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4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你猜,有谁在里面等你!”

谁会到这儿等自己!诧异的思索维持了一秒不到,如海浪汹涌的狂喜就涌入了身心,无尽的兴奋让江恒脑海一片空白,手中的塑料袋“趴”得一声,掉落在地。 [ .

“干妈!”心房的激动化作飞扬的欢呼,年轻人的的身影已然失去了控制,等江恒从激动的天地回归现实之时,才发觉自己已经把张敏紧紧的抱在了怀中,两眼的泪水更爬上了脸颊!

“干妈,你到哪儿去了,我再找不到你,差点就要回去找你了!”

带着几许埋怨的呢喃,透出年轻人复杂的情怀,面对张敏,他能找到自己对于母亲的幻想,还能得到姐姐般的关怀,当然――更多的还是那种男女之间刻骨铭心的牵挂!

虽然年龄有差距,身份有禁忌,地位……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挡江恒大开的情怀,世俗的东西早已被他焚为了清烟!

他――年纪轻轻的大小伙子,就是深深的爱上了中年美妇,爱上了似姐亦母的张敏,爱上了这一份天赐的异样良缘!

“傻小子,干妈这不是来了吗!”张敏美眸也已划过波光,成熟佳人心思细腻,自然能感受到江恒对自己超乎寻常的依恋,她虽然也同样抑制不住情愫的蔓延,但她却没有江恒的狂野无羁,无拘无束!

太多的东西让张敏放不下,唯有强自在自己与江恒之间筑起了一道“禁忌”

的高墙,但她忘记了一个事实,人类天生的情爱之心是何等强大,岂是区区“禁忌”能够抵挡!

成熟美妇以强大的意念轻轻把江恒推开,然后反复加重着自己“干妈”的身份,言语间的柔情却难以压抑,这种奇怪的矛盾自始至终都在困扰她的心怀。

见面初始一刻的激动过后,两人的心海日渐平静,而江恒也开始能压抑自己差点不可控制的情怀,“干母子”之间又回复了以往那种七分亲切,两分异样,还有一分暧昧的“奇怪”关系上。

“干妈,我这段时间打了不下十次电话,怎么都找不到人,担心死了!”江恒老话重提,孩童似的纯真抱怨唯有在张敏面前才会出现,走出这个四合院,他江恒早已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阿姨,您请喝茶!”采儿端着茶杯进入了江恒房间,笑脸盈盈的小姑娘对于恒哥哥的亲人,自然是特别热情,让她连自己心灵的暗影也战胜了,难得面对不熟悉的人,能如此活泼开朗。

“你就是采儿吧!上次来连话也不好意思说,这样多好!”从与江恒的通话中,张敏几乎知晓了采儿的一切,女人天生都有母性,更何况本就是母亲的温柔女人呢。

成熟美妇亲热的把小姑娘抱在了怀中,怜爱得为她整理着几缕飞舞的发丝,温柔的呵护让采儿禁不住双眸红润,很容易联想到了逝去的母亲。

“采儿乖,不要哭!”江恒下意识把小姑娘“抢”了过来,就似平日一般温言安慰,让张敏不由微微一愣,看着此刻的江恒,又看了看止住哭声的小姑娘,成熟佳人眼底的光芒开始有了思索的意味,复杂的意念让她在矛盾中黯然惆怅。

小姑娘再次破涕而笑,而且还欢欢喜喜找孙爷爷去了。

剩下二人独处,江恒这下终于明白了干妈“失踪”的原因。

原来张敏竟然辞职了,因为她是达康集团的重要干部,所以交接的工作费了一大段时间,每天都忙得是昏天黑地,而且她还准备给江恒一个惊喜,所以故意没有通知他。

“惊喜?干妈,什么惊喜!”江恒听到这儿,不由自主一连追问了好几个问题,同时隐隐带着担忧道:“干妈,你为什么要辞职,不会是死肥猪又对你心怀不轨吧?”

“嘻、嘻……”

年轻人无比的焦急让张敏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感动,适才初生的一点失落立刻化为了烟云,心情大好下难得开玩笑道:“你把李部长打得现在还躺病床,他怎么心怀不轨!我是钱找足了,想休息、休息,不可以吗!”

一对异常的男女相对而笑,江恒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为自己的“愚笨”而暗自好笑,而张敏微微停了片刻,然后以平静随意的语调道:“我已经把镇远县的房子卖了,以后再不回去了!”

“啊!”

成熟佳人说得是无比轻松,江恒却听得是目瞪口呆,迁居――对于正常人来说,那可是人生头等大事,怎不令他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话、会错了意!

“咯、咯……你这傻小子,不要这么惊讶,我可不是为了你!”

张敏说这话时,丰润玉脸不由微微一红,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心儿发慌得她急忙弥补错漏道:“我女儿灵芝在恐龙市,你说我不到这儿,还能到那儿去?”

一缕异样又盘旋在二人身周,更加“可恶”的是,江恒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无赖,故意夸张得做出失望的表情,唉声叹气道:“唉……我还以为干妈是想我呢!”

“你这傻小子,想得美!”张敏笑语嬉戏,如花玉容在欢快弥漫下,好似也凭空年轻了几岁,看得江恒双目不由发痴发热。

第十八章干妈,我要你(1)采儿带着孙爷爷回来了,两人身周的气息也不再那么异样;在小姑娘蝴蝶般飞来飞去下,张敏对她的态度是又怜又爱,面对如此纯净的小公主,谁能生出厌恶之心!

“小恒,我现在住在你干妹妹的家里,你看来是不想搬家了,我也不劝你;不过,可不能让干妈一个人闷在家里,你有空就要来玩。”

江恒不由好奇的问起了从未谋面的“干妹妹”,张敏带着一缕无奈回应道:“灵芝上个月回来过一次,可还没等到我来,她又到省里排练去了,听说是提前参加省电视台举办的春节晚会,要除夕后才能回来,唉……”

“除夕!”江恒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日子过得这么快,一晃眼,再过两个来月就要过年了!

“干妈,不要叹气,今年除夕我陪你!”

“咯、咯……还有我!恒哥哥,今年我要与你一起过!”采儿笑脸亲切的期盼让江恒不忍反对,在干妈与采儿间望了一望,不由很是为难!

采儿往年都是与孙爷爷一起,到老人的子女家过年,如今她这一突兀的话语不由弄呆室内三人,孙爷爷饱含智慧的眼眸闪过一缕明悟,然后是慈祥的笑意,最后看了看江恒,也不开口阻止。

“恒哥哥,你不愿意……与我一起……过年吗?”

小姑娘久等不见江恒回话,兴奋的心绪急速冷冻,美丽的小脸不由自主低垂下去,眼眸波光闪烁,话语戚戚,说到后来已是声如蚊蚋,本已好了许多的心理暗影似有卷土重来之势,自卑的气息开始弥漫在小姑娘眼底。

“咱们采儿这么漂亮,张姨当然欢迎!我做主,咱们一起过年,就这样定了啦!”

江恒在为难,张敏却抢先开口解决了难题,然后发自真心对孙老人道:“孙爷爷,你也来吧,人多热闹!”

对于张敏跟着江恒一样亲切的称呼,孙老人是泰然接受,不过却颇为遗憾得婉拒道:“我老头子也想,可是我家丫头与小子不会答应;要是我不去过年,他们又要追来了,还会以为我在发老人脾气呢!”

欢乐时光,转眼即过,等众人从温馨气息里抬起头时,这才发觉已是夜色时分。

孙爷爷人老精力不足,首先回房休息去了;采儿则像一个小小的管家一样收拾起碗筷,并且强行把张敏按回了椅子,不让恒哥哥的干妈动手劳累。

情窦初开的采儿一切意念都是发自内心,无比自然。她自己并不明白,不知不觉之中,她有了在张敏面前表现乖巧的欲望――因为,张敏是恒哥哥的干妈。

“呵、呵……采儿比我家丫头乖多了!”张敏望着小姑娘忙碌的身影,不由怜爱得发出了感慨!

“干妈,我爷爷情况怎样?我想接他来这儿过年,以后也不让他回去了!”

一番闲聊后,江恒问起了年迈的爷爷,自己如今小有成就,自然应该想法亲人团聚。

“你爷爷身体还是老样子,不过你暂时不要回去,李部长那混蛋还派人在监视。”张敏仔细的劝慰一番,然后提议道:“接他离开镇远县倒是一个好主意,只是要先计划一下,慢慢来,别急,他老人家没有危险。”

“嗯!”江恒深思一想,也觉得干妈说得对,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候。他虽然已经不怕死肥猪,但一种莫明的担忧让他下意识在张敏面前隐藏了自己现在的“职业”,只是说在帮罗七跑业务,而没有多想的美妇人也没有多问,更多的只是关心江恒的生活。

如水月华越来越深,欢聚终有结束的时候。

“小恒,你不用送了,干妈出门叫车很方便,能直接到楼下!”张敏柔声阻止干儿子护送的好意。

“不,我要送!”

江恒固执得坚持,紧接着一脸神秘,笑盈盈得说道:“我用车送你!”

“车!小恒,你什么时候有车了?”张敏温柔的美眸被诧异惊叹所占据,就像看外星人一样上下扫视江恒。

“呵、呵……干妈,这不是车吗?”

年轻人嘻笑着走到了――自行车面前,拍着已空闲了一阵子的座垫道:“干妈,怎么样,让我开『车』送你吧!”

话语微微一顿,昂扬的年轻人自信飞扬,铿锵有力道:“干妈,总有一天我会开着世界上最好的名车来接你!”

“咯、咯……”

张敏欢快的笑声掩盖了她眼底的波光,不受控制得坐在了自行车后架上,然后强压激动颤声道:“小司机,开车呀!”

“呜……”年轻人嘴里模仿着引擎的声音,双脚用力一蹬,就此与干妈一起融入了神秘唯美的夜色之中。

说实话,在年关将近的时候,骑着自行车在夜里穿梭,这种滋味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冷!真正的冷,冷得人浑身发抖!

不过,一男一女的心却更加灼热,心灵的力量战胜了真实的感觉,寒风冷流仿佛已被阻隔,随着车轮的悠然转动,两颗荡漾的心儿越来越近!

不知何时,也许是张敏是抵挡不住寒风呼啸,她丰润的玉脸轻轻贴在江恒背上,玉手悄然挽住了年轻人腰畔,动作是那么缓慢,但却没有平日的犹豫矛盾,一切在无言中一点一滴升华异变!

昏黄的路灯闪闪烁烁,两旁的大树枯叶凋零,冬日的寒冷狂风呼啸。天地一片肃杀,但却掩映不住一骑自行车的暖暖春意。

风仍在吹,夜仍在冷,但人车骑过之处,留下得却是一道温馨甜蜜的轨迹,亘古已存的风儿禁不住遥遥追望,一直到人车背影消失在繁华的人类世界为止!

第十九章干妈,我要你(2)张敏的女儿住的虽然是歌舞团宿舍大楼,但出乎江恒意料,眼前竟然是高尚小区的豪华大楼,看来这歌舞团的效益真是不可小觑!

在小区保安诧异的目光中,一男一女骑着自行车大摇大摆穿过了小区大门,对于来往的行人或诧异,或鄙视的目光,沉浸在异样天地的二人是毫无所觉,世俗的思绪在唯美的情愫面前,再也不能兴风作浪!

“干妈,到了!”好似天长地久般片刻停顿后,江恒饱含情意的目光凝视着美眸微闭的成熟佳人,火热激动的心房牵引着他颤动的双唇,不受控制得探向了干妈美丽的容颜。

“呃!”

一声惊叫在心海回荡,张敏在最后刹那清醒过来,光速般四下环视,一看远近的人影,她不由吓得弹跳落地,然后又慌又乱道:“小恒,你回去吧,路上小心,不要骑那么快!干妈上去了!”

“蹬、蹬……”绝美熟妇逃一样的迈上了楼梯,甚至连等电梯的片刻时间也不敢耽搁,绝对是落荒而逃。

“干妈,小心!”激荡的情愫波浪咆哮,年轻人可不是轻言放弃的笨蛋,意念一定,无尽的深情让他再也不想活在忐忑之中,脚步一动,快步追了上去。

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得到自己一生的“爱人”!什么也管不了啦,他只想与最爱的女人双宿双栖!

年青的热血在沸腾,如海的深情在沸腾,心房一热,江恒再难控制自己的脚步!

大步流星的年轻人可媲美豹的速度,虽然已让成熟佳人抢先逃跑了一会儿,但他明亮的双眸好似鹰的眼睛,顺着干妈在虚空留下的轨迹直追而去。

奇迹般的追个一步不差,每一个火热的脚印都重叠在美妇人慌乱的印痕上。

“啊……”

虽然只能听见楼下追来的声音,但张敏敏感的心弦却是急速跳动,天籁流转之中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