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36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2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点吧!

“对,就这样定了!”

罗七不禁为自己的奇思妙想大为兴奋,最后在与江恒一番讨价还价后,再次更加搞笑的变了样,“兄弟,从现在起,你就是实习CEO,帮我看着赌场、歌厅,可以不管事,只看不做,这总可以了吧!嘿、嘿……”

江恒连反对的力气也没有了,任凭他口齿伶俐,面对各公司老板都能滔滔不绝,可是面对罗七这个“黑”公司老板,在对方特有的“黑文化”思维方式下,他发觉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已经变得笨拙无比!

“哈、哈……我这就打电话给黄胖娃,让他带你去四处转转,让兄弟们见见面!”

罗七电话一通,立刻就落实了新任“黑公司”CEO的诞生,而且还是实习的,呵呵……好玩的黑文化!

地痞CEO到底是什么!地痞――还是一个地痞!

黄胖娃开着面包车来了,然后又同样很兴奋的接走了江恒,随即直接把新同伙接到了地痞大本营――一间烟雾弥漫的茶馆,只有黑文化分子才会前来喝茶打牌、聚会聊天的窝点。 [ .

“胖哥,你怎么这么开心!”问得虽有点突兀,但江恒实在是忍不住了,自己的加入值得这么兴奋吗!罗七的情绪他容易理解,可黄胖娃的表情就有点奇怪了。

“呵、呵……等会儿你就明白了!”黄胖娃是故作神秘,一个劲儿傻笑,任凭江恒怎么追问,他就是咬牙不松口。

“唉!”问不出结果,江恒不由郁闷得自嘲一笑,然后好奇的转移话题道:“对了,听七哥讲,你们收入很大,怎么整天都开这破面包!”

“这你就不懂了,干咱们这一行,随时都可能打架,再好的车不到三天,就得进维修厂;开好车,那不是浪费钱吗!有钱还是用来多泡几次澡,那多好!”

江恒心中又开始感叹,接触“新社会”的他还真是一个什么也不懂得菜鸟!

第四十三章子弹哥没过多久,面包车就开进了巷道,然后百年不变,“嘎”得一声急速停了下来,车门一开,立刻就是一片乌烟瘴气映入江恒眼帘。

烟雾那是必不可少的,麻将声同样是天经地义的,四处乱扔的烟头那是理所当然的,砍刀、斧头之类是随处可见的,光头与脏话是绝对正常的,男人与女人的搂搂抱抱是随意自然的……一切都让江恒大开眼界,衣着正规、头发整齐的他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

原来――这就是地痞流氓的圈子,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

年轻人心底不由生出了一丝后悔,他与眼前的世界隔阂太大啦!不过,对方的热情却一点不受影响,人群与欢声很快就把江恒包围淹没了!

“喂、喂、喂……”

黄胖娃拉开嗓门,吸引了远近二三十人的注意,然后以夸张的声调介绍道:“哥们儿、姐妹儿们,这就是江恒、七哥的铁杆儿兄弟、救命恩人,也是赤手空拳打死杀手的英雄好汉!”

汗……原来竟然是这样!江恒终于明白了黄胖娃兴奋的原因,想不到流言的力量如此强大,传来传去自己就变成了一只手就搞定杀手的“大侠”。

这本已很是夸张,不料黄胖娃接下来的话,差一点让江恒当场昏倒,“大家知道他怎么打死杀手的吗?他可是空手接下了杀手的子弹,然后再一拳就打死了对方,救下了咱们七哥;这可是七哥亲口说得,厉害吧!”

“哗……”一干混混禁不住掀起了滔天巨浪,有罗七作保,他们怎会不信!

况且,江恒制服杀手的事早已闹得沸沸扬扬,街知巷闻。

天啦,接住了子弹!唔……还是来福枪的子弹!现场人群之中,江恒这当事人是哭笑不得,人群的激昂却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你们知不知道,江恒曾经一个人……”

黄胖娃站在高处,就像说书般抑扬顿挫,就像讲他自己一样无比夸张,把江恒打矮子等人的事也说了出来,末了还不忘找人证道:“小温,你出来说说,你可是亲自被打了!”

“来咯!”一道江恒记忆中的人影从人群里钻了出来,竟然是瘦小得像猴子一样的小流氓小温,看来罗七不仅接管了邓五的地盘,连他的普通手下也一并接管了。

“大哥,你还认得我吗?呵、呵……”

瘦猴小温笑脸迎了上来,立场的转变让他不再畏惧深不可测的江恒,反而有点沾上荣光的想法,能被江恒这等奇人打一次,也变成了莫大的光荣。

“什么江哥不江哥的,不好听!”

黄胖娃粗着嗓子,接过了话头,不知是早已想好,还是天赐灵感,突然大声道:“要叫子弹哥,大家说,对不对!以后就叫子弹哥了!”

“扑嗵!”虚幻天地的江恒已昏倒在地,黑文化的冲击也太凶猛了点,他这才加入混混社会不到几小时,立刻就得到了“子弹”这标准的混混外号!

不过――这外号好像蛮好听,又威猛!

嘿、嘿……年青的心永远有着不灭的野性,在外界环境的感染下,江恒发觉,自己好像不再那么抵触身周的乌烟瘴气!

变化,无时无刻的变化,超能需要变化,人生需要变化,心灵的历练也需要多姿多彩的变化!

子弹――最有文化的地痞流氓就这样诞生了!身具超能的年轻人就这样摇身一变,从大好良民变成了不良分子――子弹哥!

黑文化实习CEO开始了他的“实习”过程,在黄胖娃的引领下,他终于一点一点了解了“地痞”这个特殊的社会圈子。

地痞流氓,或者叫小混混,他们不能称之为黑社会,因为他们没有严格的制度,没有统一的体系,一切都是靠拳头与义气在说话。

但地痞们干得又是绝对的偏门,地下赌场、情色歌厅、高利贷、保护费……这些与正宗黑社会又是完全重合。

几天的“巡视”后,江恒就此下了一个准确的判断,地痞是特殊的黑文化阶层,勉强可以称为――“半黑社会”。

“兄弟,你打算干什么?还没决定吗?”罗七的枪伤不是一两天可以出院,但粗豪大汉却很是关心江恒的未来,或者说很关心自己的“黑文化”未来。

“七哥,我再看几天,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转一转。”江恒轻笑着把罗七按回了病床,然后与黄胖娃迈步走出了医院。

“子弹,咱们今天要开赌,你也去吧!”

黄胖娃对于自己想出的名号是无比欢喜,即使江恒多次白眼反对,他也毫不更改,一口一个“子弹”叫得欢,最后让江恒也不得不在沉默中被迫接受。

江恒――身处半黑之道的年轻人现在应该叫“子弹”,子弹一边熄灭烟头,一边拍拍同伴肩膀,“好,去开眼界也好,我还没见识过你们的地下赌场呢!”

“嘿、嘿……什么叫你们,现在该叫我们!晚上吃饭罚你三杯!”

黄胖娃用力踩下油门,破烂的面包车又扬起一道沙尘的轨迹,直直消失在车流之中。

地痞的地下赌场不似电影里的正规赌场,人家那可是高楼大厦,或者豪华游轮,真正的正规“黑文化企业”,而江恒眼中见到的就是“大乌”对比下的“小乌”了。

不过,这“小乌”却有趣多了,说准确点,其实就是一个流动的赌窝。

第四十四章流动赌窝为了应付全市各区的警察,地下赌场几乎每天都会换地方,而赌客则早已约好,每天定时由黄胖娃等人开着面包车四处接送,过程之中还包吃包住,一到深夜散场,三五不时还请赌客们去洗洗澡、杀杀鸡。

流动窝点选择的必是偏僻之处,而且一定不能让车辆直接到达,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下车步行的江恒一边与黄胖娃走在郊区小路上,一边指着道旁闲站的两个大汉道:“他俩就是望风的吗?”

“嗯!一有警车或陌生人出现,他俩就会打电话,让我们随时有了撤离的时间。”

黄胖娃带着几分自豪,下意识扬起了面容补充道:“公路两头的必经处我们都派了人,怎么样,安全吧?”

“呵、呵……与警察打麻雀战呀!”

江恒轻笑回应,面对新奇的天地,他以不带喜厌的眼光仔细观察,“胖哥,那这赌场一天能挣多少?”

“那要看来的赌客玩得大小。”

江恒已是自己人,而且还是罗七的救命恩人兼好朋友,更是带着英雄光环的子弹哥,黄胖娃对他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玩得大,一天能抽水十来万,玩得小,也有一万左右,不过玩大得一个月也就几天,大部时间都是玩小的!”

“啊!”子弹这几天前的良民不由“吓”了一大跳,一天收入“万”字号,对于此刻的他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子弹,走错了!”

黄胖娃出声喊住了同伴,然后指着岔路道,“走这,再走几分钟就到了!”

“子弹哥、胖哥,你们来了,里面已经开始了!”

乡野特有的竹林里面,一个瘦小的人影蹿了出来,正是那让人发笑的瘦猴小温。

“猴子,守稳一点儿,我们进去了!”黄胖娃算是一个大头目,自然的指挥几句后,带着身份特殊的江恒走进了“地下流动赌场”。

“哗……”大门一开,一股声浪就汹涌而来,一大群人围着一张长方形的木板,赌得是热火朝天。

“杀、杀……通杀!”赌客好像吃了兴奋剂一般狂呼乱叫。

“老板漂亮,老板大方,老板的女人用火车皮装!谢谢老板……”

每当坐庄的赌客一赢,赌场荷官就会高唱顺口溜,得到赌客豪爽的红大头小费!

烟雾弥漫之中,赌徒们的嘴脸让江恒见识到了另一种人性,他与黄胖娃的到来,没有引来任何人注意,所有人都沉浸在或兴奋、或哀叹的赌博世界里,根本不可能有清醒的意识。

初来乍到的江恒静静站立一旁,以好奇而平静的眼神注视着一张张病态的面容。

呆了一会儿后,黄胖娃还真是尽心尽职的黑道解说员,主动道:“今天玩的大,赌客给的小费一天有几千,收工后,小费由兄弟们的平分,一个月下来再另算工资!”

来龙去脉清清楚楚,江恒这菜鸟流氓终于见识大增,一番发自心底的唏嘘感叹后,年轻人收回望向赌桌的目光,隔壁屋四五个闲聊的流氓引起了他的注意。

“胖哥,那几个人是干什么,既不是咱们的人,又不像赌客?”江恒带着探询的眼神笼罩了同伴,他虽然有着超人的聪明,但一片空白的“社会”阅历令他想不出答案。

“他们呀,都是『放水』的!”

见江恒眼中还有疑惑,黄胖娃接着道:“就是放高利贷,谁赌本输光了,就可以立刻向他们借,借后又可以立刻上赌桌翻本,水钱一天五分息,利不滚利,二十天不清本息,则重算本金!”

汗……江恒听着这些陌生的术语是晕晕乎乎,再次追问后才完全明白过来,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借一千元“水”钱,每天利息50元,如果二十天内不还本息,那到期就是连本带利两千元,下一个20天则以两千元为本算息!以此类推,一直到完全还清为止!

靠!世上有比这种投资利润更高的项目吗!每二十天就翻一番,真他奶奶比抢钱还霸道!

“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做这生意,要让他们来做?”江恒可不是绝对正义的傻瓜,对于围在赌桌旁的一圈病态赌徒,他心中没有半点同情,活该――死了也活该!

“嘿、嘿……这就叫有钱大家赚,日后好相见!”

能成为子弹的“社会”导师,红光满面的黄胖娃颇有志得意满的感觉,滔滔不绝的把自己的“黑文化”倾囊而出,话锋微转道:“况且放水也有风险,还不起,大多都会跑路,那样连本钱也一起飞了,所以七哥就让道上的朋友来找这钱了!”

说到这儿,黄胖娃下意识压低了话语,诚心不想让一旁的赌徒们听到,“其实咱们也放水,不过放的都是一些有把握的,嘿、嘿……”

原来如此!子弹是恍然大悟,半天之内就弄清了地痞流氓主要的两条生财之道。

“子弹,想不想下场玩一把,输了算我的,赢了咱俩对半分,你连子弹都能抓住,这小玩意儿算什么!怎么样,上吧?”黄胖娃拉住江恒手腕,兴冲冲的就要拨开人群赌上一把。

“胖哥,今天不玩了,七哥说了,还要去看看收保护费的场子!”江恒以平静的笑容拒绝了黄胖娃的热情,然后率先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