不好,要上天光寺拜佛驱驱晦气,他这人最迷信,全家都必须去!”

女人一边擦拭身上的白色液体,一边讨好的向超乎想像般厉害的年轻男人抛了个媚眼。

“咦,李部长不是脚伤了吗?他也要去!”

江恒心弦开始动了,这可是好消息,一个全新的计划瞬间成形!

打铁要趁热,自己干脆再接再厉,给死肥猪一个天大的惊喜。

第十二章再偷人妻、再被雷劈(3)“嗯,他也必须去!”

女人说到这儿,突然发出了少有的羞涩之声,“你怎么把我的内衣拿去了,还我呀,下面不穿很难受!”

“嘿、嘿……这是战利品,归我了,我就喜欢你这样,多凉快,而且……”

江恒扮演起色狼来,绝对是入木三分,不知是他本身有这方面的潜质,又或者是怪雷威力太强大!

车轮在地面呼啸而过,烟尘卷动之中,江恒不用费多大功夫,就让女人同意把自己带到了位于城边山上的寺庙里,不过他当然不能公开露面。

嘎、嘎……恶人自有恶人磨,以恶制恶,精彩纷呈,又一场好戏要上演了!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清晨,虽是盛夏的日子,但此时更像和风徐徐的春日,就连天上飘过的白云也显得特别悠闲。天光古寺位于恐龙市城郊,在一座巍峨的大山顶上,千年佛地矗立已久。江恒在山脚下车离开了林芳,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林荫掩映中的飞檐翘角、袅袅香烟。

登山石阶直通而上,好似一条锦带披在了大山身上。年轻人一边在一眼望不到头的石阶上攀登,一边在脑海谋算打发着时间。

这是一间奇怪的寺庙!当江恒站在庙门口时,虽然心中有事,他还是被天光寺吸引了目光,立刻下了一个直觉的判断。

在他印象中,寺庙一般都有高墙环绕,大门森严,但他眼中的千年古寺,却很是奇怪。

没有高墙,四周只是一圈参天古木环绕;没有山门,只是在石阶尽头,一个像门框一样的牌坊浑然耸立,一切都显得是那么与众不同。

悠闲的脚步一抬,在跨过“门框”的瞬间,江恒随意的眼眸看到了山门两边的佛谒。

“慧时高悬,正光久住!”

诧异的话语冲口而出,年轻人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反反复复仔细看了好几遍。

这牌坊两边的对联是不是错了,寺庙好像应该是“慧日高悬,正法久住”!

怎么这天光寺改成了这样?

江恒心中升起莫明强烈的感觉,改动的两个字正巧是――“时”与“光”,组成一起就是――时光!

“咦!”年轻人心弦一颤,一个模糊的意念油然而生,可是隐隐约约的一时却又抓不实在。

一切……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该来得始终都会来,该走得必然会离开!

时光的脚步依然故我,江恒隐入了人流里,没有等待多久,他就见到了达康集团董事长那浩浩荡荡的大队伍,里面果然有坐在轮椅上的死肥猪。

年轻总是好,但血气方刚难免冲动鲁莽,江恒自被雷劈后,更是变得血性大发,逐渐走向了――为所欲为!

冲动总是会制造精彩,但冲动也会付出代价,稳重内敛只能在教训中成长,只是不知江恒会经历怎样的锤炼!

天光寺上下自然是抛开所有香客,整个心思都扑在了“大客户”身上,而往昔狐假虎威的李部长这次却是愁眉苦脸,一个人被晾到了一边。

郁闷至极的死肥猪为了眼不见为净,干脆一个人转动轮椅来到了少有游人到达的后院钟楼。

机会来了!久等的年轻人禁不住双目放光,大步流星出现在死肥猪面前,却不知道自己得意忘形的身影已被林董事长的保镖队伍留上了意。

“嘿、嘿……李部长,真巧呀!”

年轻人开心地站在李部长面前,一看到死肥猪,他就忍不住有暴力的冲动。

“啊……是你,小崽子!来……”

惊怒交加的李部长自然是想张口惊呼。

“住嘴,不然我推你下坎!”

江恒的威胁还真有用,立刻让李部长望着几米高的石坎脸色苍白。

“你……你想干什么,最多咱俩以后谁也不惹谁!”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轮椅上的恶人与羔羊也没有两样。

“嘿、嘿……李部长,你放心,我不会那么目无法纪!”

江恒说得是实话,他并不想再对死肥猪动粗,而是有了更加厉害的手段。

“部长阁下,我这有件礼物送给你,看!”

年轻人甩手把一件女式的性感“T”字内裤扔到了李部长身上,然后充满嘲讽道:“怎么样?认得出是谁的吧!”

汗……绝对的两个恶人,绝对的大恶欺负小恶!

“你……你……”

李部长脸色变了,变得比猪肝还红,他虽以玩女人为乐,但越是这种男人,越对绿帽子是视如猛虎野兽,只是一瞟,他就已经气得喘不过气来!

“你――你去死!”

死肥猪突然暴声厉吼,难道他不怕江恒的威胁了!他有这么勇敢吗!

答案出现了,一条铁棒横空扫向江恒,这就是答案。

原来是达康集团的保镖出现了,难怪死肥猪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无比狰狞。

江恒这才发觉自己的处境,四面围困就是对他冲动的惩罚,而且铁棒离自己腿骨只有分寸之差。

幸亏,幸亏这是新的一天,江恒眼中异光一闪,停顿十秒钟时间后,他好似箭一样向庙门冲去。

“啊,这下――玩完了!”

眼皮沉重的年轻人停下来了,他不想停,但却不得不停下。

十秒钟时间并不足以让他跑出偌大的千年古寺,一干打手虽被甩在了身后,但他却忘了,林董身边可不只这几个人。

“嘎、嘎……臭小子,老子要你死!”

这下轮到死肥猪笑了,闻声而来的林董事长并未开口阻止,反而命人清理了现场,而他身后的浪女虽然面带不忍,但在哥哥与丈夫的双重压力下,她最后还是转过了头,一切当作视而不见。

第十三章再偷人妻、再被雷劈(4)呜……这下真要上西天了!不――应该是下地狱吧!

呵、呵!江恒的神经还真是与众不同,超能已经不能使用,小命已是危在旦夕,可他还有心情胡思乱想!

退、跑……不停的乱跑!年轻人拖着越来越沉重的脚步在寺内飞窜,可惜跑动的范围只能是越来越小。

“不要弄出人命,打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