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3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虽没有正式的分划,但恐龙三霸却极有默契地各选了一样,邓五自然干得是利润最大的毒,罗七则是赌,而赖皮四则是黄。 [ .

至于高利贷之类,三方又都同时经营,如果不是邓五野心太大,或者说毒网给了他膨胀的信心,三方势力还真能相安无事,共同发财!

“嘘……”说到这儿,罗七不禁一番唏嘘叹息,忍不住感叹万千、惊悸犹存道:“兄弟,没有你的出现,哥哥我这次栽定了!”

发自内心的叹息微微一顿,豪爽的江湖汉子又坦然道:“兄弟,哥哥希望你加入其实也有私心,毒网肯定会回来报复,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龙太大,蛇太小,没有你帮助,哥哥我是睡也睡不好呀!”

面对罗七的直言,江恒不由心中一热,豪气大发道:“七哥,你放心,我现在也是毒网的眼中钉,咱哥俩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呵呵……”

“嘿嘿……”

听江恒说得有趣,罗七也禁不住开怀大笑,然后强忍兴奋问道:“那兄弟你打算干什么,管赌场,还是放水?我想你不会喜欢收保护费吧!”

罗七想的还真周到,连江恒的个性也考虑进去了,还真有点唯才“适”用的的潜质!嘿、嘿……“七哥,我想开――公司!”

江恒神色平静,话语坚定,让罗七绝不会听错!

“开公司!啊!”罗七傻了,迷糊双目大睁,不由自主追问道:“兄弟,开什么公司?唉,你还是不想帮我呀?”

江恒对于罗七失望的叹息不予理解,已然成熟的阳刚面容微露笑意,紧接着言简意赅,一下子抹去了神秘的意味,“是开公司,开――财务公司,然后开俱乐部!”

江湖汉子还是一头雾水,心中暗自一叹,江恒不得不把“先进”的玩意儿改成了直白的解释,用罗七最能理解的方式道:“简单地说,就是合法的高利贷,合法的赌场,七哥,这下你明白了吧?”

第六章黑色创业“这样啊!”罗七不禁呆呆地挠了挠后脑勺,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讪笑道:“听是听清了,但……不太懂,咱们放水、开赌,干得好好的,干吗要改变,现在赚得不够吗!”

“唉……”虚幻天地的江恒已经无力的昏倒,现实中的家伙也是感到大费脑筋,以最后的意志继续对牛弹琴道:“七哥,你现在一个月,除了兄弟们的开支外,最后能剩下多少?”

“嗯!”

罗七沉吟着想了想,倒不是不想说,而是他根本没有准确的概念,“除了工资,还有每天几十号人的消费,每个月还要出钱保犯事的兄弟,这样剩下的……呵、呵……哥哥我有时还要手痒,基本上没剩得!不过你要用钱,我随时可以调个几十万,这一点哥哥我还有把握!怎么样,够不够!”

“唉……”江恒的叹息这下终于冲出了双唇,即为罗七的豪爽感动,也为他的“大方”慨叹,难怪罗七当老大这么多年,还是没有真正的长大,看来他真需要自己这狗头军师!

“七哥,你想不想多赚钱,同时也不会让兄弟们受损失?”为了让整天只知打打杀杀的大汉明白“道理”,江恒不得不像教导小孩子一样,一层一层的循循善诱。

“发财谁不想!嘿、嘿……不过,开公司就行了吗!”罗七到这时候,还是不能完全明白江恒的做法,在他心中,如今的赌场与“水公司”,可是百年流行的经典,不由自主对改变产生了抵触与怀疑!

“七哥,你信不信我!”江恒彻底对“老师”这神圣的工作死心了,既然无论怎样都说不明白,不能采取正常的办法,他这新生的文化地痞就采取了另一种办法――一种不说明白、地痞流氓反而更加能接受的办法。

不讲什么计划不计划,也不讲理论不理论,一切都只讲两个字――义气!

“义气”迸发的江恒话语铿锵,再次凝视罗七道:“七哥,你信不信,我绝不会害你!”

“信,我信!”

罗七果然吃这一套,毫不犹豫断然点头,重重的重复道:“哥哥的命都是你救的,不信你还信谁!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哥哥不问也不想了!”

呵、呵……黑文化就是与众不同,让大费口舌的年轻人是哭笑不得,再一次认定了一个道理,商海或者上班那一套,在黑文化圈子里,根本行不通。

“七哥,办财务公司与俱乐部,那才是长久之计,不过在这之前,我想找点本钱,有件事我想给你商量一下。”

江恒话锋一转,又给罗七到来了冲击,清了清喉咙凝声道:“我想买大量电子游戏赌博机!”

“游戏机!”

罗七微微一愣,眉心一皱,他自然知道江恒所说得玩意儿,这次,他可没有迷糊,想也不想,以自己渊博的黑文化劝解道:“兄弟,你开财务公司我不懂,但知道一定有搞头,但开一间电子游戏厅,一定没有搞头,一个月也就几千块的小钱,除兄弟们的工资与耗费,剩不了什么!算了,还是把大生意管好吧!”

“七哥,你真认为没搞头?”江恒的神色不见郁闷,反而还奇怪得露出了丝丝喜意。

“肯定!我当了地痞这么久,与偏门有关的东西,怎么会不明白,以前老虎机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搞头,现在……唉!”

“太好啦!”

江恒不知是不是脑筋短了路,罗七这样肯定,他反而还兴奋得一拍大腿跳了起来,语无伦次的重复道:“太好了,连你也这么肯定,那这生意至少可以干上一两个月,没人跟风!”

“兄弟,你可把哥哥我弄傻了!”罗七眼中的江恒是一身神秘,总能带给他无尽迷惑。

“嘿、嘿……七哥,你听我说!”

江恒本能的压低了话语,然后轻声说出了连串的计划,最后得意得笑问道:“怎么样,这样就不是小钱了吧?积沙成塔,汇溪成河,而且在成本上比赌场少了将近十倍。”

“兄弟,你……你的脑袋是什么做得!”

罗七此刻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一双豹眼上下扫视年轻人,然后发自真心感叹道:“哥哥搭上你,想不发财也难呀!嘿、嘿……”

话语微微一顿,罗七瞬间改变了立场,由不屑变成了无比积极,“兄弟,本钱的事好办,几十万不够,我再出面多借几十万水钱,他们只敢给我算月息,十万一个月只出一万块,这点不成问题!如果赢,咱兄弟俩一人一半,如果输了,那就算哥哥一个人的!”

“七哥,你放心,一定不会输!”在江恒心中,有超能相助,他有着无比的信心,也有十足成功的把握。

“嘎、嘎……”两个大男人在兴奋过度下,连喉咙也开始变调。

江恒绽放的面容下,心中却是更大的狂喜,这灵感并不是因为他聪明,虽然他确实够聪明,但毕竟对黑文化一知半解,没有经验何谈灵感呢!

一切全是因为昨夜的一个“梦”!

年轻人自得到修炼口诀后,自然是勤练不缀,昨夜在梦中修炼时,他脑海突然就冒出了游戏机的影子,为正在思索发财大计的他带来了指路明灯!

醒来后的江恒对此是深信不疑,同时一个筋斗差点兴奋得翻了下了床,不只是因为找到了最快速度取得第一桶金的办法,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超能大幅度进步了,出现预言似的“梦境”就是美妙的征兆。

嘿、嘿……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冲破第二级,那时,不知又会是什么美妙的感觉!

偏门果然是最好的锻炼环境,虽然没有让自己经历生死危机,但这才短短几天,自己的精神力就有了大大的飞跃!

咦,对了,按照“幻影”所讲,好像超能冲破第二级后,不是进入第三级,而是进入第二层次,叫什么黑暗期。

黑暗期!是什么玩意儿!不会是自己双目失明吧!

嘿、嘿……一阵怪笑声中,江恒脑海意念一闪而过,又回到了美好的现实之中,对于即将来到的“黑暗期”,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第七章砸场偏门果然是最好的锻炼环境,虽然没有让自己经历生死危机,但这才短短几天,自己的精神力就有了大大的飞跃!

咦,对了,按照“幻影”所讲,好像超能冲破第二级后,不是进入第三级,而是进入第二层次,叫什么黑暗期。

黑暗期!是什么玩意儿!不会是自己双目失明吧!

嘿、嘿……一阵怪笑声中,江恒脑海意念一闪而过,又回到了美好的现实之中,对于即将来到的“黑暗期”,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罗七突然一拍脑门道:“兄弟,既然你不准备干哥哥的老行当,那哥哥就先给你安排几个小弟,你说,你想要谁,是能打的,还是能跑的?一句话!”

江恒本想拒绝,但见罗七很是坚持,年轻人反对无效,转念一想,过过当老大的瘾――也不错,嘿嘿……“那就让瘦猴小温来跟我吧!”

不知为什么,江恒在这时选择了出乎意料的人选,选得竟然是既不能打,也没有胆量的小温,而且还是邓五以前的旧部,更是以前被他打的头破血流的小流氓,奇怪,真是奇怪!

“兄弟,你选他!改改吧,那小子,没出息!”

江恒却很是坚持,因为他的直觉在关键时刻为他做出了选择;就这样,黑道新星子弹哥就有了第一个小弟!

“江恒,你还在!”秀丽可爱的小护士在门口出现,欢欣的话语清脆悦耳,略急的喘息可以看出,白衣天使绝对是小跑前来,其原因自然不用多猜。

“兄弟,『人缘』不错呀,你不用理我了,到外面快活去吧,嘿、嘿……”

罗七的怪笑充满了男人之间特有的调侃羡慕,故意加重音调的字眼儿也让一男一女不由自主为之脸红。

来到门外,江恒并未与小护士交谈几句,因为小护士一开口就让江恒吓了一跳,“江恒,李教授听说你来了,他正要赶过来找你,我特意前来通知你的!”

汗……再不跑――就是傻子笨蛋!

江恒浑身汗毛直竖,毫不犹豫撒腿就跑,只留下两句客套的交待,就迅速逃出了危险地方。

疯子科学家――自然有“疯子”的精神,这李教授肯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医学疯子,不然怎会这么紧咬自己不放!

江恒的黑色创业计划就这样的到了罗七支持,通过的方式虽然有点让人啼笑皆非,但其中蕴含的信任与义气,却让年轻人禁不住为之心怀激荡,大有“士为知己者死”的狂野豪情。

************小小的插曲只是调剂生活的美味,虚惊一场的年轻人回到了四合院,在展开黑色创业计划之前,他习惯性的再次征求孙爷爷的意见。

“孙爷爷,我会不会成为坏人?”年轻人心中虽然明白了道理,但真要做到坦然自若,那还需要一定的过程,而得到孙爷爷的开导与鼓励,无疑就是最好的办法。

“孙爷爷,我明白了!”在人生导师面前,江恒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一句带着尊敬与欣喜的话语。

他真得明白了,不拘小节,不择手段――这就是对敌的手段,是一个过程,而自己只需要注意结果。

只要不违背良心,无论什么行业,无论身处什么环境,那自己都能做到――问心无愧!

黑色创业计划还未来得及展开,一个意料不到、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故就来临了,子弹――新生的偏门大哥终于受到了重大的考验。

“子弹,不好啦,咱们的场子被人砸了!”面包车卷起的沙尘还未消散,黄胖娃就一脸惊慌习惯性地冲了下来,让刚刚出门的江恒不由为之一愣。

“砸场子!”对于初入偏门不久的江恒来说,这种专业术语让他的脑袋显得不太灵光,凝神一想,这才明白过来,一声惊叹不受控制在空中盘旋,“啊!现在还有人敢砸我们的场子!”

江恒这话不是没有道理,以罗七现在的势力来说,在恐龙市虽然还不能说一手遮天,但用“横着走”来形容也不为过,除了警察外,还真想不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子弹,有个家伙把我们台球厅的兄弟打了,七八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黄胖娃说到这儿,脸上浮现惊恐的表情,紧接着又以迷惑与期待的兴奋语调道:“那家伙点名要找你,走吧!”

“啊!”同样是惊叹,但这次的意义却有所不同,江恒下意识反指自己,再次追问后,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心中不由意念闪烁:他奶奶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