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4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4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 [ .

“哈、哈……”

半月后,江恒把六十万钞票推倒了罗七面前,然后以最大的意志力平静道:“七哥,这可全是纯利润,那些小兄弟的薪水已经发下去了!”

“兄弟,是不是先把水钱还了?”罗七一边乐呵呵笑个不停,一边提出了建议,毕竟借得虽是月息,但提前一天还,就能少出一天息,他当然愿意少出血。

“七哥,别忙,反正借得是月息,到时说不定另有好处呢!”

江恒语带神秘,又给罗七留下了一个睡不着觉的迷惑。

在江恒反复的压制下,游戏机的内幕终于拖上了一段时间,可惜地痞始终还是地痞,在一个月后,整个恐龙市黑道还是知道了这一咸鱼翻身的暴利行业。

“子弹哥,怎么办?听说许多老大都心动了!”瘦猴已经是子弹哥身边的红人,二十个未成年地痞都接受他的指挥。

“猴子,你用七哥的名义,传一个消息出去,就说有钱大家赚,七哥再过半个月出院后,要与大家碰个头!”

第二十二章第一桶金“兄弟,你这又是什么妙计?”医院里,罗七一点也不紧张,江恒的表现已经彻底让他信服,也许年轻人打个哈欠,他也会认为这里面有玄机。

“七哥,这本就是快钱,我们靠得是独家经营、聚少成多,如果大家都一起干这个,你说还会有钱赚吗?”江恒为了保持自己心境的平和,几乎用上超能,也幸亏如今的他今非昔比,超能大进,才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

在罗七认真的等待中,江恒缓了口气,然后才说出了真相,“再拖上十天,咱们就有两个月了,到时你再临时出次院,把游戏机卖给各地盘老大,最后赚上一笔就收手!”

“啊……收手!”罗七惊讶得瞪大眼睛,一想到每天那么大的纯利,他不禁有点心痛。

“七哥,该放手的时候一定要放手,我们现在还不能与所有人斗,而且树大招风,名头太响,会引起黑白两道的不满!”

罗七虽有不舍,但在江恒的坚持下,他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十天之后,整个恐龙市黑文化圈子掀起了一阵欢呼的波浪,所有大大小小的老大都不禁对罗七竖起了大拇指,让喜欢义气的罗七心满意足,乐开了花。

而罗七也明白了江恒为什么不急着还水钱,因为几乎所有水公司的老大都同意了子弹的办法,用游戏机抵债,而且还是高价相抵!

在各老大眼中,曾经过时的游戏机又变成了可以下金蛋的金鸡,他们当然愿意。

风儿,吹得特别欢快;阳光,显得特别活跃。

一间普通的房间内,普通的桌子上,却很不普通的放着――一大堆钞票!

江恒与罗七神色激动,尤其是从没见过那么多钱的江恒,这次,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翻腾的热血了。

“哈、哈……”欢快的笑声充斥了室内每一寸空间。

“七哥,这是整整二百六十万,拿六十万当花红分下去,剩下两百万,咱哥俩一人一半!嘿、嘿……我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嘎、嘎……”

成功了,江恒成功啦!子弹成功啦!他这另类的文化地痞成功了!

从秋天时一文不名来到恐龙市,到今天的百万富翁,年轻人掐指一算,时间才过了五个多月,现在才刚到年底!

“呀……”一声狂啸,久久不休,幻想成为了现实,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人激动发狂!

心灵天地之中,虚幻江恒的身影飞一般上升,直到顶天立地,笑傲苍穹――真得,他真得是这种感觉,平地飘飞,白日青云,好像自己是――无所不能!

成功不仅能带来巨大的喜悦,更让江恒浑身三万七千毛孔都为之开放漂浮,年青的心开始向天空飞翔;虽然相对世界来说,这点成绩是恒河的半粒沙石,但对于初入社会的江恒来说,这种感觉足以让他有勇气――向上帝挑战!

半年时间,完全的白手起家,杰出的上天宠儿用自己的努力,自己的聪明,当然不会少了超能力的相助,完成了大多数人一辈子的幻想,得到了人生最难得的――第一桶金,一百万!

************“叮铃铃……”

清脆的电话声唤醒了睡眼朦胧的江恒,年轻人一边不满咕哝,一边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搂抱干妈的大手,然后四处乱摸,终于找到了被衣服压着的手机。

“喂,谁呀!等会儿再打来!”

他虽然不想接听,但电话那头却是锲而不舍,眼帘似开似合的家伙一按下接听键,立刻冲着电话大声骂了起来。

现在才刚刚天亮,在他想来,骚扰自己的除了黄胖娃那群玩通宵的家伙,不会有别人。

“哼!架子还挺大嘛!当了黑社会老大就是不一样,对吧,子弹哥!”话筒里传出一声冷哼,透入心底的“清凉”一下子让江恒清醒过来。

斜躺软榻的身形反射般一挺,子弹哥一瞬间由猛虎变成了羔羊,他虽然是威风凛凛的社会新星,但女神探可是他的“大树加靠山”!

“呵、呵……是欧阳警官呀,我还以为是骚扰电话呢!”年轻人傻笑着转移了话题,不好意思的涩声问道:“不会是谁又犯事儿了吧?”

身处不同的环境,思想意识果然大不一样,以前的江恒绝不会有这种担忧,现在却第一直觉就是手下出了问题。

“江恒,你还真把自己当社会老大了!”

电话那头传来欧阳雨半真半假的调侃,同时还透出一份隐约的警告,最后此才以一向的平静干脆道:“不是我找你,是小容让我转达,要你今天上午开始履行合同!”

“啊!合同!”江恒愣住了,电话一端已经是一片盲音,但他耳边的电话还是久久没有放下。

汗……自己几乎已经把这茬儿忘记了,也认为只是两女的一时兴起,想不到还真有这么一天。

怎么办!钱现在已经不缺,可是听欧阳雨的口气,似乎这“聘用男朋友”的职位还非干下去不可!

唉……干就干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万千杂念最后统一齐整,年轻人百转千回,最后终于为自己找到了出发的理由。

“小恒,是那个女警官打来的电话吗?”

薄被随着张敏丰润的玉肩往下滑落,一直滑到了绝色佳人玉峰顶端,才缓缓停了下来。

“呃!”一团火热让江恒呼吸急促,干妈那半遮半掩的腻滑云堆荡漾勾心的波浪,若隐若现的粉红乳晕更是好似干柴遇上了烈火,烧得他心儿砰砰狂跳。

第二十二章爱之分享虽然已经与美妇人双宿双栖,但江恒面对如此诱惑,依然是把握不住,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一辈子也抵抗不了一生挚爱的一颦一笑、一眼一眸!

“呼……”年轻人的唇舌已经无暇回应,因为他正忙于深情吮吸那涨大的乳珠。

“嗯……坏小子!”张敏虽然温柔娴熟,但独特的体质让她同样经受不住干儿子在床上的厮摩,敏感的玉体在悸动中春露微润,第N次清晨的甜蜜“早餐”

又开始了!

春风细雨,浓情蜜意,两情缠绵,天长地久!

灵与欲两相融合之后,乐大少才吃上了真正的早餐,而余韵未消的张敏则摇身一变,端庄的玉容,带着几分宠溺的美眸,体贴入微的关怀,让年轻人在美到心里之余,又细细品味着二人之间那层美妙的复杂关系。

似长姐般的关怀,又似慈母一样的呵护,更有那情人娇妻般的温存,这复杂暧昧是剪不断、理不清,更让一对浓情鸳鸯在“混乱”中乐此不疲!

“小恒,昨天我听孙爷爷说了一些你的近况。”

吃到中途,张敏轻柔的话语让江恒感受到了不妙的气息,“告诉干妈,你的这笔钱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在帮黑社会做坏事?”

汗……果然还是东窗事发了!

江恒虽然早知有这么一天,但年轻人却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这墙能永远不透风,但这可能吗!

张敏如果不问,他还能故意忽略,但她这么一开口,江恒却不得不老实交代了!

面对一生的挚爱,江恒心中其实已经挣扎了好几天,如果心中的秘密与压力不能与爱人分享,那这份爱就值得――怀疑!

思前想后,年轻人下了一个天大的决定,他不仅要说出自己在干什么,而且还要说出一切的前因后果,包括那足以惊天动地的超能秘密。

“干妈,你听我说,不过说之前,你最好坐到沙发里,我怕你吓的摔倒!”

江恒凝重的话语少有的认真,深深的呼吸让张敏本能绷紧了心绪,女子天生的细腻直觉让她明白,干儿子加小情人肯定不是在开玩笑。

“干妈,你记得半年前李部长的事吗……”一切当然应该从头说起,年轻人虽然已经与干妈变成了恩爱夫妻,但他却还是喜欢叫“干妈”,尤其是在夜晚的时候,任凭张敏多次或娇羞,或生气的命令,也没能改变。

时光一点一点的流逝,江恒自然的话语叙述着一个神话般的回忆,美妇人的心绪随着“神话”一起飞翔,时而紧张,时而欢快,又时而充满了――质疑!

“小恒,你……你说得是真的吗?”最后,当江恒说得口干舌躁,泥塑木雕般的干妈愕然良久之后,却好似自言自语般冒出这么一句。

“呵、呵……干妈,我表演给你看!”年轻人对此不急不躁,他早已料到张敏会有此反应,这也是正常人的反应。

“怎么表演?”美妇人的好奇心让她美眸异彩闪烁,充满好奇与期待,一向的雍容大方也压不住冒出头来的浪漫向往。

“干妈,你现在是不是绝对清醒?”

江恒在得到张敏肯定的回应后,又一次郑重提示道:“开始了!”

一道七彩之光在年轻人眼中一闪而过,清清楚楚的让张敏刻进心海,这次不同于第一次见到时的模糊不清,而是实实在在的向美妇人心潮投下了惊天巨石。

天啦!小恒的眼睛真会发光,太……太神奇了!

“咦,小恒,你表演呀?怎么停下来了?”惊叹仍在张敏脑海盘旋,但等了几秒钟后,也不见坏小子有什么变化,只是好像双手突然背到了后面。

这……这有什么好神奇的!

面对干妈的疑问,江恒神秘的笑意瞬间加上了几丝灼热,右手缓缓从背后伸出,以低沉沙哑的异样语调道:“干妈,你看这是什么?嘿、嘿……”

“啊!你这死小子,快还我!不像话!”张敏望着年轻人手中的胸罩内裤不由花容失色,熟悉的感觉立刻让她低头查看。

“唔……”惊叫与羞涩声同时响起,不用多看,张敏已经知道,自己睡袍下是空空如也。

嘿、嘿……原来江恒刚才的证明就是这个办法,还真挺有效果!

温柔佳人在震惊中忘记了发火,一番嬉闹后,以猜测的语调到:“小恒,这就是――停顿十秒钟吗?”

“嗯!”

江恒可不敢随便欺负干妈,当然,在夜里床上那又不可同日而语,得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凝声道:“干妈,现在你相信我不会受伤害了吧,而且,我跟你保证,不仅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而且还要让身边的小混混尽量改好,走上正路!”

掷地有声的豪迈气势突然一顿,江恒又变回一个普普通通的无赖青年,“干妈,要不要我给你穿上?嘿、嘿……”

“好啦,不许胡闹啦!出去上班吧,让我再想想!”张敏摆出严肃的神色,江恒绝对就是小绵羊,一切都得听干妈指挥!

“嘘……”行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今时不同往日的江恒连头颅也不由自主高了几分,神清气爽的年轻人颇有飘然欲飞之感,他从来没有想到,原来把秘密说出后,那感觉会是这么的轻松。

“叮铃铃……”电话铃声又响了。

“臭小子,还不过来小心本小姐找人扫你的场!”

刚一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就传出了云想容泼辣厉害的怒吼,那恐怖的语气真让人怀疑,究竟谁才是记者,谁才是偏门老大,难不成二人身份对调了!

第二十三章玻璃姐妹“云大老板,我马上到,把你的钞票准备好就可以了!”江恒下意识把电话远离了耳朵,等云想容的雷雨稍歇后,他这才笑兮兮的做出了回应。

画面一闪,年轻人果然很快出现在了二女的小窝门前。

“快进来,别嗦!”江恒刚想举手按铃,不料房门已然抢先一步打开,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