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4:3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县城十年来最为诡异的悬案发生了!在小区群众积极的围观下,当警察赶到现场时,早已分不清到底有多少脚印,而车内惨嚎的肥猪也被抬上了救护车,他至少半年内休想下床!

普通民众对此是津津乐道,警察当然更注重案件本身,可惜任凭他们绞尽脑汁周密调查,也始终没有找出蛛丝马迹。 [ .

太奇怪了,一个好生生的大活人怎么一下子就腿断了!

灵异事件!在当事人反反复复的口供之中,民众对此下了又害怕又兴奋的结论,而警察虽然不可能这样上报,但他们心中也不免这样认为!

又到了一天下班的时间,江恒拖着干了重体力的身体向宿舍走去,虽然搞定了死肥猪,但对他的工作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帮助!

工友们走出车间各自散去,惟有心怀大志的年轻人感慨地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

“小恒,下班了怎么还不回宿舍?”

悦耳的声调透出真心的关怀,张姐从后轻轻拍了拍江恒肩膀!

“张姐,是你呀!”

心中有事的江恒回复了平日的温和自然,轻松笑语道:“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是什么漂亮的妖怪要把我抓去呢!”

“你这小子,就知道贫嘴!”

张敏对于他不带恶意的调侃毫不生气。

话语微顿,张姐四周环顾了一圈,下意识压低声调道:“小恒,李部长可能要找你麻烦,你还是想法躲一阵子,要不到恐龙市我女儿那儿去玩一两个月,等事情平息了再回来!”

“不会吧!死肥猪还躺在医院里,他干吗要找我麻烦!”江恒心中一紧,但神色还是不敢露出破绽,因为打人的事儿可不是芝麻绿豆。

在华夏国知情不报可是大罪,他不想因此而牵连爱护自己的张姐。

“小恒,李部长的事是不是与你有关?”

张姐果然问到了正题上,绝色玉脸写满了关切,还有明显的疑惑,一想起江恒救自己那夜的离奇事件,不由她不将两件事做出联想。

当然,她不会认为是江恒本人的杰作,因为那太不可思议了,超出了正常人能够想到的范畴。

第九章戴绿帽“不是我,那夜我正在宿舍睡大觉。”

心有所思的江恒善意的欺瞒了张敏,然后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张敏丰韵玉脸浮现对李部长的厌恶,语带感慨道:“这单位是越来越让人难受了,要不是在这儿上班这么多年,我都想辞职不干了!”

“辞职!”

江恒神色微微意动,他心中盘旋已久的意念立刻被勾了起来,同学们不知是否受到了自己的牵连,都受到了不公正对待,而他们两个月前就已全部离开了镇远县,只剩下江恒一人在无奈等待。

难道自己真应该辞职吗!可自己一走,已经年迈无力的爷爷又怎么办?他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

江恒独自走向了宿舍,青春的心灵受到了现实无情的打击,人生第一次重大的抉择就让他矛盾不已,千丝万缕乱成了一团,百转千回也理不清、想不明!

“唉……”

心烦意乱的年轻人掏出了香烟,读书时与同学们抽烟只是为了好玩,感受成熟的气息,这段时间的郁闷,却让他不知不觉成为了一个正式烟民!

男人吸烟可以很难看、很颓废,也可以让男人显得很潇洒、很忧郁,江恒无疑就是属于后面那种!

“铛……”清脆的打火机声音在年轻人耳边环绕,每当这种时候,他总会睹物思人,想起红姐那丰满艳丽的玉体,更有一种再次把女人抱入怀中的冲动。

江恒自己发觉,自从被“雷”击中醒来后,他对于女人的需要就特别强烈,以前有红娘子为他解馋还没特别感受,现在离开唯一的床友后,那种膨胀欲裂的难受感一下子清晰无比,时常弄得年轻人“血气方刚”,心怀荡漾!

就在蓝色火苗闪现刹那,一缕异光瞬间在江恒眼底一闪而过。

蓝色的火苗刚刚上升,江恒还未来得及点燃香烟,一群彪形大汉就已向他冲了过来。

“打断这小子双腿!”

打手们后面是坐在轮椅上的死肥猪,包着石膏的伤腿好笑的平行直伸,不过死胖子脸色却是无比狰狞。

虽然弄不准究竟是谁偷袭自己,但以死肥猪飞扬跋扈的心性,绝对是宁可杀错一百,也不放过一个,况且还有上一次“见鬼”的记忆,两厢一对比,江恒自然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江恒可不是武林大侠,虽然有超能力,但在体力上也只比常人强悍那么一点点,而这又是大庭广众,即使他愿意忍受痛苦发动异能,但结果肯定会是秘密曝光,那可不是小事!

逃,转身飞快的逃,年轻人有自信能逃出打手们的追杀。

“砰!”江恒失算了,回路早已被堵死,埋伏的铁棒突然狠狠砸在了他小腿骨上。

“啊……”凌厉的惨叫根本不是意志所能控制,江恒刚刚倒地,又是一阵乱棒砸在了双腿之上!

完了,自己完了!

当致命的铁棒在混乱中直奔脑门而来之时,江恒眼前一花,猛然――惊醒过来!

“啪!”悠长清脆的打火机声仍在耳边回荡,第六感疾速运转的年轻人――从“一分钟后的未来”回到了现实空间!

不好!有危险!第六感自动引发了超能力,适才一幕不是幻觉,而是随后一分钟即将发生的真实凶案。

这是江恒超能力的另一个功能,他能看到未来一分钟,或者过去某一时断一分钟内发生的事,与停顿时间一样,这同样受空间的限制,一天也只能用一次,不过在后遗症上没有那么痛苦!

有所得必有所失,上天对待世人向来公平!惟有在对待它的宠儿时才会出现例外,江恒无疑就是让世人妒忌的上苍宠儿!

他的超能力虽然受到厉害的限制,但他还有一样能随心所欲的本领――第六感,玄异的直觉虽没超能力那样神奇无比,不过却令他拥有对事物远超常人的敏锐观察力,而且第六感还会在危险来临时,自动引发超能力,绝对是如虎添翼!

看到“未来”的江恒长久以来已养成了本能的反应,跑――转身就跑,跑得是无比迅速,跑得就象适才的“未来画面”一摸一样!

“嗖!”一根凶狠的铁棒果然从暗中横扫小腿而来,干惯这种狠辣黑活儿的打手充满了信心,他这一棒绝对会让猎物成为残废!

“蹭!”

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未来被改变了!

疯狂奔跑的年轻人突兀的凌空一跳,竟然巧之又巧的正正跳过致命的偷袭,然后头也不回跑入了偏僻的巷道。

“咦!”这时,死肥猪才带着一群打手从转角处冲了出来,酝酿许久的狠毒命令生生卡在咽喉之中,他眼前除了愕然呆立的打手外,根本没有江恒的身影!

“追!”

死肥猪气得一脸扭曲,一大帮地痞流氓竟然收拾不了一个臭小子,怎不让他愤怒发狂!

靠着对厂区道路的熟悉,江恒终于甩脱了追兵,来到大街上他方自松了一口大气,达康集团虽然权大势大,但还没到敢在城中心公然行凶的地步!

唉……阵阵晕眩让江恒禁不住十分郁闷,超能力施展的后遗症又来了!

要不是这样,自己一定能把死肥猪打成真正的猪头!

意念一转,找了个隐秘处藏身的江恒不由攥紧了双拳,他妈的!死肥猪,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你,那本少爷就替天行道!

仰望夜空的年轻人暗自思忖道:“用什么法子才能让死肥猪痛苦无比呢!”

杀了他!好像太残忍了!自己也没有那种勇气,不行。

让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这当然是一个好办法,可惜现在的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也行不通。

咦,有了!一缕灵光在年轻人心中闪过,瞬间拿定主意的他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家中走去。

既然死肥猪一直意图对张姐不轨,他这么无耻好色,那自己何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一个男人最惨的是什么――不是无钱无势,而是被人戴上绿帽子!

第十一章再偷人妻、再被雷劈(1)嘎、嘎……对,就这样,死肥猪的老婆不就是董事长的妹妹吗?听说也不是什么贞洁的主儿,自己正好一箭双雕,顺便解决越来越不听话的“小江恒”。

想到这儿的江恒嘴角一弯,得意地笑了,笑得那么的欢快,还有一抹与正直不沾边的邪恶。

年轻人从始至终没有一点不对劲儿的自觉,从没想过,这样去报复对手,好像不是正人君子所为!也许在江恒心中,他就从没想过要当一个正人君子,只要能给他一个合适的理由,他绝对能做到――为所欲为!

邪恶的报复就此拿定主意,被怪雷改变的江恒不是恶人,但他却是喜欢――以恶制恶!

************暧昧的夜色扑向了天地,拥抱了一半的世界,黑色的欲望飞舞卷颤,在霓虹灯光的闪烁下,百草苑的气氛更是显得无比淫靡。

这是远近闻名的高级俱乐部,一个提供“牛郎名草”为空虚寂寞的贵妇们消遣的地方。

“咯、咯……小宝贝儿,大姐明天再来捧你的场!”

好几个壮硕保安恭敬的推开了旋转大门,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在两个油头粉面的“名草”陪同下由内而出。

“芳姐,你明天可要来哟,弟弟不接客人,专门等你!”

果然不愧是职业牛郎,一出口就是与众不同,让暗中窥伺的某人大起鸡皮疙瘩。

远看还算艳丽的女人却听得眉开眼笑,带着几分无奈道:“唉……要不是我哥催得急,我就不回去了!”

话语微顿,女人唇角一撇,很是不屑道:“我家那死鬼真是没用,现在还被人打断了腿,要麻烦老娘照看,哼,讨厌!”

汗……暗中观察的江恒不由大开眼界,玄异的超能力让他有着灵敏的听觉,一见识到死肥猪的老婆、董事长的妹妹林芳,他不由暗叹果然名不虚传。

好一对――奸夫淫妇!

一想到这儿,江恒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报复之心,善良本性的几分犹豫就此完全消失,怪雷潜移默化间的改变大战上风;对付坏人,何需心慈手软!

灯光闪烁照清了林芳那张人工制造的妖艳脸颊,放浪女人很快钻进了自己的小车,然后开向了神秘的夜色世界。

“百草苑”位于郊外幽静的地方,来此消费的女人非富则贵,人人都是有车一族,自然希望这儿越偏僻越好。

“呼……”

小车消失在百草苑视野之中,一切好似平常一样,似乎就要这样简单过去。

“砰!”一声闷响,在落针可闻的夜色里显得无比清晰,只见女人的小车在公路上划出了一个惊险的幅度,然后更是惊险的在距离山崖只有一米的地方强行停了下来。

“呸!”女人的粗俗真不是摆的,下车后立刻把气发在爆破的轮胎上。

怎么办?

林芳盛气凌人的脸上开始少有的出现为难的颜色,车里虽有后备胎,但她的心中只有一个意念,自己不是干这种苦力活儿的高贵女人!

打电话!这也不行,为了不让客人能在百草苑安心玩耍,百草苑的强力后台甚至不惜出重金在山顶安了一个干扰雷达,这方圆几里之内,那就是一个通信盲区。

“叮铃铃……”

奇迹出现了,在这深夜里,在这无比僻静的“私家”公路上,竟然破天荒的出现了一辆――自行车!

原本平凡无奇的玩意儿,一落到这个地方,立刻成为了稀奇物,难怪正想求救的有钱女人也禁不住愣了起来。

“咦,林经理!您好!”

反倒是骑自行车的年轻人主动停下来,而且一开口就是诧异兼熟悉的称呼。

“你认识我?”

有钱人的警觉让女人下意识靠近了车门。

“我是李部长的下属,见过林经理,呵呵……当然,您是不会记得我这种小人物的!”

年轻人谦恭的话语驱散了夜空的凝重,让女人一下子又趾高气扬起来。

“嗯,那你来帮我换轮胎,快点,备胎在后厢!”

女人不仅颐指气使,还习惯性的向后退了退,那意思分明就是要离低贱苦力远一点。

浓重的夜色模糊了江恒面容,让他眼底的怒火得到了天然的掩饰,同时也掩盖了那一道一闪而过的七彩异光。

就在神奇光芒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