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5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更豪气得一口气租下了两层楼,只等装潢完毕,那就是真真正正的气派――高利贷了!

第二步就是搞定工商、税务等等经营手续,这一点却让江恒开始为难,随便一打听,他就知道,开办财务公司在大西南还没有先例,不用擦亮眼睛,他就看到了前路的重重障碍。 [ .

不过,这些难不到江恒,他有足够的钞票与相关部门“打好”关系,他相信通过人的脑筋,一切都有顺利解决的可能!

条规是死的,人是活得!只要懂法,那就能“玩”法――这可是千古不变的大道理!

踌躇满志的另类流氓衣着光鲜,身影挺拔,帅气潇洒,悠然自信走向了工商局。

************一栋新修不久的豪华大楼,一间挂着“注册股”招牌的现代化办公室内,二女一男正在兴致勃勃的――聊天,对――正是在上班时间聊天,对于管理机关的公务员来说,聊天就是他们最好的工作方式,劳苦大众对此只能忍气吞声!

一位虽然人到中年,但丰韵犹存的圆脸女人凑到近前,低声笑问椭圆脸型的花信少妇,“燕子,你与你那家口子的事情解决了吗!前几天瞧你闷闷不乐,把我们大家都弄得闷死了。现在好了,这样多开心!咯咯……”

另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同事耳朵还真尖,中途插话道:“刘姐,你可是我们的工商之花,还怕找不到老公!要不,考虑一下我,嘿、嘿……”

“去你的,女人讲话,男人插什么嘴!”半老徐娘不带恶意的笑骂了青年几句,然后调笑道:“等你小子离了婚,大姐帮你做媒,怎么样?立刻回去离吧,不好意思说,我帮你给你家那口子说说!咯、咯……”

已婚女人的肆无忌惮显露无疑,在两个女人嚣张的取笑声中,不敌的男同事不得不落荒而逃。

“唉……想通了,不离了!管他的,就这样过呗!不能便宜了狐狸精!”

花信少妇刘燕千滋百味尽在一声叹息之中,然后抑制不住,带着自欺欺人的语调道:“我老公这几天已经没有去那女人家了,说不定他能改好呢!”

第二十三章巧合艳遇(2)“燕子,想通就好!”半老徐娘欣慰的陪着叹息了一声,末了压低话语神秘的说道:“不瞒你说,我家男人年青的时候,也仗着有点权力在外面胡来,我当时也像你一样气死了,不过后来自己想通了,他现在年纪大了,想花也没了那本事,咯、咯……”

“嘻嘻……徐姐,那你晚上不是很难过!”花信少妇也笑出声来,不过她眼底却不免有几分苦涩,望了望共事多年的徐姐,她不禁暗自悲叹,难道自己也要像她这样过一辈子吗?可是离婚的话,自己没有了丈夫的钱,以后怎么生活?

金丝笼养金丝雀,当一只美丽的鸟雀关久了,就是打开笼门它也忘记了飞;享受安逸是人之惰性,也是人之本性,难怪刘燕面对丈夫的出轨,却不敢轻言离婚。

“咚、咚……”正在这时,轻轻的敲门声引起了两女注意,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帅小伙礼貌的站在门口,一脸亲切的微笑,由内到外的俊朗,立刻得到了两女自然的好感。

“咦!是你!”惊喜的声音从花信少妇口中传出,江恒的脸上也是强烈的惊喜,两人同时认出了对方,刘燕竟然就是他前阵子顺手救下的悲伤少妇。

故事果然是由巧合组成,趣味必在妙处横生!

“小伙子,谢谢你!我叫刘燕,上次多亏你了,不然我还不知道会摔成什么样呢!”少妇曼妙的娇躯立身而起,就似迎接贵宾一般,把江恒迎进了办公室。

“燕子,他就是救你那个神秘人!”徐姐口中同样充满了惊叹,这种巧合无论是谁都会感叹不已;在江恒自我介绍后,半老徐娘眼中的灼热更加明显,带着强烈的好奇追问道:“江恒!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对了,前阵子报纸上说得英雄不就叫江恒吗?啊……不会就是你吧!”

“呵、呵……”对此,江恒也只能傻傻一笑,还真不习惯被别人这样凝视。

“哇!还是一个帅气的英雄,燕子,你可真会选地儿摔呀!”徐姐的惊叹已经开始变味,紧接着不依不饶的打趣两人道:“这就叫缘分!燕子,对吧?”

刘燕可是很了解徐姐“胡闹”的本领,急忙红着脸转移了话题,望着江恒笑语道:“你来是要办什么事吗?”

“呵、呵……”江恒当然也愿意回到正题上,又笑了笑才回应道:“我想办一个执照,原本正愁不知道怎么办呢?现在好了。”

“不要这么客气,你就叫我刘姐吧,我叫你小恒,怎么样!”

花信少妇是喜上眉梢,不待江恒回应,就此拉近了两人的关系,然后欢欣的积极帮忙道:“嗯,你坐一下,我帮你叫余股长去,他负责审批,对了,你先填一张表格!”

神色绽放的刘燕虽谈不上风华绝色,但那少妇丰韵却配得上“性感”二字。

同一个女人,先后不到十天,但江恒的感受却是天差地别。

初见刘燕的时候,年轻人看到的是一个没有生气的“死”人,而此刻的少妇一下子“活”了过来,连见惯了她面容的徐姐也不禁多看了一眼,半老徐娘更在心底微微一动。

“小恒,这就是我们余股长。”刘燕很快就把上司找回来了,花信少妇热情未退,以手指着两人介绍道:“余股长,这是我的朋友江恒,就是前几天在医院与杀手搏斗的英雄,他来办个执照。”

瘦瘦的尖脸,稀疏的头发,一副深度眼镜,外貌平凡的余股长却让江恒留上了意,眼前男子眼底闪过的精明光芒并未逃过他玄异的直觉,尤其是对方那两撇不太浓密的胡须,更让江恒想起了一个词――狡猾!

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男人,难怪三十来岁就能当上了中层干部!

江恒瞬间在心底下了不变的判断,然后恭敬恰到好处得向余科长微微一笑,递上填好的表格,但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掏烟拉关系,对付这种“聪明人”,区区香烟是不会有作用的!

“欢迎,小江,请坐!”

余科长坐进了他专属的位子,对同事的朋友表达友善后,他迅速看看表格,然后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有点为难的对刘燕道:“燕子,这有点不好办呀,你看看,开办私人信贷公司,咱们市现在可没有这种先例。”

“那倒是,这好像通不过。”丰韵犹存的徐姐也凑了过来,带着惊叹语气,回首望着江恒道:“小江,你怎么想开办这种公司!那可需要很大的资金!”

“呵呵……不是我当老板,只是帮忙跑路,我给别人打工。”

江恒半真半假,自然回应,然后以期待的眼神望着三人道:“能不能通融一下!”

“小恒,是不符合规矩,不过我会帮你想想办法。”刘燕不是在敷衍,而是立刻转动心神陷入了沉思,极力在她熟悉的工商法规中寻找“办法”!

余股长原本要一口回绝,但见刘燕已经抢先发话,他不由微微愣了愣,暗自思忖:看来这江恒还真是刘燕的朋友,但自己可不能为了同事冒这风险。

狡猾的长相并不是白费,余股长略一寻思,专门管理工商注册的他就明白了“信贷公司”的真正内容,不想与此扯上关系,狡猾眼镜男瞬间拿定了主意。

“这样吧,我去问问陈局,看看他有没有通融的可能。不过陈局出外考察去了,小江,你可以等几天再来问问。”话音未落,余股长立刻向门外走去,只是简单交待道:“燕子,你招待你朋友,我还有点事。”

第二十四章巧合艳遇(3)“小恒,不要失望,我一定帮你想个好办法。”闲聊一会儿后,刘燕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不过她艳丽的玉容却闪烁着坚定的光华。

“刘姐,徐姐,那我可就靠你俩了!”江恒也不是矫情之人,与两女呵呵一笑,三人间的关系迅速熟悉起来。

“嘻嘻……你也我也算上了,好啊,那大姐我也帮忙想想。”半老徐娘本性开朗,见江恒主动示好,她微微一愣后,不由眉开眼笑。

“两位姐姐,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这是小弟的电话,欢迎两位姐姐找小弟帮忙。”江恒迈步告辞离去,失败并不在他意料之外,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想开办私人“信贷”的难度,今天其实也只是想探探路,为后面的行动找到目标。

不料,老天带给了他惊喜,刘燕虽然不是主管这事的决策人,但至少自己有了突破口。

“小恒,等等,这是我的电话,你也记一个,我还没感谢你呢!”刘燕追了出来,不由分说把写着号码的纸条塞进了江恒手中。

江恒走出了注册股,以梦幻般感觉渡过了整个过程,向两女尤其是刘燕重重的表示感谢后,他初次与工商局打交道的经历就此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嘘……”江恒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眼中除了看到刘燕那妩媚亲切的笑脸外,脑海还浮现着余股长的影子!

他虽然可以拜托背景强大的欧阳雨或者云想容帮忙,但年轻人潜意识之中不想把女警官与女记者卷进自己的生活,一番思量后,江恒心中寻找的目标一下子锁定,看来,新计划要在这余股长身上下工夫了。

眼看年轻人的背影下楼而去,注册股内的气氛却依然活泼,徐姐的调侃更是肆无忌惮。

“燕子,难怪一下子就想通了,咯咯……刚才还那么热情!”徐姐暧昧的窃笑笼罩了花信少妇,女人间特有的眼神让刘燕是浑身燥热。

“没有的事,我就是想回报人家……”刘燕红着脸急声解释,少妇丰韵的曲线晃动着波浪起伏,可惜现场没有男人观看。

“嘻、嘻……你不用这么急着解释,我相信你就是了!”徐姐嘴里说的与眼神表达的意思可大不相同,坏笑嬉闹了一番后,她又在办公室里说起了女人的私房话,“燕子,说真的,那小伙子长得还真帅,我要是年轻十几岁,一定把他勾到手,气死我家那老东西!”

汗……女人发起狠来真恐怖,发起春来更凶狠!

“啊切!”走在路上的江恒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的年轻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两个已婚女人私聊的对像,还兀自保持着悠然自得的心情!

谁说只能男人泡女人!天下间女人勾男人的艳事儿多了去了,帅气青春又有着阳刚之气的江恒,就这样“不幸”得成为了女人意淫的目标!

嘿、嘿……如果两个女人知道,江恒正在千方百计想与她们拉近关系,不知她俩又会作何感想?

幻想与现实可是两码子事,世间大多数人会“意淫”却只有极少数人敢予行动,她们敢吗!

几天之后。

“刘姐,我又来了!”时移势易,现在的江恒来到注册股,早已不需要小心谨慎,自然亲切的走向了与他关系光速拉近的刘燕,然后对着稍远处的半老徐娘打招呼道:“徐姐,有喜事呀,今天真精神,特漂亮!”

已届中年的徐姐确实容颜艳丽,可眼角已有难以克服的淡淡细纹,虽然不仅不难看,反而为女人增加了成熟丰韵,但那也确实是岁月刻画的痕迹。

半老徐娘明知小伙子这是油嘴滑舌恭维自己,但世间哪有女人不喜欢听帅气男人的夸赞!

“咯咯……小恒,就你嘴甜。”徐姐话音未落,自己又紧接着笑语道:“我还有点事到隔壁走走,燕子,你与小恒慢慢来,别急呀!咯、咯……”

别有含义的取笑声中,女人故意离开了办公室,留下刘燕与江恒独处,看来是诚心要导演一出思凡好戏。

刘燕的脸禁不住红了,一想起徐姐平日不停的取笑,还有那些让人脸热心跳的“妙计”,性感的花信少妇不由有点手足无措,连为江恒倒水的动作也笨拙起来。

“水满了!小心!”

江恒在情场上虽不是雏儿,但对女人心也只是一知半解,就此很不开窍的惊散了身周那缕无形的暧昧!

“呃!”刘燕玉脸“噌”得一下红云密布,最麻烦的是,江恒还关切的凑了上来,近在咫尺的男人气息似若狂风呼啸,掀起了寂寞少妇心海巨浪。

“刘姐,你生病了吗?要不要我下楼帮你买药?”江恒接近刘燕,目的虽然有点不够单纯,但此刻的关切绝对是发自本能。

“不,不用!”寂寞少妇的高耸酥胸不由重重起伏了几下,对于江恒的不解风情,刘燕是矛盾于心,又爱又恨,暗自咬牙思忖:难道自己真要主动勾引他不成!

不行!怎么能那么淫荡,自己可是有夫之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