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6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话锋一转,丰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带着几分自傲道:“当然了,我家老头子如果发话,他不可能不办,只是那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明白了,这就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两位姐姐,遇见你俩,我这小弟真是太有运气了,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

江恒本是习惯性的抒发感慨,不料半老徐娘却逮住不放道:“咯、咯……姐姐老了,不过,燕子嘛,你倒是有办法感谢她!”

汗……江恒背心冷汗狂流,下意识想到:天啦,不会真让自己以身相许吧!

“徐姐,不要开玩笑了,别吓着小恒!”满脸羞躁的刘燕急忙开口,生恐喜欢开玩笑的徐姐说出什么“恐怖”的话语来,她虽然对丈夫心怀不满,此刻也情怀异样,但天性不是荡妇的她却过不了心里最后一关。 [ .

“咯、咯……”半老徐娘放肆的妩媚大笑,笑得连习惯装聋作哑的出租车司机也不由手掌抖了几抖,差点连方向盘也掌握不好!

在江恒与刘燕又羞又躁,还本能的心儿狂跳后,半老徐娘终于开口道:“看把你俩吓得,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说燕子没有弟弟,不如认小江当干弟弟,那是你们自己想歪了,咯、咯……心里有鬼呗!”

中年妇人的肆无忌惮在车厢内更是久久回荡,让手足无措的江恒对女人的见识不由又长了一层;原来的年轻人可从没想过,女人“开放”起来会这么厉害,连事不关己的司机也听得脸红耳赤。

好在恐龙市不是很大,尴尬之路也有终结之时,江恒首先送走了徐姐,然后没隔多远又送走了刘燕。

“嘘……”江恒紧张的气息还未喷完,心房立刻又被提到了嗓子眼儿,只见下车走了几步的刘燕又返身走了回来。

“不要呀!千万不要说什么暧昧话呀!”江恒心海一片惊慌,不停在心中对老天祈求,眼底的慌乱不停变幻,只差没有双手合十了,“老天,不要再考验我啦,我可没有抵抗力!”

一想起自己不时与性感少妇的轻轻碰触,那若即若离的偷情快感,连圣人也可以摧毁,更别提他这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了,男人某样代表雄风的物什早已高昂咆哮,战鼓轰鸣!

“小恒……”刘燕俯身窗前,话语顿了几秒,然后才哑着嗓音道:“先前徐姐是说着玩得,她这人心肠好,性子特开朗,你千万别当真,记得吗!”

“嗯!”

江恒不由松了一口大气,挥手送走花信少妇后,年轻人自然是心房落地如释重负,可离奇怪异的是压力一过,男人的心绪却感到了一缕淡淡的失落!

唉……复杂的男人,可怜的男人,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

有了关系的铺垫,注册股的办事效率真得很高,从打字复印,最后盖公章完成,全过程连半小时也不到,江恒苦苦等待、翘首期盼的执照就到手了。

恒欣风险投资公司,这就是江恒挂羊头卖狗肉的变相“水公司”!

“小江,这是我与徐姐、燕子共同商量出来的做法,可以用附属经营范围打打擦边球!”余科长对江恒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亲切随意地接着解释道:“在西南暂时没有开放相关行业执照,所以我只好这样帮你了,你看行不行!”

“余哥,怎么会不行呢!这次可是全靠你帮忙!”江恒不是傻子,更牢牢在记住了徐姐昨天在车里的醉后感慨――县官不如现管,以自己现在的地位,更适宜与余利这类人打好关系。

“铛……”悠长清脆的打火机声连通了两个男人的关系,余股长这次没有再拒绝江恒递上来的香烟,两人就似朋友一样坐在一起闲聊开来。

“小恒,拿到执照没有!”出外办事的刘燕回来了。

“呵、呵……拿到了,与余哥谈得开心,一时忘了时间!”江恒恰到好处从侧面向余力表达了友善,然后笑语对刘燕与随后进来的徐姐道:“两位干姐姐,小弟先走了,忙完后请你们喝茶!”

“咦!你小子怎么连我也算上了!咯、咯……”

半老徐娘对江恒这意外的亲切称呼很是欢喜,昨夜本来是一时兴起,酒后戏言,没想到年轻人不仅记在心里,而且连自己也成了他干姐姐。

“嘻、嘻……”刘燕昨夜受尽了调侃,此刻脑海灵光一闪,花信少妇故意大有深意的暧昧道:“徐姐,小恒可是把你也算上了,开不开心呀!”

第二十八章假凤虚凰“恒哥哥,前面就是孙阿姨家了。”在采儿的陪伴下,江恒终于跟着孙爷爷来到了他当市委干部的女儿家,这一再耽搁的旅程还是来到了。

幽静的小区,严密的保安,大道两旁凉荫蔽日,花园中名花香草处处可见,假山流泉又为市委北苑凭添了几分威仪高贵。

小区的武装保安明显认识孙老人与采儿,随便瞟了瞟陌生的江恒后,他们微笑着为三人打开了保安栅门。

领导重地,闲人免进――江恒心中不期然闪过这么一句戏语,环视四周的眼神油然生出几许感慨。

“哗啦啦……”麻将声在偏厅清脆流转,四个年纪相仿的中年美妇正在那儿切磋国粹。

“诶,淑玲,你可是干部,竟敢一连赢咱们好几盘,是不是想我们到纪委举报你呀?咯、咯……”这可是江恒熟悉的声音,画面一转,那张微圆的红润玉脸不是徐姐还是谁!她竟然在这儿,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行呀!你也是公务员吧,要举报咱们一起被举报,下岗了一起到她俩的歌舞团打工去!”徐姐对面的中年女子正是孙淑玲,瓜子玉脸让她甚是秀气,薄薄的嘴角微微一翘,谈笑自若巧语嫣然,不愧是长期接收政治洗礼的精英。

“好啊,一位工商局长的老婆,一位市委议员,如果你俩来打工,我们歌舞团就出名了,保证每场都被色狼爆满,嘻、嘻……”岁月虽然没有抹灭在座四女的美丽,但却让已婚女人不知不觉间“大胆开放”,接过话头的时髦美女妩媚的甩了甩淡红秀发,还暧昧地向两女眨了眨眼。

“咦,卿玉,你们可别搞我!我可不是一路人!咯、咯……”

徐姐话未说完,就已笑得前仰后俯。

话语微顿,四女之中唯一当了母亲的孙淑玲压低话音,带着深深的关切问左右两位好友道:“我说你俩真不想找男人,就这样生活下去?”

“淑玲,你落伍了!”

短短的男式发型下,是一张不施任何脂粉的素面玉容,中性的职业套装尽显女强人的经典打扮,回话的仇丽珍嘴唇一撇,不屑道:“男人脏死,有什么好!

我与卿玉这样过得多好!”

汗……原来她与对面的时髦美女竟然是同性恋人!难怪徐姐要那样说了!

“卿玉、丽珍,你俩老了怎么办?没有孩子陪伴很惨的。”孙淑玲母性的光辉十分美丽,情不自禁回头看了看正在客厅玩跳舞机的女儿。

“有什么,大不了领养一个就是,或者找个男人一夜风流接个种就是了!”

一对别样的恋人相视一笑,看来并不是随口说说,而是早有共识,常人难以理解的情意在这一眼间碰撞出强烈的火花。

“可……可是……”徐孙二女总觉得不对,却一时找不出适当的说法,情急之下,徐姐冲口而出道:“孤阴不生,你俩没有男人滋润,会变丑的!”

“咯、咯……”无论是劝说的两女,还是被劝说的一对“情人”,无不立刻大笑起来,笑得是花枝乱颤,肆无忌惮。

“好啦,还是打牌吧,咱俩刚从外地回来,你俩又要嗦了!”

“哗啦啦……”洗牌的声响又弥漫了空间,徐姐与孙淑玲是无奈苦笑,她们又一次的劝说又以失败而告终。

“叮铃铃……”门铃声突然响起,大厅则传来少女清脆的欢呼,“妈,外公来了,还有采儿!”

孙淑玲一听这话,立刻快步离开牌桌,反而比女儿更快来到了门口,一边看了看大门屏幕上的人影,一边快速打开了房门。

“爸,你来啦!”

“嗯,过来看看,小烟儿在不在家?”孙老人慈祥的笑了笑,然后径直进入了客厅;女儿虽然已身居要职,但对他来说,永远都是自己的女儿。

“阿姨好!”采儿面对孙淑玲也不怎么害羞,日渐绽放的玉容活泼一笑,刚要介绍心爱的恒哥哥,不料她却被一道欢快的影子拉了过去。

“采儿,想死我啦,放假这么多天也不来找我!”

江恒不由微微一愣,见采儿已被兴奋不已的小姑娘拉进去了,站在门口的他也只好自我介绍道:“孙阿姨,您好,我是……”

“你是江恒吧,快进来。”孙淑玲亲切笑语,一下子就拉近了二人距离,一边主动示意江恒进屋,一边没有半点架子的欢声道:“多亏你经常陪我爸聊天,阿姨还要多谢你呢!进来,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

“谢谢孙姨!”江恒的心情一下子轻松悠闲,孙淑玲的热情远远超出他的估计,让他心中对于“干部”这个名词有了一些好的改变。

“啊,小恒,怎么是你?”诧异的惊呼为现场气氛增添了一丝热闹,徐姐的惊叹充满了意外的喜悦。

“你们认识!”孙淑玲与其余两女立刻把目光笼罩了年轻小伙子与成熟美妇人。

“咯、咯……”不知为何,徐姐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红晕,强自镇定解释过后,急忙以惯常的嘻笑打趣遮掩了过去。

“你就是采儿口中的恒哥哥!”小小的插曲还未结束,一张充满好奇的小脸又拉开了新的序幕。

“嗯,是呀,你是!”江恒与小姑娘探究的眼神活泼对视,强忍笑意的他虽然已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但还是配合着瞪大了“无辜”的双眼。

第二十九章豪奢的诱惑“我是采儿的姐姐,你可以叫我烟姐!”仇烟儿竟然毫不脸红的当上了江恒的“姐姐”,虽然她只比采儿大上几天,但却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不过紧接着一开口就露出了原形。

“听说你会武功,还把杀手打败了,是不是?”小姑娘明亮清澈的双眸充斥了梦幻光华,对英雄的崇拜让她纤秀的娇躯几乎与江恒碰在了一起。

不待江恒回应,小烟儿又紧接着自说自话道:“你能表演一下吗?我可不可以拜你为师……”

一连串的追问让年轻人是额头冒汗,来之前怎也未想到会遇上这么一个好奇宝宝。

“烟儿,你来教我玩游戏!”关键时刻,采儿及时救了恒哥哥,对着意中人甜甜一笑后,少女半强迫的把唯一的儿时好友拉走了。

“爸,你来啦!”

这时,房门打开,几个气派不凡的人影又进入了江恒视野。

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子就是孙爷爷的女婿仇志明,后面紧跟的男子江恒一眼就能肯定,一定是孙爷爷的儿子孙还林,因为他长得与孙爷爷太像了。

“小妹,快过来!”歌舞团副团长叶卿玉带着一团香风从江恒身边扑过,然后与最后进门的三旬左右的艳丽少妇抱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歌舞团长仇丽珍对仇志明称呼大哥,而仇志明则对徐姐叫表姐。

汗……原来这关系这么复杂,他们都是一家子!

华夏民族的习惯就是把谈话与家筵合在了一起,一边享受美酒佳肴,一边联络亲朋友情,几千年的传统让家人间更显亲密。

“爸,这次我给你带了国酒来,尝尝看,味道不错。”孙爷爷的大儿子孙还林虽然已是集团董事长,但还是必恭必敬的为父亲斟了一杯好酒。

“小恒,你也来一点!”孙还林对江恒也很是亲切,他不仅长得像孙老人,连说话的方式也特别像。

“孙叔,谢谢!”江恒礼貌的端着酒杯站了起来,然后恰到好处的回应了中年男子的热情亲切。

“妹夫,你就自己倒吧,咱哥俩就不客套了!”孙还林把酒瓶递给了身旁的仇志明,然后举杯道:“来,大家提前为春节干一杯!”

一口入唇,江恒不由回味悠长的咂了咂嘴,心中暗自惊叹道:“他奶奶的,真是一分钱一分货,一千多一瓶的玩意儿就是与二锅头不一样!”

江恒如今其实也算得上一个小富翁,好歹有百万身家,不过他这“暴发户”

还真不知道怎么享受生活,如今这一杯美酒似乎为他打开了一扇窗口,豪奢的生活向他遥遥招手……几位中年美妇与两个小姑娘另坐一桌,不时传来她们的欢声笑语,相比男人这桌的酒酣耳热又是另一番美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江恒刚要掏烟,仇志明却抢先了一步。

因为孙爷爷的关系,两个有权有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