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6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意念一转,一想到丈夫,少妇的内心反而叛逆崛起,愤怒的心声在脑海嘶鸣,“哼!就因为那混蛋整日花天酒地,自己更应该找个男人解解气!”

“刘姐,今天怎么没看到余股长?”江恒的心思并未留在女人脸上,环目四视,不由好奇的问起了真正想接近的目标。 [ .

通过几次简单的交道,他与余股长碰面的机会虽不多,但天生的直觉渐渐让江恒对此人有了更深的了解,心中的计划更加坚定。

第二十五章乱点鸳鸯(1)“余股长与小周一起到所里巡视去了!”刘燕一边回答,一边自然的好奇追问,身处管理部门,女人已经养成了本能的反应,“小恒,你好像挺在意余股长吗,是不是想找他帮忙?”

“呵、呵……刘姐你真厉害,我这点小心思,一下子就被你看穿了!”江恒毕竟还只是一只小狐狸,虽然已超越了老实,但一时冲动还是老老实实交待了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嗯,我想请他尽快帮忙,把执照办下来。”

对于年轻人的坦白相告,刘燕不气反喜,她可不是纯真不知世事的小姑娘,明白人生的花信少妇准确把握到了江恒言语间的急切,而她又鬼使神差般加上了一句,“咯咯……我帮你没问题,那你准备怎样报答姐姐!”

“嘘!”隐晦的挑逗一下子将二人身周的气息弄得火热凝重,江恒再木头也感受到了丝丝异样,急忙傻笑着想蒙混过关,“呵、呵……刘姐帮忙,小弟请你吃饭,怎么样?”

诚心红杏出墙的性感少妇也是心儿慌张,从未干过这种羞人情事的她好不容易开了个头,但自己却难以接下尾,又开始机械得在桌上移动双手,嘴里不知其意的回应道:“吃饭!好啊,吃饭也好!”

“刘姐,那咱们说定了,你帮我约余股长吃饭。”

江恒深明趁热打铁的重要,不仅如此,他还趁火打劫、得寸进尺笑语:“到时你可要帮我说说好话呀!”

为了缓解自己几乎窒息的心房,刘燕顺着江恒话语,转移话题道:“那要看看,你说得什么事,要是违法乱纪的事,我可不干!”

直觉告诉江恒,眼前不对劲儿的少妇应该可以信任,没有理由的感觉就此打开了他秘密的心门,清了清喉咙轻声回应道:“是这样的……”

简洁的话语把意思表达完毕,江恒最后补充道:“刘姐,这样你不会就不帮忙了吧?”

“好啦……别这么不信任,我可不愿听!到时帮你就是啦!”寂寞少妇可不是“忧国忧民”的料,带着三分娇嗔,三分埋怨,还有三分暧昧,白了年青男人一眼,悄然间把二人的关系又拉近了一些。

得到了意外的惊喜,江恒怀着兴奋的心情离开了工商局,现在就等着刘燕安排饭局了,至于她为什么这么热心帮助,年轻人一时想不明白――不,是一时不愿想明白!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一点江恒学习得是越来越到位!

************江恒的生活又陷入了繁忙之中,黑色事业的奋斗同样紧张刺激,让他在大喘气之余,不由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人生还真是精彩呀!

与此同时,年轻人也开始了夜不归家,当然是到干妈那里过“新生活”了,呵呵……这样虽然引来采儿的埋怨,但在已经开窍的江恒厉害的“解释”下,小姑娘除了羞涩娇嗔、动人呻吟外,再没有空闲来“管”恒哥哥的事情。

嘿嘿……曾经淳朴的江恒就这样过上了美妙的生活,纵情周旋在两女之间,在张敏的温柔、采儿的纯真下,他也算是游刃有余,不过年轻人闲暇时也会暗自发愁:这段三角恋的日子难道就一直这样继续吗?自己倒是十分愿意,但现实会允许吗!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的情事一旦曝光,那可怎么办好!

干妈是他一生挚爱,任凭天塌地陷,他也不会放弃;那么放弃――采儿吗?

“呃!不……”

一想到这儿,江恒不由自主心房一阵抽紧,隐隐发疼,先不说以采儿的纯净敏感能否承受,就是自己也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如果伤害到采儿,那绝对是不能原谅的错。

但不这样,又能怎么样?难道自己一辈子这样过两个家的生活吗?又或……属于男人的幻想开始盘旋,江恒禁不住眼眸发热、发光,嘿……如果真能那样,那自己绝对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耐心的等待终于有了回报,刘燕的一通电话带来了好消息,她实践了诺言,为江恒把余股长约出来了。

中型酒店,觥筹交错,气氛欢快,宾主尽欢。

“余哥,小弟再敬你一杯,我干完,你随意就行!”江恒起身敬酒,率先一仰脖把大杯啤酒吞下肚去。

“小江,你的事我听说了,年轻人真不错,有想法、有胆识!”虽然只比江恒大十来岁,但地位身份的差别,让余力在江恒面前自然显得老气横秋。

“小恒,少喝点,小心醉!”刘燕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对江恒表达关怀,并在两人间从中周旋,当然是偏帮江恒了,让有点感觉的几个同事是笑声怪异!

徐娘半老的徐姐更是诚心乱点鸳鸯谱,故意话语模糊打趣道:“燕子,你这样帮『你家』小恒,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呀?咯、咯……”

“哈、哈……”在座的除了江恒外,都是已婚之人,全都笑得肆无忌惮,别有意味。

婚姻就像人生旅途的一张纸,当这张纸一旦捅破,那无论男人、女人身上原本的腼腆、矜持都将消失不见,成熟开朗或者叫大胆狂野将取而代之,像这样一些含荤带腥的小小玩笑,更是小菜一碟。

“呵、呵……”面对众人的调侃,江恒是报以傻傻的笑容,男人的本性还让他不免有点沾沾自喜,一颗男人的心儿不禁怦怦乱跳,看向刘燕的目光在潜移默化下,开始落在了对方高耸丰盈的曲线上。

第二十六章乱点鸳鸯(2)“嗯!”低低的娇吟在朱唇边回荡,性感少妇的玉脸噌得一下红到了耳根,她原本是想偷瞧帅气小伙子,不料与江恒带着三分醉意的目光碰了个正着,怎不让寂寞少妇为之羞涩燥热!

酒壮男人胆,酒为色之媒……总之,有了酒,自然就会出现“色”,酒意环绕的江恒开始有点“迷糊”了,与众人谈笑间也逐渐失去了控制。

“小江,你的想法我听燕子说了,真是好建议,我向你保证,明天一早就向局长打报告……”余力顺口就溜出了一大串平日的过场话,然后端着酒杯,热情的大力帮助徐姐凑兴道:“徐大姐说得对,你这事儿人家燕子出了大力,这样,你敬她一杯,她再敬你一杯,敬完后,我保证,你的事儿绝没问题!”

汗……一男一女互相敬酒,还要同时喝,这可很容易让人有别样的联想――交杯酒!酒场气氛就这样被推高了,兴起之处无所畏惧,别看余力等人平日一本正经,但在酒精刺激下,那疯狂的念头绝不比地痞流氓差!

“小恒,喝就喝,怕什么!”徐姐与其他两个同事是推波助澜,半老徐娘也自然而然的拉近了与年轻人的称呼,不待江恒与羞得不知所措的刘燕应承,两小杯白酒已递到了他俩面前。

“小江,大男人像女人一样扭扭捏捏,这怎么行!徐大姐,我说得对吧?”

余力又催了,醉脸泛着兴奋之光,言语间表达了淡淡的不满,居高临下的意味显露无疑,不过不知是否江恒的错觉,总觉得余力这股长对徐姐这下属很――尊敬!

江恒明白这些所谓“干部”的心理,如果自己再不顺他的意,那先前所有努力就将付诸东流,别看他刚才拍胸脯保证,不用走出酒店大门,他就能忘得一干二净。

“刘姐……不,燕子姐,小弟敬你!”酒意冲上了头顶,眼眸迷离的江恒同样改变了称呼,他是豁出去了,反正是逢场作戏喝杯酒,这有什么!而且看性感少妇那嫣红欲滴的玉容,与如此尤物喝酒,自己好像也不吃亏嘛!

内在与外在的微妙变化,牵引着江恒的酒杯来到了刘燕面前,花信少妇则也在徐姐的连拉带拽下站了起来,羞羞答答举杯与小帅哥相碰。

“叮……”醉意迷离的男人与心灵寂寞的少妇碰杯了。

“哗……”热闹气氛一下子达致了新高,“高高在上”的余科长也真正满意了,“官僚”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虽然他还算不上“官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酒席之间,男男女女开始碰碰撞撞,最为活跃的半老徐娘充分享受着男人的恭维,借以抓住自己即将逝去的青春,而性感少妇虽也与男同事自然调笑,但大多数时间都伴在了江恒身旁。

“嗯!”余力一声浓重的鼻音引来了众人注意,职位最高的他清了清喉咙,像长官发布命令一般道:“小江,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吧!徐大姐,你看怎么样?”

“好、好!余股长,您说了算,小弟唯你马首是瞻!”年轻人已算半个生意人,应付起“干部”来,终于从生涩走向了圆滑!

按照应酬的“正常”程序,吃过饭后,不是聚众打牌,就是下歌厅唱歌“谈心”,当众人走出酒店大门时,一个年青职员果然开口道:“余老大,咱们现在走哪儿?”

关键时刻,就在江恒暗自心疼的摸了摸钱包之时,刘燕突然脚步一软,手抚额头呻吟道:“哎哟,头疼死了,都怪你们这些臭男人,使劲儿灌酒,哎哟……小恒,你送我回家吧,我受不了啦,要回家歇歇!”

几个男人微微一愣,这时徐姐眼珠一转,也打着哈切道:“我也不去了,我家那口子还在等我呢!这样吧,改天让小江再请,你们可不能把我与燕子抛开!

咯、咯……不然,老娘给你们拼了!”

“好、好,谁敢惹徐大姐你!不怕被你老公撤了!”

几个男人虽有点悻悻然,但却无意间透出了半老徐娘不凡的背景,难怪众人对丰韵犹存的徐大姐虽然口花花,但手却一动不敢动!

“咯、咯……我先走了!”

徐姐挥手招来一辆的士,然后停在车门口,扭头对江恒娇嗔道:“小江,你愣着干什么!还不扶燕子上车,我顺路送你们一程!”

“哦!来了!”身为请客一方的江恒却一点没有发言权,等一干客人决议好了,他才老老实实听从指挥,不过心里却是暗自欢喜,可以省一笔冤枉钱了!

的士绝尘而去,几个大男人呆站着无趣,也就各自散了;余力临走时,镜片遮挡的眼光望了望江恒等人消失的方向,眼中闪过一阵思索的光芒。

看来小江这小伙子在两个女人心中分量不低嘛,自己与她们同事这么久,还没见过她们如此热心。嗯,有机会一定要在这方面好好下下工夫!

不理余力在那儿浮想联翩,单说江恒扶着刘燕钻进了后座。

“嘻、嘻……燕子,还头疼呀,该好了吧!”车子启动片刻,徐姐突然面带窃笑,突兀得回首笑望后座的一男一女,末了火上浇油的调侃江恒道:“小恒,不用抱那么紧!”

“死徐姐,不许乱说!”

江恒是第一次与管理部门应酬,错愕的他刚要开口,怀中醉卧的少妇就红着脸弹了起来,然后伸手与前座的半老徐娘打情骂俏。

第二十七章乱点鸳鸯(3)汗……江恒这下真正明白了,原来自己被骗了,被性感少妇吃了豆腐占了便宜!不过……嘿、嘿,刚才的感觉还真软、真滑、真挺!而且,自己的指缝似乎还巧合的夹住了一点美妙的凸起!

心中在“胡思乱想”,年轻人口里自然只能感激道:“燕子姐、徐姐,原来你们是在帮我省钱呀,谢谢啦!”话语微微一顿,江恒又很是担心问道:“你们不怕余股长知道后不高兴吗?”

“咯、咯……小恒,你放心,有我们徐姐在,她就是叫余力走东,他也不敢走西。”

刘燕夸张得让江恒大吃一惊,性感少妇紧接着笑盈盈的揭开了真相,“徐姐的老公可是市局的一把手,她留在这儿只是贪图好玩,离家近。”

“哦!”江恒这下是恍然大悟了,嘴角一挑的年轻人不由戏谑回应道:“原来我是有眼不识泰山,放着大神不找,却专拜小庙!呵、呵……”

“小恒,这你就错了!”徐姐转过身来,面带桃红,似是说教又是关怀得柔声道:“县官不如现管,没有余科长的支持,你这事儿还真不好办,他要是拖拖后腿,什么东西也会困难十倍,所以你这顿请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