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4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吓”得眼眸慌乱,空白一片的脑海分不清东西南北,只知道自己要赶快逃,逃回房间,逃进卧室,这样才能逃过坏小子施加的无尽压力。 [ .

一男一女一追一逃,张敏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打开了房间,然后拼命向里一冲,并用力回身关门。

就在美妇一停一转身的刹那,相隔数米的坏小子已然飞扑而至,在最后空隙即将消失的瞬间,他不顾危险把手指卡在了门缝之间。

“干妈!”没有过多的言语,年青男人用最简单的呼唤,最直接的眼神,把自己心中再难控制的痴恋流泻而出,痴痴的光芒映照中,还透出了决不退缩的表情,即使手指被门扉压断,他也不会后退半分!

“小……小恒,缩……缩手,你先……回去,干妈要……休息了!”断断续续的话语起伏颤抖,张敏在江恒的目光下心乱了、手软了、脸红了……但端庄与矜持――还是没有消失!

不能,无论无何都不能让小恒进来!坚定的心声让张敏又一次筑起了心灵抵抗之墙,不仅是因为两人诸多的差距在与世俗挑战,而且还有那难言之隐,让美妇人只能强忍心碎!

“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开始发狂,灼热弥漫的眼神只见火热升腾,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撕破最后的暧昧,那剩下的就是只有前进、前进……永不后退!

不是生,就是死!不成功,则成仁!

“干妈!”火热的呼唤之中,具有豹的速度、鹰的眼睛的家伙,又在灵欲催逼下施展出了熊的力量。

大手用力一撑,一分一寸的推开了那具有别样意义的房门,江恒几欲发狂的身心就此挤入了属于张敏的空间。

“砰!”房门终于重重的关上了,但关门声却是那么得激情澎湃!

男女的战争更加的火热,电灯也来不及打开,只见两个模糊的影子已经开始纠缠。

“小恒,别……别这样,我是你干妈!”

丰盈高挑的倩影在慌乱中奋力逃跑,慌不择路的逃进了自以为安全的卧室。

“干妈,咱们没有血缘关系,有什么不可以!”年轻人大步追上,绝不让卧室有封闭的机会,铿锵的话语掷地有声,好似千斤重锤,一记记的敲碎了干妈的心灵之墙。

“唔……”浓重的咿唔之音在黑暗中回荡,瞬间弥漫了绮丽空间的每一寸角落。

虽然看不见,但绝对可以听得到,猜得出,一定是年轻人开始了行动,在黑暗中抢占了一生挚爱的朱唇。

“嗯……”动人的呻吟让心儿融化,张敏的反抗在异变中逐渐势微,美妇人芳心深处激情的火山终于被点燃,焚天灭地的火热彻底将矜持焚为了飞灰。

“小恒,别……别……”半晌之后,黑暗之中多出了几抹腻滑的白光,那曼妙的波浪即使黑暗也不能抵挡。

“干妈,我爱你,小恒一辈子都爱你!”男人发自魂魄让痴恋回荡,心神与面容全都奋不顾身投入了汹涌波浪里,深情的吮吸,迷离的陶醉,如痴如狂,一生一世!

“不要!”

一声惊叫,张敏与江恒一起滚倒旖旎床榻,美妇人在关键时刻,强自压抑心中情愫道:“小恒,听我说,干妈不是没感觉,但我们不能在一起!”

娇喘吁吁的仙音微微一顿,松了一口气的张敏不待坏小子开口,紧接着继续解释道:“不是我不想,是不能够!干妈不能害你!”

“害我!为什么!”

江恒愣住了,他玄异的直觉告诉自己,干妈这不是推托,而是真有什么难言之隐!

第二十章干妈,我要你(3)“我……”两抹红云爬上了丰润玉脸,绝色美妇略一沉吟,最后还是强忍羞涩道出了真相,“小恒,干妈天生没资格享受爱情!我母亲曾郑重说过,我们家族的女人天生体质特殊,不能像正常女人那样享受恩爱家庭,我父亲的暴毙就是一个例子!”

江恒听到这儿,虽然觉得张姐说得很玄乎,但他却用最单纯的爱恋选择了相信,他相信干妈不会骗自己,更何况自己就是一个“非正常”的存在!

张敏发出了一声无奈的长叹,紧接着以哀伤的语调道:“唉……可是我当时一点也不信,总以为一切只不过是巧合,又控制不住自己年青浪漫的心,很快就与灵芝的父亲相恋了!”

“呜……”

两行酸楚的泪水在虚空留下了悲伤懊悔的痕迹,张敏抹了抹脸颊道:“都是我害了他,在新婚那晚,他……在高潮后果然……暴毙了!”

“啊!会不会是心脏病?”江恒用最正常的思维做出了猜想!

“不是!不是因为有病,而是因为……”

张敏说到这儿,还是抹不去羞涩,微微颤抖回应道:“全是因为干妈特殊的体质,只要一与男人……对方就会受不了而……精尽人亡!”

“呼……”神秘夜色笼罩下的空间突然由化动静,一男一女沉重的呼吸清晰可闻。

天啦!精尽而亡――这、这、这世间还真有这么玄乎的事,而且还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怎不叫江恒为之震撼心碎!

最难以启齿的隐私已经说了出来,张敏心弦离奇一松,在自悲自怜与失落中强装笑颜道:“小恒,这下你明白了吧?干妈可不想失去你!”

“干妈,我想好了!”

没有过多的犹豫,更谈不上天人交战,江恒几乎是紧接着开口回应道:“干妈,我不管,我要与你好,好一辈子!”

“小恒,你还是不相信!”

张敏在感动中是泪花闪烁,但江恒越是认真痴情,她的心就越痛,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江恒不相信自己!

“信,我信!”江恒是真的相信,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为什么如此美丽的干妈身边,却没有一个把她捧在手心里的好男人!

“干妈,我也不是普通人,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再一次伤心!”

“不行,小恒,不要傻了!”江恒说得也是实话,可张敏反而却怎样也不相信,哀愁倩影轻轻一动,美妇人就要下床而去。

“干妈,那……那你让我抱抱吧,我想抱着你睡一晚,我保证不乱来就是了啊!”

江恒放弃了吗!不是的,他怎么会放弃!下定决心的他永远不会放弃,感受到干妈心中的苦,他更不会放弃,把欢乐留驻干妈心房――已成了江恒一生最高的目标!为了这一目标,他甚至不惜撒下了美丽而善意的谎言。

在年轻人好似撒娇孩子般长久的软磨硬泡下,成熟美妇不由芳心一软,带着几许宠溺,几许爱恋,几许无奈答应了下来:“好吧,不过一定不准乱来!不然干妈要生气!”

美妙的夜色开始荡漾涟漪微波,轻柔的被褥一阵波动,一男一女又温存得拥抱在一起。

“小……小恒,你……你干什么?”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也许已过了几小时,总之,在张敏紧绷的心弦刚有所松弛的时候,江恒的手脚又开始了活动。

“嗯……”

天籁之音在两人心间回荡,江恒一边轻轻进攻,一边昵语道:“干妈,我只想抱抱,我心里热,让我抱抱,嗯,这样舒服多了!”

“那……那……那你就只能这样,不许更多!”反反复复的进攻之中,美妇人终于做出了微弱的退让!

“轰!”欲望与真情交织的火山猛然暴发,退让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这一点却足以成为炸药的引线!

“啊……小恒,你……”美妇人的惊叫让天地发热,她在黑暗中碰到了江恒那昂扬的欲望之源,当然会吓得口齿发颤。

“唔……干妈……”年轻人对此不予回应,只是一个劲儿把自己的面容埋入了波涛之中,在干妈绝美的艳色中尽情品尝。

进攻一寸一寸加重,领土一点一点扩大,美妇人在玉体嫣红之中不停退却,如果不是那可恨的原因,她早已放开了灼热的心怀。

“小恒,那儿……不……不可以……啊!”强健的阳刚之躯不停紧逼,灵与欲已经把江恒彻底控制,无论是如海的真情,还是发狂的男人欲望,无不让他一往直前、决不后退!

“不要!”

最后刹那,最“危险”的瞬间,贤淑美妇的玉手做出了最后的抵抗,软弱无力的呻吟道:“啊……小恒,你会出事的,不要!”

“干妈,我要你,就是死――我也要!”

一字一顿好似九天惊雷,闪电一击从天而降,随着江恒发自内心坚定誓言,世间再无任何东西能阻挡他往前一步!

城防彻底失守,充实与满足瞬间占据了美妇人久旷的心田,事实已经发生,快感已经降临,所有的顾虑随即飞到了九霄云外!

“呜……”一声被枪决般哀怨的惊叹,两行莫明激荡的灼热泪水,用生命谱写的灿烂照耀了一对苦恋的鸳鸯。

第二十一章干妈,我要你(4)张敏柔腻的娇躯狠狠的与年轻人贴在了一起,如泣似诉的呢喃认命道:“好吧,干妈陪你一起――死!”

娇啼婉转,被翻红浪,春色无边,旖旎荡漾!

如此美景却多了一圈悲壮的气息,男人与女人灵欲的交融透出得是不顾一切的狂野!

这――会是江恒最后的夜晚,最美的回忆吗!

欲望在升腾,真情在交融,无尽的情丝从二人心房飞舞而出,在虚空以深合天地至理的轨迹交叉往返,织出一张唯美无暇的情网,网住了他,也网住了她。

一对苦恋的人儿终于冲破了一切,无论是世俗的禁忌,还是生命的威胁,都不能抵挡真情的烈焰!

完美的“情茧”散发着朦胧的光华,网中的男女能否羽化成仙,翩翩共舞,遨游天际,就看天明之时!

飘飘欲仙,恍若幻梦!沉浸在完美世界的江恒做了一个世纪美梦。

梦中,他先是经历生死危险,干妈激情澎湃翻身在上时,一个黑洞般的“漩涡”凭空出现,强大的吸力好似要把江恒的心与身都吸进去……人类的力量在黑洞面前难以抵抗,江恒用尽全力,牙齿咬出血丝,也难以止住自己扑向夺命漩涡的去势,太强了,强的他浑身窍穴开放――甘愿死去!

就在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的刹那,他“时间守护者”的能力焕发万丈光芒,时间――停顿吧!

非正常的漩涡遇上更非平凡的时间超能,就像自然天理一般,一物克一物!

无敌的漩涡失败了,欢呼雀跃着接受了失败的结果!

年轻人虎腰一震,抢回了男人的主导地位,双膝虔诚的跪在干妈面前,就似朝拜般开始了不知疲倦的起伏……“呜……”成熟美妇哭了,在极乐降临的刹那,在脚趾都为之悸动的瞬间,在玉体最为紧绷的一刻,她欢喜得哭了!

原来,世间果真有――奇迹,上天永不会给人绝路!

她终于等到了,等到自己命中注定的“克星”,一生一世恩爱相守的爱人!

“喔、喔……”雄鸡高唱,凯歌高奏,黎明的曙光不仅照亮了大地,还照进了张敏开放的情怀,积压已久的幽怨在阳光下,好似冰雪消融!

美满、快乐、幸福的时光,江恒醒来后,乐呵呵的双唇从未闭上过。

一天,整整一天,外面众人虽然已经等得心急,但江恒还是死皮赖脸在干妈家中呆了一整天,除了打了一个电话给孙爷爷与采儿外,他是直接把自己关在了这只属于二人的小天地,直接把现实世界的名利纷争统统关在了一门之外!

“呵、呵……”温馨的空间内,总是流转着江恒那有点傻气的笑声,他的眼中,心底……整个世界都只有干妈一个人的影子、笑容,以及羞涩的红霞、销魂的呻吟……人逢喜事精神爽,春风得意马蹄急。江恒的人生是阳光明媚,春色无边,不仅情场得意,就连赌场也是旗开得胜、一炮而红。

三天过去了,每天负责收钱的二十个小流氓开始笑了,要不是子弹哥铁青着脸,以从没有过的严厉神色命令他们不准张扬,恐怕他们早已笑得天翻地覆。

确实,每一处网点一天只能找百十来块,还要扣去给茶馆老板的三成,以及其它一些必要的开支,到江恒手上,就只剩下了四五十元,真是少得可怜,不够地痞们吃顿饭。

可是,如果从一千个地方同时汇集“四五十”,那、那、那……那简直是爽呆了!

一天就不再是四、五十块,而是四、五万,四、五万呀……简直可以把江恒喜上青天!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江恒这事儿的成本,收入虽与地下赌场差不多,但成本可相差好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