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6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又以让江恒发毛的眼神盯着他老话重提道:“江恒,你相不相信过去未来!”

汗……又来这一套!

已经尝试过怪异美女“变脸”绝招的年轻人不由暗自一笑,不慌不忙,半真半假的笑语回应道:“信,为什么不信!”

“嗯!那说明你还不至于无药可救!咯、咯……”张灵芝所有的神秘都在笑声中洗涤一空,室内奇怪而微妙的气氛也为之消散不见。 [ .

“死丫头,专会装神弄鬼!”张敏白白被女儿弄得心儿狂跳,宠溺的轻责了一声,然后开心的融入了新年气息里。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大年初三,新的一天。

采儿还没回来,干妈自然离不开女儿,就连胡媚也神神秘秘的出门去了,偌大的四合院竟然只剩下了江恒一个闲人!

唉……真是一个可怜的春节!

心情不好,睡眠也捣乱,一向贪睡的江恒今天竟然一大早就醒了,躺在院子里孙老人平日最爱的躺椅上。他不由为消磨时光仔细盘算起来。

与自己关系突飞猛进的可爱护士也放假回了老家,欧阳雨与云想容虽然应该有空,但自己潜意识里却始终有点远离权贵的想法,也许是自卑,也许是自律,总之,他自动抹杀了找两大美女的想法。

唉……找谁好呢!

罗七一群人应该是不错的选择,找他们胡吹海侃、打打牌,一天很容易就能过去,可惜地痞们也有家人,他们同样也正在与家人一起过年。

对了,不知刘燕与徐姐现在在干什么!

自己出院后只是给她们打了几个电话,还一直没见到人呢!

“砰、砰……”一阵有力的敲门声惊醒了胡思乱想的家伙,抬头一看,院门口站的不是云大记者还会有谁!

嘿、嘿……看来今天不会无聊了!一看到云想容那线条分明的玉脸,还有那简约的及肩秀发,以及眼中那团不满的火焰,江恒的心房立刻被点燃了,所有的顾虑立刻躲回了脑海深处。

“臭小子,很悠闲嘛,怎么,春节也不给本小姐拜年!”风风火火的金牌记者有着女人另类的美,大步流星冲了上来,不由分说就把江恒拉了起来,“让我躺一会儿,走这段小路累死我了!”

江恒笑嘻嘻的让了座,好整以暇随口打趣道:“怎么,云大记者又要让我上班呀?不过上次的帐单似乎还没清呀,老帐未消,新帐免谈!”

“去你的!贪财鬼,你混偏门也捞了不少,还不知足呀!”云想容高挑的倩影随着逍遥椅一起摇晃,不顾仪态的仰面向天,伸展四肢。

“诶,我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这种动作很容易诱惑我犯罪哟,要是出了事,可别说我没提醒你!”江恒调侃着曲线怒突的大美女,同时半真半假的借机狠狠盯视了几眼,谁叫金牌记者此刻的姿势这么性感诱人呢!

第七章两女争风“就凭你,来呀!借你个胆子,我看你小子也不敢吧!”云想容不知是真以为江恒是柳下惠,还是一时糊涂,上扬的双手不仅不收回,反而还更加挺起了酥胸,翘起了玉腿,用女人的美丽挑战着色狼的神经。

“呼……”话音未落,二人身周的空气突然变得一片凝重,如有实质的困顿着一男一女的火热呼吸。

江恒不知如何开口,好不容易才移开了目光,女记者背后的神秘背景让他止步于原地,干燥的喉咙抖了抖,他本能的掏出了化解尴尬的香烟。

“铛……”悠长的金属声在四合院特别清脆,蓝色的火苗与男人眼中的火焰是交相辉映。

“嘘……”

一口青烟直冲而上,长出一口烟圈,江恒这才压住心海翻腾,残存的波澜化作了一句干涩的调笑,“云大记者,来不来一根?试试男人抽的烟,怎么样!”

“胆小鬼!”

都市丽人微闭的双眸再次张开,一抹异彩一闪而过,既像真的失望,又像是在开玩笑的刺激江恒一下,然后才一振心神进入了正题,“上次你可答应过我,要带我采访一下地痞们的生活,本小姐今天就是来要你履行承诺的!”

“什么!大年初三你就要工作!”

江恒这懒人怎么能理解工作狂的心思,不由苦着脸咕哝道:“不是疯子就是傻子!真倒霉!”

“谁说过年就不工作了!”

金牌记者说得是理直气壮,但心底却是暗自发虚。

欧阳雨被家人叫回去了,只剩下不想回家的自己,这一无聊,她立刻想起了江恒,脚步也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儿,至于采访之事,也只是她为自己的出现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咚、咚……”四合院的清冷被又一阵敲门声打破,江恒这下真得明白什么叫头疼了!

“干……妹妹,你怎么来啦!”难怪江恒要吃惊,大清早的,一向看自己不顺眼的张灵芝竟然出现了。

“我不能来吗!要不我走好啦,不过你也别想进我家的门!”窈窕少女一眼就看到了云想容,嘴里说要走,脚下却好似生了根,而且双眸更是认真的望向了云大记者。

“噌。”两女的眼光这下是对上了!

好似天雷瞬间勾动了地火,两个素味平生的美女那眼光却胜似两军交战,无形的虚空似乎回荡着一串串电光交织的声音。

云想容独特魅力不用多说,而张灵芝从小跳舞练出的身姿是绰约窈窕,从母亲那儿继承的气质更加淡雅飘逸!

如果说云想容是灿烂的焰火,那张灵芝外表就是一株浴水的清莲,而在面对江恒时,无双玉女又会变成一朵带刺的玫瑰,万种风情、千般妩媚,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女可谓是春花秋月不分上下。

“别、别走,干妹妹,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欢迎了!”空气里弥漫的火药味越来越浓,莫明的敌意让两女刚一见面心中就转动了别样的念头,直到感觉不妙的江恒开口,她们才想起了年轻男人的存在。

“江恒,行呀,几天不见又换女人了!”

金牌记者一边调侃江恒,一边用丰富内含的话语刺激突然蹦出来的女人,对方越漂亮,她心中越是莫明的怨怼横生。

“云大小姐,别胡说,她是我……”江恒夹在两女间,眼底的悠闲终于开始消失,两个女人都有特殊的身份,哪一个都不好得罪,让他怎好做人!

唉……女人多了也麻烦呀!嘿、嘿……不对,她俩似乎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只是女性朋友!

苦中作乐的江恒话语刚说到了一半,一向与他不对头的张灵芝突兀的中途打断,理直气壮道:“我是江恒的女朋友!”

话语微顿,窈窕少女用挑衅的眼神笼罩了金牌记者,然后再一次语出突然地道:“你是云想容吧,我听我男人说过你!”

汗……干哥哥刚变成男友,紧接着一下子又升级成了“男人”,看似纯洁天使的张灵芝真是说谎也不眨眼!

江恒一听这话,脑海一晕差一点跌倒,自己什么时候那样说过!真是一个可怕的魔女!

念及此处,年轻男人心绪更复杂,有三分好笑,三分无奈,还有三分生气,末了,心灵角落还冒出了一份窃喜!

“呼……”云想容一下子落入了下风,她虽有记者的三寸不滥之舌,但对手的“奇招”已占了先机,让她一下子不知如何翻身,只得气乎乎的瞪着江恒道:“臭小子,她真是你女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殒!张灵芝竟然一下子认出了云想容的身份,可云大记者却对“碍眼”美女一无所知,难怪金牌记者气得是秀发飞扬。

“我是不是『江恒』的女友?你只要说是、还是不是,如果敢说假话,你知道后果!”不待左右为难的江恒回话,张灵芝已抢先抛出了杀手锏,而且还悄然给云想容设了一个小小的圈套。

唉……年轻人是欲哭无泪,在两个强势女人的夹击下,他不得不暗自慨叹,男人――很难做人!

“臭小子,不许说谎,不然我……”云大记者的威胁虽未说完,但以她一向比男人还火辣的作风,不用多想也知道不会是开玩笑!

“好、好……我实话实说。”江恒指着张灵芝道:“你确实是『江恒』的女友,但……”

“好啦!不用多解释!”张灵芝早有准备,斩钉截铁的及时插话,还用威胁的眼神堵回了江恒后面的话语。

第八章假男友专业户“呃!”江恒嘴唇动了几下,最后还是无奈的收了回来,得罪云想容总比得罪张灵芝好,毕竟干妈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而灵芝则是对干妈影响最大的关键,自己当然不能与她翻脸。

“哼!”一股怒火冲上了头顶,脑海一热,云想容一下子就从椅子里跳了起来,然后气呼呼的冲向了院门。

眼看女记者就要消失,江恒的眼底也升起了几许苦笑,张灵芝心中的得意还未涌入眼眸,不料云大记者突然又停了下来,略一沉吟后,竟然笑眯眯的回过身来。

“咯、咯……行呀,本小姐差点被你这丫头骗子唬弄了!”记者就是记者,拥有比普通人要强许多的敏锐直觉,怒火中烧的云大小姐心弦一动,立刻抓住了江恒神色间的破绽。

“臭小子,本小姐今天放你一马,改天再细细审问!”都市丽人瞬间又回复了镇定自若的大将之风,谈笑嫣然含情脉脉,话锋突然一变道:“对了,等几天我爸妈要来见你这未来女婿,你到时可要表现好一点!好了,我走了,你与这小妹妹慢慢玩吧!”

话音一落,金牌记者潇洒的扭头而去,高挑的倩影还背对着江恒挥了挥手。

云想容是走了,江恒也不用再被左右夹攻,可是年轻男人更是欲哭无泪。

呜……陷害,云想容的话语绝对是陷害,而且还是自己永远也解释不清的陷害。

“哼!”

张灵芝果然狠狠瞪视着江恒,大占上风的窈窕少女却没有丝毫得意,而是以无比复杂的目光望着江恒道:“你身边的女人挺多嘛,我是不是应该给母亲说一说?”

“啊!干妹妹,呵、呵……你误会了!”

江恒感到自己的额头开始隐隐发疼,怎也没有料到,在干妈口中好似仙女一样的干妹妹,在自己面前会是这么厉害。

咦,对了,她刚才的“威胁”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全知道啦!不可能吧!

“不管是不是误会,要让我不给母亲讲也成,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张灵芝那双美丽明亮的眼眸诙谐一转,很是认真的补充道:“从今天起,你必须随传随到,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干妹妹,你到底想干嘛!”

虽然有许多把柄被抓,但江恒男人的自尊在这时终于受到了打击,质问的口吻已显得有点不耐烦,“对了,我要是不答应呢!”

真是奇怪,九天仙女一样的母亲,竟然生出了古灵精怪的女儿!难道这也是基因突变?

“不干什么!”

张灵芝最然一直对江恒不客气,但年轻人的怒火却一点也未刺激到她,依然悠闲的说道:“就是让你陪我玩几天,在恐龙市找我男友江恒!”

“他也来了恐龙市吗?帮忙倒没有问题!为什么你竟然要用『找』字?”一连串的疑问转移了这个江恒的怒火,对于干妹妹口中的江恒,他不由充满了探究的兴趣。

“干哥哥,我知道你是好人,小妹刚才态度有点差,你不会生气,对吧?”

张灵芝突然又变了个人,就像采儿一样纯真可爱,不避嫌疑的上前挽住了江恒手臂,使劲摇晃,不停讨好,一下子由强势变成了娇柔。

“呼……”手臂与美女柔嫩肌肤不停摩擦,年轻男人什么火气都飞到了九霄云外,再加上张灵芝眼光的复杂又钻入了他心房,莫明的直觉让男人更是难以生出半点反感。

唉……做男人真难呀!

“好、好……没问题!”

江恒被美女哄得眉开眼笑,几乎是拍着胸脯道:“干妹妹,说吧,咱们什么时候开始,你把那个江恒的相片给我,我立刻发给兄弟们四处找一找,肯定能把恐龙市翻一个转!”

“算了吧,我可不想我男友受到惊吓。”窈窕少女玉唇一撇,清丽双眸似有意、若无意的望着江恒道:“要是他被吓跑了,是不是拿你来赔?”

“唏……”江恒一听到这话,禁不住重重吸了一口凉气,及时扑灭了被美女掀起的热浪,一想到对方是干妈的女儿,再加上相处以来她那变化莫测的性格,不想上当的年轻男人笑语回应道:“我可不行!大小姐你别把冯京当马凉,此江恒非彼江恒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