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5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6:0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有说不进来。 [ . ”

汗……江恒心中是千滋百味齐齐闪现,又害怕又胆怯,还有抑制不住的好奇与冲动。

“娜……娜姐,咱们到另外的楼层吧。”江恒见女人转眼间已只剩下三点内衣,而且那胸罩只是一根线外加两个小圆点,连乳晕也没有遮全;两腿之间更是诱惑,一条带子浅浅的勒在两瓣媚肉上,修剪过的芳草柔柔顺顺,让年轻男人看得是面红耳赤,虽然只瞟了一眼,但他还是在脑海印下了女人的曲线――真是丰满、性感!

“咯……你个坏小子,原来不安好心!好吧,姐姐今天就陪你玩个痛快!”

女人眼底闪过阵阵戏谑的异彩,上下凝神江恒的面容与身材,久经欢场的性感女人也禁不住眼中开始发热。

“啊,这……”江恒早已被女人故意靠上来的高耸双乳弄得口干舌躁,只得用眼神把迷惑与难堪完全表达。

“嘘……”女人一边用手指在江恒小腹上游走,一边用热气刺激着年轻人逐渐顶起的内裤,然后在江恒耳边吐气如丝道:“上面一层是换妻乐园,再上一层是无遮大会,下面一层是狂野派对,再下一层是性虐囚房,小帅哥,你想玩哪样啊,姐姐随你的便!”

哇、哇、哇……风月菜鸟一听这话,立刻被弄得头晕目眩,吓得是心慌意乱,忙不迭的道:“不,不……就进这一层。”

“咯、咯……那好!咱们走吧,呼……”女人竟然在这时把男人的内裤扯到了脚跟,然后还不忘在某物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嗯!”受到“打击”的江恒呼吸已经变样,一片混乱的脑海想起了来时罗七的话语――任自己为所欲为,但现在好像是自己被一个成熟艳丽的女人随便摆布!汗……又是一连好几层大门在江恒眼前一一推开,当他踏进最后一个关卡后,眼前空间突然――急速放大,由狭窄的小溪一下子变成了汪洋大海。

“嗬、嗬……”呼吸重到如有实质,江恒好不容易才没有昏倒过去,眼前的场景绝对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天啦,远远近近、明明暗暗,只要视野之内所到之处,他就能看见赤裸的男人、赤裸的女人,正在抽插的男人,正在呐喊的女人,正在……呼――真是名副其实的天体王国,除了装饰外,他就没有见到一丝布片。

咦!又一样景观吸引了江恒眼神,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不在脸上戴着精致的面具,从明星到卡通,甚至是野兽面具,总之,一个奇妙的面具让人们内心的欲望更是放纵无忌。

“给,戴上这个,是姐姐特意为你选的!”女人适时的为江恒递上了佐罗的面具,她自己也选了一个女明星的模样戴在了脸上,“走吧,好好玩!”

独特的空间,梦幻般情景,一切都让江恒的思绪变得异样起来,不知不觉就融入了旖旎世界。

“咦,娜姐,怎么有那么胖的女人?”羞耻的观念早已消失,江恒开始变得“胆大”起来。

“咯、咯……”娜姐把赤裸的后背倒入了年轻人怀中,然后娴熟的转动圆臀摩擦小江恒,同时娇喘吁吁道:“那是咱们的客人,她身旁的男人才是我们的员工,这儿来的贵宾是不论男女的!哦……快摸我!”

不知是真的已经情动,还是超高的技巧,女人一把将男人的手掌夹在了自己双腿之间,让泥泞的幽谷直接贴上了掌心。

“嗯……”心在荡,火在烧,人世的道德,社会的规则,在这特定的空间已被焚为了飞灰,赤裸裸的欲望被十倍、百倍的放大。

手指动了,江恒的手指开始动了,上面夹着葡萄般大的乳珠绞杀不休,下边似若蛟龙入海在左右翻腾,涨大的某物更直接顶进了风骚女人的臀沟。

“噢……好硬,我要……”

女人急不可耐的丰润掌心一把握住了江恒的物什,丰满娇躯一转,就想抬腿而上。

“呀……”这时,二人附近一个女人狂喊着攀上了高潮,这声嘶力竭的尖叫本是最好的催情魔音,但江恒异于常人的心弦却猛然清醒过来。

不行,自己不能这么放纵!他不是想当贞男,而是一想到这儿的女人其实都是天天接客的妓女,心中的欲火就瞬间大降。

手掌的动作由快变慢,呼吸再也不急促火热,对烂女人没有兴趣的小江恒仿似被刺破的气球,瞬间开始沉睡起来。

“咦!”女人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异彩,略一沉吟,她已然隐约明白了江恒心思,能在这风月场当上一个重要角色,女人自然对男人有着很深的研究。

第二十一章风月之旅(3)“小帅哥,啊……来呀,姐姐我可不是随便接客的女人,是老板很重视你,才让我这前厅经理亲自接待,来嘛,快……进来!”

女人的话语果然很有效果,江恒虽然半信半疑,但在女人那鲜红的乳晕衬托下,他终于被男人的欲望所征服!

“啊……”一声低沉的闷吼在心中炸开……“啊……娜姐,有没有房间?”江恒在纵情狂奔上百记后,他趁换气的机会把女人抱向了一间独立的小房。

他喜欢看别人在那儿发狂,但却没有被别人窥看的欲望。

“呀……有,只要门上是绿灯的就是空……啊……”女人已在肉体上投降,快感连连欢鸣不断,任凭江恒对她做出更加激烈的动作。

时光不知过了多久,但江恒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把这一幕忘记,如果不是他内心还有一点最后的坚持,早就冲入人群里,开始见一个“杀”一个了,而且不用他出击,娜姐的尖叫早已引来了所有男人的嫉妒,所有女人的羡慕,甚至连许多女客也主动向他靠近。

“哈、哈……兄弟,玩的怎么样?”画面一闪,逃出包围的江恒已经衣着整齐,与罗七一起回到了平地的大厅。

“呵、呵……还可以,七哥谈得怎么样?”年轻人这时已经不再脸红,更自然的搂了搂娜姐的腰肢。

“咯、咯……子弹,你可不许忘了姐姐,给,这是贵宾卡,你们以后想玩随时都可以来,用这卡就有人带你们进电梯。”女人说到最后,依依不舍的又抱了抱年轻男人,然后悄悄说道:“你的口袋里有我的电话号码,以后不在这儿也可以约我!”

“啪!”江恒回应女人的是欢快的行动,一巴掌重重拍在她丰臀上,比什么回答都让女人兴奋。

“兄弟,行呀!现在你总算正常了,这才对嘛,男人怎么能不出来长长见识啊!”

罗七带着江恒满意离开,而女人更是一直送到停车场,看到那辆破面包后,她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噗嗤,这就是你们的专车呀!”

“呵、呵……明天就换,明天就换……”罗七已是今非昔比,以往的观念在悄然发生变化。

“咕……”车轮与地面急速摩擦后,破面包终于快速逃出了难堪的空间。

“兄弟,想不到这四维的场子这么大,幸亏我听你的没有随便硬来,否则肯定要栽在这儿!”

罗七说到这儿,下意识放慢了车速,然后压低话语道:“你知道吗,我在下面至少见到不下二十个打手,人人腰间都有那玩意儿!那老板的架子可真大,不过老子也没被吓着!”

“啊!”江恒虽有预料,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厉害,略略一顿后,经验日渐丰富的年轻人灵光一闪道:“七哥,他们是不是想让我们负责外面道上的麻烦?”

“嗯,是这个意思,我们出面帮忙摆平各路混混,他们自己负责警察之类,这样可以让他们不那么惹人注目。”罗七几句话把整个事情都补充完整了。

正事一完,男人间的话题又转到了情色风月上,罗七斜眼贼笑:“嘿嘿……兄弟,你真是让哥哥佩服的五体投地,不仅能打,还有脑子,而且初次下海就搞定了四维最出名的女人,你知道吗,那女人平日可不接客,只遇到喜欢的客人才客串一下,看来,哪天咱哥俩落难了,你还可以干牛郎谋生嘛!嘎、嘎……”

“呵、呵……”

事实摆在眼前,江恒想不承认也难,惟有傻笑两句蒙混过关,然后转移话题又回到了正事上,“七哥,抢地盘的事儿我就不管了,明天开始我负责筹办咱们的财务公司,你等着当一回总经理吧!”

“兄弟,你真想插手做生意,不想痛痛快快的当老大?”罗七少有认真的凝视江恒,在得到年轻人点头回应后,他是既失落,又有一点莫明的放松。

复杂的叹息并没有掩饰,豪爽的本性让罗七不愿伪装,以感慨万千的语调:“兄弟,你是不是听到一些闲言闲语了,放心,你我兄弟俩心里明白就成,不要管外人的想法,前前后后你可救了我好几次!”

“哈、哈……七哥,大男人不要婆婆妈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不要嗦了,开车吧!”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比恐龙市大了许多的城市里,一处平常人不能进入的别墅区域。

“砰!”古色古香的两扇书房大门被重重推开,欧阳雨的母亲林洁重重推开了房门,然后大步冲到书桌前,用力把一张文件扔到了桌后的欧阳刚面前。

“欧阳刚,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把猎鹰他们几个送进军事监狱?”

“违反军法,抗命不为,有什么不对吗?”桌后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整齐的头发向后梳理,但这一切都掩不住他那不怒自威的气势。

第二十二章巧合艳遇(1)“不对!你还好意思说!”林洁发怒了,一向雍容端庄的美妇人少有的柳眉直竖,“我看在你是我丈夫的份儿上,才把遇险的经过给你讲了,可你倒好,竟然派人监视我的救命恩人!”

“呼……”成熟美妇说到这儿,怒火不由更是强盛,指着文件道:“猎鹰他们有人情味儿放了江恒,可你倒好,竟然要法办他们,你还有没有人性!”

“林洁,你也不是普通人,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政治吗?”

欧阳刚声音并不大,但却一字一顿让美妇人无言可答,“你以为这事儿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吗!况且,你真相信江恒会是小雨的男朋友!下面的调查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自己看看吧!”

“啊!”林洁愣了一愣,眼中出现一片震惊,不敢置信的瞪着丈夫道:“你竟连自己女儿的朋友也调查!太过分了!”

“不论什么人,只要与欧阳家接近,都必须接受调查!”欧阳刚理直气壮话语平静,可能觉得自己语气有点重,他紧接着又放缓声调道:“猎鹰他们的事基本上已经完了,不过我可以设法让他们服三个月的短期刑罚,出来以后,你再想法补偿就是了!林洁,别忘了,这就是――政治!”

“好吧!”林洁知道丈夫说得是实话,无奈之下选择了同意,然后话锋一转道:“那江恒的事儿呢?不管他是不是小雨的男朋友,他救了我的命可是真的,你不会对救你妻子性命的人下辣手吧?”

“他的档案已被天网接手,我最多保证不让天网真正伤害他,正常的调查是免不了,如果他真有什么超常能力,为国家做贡献也是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欧阳刚的神色又是一脸肃穆,见妻子似乎还不放弃,他不透喜怒的加了一句道:“这事儿你父亲已经同意了,不信的话你自己问他去吧!”

政治,让人极度无奈、讨厌,但又不愿放弃的政治!

林洁最后不得不郁闷的离开了书房,关门之际,深深的看了一眼又埋入文件之中的丈夫。

从小到大,一直到做了母亲,当了议员,她似乎又在重复自己母亲的道路,而书桌后的丈夫多么像自己的父亲,像自己母亲时常埋怨的父亲!

唉……难道命运总是这么轮回吗!但愿小雨能打破命运的桎梏吧!女儿与云家丫头的勇气真大,正是自己年青时既羡慕又缺少的那一份勇气!

************清风徐徐,朝阳缓缓,江恒踏着轻快的步伐,开始了新的创业之路!

神采飞扬,志得意满,这就是现在的江恒最准确的写照;年轻人觉得自己运气已经很好,但几天过后,他才发觉,原来自己的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

要开财务公司,要为高利贷改头换面、披上合法的外衣,那就需要正常的合法手续来支持。

首先第一步,就是选定一个气派豪华的办公室,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嘛,开公司与做人其实也一样!

这一点简单容易,江恒一个小时不到就完全搞定,恐龙市最高级的商业大厦成为了最好的选择,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