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4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4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风火火的云想容看来已等候多时,不由分说一把就将迟到的家伙扯进了门内,只留下一串残影在门口发愣。 [ .

“快、快、快脱衣服,还有裤子,咦,你鞋子也脱了……”被挡在门外的自然风儿听得是脸红心跳,不由大为后悔自己慢了一步,失去了观看春色大戏的好机会!

“云……云小姐,你……你想干什么?合同上可没写明要上床!”江恒就像被色狼盯上的花姑娘,一脸恐惧,双手护在了胸前。

“切!就你这小样,还想让本小姐倒贴!”云想容就是云想容,金牌记者就是与众不同,对于江恒有点暧昧的玩笑,她脸不红、气不喘,反而还狠狠还击了一招。

“快进房里换上这些!”

云大小姐把一大堆纸袋塞进了江恒怀抱,然后边催边解释道:“就你这身穿着,当黑社会还称职,可我老妈要看的女婿可是青年才俊、杰出精英,记得哟,我还给你配了一副平光眼镜,一定要戴上!”

“想容,阿姨来了吗?”江恒的小房间刚刚关上,一身警服的欧阳警官就回来了,望着门口的男士皮鞋,女神探指了指小房门,强忍笑意问道:“江恒真来了……”

“当然了,这计划我酝酿了这么久,怎么能不用上呢?”云想容显然对自己的精心计划大为满意,末了更亲密的搭着好姐妹的肩膀道:“小雨,别说我不想着你,等我用完了,立刻借给你用用,嘻、嘻……”

“去你的!”

欧阳雨一边摘下警帽,一边抖肩甩开了好姐妹的手腕,习以为常的笑语道:“别摸这么久,不然人家还以为咱俩真是什么呢!”

“玻璃就玻璃呗,玻璃又有什么不好!”

云想容边说边装出一副男人的形貌口吻,粗声粗气道:“老婆,咱们到哪儿去渡蜜月?”

“啊!你们……”

小卧室的房门突然打开,一身名牌休闲装的江恒却好像一尊泥菩萨,目瞪口呆手指两女,话语结巴的不敢置信,顿了好几下最后才艰难的问道:“你们原来是……哦,我明白了!难怪、难怪!”

“噌……”两女适才的笑闹彻底忘记了第三者的存在,想不到会弄成现在这样,浓重的红云瞬间爬上了脸颊,被抓住“现场”的二女更不知道怎么解释!

她们脸上的羞涩尴尬却全被江恒误解,大开眼界的家伙一边大为惋惜,一边还强装开明,一脸虚伪的笑意道:“没关系,不用不好意思,我能理解,真的,现在好多国家都可以公开结婚了,是吧,你俩不用这么尴尬!”

汗……绝对的越描越黑,云想容一向爽朗大方,心中是暴笑多过难堪,不过欧阳雨则要“胆小”多了,一股莫明的怨怼陡然冲上了女神探的眼眸,玉唇一开就要教训自以为是的笨蛋一顿。

江恒全然不觉自己已经面临危险,兀自还在那儿惊叹两女的“时髦”,更自作聪明的把自己这临时男友的职责想了个一清二楚,还好心的坚定了意念――一定要努力帮助这对“苦命”鸳鸯,呵、呵……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嘛。

“小雨,别生气,开开玩笑嘛!咯、咯……”

云想容对好姐妹可是了解甚深,在欧阳雨眼底冒火的刹那,她抢先一步冲到了江恒面前,使劲儿把他往房里推。

“臭小子,闭嘴,再回去换双鞋,这鞋与衣服不搭配!”

就在这时,一道诧异的惊呼让一男二女瞬间呆立,异变几乎是从天而降,打了二女一个花容失色、促手不及。

“容容,你……你们在――干什么!”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吼叫出声,云想容一听到那肉麻的称呼,不用回头,就能猜到是何人。

呜……天啦,他怎么先来了!这下……麻烦大了!

“哥,你怎么来了!咦,妈你也来了!”抢先回话的是欧阳雨,她心中的悲鸣虽然没有云想容强烈,但从哥哥那好像要吃人一样的目光里,她也知道――大事不妙,要搞砸了!

一切发生在突然之间,欧阳雨的话音未落,江恒已然回过身来,混乱的场景让他没有发觉两女眼底的焦急,而是一心要扮演好自己云想容男友的角色。

“你们好,我叫江恒,我是……”年轻人轻快的脚步一顿,以最为潇洒的身影迎向了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礼貌的伸出了右手,同时准备开口自我介绍。

“他是我男朋友!”

欧阳雨不愧是专业人员,万分危急之时,突然冲口而出,一下子就让现场众人神色大变。

云想容是禁不住嘘出一口大气,暗自给了好姐妹一记感激的眼神;江恒自然是愣了片刻,但先入为主的家伙想通了,反正是当两位女同志的掩护,当谁的男朋友都无所谓。

神色变化最大的莫过于那高大英俊的白面青年,先是一脸通红的好似雷公降世,转眼又是眉开眼笑乐得合不拢嘴,同样奇怪的是他身后的中年妇人,雍容素净的玉颜不仅闪过一抹好奇喜悦,还有几分如释重负。

这一切落到江恒眼底,任凭他多么聪明,第一时间也是疑惑大增,汗……不就是欧阳雨交了一个男朋友吗?这两人表情变化干嘛那么巨大!

第二十四章一男二女用“妹夫,你好!”高大男子话语虽然不像刚才那样怒火冲天,但反而更让江恒为之胆寒,对方那亲热的情状,欢快的气息,还有那握的紧紧的手掌,无不让江恒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男女通吃的白面杀手了!

汗……这一家子一个个全是怪胎!

“哥,不要吓着人家!”

欧阳雨娇嗔着扯开了高大男子,然后才强自平静自然的介绍道:“江恒,这是我妈,这是我哥欧阳雷!”

“林姨,你怎么不打电话,人家也好去接你嘛!”这时,云想容也已经从意外中平复下来,迅速调整角色进入了备战状态。

“小容,恐怕林姨一打电话,你这丫头又要去外地采访了吧!”中年美妇丰润玉脸不见老态,什么岁月风沙支流,统统与她那光滑的肌肤毫不沾边,与欧阳雨站在一起,更像是面容相似的两姐妹。

“林姨,看你说的,人家有那么没礼貌吗!”云想容撒娇般的挽上了美妇胳膊,然后悄悄对欧阳雨使了个眼色。

“容容,你可想死我了!看你累得,又瘦了吧?”欧阳雷面对云想容之时,总是那么情意绵绵,深情无限,可惜对他没有感觉的云大小姐除了恶寒,还是恶寒。

“哥,先进来坐下,休息休息!”欧阳雨自然明白好姐妹的意思,配合无间的及时挡在了云想容身前,然后连推带劝把哥哥弄进了沙发。

云想容生怕弄不清状况的江恒露出破绽,不得不全力施展她金牌记者八面玲珑的手段,欧阳雨也立刻把专业神探的本领用在了现场,屡屡在谈话出现了“危情”时把火扑灭。

在二女天衣无缝的辛苦配合下,最初的一场谈话终于有惊无险的过去了,而江恒也终于有了离开客厅的机会。

“妈,你坐坐,我帮他泡茶,江恒这人什么也不懂。”

欧阳雨用几分羞涩、几分娇嗔的完美表情抹杀了母亲与哥哥心中的怀疑,然后不徐不疾的走到了厨房,把躲到这儿透气的年轻人拉到了一边。

“欧阳,这到底是……”江恒适才应付欧阳雨那异常亲热的哥哥已是额头见汗,此时更被欧阳雨那神秘的眼神弄得一头雾水。

“记住,从现在起,你是我男朋友,一直到我妈与我哥离开为止。”

欧阳雨一边警惕的回头看了看客厅,一边更加凝重低沉的语调补充道:“还有,千万、千万记住,不要在我哥面前谈云想容认识的所有男人,知道吗!”

“啊!”乐大少的脑海乱成了一团,找他当假男友他能明白,但既然如此,为什么又必须这样呢!

“小妹,不要累着妹夫了,大男人干什么家务,还是让他来陪哥聊天吧!”

欧阳雷的呼唤是特别大声,一口一个妹夫叫的是无比亲热。

“快去吧,不要露出破绽!”就像叮嘱要上战场的战友一般,欧阳雨给江恒的感觉,是那么的――奇怪。

“欧阳警官,这与合同可不一样。”

关键时刻,江恒那奸商的潜质出来了,不进反退,贼笑着坐地起价道:“嘿嘿……既然增加了工作量,那工资是不是应该涨一涨,算双薪怎么样?”

“你……”

欧阳雨气的是哭笑不得,本以为江恒是说说就算了,不料臭小子竟然像变戏法般摸出纸来,认认真真递到了她的面前,“呵、呵……签字画押才算数!”

“小雨……”欧阳大小姐银牙紧咬,可惜大哥那越来越不满的声音好似催命魔音一般,让她在权衡轻重下,不得不两害相权取其轻,气乎乎的在纸上签字画押,让乐呵呵的江恒大大的得意了一把。

现在的江恒已不看重这点钱,但他却能因此得到报复的快感,一想到二女当初对自己的明逼暗迫,年轻人潜意识的郁闷终于在心花怒放中化为了云烟。

嘎、嘎……原来威胁别人的滋味这么美妙,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当“坏蛋”!

“大哥,不好意思,刚才耽搁了一下!”江恒端着早已泡好的香茶回到了战场,向中年美妇恭敬的打了个招呼,然后按照欧阳雨指示,把全部火力都放在了欧阳雷身上。

“大哥,你抽烟吗?要抽的话,咱俩到阳台上去,不能让二手烟毒害伯母,对吧?”

“哈、哈……男人能不抽烟吗!妹夫,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走!”欧阳雷的脚步冲得比江恒还快,看来还真是一个标准的烟民。

“伯母,让小雨陪你,我陪大哥聊天去了!”江恒称职的表演着他完美准女婿的角色。

“嗯,去吧,不过不要什么都听小雷的!”俗话说得好,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有趣,再加上一些另外的原因,中年美妇看江恒的目光更是欢喜,透出由衷的满意。

“妹夫,抽我的,给!这烟你应该没抽过,尝一尝,如果觉得对胃口,哥哥我叫烟厂给你送几件来!”

江恒刚要伸手掏烟,却被欧阳雷大手虚推,然后掏出了一包他从未见过的香烟,带着几分本性的自傲递了一支过来。

对方那抑制不住的“官”味儿一下子让江恒心中升起了一连串的疑问,他虽然没有见过这种白皮烟,但坊间传闻可不少。

“嘘……”

一口凉气倒吸而入,江恒一边接过丝绸般怪异感觉的烟卷,一边以震惊的语气道:“大哥,这是不是叫做『太子烟』!”

第二十五章纨绔公子“铛……”清脆悠长的打火机声这一次多了一层惊喜的味道,江恒点燃的不仅是一支用钱买不到的香烟,而是一个以前从未接触过的陌生阶层――一个远远与“平民百姓”不沾边的阶层。

“怎么样,好抽吧!”

即使没有恶意,但欧阳雷还是习惯性的抬起面容,一边轻轻弹点烟灰,一边笑语道:“知道这烟为什么好吗?就是抽一辈子,它也不会对人体有多大伤害,而且抽起来比小老百姓的烟更有味儿,咱们圈子里也不是人人都抽得上,我也是沾我家老爷子的光!”

江恒修长的剑眉禁不住皱皱,心中的兴奋瞬间降了几度,对方言语间流露的气息,让他这“小老百姓”觉得很不是味儿,就连口中那确实很棒的“太子烟”

也是味道大减。

幸好,欧阳雷主动转移了话题,才没让心生异样的江恒露出破绽。

“妹夫,你说说,你是怎么与小妹好上的?”

欧阳雷不等江恒回应,又下意识看看客厅,然后紧张的压低话语:“来之前云叔叔给错消息,让我以为你是容容的男朋友,差点把我气死了!呵呵……”

客厅里,巧合的是,中年美妇也正在问着同一个话题。

“妈,人家就是看他顺眼,所以就在一起了,不行吗!”欧阳雨事先可没有想过这答案,在撒娇也不起效果后,脱去警服的女神探就像小姑娘般意念一转,戏谑的把预先为云想容编织的浪漫情节套在了自己身上,当然也不忘医院里那英雄救美的一幕。

“呼……”中年美妇一边听,一边用温柔清明的美眸盯视着女儿细微的表情变化,随着欧阳雨那梦幻般语气越来越欢快,美妇人眼底的怀疑也越来越薄弱,最后的担忧终于消失不见。

“小雨,你愿意找男朋友,妈就放心了!”

阳台上,欧阳雷的反应可比母亲强多了,拍着江恒肩膀:“妹夫,你真行,连我那从不把男人看在眼里的小妹也能搞定,真给咱男人脸上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