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6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来。 [ .

一边是生理的疼,一边是心理的爽,江恒这才明白什么叫――痛并快乐!

“小江,南姐帮你按一按。”互相斗法的两女半步也不离开,少妇轻柔的玉手又来到了男人物什之上,副院长夫人这一次抢先占领了男人的“春丸”重地。

“方姐帮你缓一缓压力,这样久了会伤身体!”方医生也不气馁,总是慢半拍的少妇医生轻重适宜的扶弄着……“唔……”痛与快乐好似狂潮怒涛,一浪接一浪的冲击着躁动的心灵,地狱与天堂交替循环,一直折磨了江恒将近两个小时。

血气开始燃烧,超能逐渐发威,男人的勇气开始滋生,一直被迫接受诱惑的家伙摇身一变,由羔羊变成了恶狼。

“嗷……”狼性复苏了,男人的双手先是迅速扯掉了导尿管,然后一左一右悄然探入了白袍之内。

“啊!”灼热的大手即使隔着几层衣物,同样烫得两位尤物医生心中一声惊叫,这时她们才从异样的气氛中清醒过来。

“糟啦!自己怎么忘了对方是一只年轻的色狼,刚才的PK是过分了,这可怎么收场!总不能真的舍身喂狼吧!”

两个女人有了后退的念头,但苏醒的色狼可不会仁慈,风水轮流转,一道七彩之光在江恒眼中一闪而过,两女短裙内的裤袜竟然怪异的出现了一道裂缝,正巧方便男人的手指一探而入。

“辍…”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泥泞不堪的幽谷一颤,好似蛟龙入海的手指已分别击中了两女要害。

天啦,自己的裤袜竟然破了!对了,太奇怪了,自己为了保险特意多穿了一层,怎么同时破了!还有,自己在江恒的药里加了轻量麻醉药,他为什么还是这么生龙活虎!

“呀……”

手指向内重重一顶,两女直接瘫倒在病床上,心中有逃跑的念头,身体却失去了力量的支撑,连串的疑问让一对少妇人妻有了哀鸣的自觉!

呜……怎么办!这下真要玩火自焚啦!老公,救我……在这等万分危急的瞬间,被神奇男人弄得瘫软如水的女人预感到了危机,除了呻吟外,她们在江恒的抚弄下连呼救声也冲不出唇舌。

游戏的规则被打破了,掌握一切的不再是猎人,而是突然反扑的猎物;此时此刻,期待奇迹出现的两女不由暗自后悔,早知道就不该下严令,不许任何人接近这特殊病房。

“呃……”江恒身体的酸软一下子消失不见,生龙活虎翻身而起,一手……面对第四类女人,他除了欲火还是欲火……不用费事,一直赤裸的男人之物逐渐开始转移,挟带强大的热力与征服的霸气,一寸一寸缓缓的摧毁着女人的抵抗。

天啦……真要被他进入吗!

第三十七章制服激情两个女人一边半推半就维持着人妻的本分,一边复杂而又矛盾的看了看近在咫尺的男人之物。

“哦!”两个熟女医生几乎同时禁地一颤、一股蜜液激荡而出,狠狠的冲击她们矜持的堤防,更紧紧夹了江恒的手指一下,给了男人肉体的暗示。

“吼……”兽性在咆哮,血气在狂吼,一切都已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眼看江恒就要搞定两个玩火自焚的第四类女人,不料一阵毫不顾忌的快速脚步声传了进来,好似惊雷闪电,一下子驱散了房内淫靡的气氛!

“江恒、江恒,我回来啦!”小护士的欢呼由远而近,当思念甚深的娇小美少女进入房中时,看到的是一男二女正襟危坐,不过衣角鬓丝残留的几许凌乱露出了破绽。

“嗯,小贺回来了,那你照顾小江吧!”两位人妻少妇险险逃过一劫,怎还敢留在危险空间!她们几乎是用逃的速度冲出了房门,留下贺小艺一脸狐疑来回扫视。

“咦,这儿怎么有尿袋,还有导尿管?”专业人员一下子发现了来不及收拾的证据,不过纯真少女没有多想,反而焦急的问道:“你怎么啦,为什么要用导管?出什么问题了吗?”

“哦,没什么,医生说是睡久了,受到了影响,导一次尿就好了!”江恒尽量以平静的语气回应小护士,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种偷情的快感,难道他是真正喜欢小护士,而不是随便玩玩吗!

“我帮你擦擦,看你的额头,那么多汗。”贺小艺早已把二人的关系模糊化了,关切的眼神透出几丝担忧,完全误解了江恒脸上的汗迹与潮红的来由。

小护士自然的贴着年轻男人,仔细而温柔的为他擦拭汗痕。

“呼……”春风再次吹拂,刚被强行压制的野火一下子燎原一片,再不能忍受的江恒双臂一展,将小护士重重的压在了床上。

“唔……”

小护士刚要开口,男人的红舌已熟练的攻了进来,江恒从未发觉,原来自己的超能也会如此活跃,如此怪异!

一股莫明的力量催动着男人的欲望,膨胀欲裂的年轻人终于忍不住了,一头扑入了少女的幽香之中。

“啊,你干什么,快放开……”小护士的惊叫只能在二人身周环绕。

“哗……”内衣撕裂的声音拉开了狂野游戏的序幕,男人大手上下飞舞,好似一头蛮牛在攻击小羊羔。

“不……不要……”贺小艺虽然有反对,但却是那么的微弱,就连男人的唇舌让她的娇嫩玉乳又痛又涨,她也只能好似挠痒一样捶打江恒。

“呀……”

一番折腾后,男人瞎猫乱撞的欲望之物突然一紧一松,一热一麻,随即自发用力向里一钻。

略显急色,略带粗鲁,男人终于与女人合而为一,好在心房早就滋生的情愫减轻了小护士破体的痛楚……超能力量清晰的印入了江恒脑海,他百分百的感觉到,随着自己深深的占领了小护士的领土,超能也是一路飙升,直接冲向了第二级的极限。

这又是一次“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两大院花的精心铺排,却阴差阳错的让贺小艺掉入了色狼的怀抱。

“啊……”苦尽甘来,小护士一边承受着男人的进攻,一边为自己的提前回来而感慨万千,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谁知道一向浅尝即止的江恒会突然欲望暴发、肆无忌惮。

进入、退出、又进入……江恒陷入了为力量、为快感而痴狂的境界。

“吼……”虽有点突然,但也算两情相悦,在江恒的爽快闷吼声中,早已瘫软的白衣天使禁不住弓挺而起,咽喉内久久流转如泣似诉的哀鸣欢声。

“呼……”片刻的静默,江恒轻轻抽离,阳刚之躯在风雨后更是生机焕发,空气里散发着男人与女人交融而成的情欲味道。

一场超长超猛的大戏终于告一段落,好在这是最特殊的高级病房,所有闲人都不能接近,两人惊天动地的声响才没有引来万众瞩目。

“啊……”就在小护士最后尖叫声响起刹那,几墙之隔的房间内,两位神经紧绷、双耳直竖、脸如火烧、双腿紧夹的女人这才松弛下来。

“唔……”南医生与方医生禁不住相视一望,强烈的羞涩让她们禁地的春潮更是汹涌,两女莫明一笑,一直以来的强烈敌意竟然奇迹般消失了许多,反而是“同病相怜”的友谊开始暗暗滋生。

************美妙时光悠然而逝,激情过后,一切又开始回复正常。

“小艺,你醒啦!”被严重洗礼的少女睡了好久,刚一醒来就对上了男人有点讨好的笑容。

“哎哟!”少女娇躯一动,撕裂的疼痛唤回了她的记忆,泪花伴随愤怒立刻涌了上来,她被江恒这坏蛋――强暴了!

虽然这是半推半就,但只要事先不经过女人同意,那就是强暴――让小护士又喜又怨的强暴!

“呵、呵……小艺,来,我给你捶背……”男人开始了赎罪的旅程,心中打鼓的家伙把心一横,忘记一切烦恼,开始男人本能的甜言蜜语。

管他奶奶的,先把眼前的小美女哄开心再说,至于其他问题,等以后再说。

汗――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花心男人,也是一个最正常的男人!

第五卷大小通吃超能消失第一章特别的除夕“唔……”小护士尽管做出一脸冷漠,但又怎挡得住男人的甜言蜜语,如果这还不够,那当江恒一把将她抱入怀中时,小护士的抵抗瞬间消失在羞涩呻吟之中。

郎有情、妾有意,一对小情人又一次亲密无间的抱在了一起。

病床上、病房里,甚至是沙发上,洗浴间,处处都留下了激情的痕迹。

“讨厌,洗个澡还要……”清脆的少女之音融入了几许娇腻,成熟的芳香随着妩媚一起成长。

“啊……辍…”水花飞溅之中,隐隐传出另一种“水浪”之声,好奇的风儿寻隙一看,不由是一团火热呼呼打转。

小护士内衣四处抛散,可单薄的护士袍却完整的穿在了身上,任凭水流从上而下,把“白衣天使”变得曲线毕露、纤毫尽显!

年轻男人眼露精光,对于制服诱惑是又痴又热,一抬白衣天使玉腿,腰身向上一挺……狠狠冲击着白衣的纯洁!

“噢……”

虽然乐不思蜀,虽然还有两个成熟的尤物医生没有到手,但江恒还是离开了医院;因为明天就是除夕,谁也不想自己在医院里过年。

又一次在小护士宿舍里“玩”了半天,年轻男人终于回到了四合院,只留下纯真的白衣天使美美的昏睡床上,风雨弥漫的嘴角兀自残留几点激情的“白色”

痕迹。

“恒哥哥!”两天的强迫休息让采儿精神抖擞,开始绽放的娇躯裹在淡蓝的学生裙中飞跃而来,让本已满足的家伙再次觉悟到了一个真理――男人的欲望原来永远没有止境!

“采儿!”江恒双臂一张,欢快的把小情人接入了怀中,然后情不自禁的转了一个大圈。

“呵、呵……小恒,回来了就好!”孙老人柱着拐杖走出院门,天天见面还不觉得,这几天的分离却让江恒突然发觉,似乎老人又衰老了一点!

念及此处的江恒心中不由生出一丝酸楚,望着老人的目光更是隐带红润,竟然在这刹那毫无准备的感受到了生老病死,人生无常。

“小江,出院啦!”在四合院里,如此礼貌而略显生疏的话语,自然是出自避难的美女之口,性感的胡媚早已抛却了浓妆艳抹,但那高耸怒突的双峰依然挣衣欲裂,同样让人一眼就想到了两个字――丰满!

在众人的关怀之中,年轻人一边美美的昂首阔步,一边下意识环目四视,眼底的期待竟然还有几分忐忑。

怎么没有见到干妈!难道她因为其他女人生自己的气吗!

袅袅炊烟缓缓升腾,曼妙完美的倩影并没有望向门外,而是在厨房内有条不紊轻盈来去,那轻柔的脚步,熟练的动作,把女性的端庄温柔,娴熟体贴诠释到了完美的境界!

――干妈并没有生气,而是在用美味的晚餐来迎接自己的情人小丈夫!

“干妈!”夕阳的余晖倾洒四合院,让江恒的心房再难抑制澎湃的激情。

面对小护士他是甜言蜜语游刃有余,面对采儿是真心怜爱眼眸发热,面对干妈时,他所有的“优秀”似乎都躲了起来,只剩下一个泪花打转、言语笨拙,不知如何表达一腔真情的纯真少年。

“小恒,快洗洗手,干妈做了你最爱吃的!”成熟佳人芳心虽也同样情愫荡漾,但心思细腻顾忌更多,不得不强忍满心思念维持表面的平静,尽力不在采儿等人面前露出破绽。

************“噼里啪啦……”鞭炮声声,红纸飞散,小城在轰天欢响中迎来了又一个喜庆的除夕。

孙老人被儿女接走了,采儿自然留在了恒哥哥身边,而干妈也自然会出现在四合院,唯一奇怪的就是胡媚,这个只“借住”几天的女人仿佛忘记了回家,竟然就这样不知不觉变成了四合院的一员。

一男三女在温馨气氛环绕之下,用愉快的心情看着电视里不好不坏的除夕晚会。

“咯、咯……恒哥哥,咱们放鞭炮吧!”

采儿虽已是少妇之身,但毕竟还是少女之心,碧玉年华的小姑娘被传统的喜庆所感染,再加上今年是最特别的一年,她当然会乐得眉开眼笑。

“嗯,好啊!”江恒把一切计划都推迟到了年后,天性喜欢悠闲的他最喜欢“及时行乐”,童心大发买回了好大一堆烟花。

不够发达的城市也有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