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4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4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官可就一窍不通了!”

孙老人微微喘了口气,然后亲切笑语道:“星期天我要到闺女那儿去,我可以帮你问问,对了小恒,说了很久,你也应该去见见我闺女与小子了,对你今后会有帮助的!”

江恒仔细算了算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到时欧阳雷应该已经回京城了,年轻人感激点头回应道:“好啊,我早就应该见见叔叔和阿姨!”

“嗯,太好啦,我进去休息了!”孙老人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毕竟人老了,虽然腰板结实,但抵抗寒冷还是比不上江恒。 [ .

“采儿,你看我现在还有酒气没?”狭小的空间里,简陋的小床上,流转的却是暖暖的春色。

“我闻闻看!啊……唔……”小姑娘不防有诈,老老实实凑近前来,不料恒哥哥突然一口叼住她的玉唇,紧接着势如破竹猛攻而入。

火热红舌似若蛟龙入海,又似狂风扫落叶,瞬间就扫荡了娇嫩檀口的每一寸空间,最后更紧紧俘虏了少女那清香细滑的小香舌。

两颗心儿逐渐接近,两根心弦奇异共鸣,心灵的绽放胜似百花缤纷,如海的真情通过那新搭的桥梁开始来回激荡。

“嗯……”诱人的单音敲响了春天的钟声,随着热吻每一秒的继续,美妙的情愫急速增加,万千情飞舞而出,弥漫了房间每一寸角落,占据了二人身周每一寸空间,让冬日的寒冷也只能望而生畏,在越来越大的情火烈焰下飞速逃亡。

第二十八章采芽摘嫩。激情夜(2)“啊……恒……恒哥哥……你……”

今夜的江恒借着几分酒意是分外“热情”,紧贴一起的小姑娘岂有不发觉的道理,可惜她又羞又怕的颤音非但没有阻止恒哥哥大手的攀延,那荡气回肠的羞涩之音还似火上浇油,让江恒……啊……恒哥哥想干什么!难道他今晚要不守信用了吗!他不是说在自己成年之前,绝不――那样吗!

唔……羞死人了!

想到这儿的采儿这才发觉,原来自己芳心只有羞涩与惊讶,但却没有半点害怕与反对,甚至还充满了喜悦与向往!

自己等不不就是这一天吗!成为恒哥哥真正的女人,这不正是自己午夜的梦想吗!

少女稚嫩的玉手开始配合移动,用这段时日的“摸索”笨拙的挑逗着恒哥哥的欲望……被褥不知何时滑到了床下,内衣在委屈中被四处抛飞,床头的小灯刚被羞涩而幸福的少女关闭,又被浑身发热发紧、呼吸急促的坏家伙打开了。

“呃!”一阵凉风从窗缝中吹入,挟带正义的寒冷从江恒身上吹过,理智终于被唤醒――在情火满天欲望肆虐中醒转过来。

天啦,自己这是怎么啦,难道是酒气攻心欲火焚身!

不行,不能!采儿还未长大,这样对她不公平!

“江恒,勇敢点,采儿肯定是愿意的,这样的美女你也放弃,这样的付出你也拒绝,你还配称得上叫做『时间人』吗?”

诱惑的魔音总是闪烁着绚丽的光华,发自本能的意念更加强大,“上吧,这一天总会来到,不能辜负爱你的女人!”

意念瞬间千变万化,江恒颤抖的大手……“喔……”只是似有若无的轻轻一颤,但那威力却好似核弹爆炸,触电般酥麻在一男一女最重要的爱之部分沸腾了,理智的闸门寸寸崩裂!

“不要,停下来!”冷静之音虽然微弱,但却顽强的守在了心灵角落,发狂般提醒道:“采儿还未成年,这是犯法,千万不要冲动……”

呼……在情与理之外,法律这人为的玩意儿又冒了出来,一想到了冰冷的镣铐,江恒心胸中的灼热终于有所下降……“进攻,像个男人那样进攻,让什么破法律见鬼去吧,采儿是真心愿意为爱付出……”魔音受到些微打击,不仅没有退,反而开始发狂,一下子让江恒从脑海道身体都分成了两半。

大脑是理智的,心房是狂野的,江恒究竟是听大脑,还是听心的指挥,他究竟该进,还是退!

“天啦,不能伤害采儿!”江恒急忙停了下来,无论是正义之音,还是靡靡魔音,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对采儿真心的喜爱!

算了吧,还是等采儿大点再说!江恒虽然已是呼吸如牛、膨胀欲裂,但还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停下了动作,对采儿的爱让他战胜了欲望,战胜了时间超能对女人元阴那疯狂的痴迷。

江恒心中的真情胜利了,刚想后退的家伙难得想当一次大好人,但上天的安排就是如此巧妙,同样的原因,却谱写了不一样的美妙。

采儿芳心也是盛满了情意,少女心中的爱也同样占据了心海,滔天的爱火让她不顾一切选择了奉献,银牙一咬强自把疼痛抛到了脑后,做出了让男人一生乐开花的神奇举动。

“恒哥哥……来吧,我……愿意!”

就在江恒欲退未退刹那,采儿勇敢的玉手主动一划,竟然奇迹般抓住了意中人的欲望,点燃了早已烟尘滚滚的欲望火山。

“啊!”欢乐幸福与撕裂之疼混合在一起,采儿的美眸瞬间张到了最大,又一下子闭到了最紧,在这一张一和的刹那,她眼角滑下了莫明的泪花,身心多出了爱人的“大小”!

最美的一瞬间已经发生,在近似梦幻般的感觉下,江恒清醒过来后,才发觉自己已经被采儿整个包围了!

第二十九章采芽摘嫩。激情夜(3)***********************************(本章多处删节,前面部分也有删节的章节,后来的书友可以到书友群的共享里欣赏,呵呵……最新群号在作品相关里)***********************************“啊!”时光只过了片刻,江恒一生在最丢人的记录发生了,刚刚绽放的小花还未在风雨中飘零,无敌的高手却抢先――马失前蹄、一泄如注!

嘿、嘿……当了一回丢人的快枪手!

“嘘……好采儿!恒哥哥爱死你了!”江恒僵硬的身躯松弛下来,轻轻啃咬着美少女的朱唇与耳垂,然后暗自运转着神奇的超能口诀。

江恒竟然把超能用在了这方面,汗……他还真是有史以来最独特的一任时间守护者!

一夜春色绵绵细雨,无尽欢情缠绵悱恻!

“呃……”又是昨夜多次出现的闷哼,可此时的采儿已经“勇气”不在,疼得双腿发软坐回了床边,小脸发白下意识捂着小腹,情不自禁回头望向了床上的罪魁祸首。

“采儿,小心!”

细细算来,江恒虽然已经拥有过几个女人,但拥有处子落红这还是人生头一遭,望着采儿那痛苦的眼眸,年轻人不由感同身受心房隐疼,大为怜惜的抱起采儿,真诚的抚慰道歉道:“都是恒哥哥不好,昨夜伤着你了!采儿,你怪恒哥哥吗?”

采儿就是与众不同,虽然还未成年,但少女却没有绝大部分女子初夜后的持宠生骄,又或者说没有那份刁蛮习性。

“恒哥哥,采儿只觉得很幸福、满足,只想让你以后都这样宠爱采儿!”深情无限的话语跨越了年龄的限制,谁说年轻就不懂真爱,少女缓缓依偎在恒哥哥身前,用最无敌的方式彻底打败了江恒,驱散了他心底初生的愧疚。

“采儿!”没有欲望,只有真情,江恒这一次的深吻是那么真挚纯净,用尽一切力气封堵着少女的唇舌,吸吮着她的呼吸,占据着她的香气!

这一刻,江恒忘记了天,忽略了地,连干妈的影子也少有的暂时消失不见,在他整个眼里,全部心底,都只闪烁着采儿的倩影,采儿的体温,采儿的话语,采儿的一切……隐隐约约间,在江恒心灵天地的某一个遥远角落,流转着一阵苦恼的叹息,“这下麻烦了,一个男人竟然拥有两个挚爱,这让自己怎么选择!唉……这可是一夫一妻的社会,这可怎么办呀!”

遥远的未来担忧只是一闪而过,现实中的江恒兀自沉醉在甜蜜的小天地里。

关掉了手机,锁紧院门,他今天要把自己与天地隔绝,独享与采儿的二人世界,让什么偏门,生意,名利,甚至是临时男友的工作……全见鬼去吧!

哦,对了,在关机前,一定要给干妈请个假,嘿、嘿……干妈在自己心底,仍然是第一,超越天地人世的第一!

“砰、砰……”乐不思蜀的二十四小时就这样在涟漪中渡过,第二天的朝阳还未升起,四合院就突然开始“地震”了,古旧的两扇院门在重击中瑟瑟发抖,让正在呼吸清新气息的江恒吓了好大一跳。

第四卷暧昧欲火堕落超能第一章子弹嫂“糟!肯定是云想容杀上门来了!”精明的意念略略一转,江恒知道,自己快乐的时光算是划上了句号,以对方对门扉的“残暴”来看,决不会是温柔似水的干妈。

“来啦!别敲了!”年轻人一边做好了防护的准备,一边在无可奈何的叹气声中拉开了门闩。

“臭小子,你还没死呀!”

大门一开,果然是云大小姐那张怒气充盈的玉脸,个性独立爽朗的女记者就像一个男人一样愤怒的擂了江恒一拳。

“江恒,你想害死我与小雨呀?昨天打你一天电话也不开机,原来是躲在家中享清福呀!”

风风火火的云想容一天的怨气好似鞭炮一样轰隆响起,也向鞭炮一样一会儿就过去了,不由分说拉着江恒手腕就向外走,“快点,今天你要再不出现,肯定得穿帮!”

“恒哥哥!”睡眼朦胧的采儿好似灵秀的百合花,身着纯白碎花睡衣出现在房门口,充满诧异与本能怀疑的眼神笼罩了对恒哥哥动手动脚的美丽女人。

“哦!我明白了!”

不待女主人开口质问,云想容却抢先有了神色变化,夸张的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然后以怪异的眼光扫视江恒道:“臭小子,难怪不出现,竟然玩金屋藏娇呀!”

“噌!”肆无忌惮的打趣让江恒与采儿同时脸如火烧,害羞的小姑娘又怎会是女记者的对手,一下子就被羞回了房间,慌乱的倩影就像受惊的小鹿,连蹦带跳藏回了自己温暖的小窝。

“别胡说,她是我的小房东!”江恒虽然有敢作敢当的血气,但他可不是无事找事的笨蛋,随意而平静的转移了云想容注意,然后主动向院外走去道:“快点呀,你不是很急吗?”

“江恒,说真的,那小姑娘是不是你的小情人?”

云想容虽然成功被引出了四合院,但她不愧是第一金牌记者,一边与江恒并肩在小巷中穿行,一边还不忘发挥她记者的本能,“行呀,你小子真厉害,那小姑娘还未成年吧,你们竟然已经同居了,咯、咯……”

“诶,云大记者,你可要小声点,别破坏我的光辉形象。”江恒也在这时平复了心中的忐忑,就像平时一样,开始与云想容针锋相对互相调侃;他知道,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洗去嫌疑,否则这把柄要是让一直对自己“不轨”的女记者抓住了,那还不留下大祸患!

“子弹哥,出去呀。”

两人刚要走出巷道,迎面就碰上了几个准备回家睡觉的小混混,几个小黄毛看见云想容不由眼前一亮,忍不住拍马屁道:“子弹哥,这位是大嫂吧,真靓。

大哥就是大哥,兄弟们的马子比起来差远了!”

汗……江恒背心的冷汗已开始狂流,禁不住为几个小兄弟的命运而担忧。

“大嫂早上好!”宿醉未消的几个小混混没有看懂老大眼中的暗示,反而为了给老大脸上添光,竟然学着电视上黑社会的模样,排列整齐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

“咯、咯……”

出乎意料,绝对的出乎意料,云想容非但没有发火,反而还美滋滋的点了点头,玉手轻轻往上一抬,真有点大嫂的风度,“嗯!改天让子弹给你们找几个漂亮小妞!”

“扑嗵!”虚幻天地之中,江恒已然昏倒在地,汗流浃背的家伙算是又一次认识了云想容,难怪能成为第一记者,这与三教九流打交道的本事还真强!

“多谢大嫂!哈、哈……”江恒已把云想容拖出了小巷,身后还传来几个小黄毛怪怪的笑声。

“嘻嘻……臭小子,你跑什么,难道本小姐客串你女朋友会让你丢面子!”

云想容威风了一把,此刻还意犹未尽,兴致勃勃继续道:“当黑社会老大在滋味还真不错,对了,江恒你哪天带我到你们的大本营逛一逛,看看有没有报道的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