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3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2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道谢,然后认真的保证道:“你放心,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犯法得!”

“那样就好!”

欧阳雨美眸翻白瞪了江恒一眼,露出了女人应有的妩媚丰姿,有点情不自禁的埋怨道:“也不枉本小姐在局长面前为你说了那么多好话,哼!”

“嗯!”江恒回应的声调已经有点异样,欧阳雨威严警服衬托下,那妩媚风情更是让男人不能抵抗。 [ .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好久,两人聊的话题早已扯到了天南地北、古往今来!

江恒终于决定要回家了,告辞之前,他有点无赖的笑问道:“欧阳雨同志,好市民破案有功,是不是应该有奖励呀?对了,最好是金钱奖励,什么奖状、证书之类就别来了!嘿、嘿……”

欧阳雨本待起身相送,闻言却又坐回了椅子,然后一脸恍然的给了江恒一个大惊喜,“哦,你不提我真忘了,你上次帮忙制服杀手的奖金已经批下来了,一共3000元!”

“哈哈……”江恒乐得是哈哈大笑,猴急得上身前倾,一脸火热道:“那是不是现在给我?我原来还以为你敷衍我呢,真是错怪你啦!”

能得到三千大元,江恒当然不会吝啬几句赞美之词,更幻想着又一笔巨款到手后,自己怎么花光它!

嘎嘎……大吃大喝也不错,然后见识一下夜生活的美好,醉生梦死的快乐!

年轻的江恒并未发觉,太子宫一行虽然是怀着正义的目的,但迪厅那邪恶的气氛却悄然刻进了他尚算纯白的脑海,年青的心在面对外来诱惑之时,总是会缺少几分岁月积累的坚强!

也难怪幻想连连的江恒会不自觉地想到“夜生活”!

威仪的女警官眼底迅疾闪过一抹戏谑的光华,尽力压制心中笑意,故作好奇的回应道:“钱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给我了!什么时候给我啦!”

江恒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本能得用手拍着自己口袋埋怨道:“你可别记错了,我什么时候得到――啊!”

不满的话语中途嘎然而止,江恒无意识的动作却实实在在拍到了一叠钞票上面,不过那可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奖金,而是他私吞的医院押金!

一缕明悟在年轻人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让他有昏倒的冲动,小心翼翼的低声忐忑道:“你说的奖金……不会就是……住院押金吧?”

“本来不是,但现在是了!”欧阳雨端起自己小巧的杯子润了润喉,同时也想掩饰自己嘴角抑制不住的笑容,末了以调侃的语气打击对方道:“谁叫某人吞钱跑了,我也只能这样将就啦!”

江恒悲哀的心房明白,自己又被眼前的女人――戏耍了!

怀着最后的侥幸,江恒有点不好意思追问道:“那住院费……是不是……该报销呢!呵呵……好歹我也是因为破案住得院,对吧?”

“应该,我们警局当然不会亏待良好市民!”

欧阳雨心中的戏谑终于清晰得浮上眼帘,话语微扬轻快道:“不过要等我向上级打报告,然后等上级批示,再到财务部备案,接着……”

“停、停!”江恒不想再承受女警官的折磨,一边向外逃走,一边留下余地道:“我知道时间肯定很长,就麻烦欧阳警官通知我这良好市民了!”

“哎……”江恒已经走出大门,但他脑海仍在盘旋女神探得意的笑声,一向爱钱的他凭白损失了几百块,怎能不大为心疼!

咦,好像不应该这么算?意念一转,善于自我调节的年轻人不由暗自念叨:应该是自己得到了两千多巨款,应该大大的高兴呀!干嘛唉声叹气!

嘿、嘿……人性就是如此,总是希望得寸进尺、贪得无厌!

第四十一章最真的依恋下午的时光在冬日特有的冷静中渡过,江恒偷得浮生半日闲,在静谧质朴的四合院悠哉游哉,闭目养神!

采儿在上课,孙爷爷也在守电话打发时间,江恒难得有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年轻人趁机静静的思考起来,把自己这几天无比复杂、惊险刺激的经历做了一个大大的总结。

总得来说,这几日是有惊无险,也算顺利过关;不过江恒现在想起仍然余悸犹存,仿佛杀手的枪口还正对着自己眉心,火药的味道仍在身周环绕。

幸亏自己既有超能力,又有运气,才渡过一劫!但以后一定不能那么莽撞,否则运气一消失,说不定就要到阴间与阎王共餐了,而且毒网的手段会这样结束吗!绝对不会!

另外就是与女记者与女神探的交道,江恒细细想来,发觉自己已经在她们面前多次表演了超能力,天生聪明的他不由猛然一惊!

不行,以后再不能这样,再继续下去总有一天会露馅,要想谎话不被识穿,最好的办法就是少与两个特殊身份的女人打交道,记者的敏锐,警察的专业,都让江恒深深忌惮,暗自害怕!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自己以后怎么办!虽然已经搞定了眼前危机,但江恒却依然愁眉不展。

为了应对毒网以后随时可能出现的攻击,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是向原来决定那样逃避,还是……一缕全新的意念――以前绝不会有、因为超能而出现的意念开始在江恒脑海盘旋!

四合院,夜色下,一老一少一对忘年交正在对月品茗。

“孙爷爷,你说我该不该加入罗七的行列?他干的全是偏门生意!”

江恒一脸为难,把自己心中的苦恼,包括毒网的威胁全部倾诉而出,“我总觉得这样不对,可不这样,我又找不出更好的办法。孙爷爷,您老经历多,给我拿拿主意!”

“小恒,这其实很简单!”

孙爷爷仰卧在不倒椅里轻轻摇晃,老人舒适的享受着自己剩下的有限时光:“你加入偏门后,会不会杀人放火,埋没良心?”

“不会!一定不会!”

年轻人毫不犹豫做出了回答,转钉截铁,对自己充满了坚定的信心,然后铿锵有力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就对了!”

孙爷爷笑语总结,用充满智慧的方式悄然引导江恒的人生方向,“一切的关键,看你心里怎么想,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年轻人,不要顾虑那么多!”

江恒并未开口打断老人的宝贵经验,而且静静的为老人斟满了茶,认真的聆听人生真谛。

孙老人几十年的阅历岂是儿戏,悠然话语一针见血道:“你只要能守住自己此刻的『心』,就是掉进泥潭一样能清白,明白了吗?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就是被这迂腐的正直害了!”

“嗯!我明白了――守住自己的『心』!”

聪明人一点就通,江恒准确得理解了老人的话语,凝声点头回应道:“孙爷爷,我懂了,无所谓黑白,手段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心』!”

“对啦!万变不如心变,心不变,人就不会变!”

孙老人又一次重复道:“成大事不拘小节,关键就是这手段的尺度,一定不能越过底线!还有,对付不同的人,手段一定要不一样!听爷爷的,不要当一个迂腐的庸才,一定要当果断的英才!古语说得好,成者王候、败者寇,正是这个意思!”

一切都想明白了,走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年轻人再也不会迷茫,学会了生存的手段――不拘小节,找到了自己一生不变的座右铭――守住自己的“心”!

“采儿,如果恒哥哥当了地痞流氓,你还会不会喜欢恒哥哥?”江恒这是第一次以担忧的口吻与采儿说话,一向以长兄自居的他,此刻却有点心虚害怕。

以采儿的纯净无暇,她会接受自己的转变吗!

“恒哥哥。”

对于江恒异样的问题,采儿勇敢的睁大了美眸,少有认真,而且大出意料的郑重回应道:“不论你是当好人,还是坏人,你都永远是采儿的恒哥哥,采儿的保护神!”

“轰!”九天惊雷连环霹雳,采儿已经回到厨房忙碌不休,可脑海一片空白的江恒还是呆呆的一动不动,心海的震撼好似风云狂卷,惊涛咆哮,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原来……原来最真最纯的依恋竟然是这样!

没有条件,没有因果,连好坏善恶也全然不计,唯一看到的是――不变的依恋,不论怎样的风雨也不改变的依恋,就是自己把她推下悬崖,她也无怨无悔的依恋!

张姐――自己心底最挚爱的女人,又怎么办?自己能放弃她吗?不能,一定不能,决不放弃!

可采儿呢……唉!好烦!为什么这不是古代,要是允许三妻四妾,那自己也不用烦成这样了!

时光流逝,明月高悬,一夜过去,鸡啼天明,可当朝阳初升的时候,江恒还是没有想明白!

“嘘……”迎着万丈光芒,年轻人呼出了一口大气,强自抹去男女情丝后,他毅然迈开大步踏上了新的征程。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车道山前必有路,自己何必自寻烦恼,这样的日子其实也挺好!

随着恐龙市毒网遭到的毁灭性打击,在欧阳雨帮助下,罗七也从“特别”病房回到了普通医院,代表警方对他既往不咎。

第四十二章偏门新人“七哥,我想通了,让我帮你吧!”江恒坚定自信的话语让罗七不禁一愣,呆呆的夹着烟头忘了点燃。

“R……”

江恒笑吟吟得把火苗送到了吃惊的罗七面前,一边点烟,一边再次轻声笑语道:“七哥,怎么,你不欢迎?”

“兄弟,你真想好了?”

罗七认真得凝视着年轻人,神色间自然充满了迷惑,以前江恒对自己这偏门可是坚决拒绝,如今,危险已过去,他怎么突然间变化这么大!

“呼……”

一缕轻烟从江湖汉子口中直喷而出,罗七得到江恒又一次肯定后,枪伤未愈的他猛然半坐而起,很是兴奋道:“哈、哈……太好了,哥哥心里其实早盼着这一天,有兄弟你加入,什么毒网毒王,都他妈见鬼去吧!”

兴奋过头的罗七是手舞足蹈,紧接着欢声道:“我还出不了院,兄弟,我这位子就暂时由你坐了,这就打电话把人召集过来,我亲自训话!”

“七哥,不要这样做!”

江恒虽然为罗七的义气感动,但还没有昏头,及时止住了罗七打电话的动作道:“我只是一个新人,这样会让大家不满。七哥,你也不想我成为大家的眼中钉吧?”

“嗯,说得倒是!”罗七可不是真正的大老粗,久处社会边缘的他自然明白江恒的意思。

“这样吧,哥哥先给你安排一个管事的好差事,等大家与你熟悉了,那你再自己选一个,无论什么位子都行,就是要我的位子也行!”

不愧是江湖汉子,罗七这番话说得是慷慨真诚,对于江恒救他一命,他是铭刻于心、急于报答,且江恒更神奇地搞定了邓五,他又在心中多了无比的佩服,可谓是五体投地。

在感恩与佩服交织下,罗七才有了如此惊人的举动,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七哥,你别吓着小弟了!”

江恒半真半假连连摇手,带着戏语认真回应道:“你老大是带头打出来的,就我这身板,与人打架还不是找死!呵呵……我只是想倚靠你这棵大树乘乘凉,你就不要把小弟赶跑了!”

“唉……兄弟,既然你实在不愿意,那哥哥也不勉强!”

罗七是真的发自心底一声叹息,然后主动问道:“那兄弟你准备怎么办?你说吧,大男人不要婆婆妈妈,爽快点!”

地痞老大与商人老板那绝对是两个极端,刚刚退出商海,准备加入“社会”

的江恒明显还未做好调整,有点不好意思的讪笑两声,然后清了清喉咙,学着地痞混混的外露豪放道:“我想先当个跑腿地看看,等弄明白了,再与你商量!”

从低处做起,这绝对是最好最正宗的办法,但这一套理论落到混混圈子里,却――行不通了。

“不行,兄弟你怎么能当跑腿的?要是被人知道,我罗七安排救命恩人当跑腿,那还不被口水淹死!”

大手连连虚空挥动,罗七末了更加坚定的补充道:“不行,这点哥哥一定不同意!”

“咦,有了!”

在二人的僵持之中,罗七可谓灵光一现,粗豪的用力一拍床沿,兴奋的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兄弟,正道公司不是流行什么总经理、执行总裁之类吗!

那哥哥也给你弄一个CEO当当!”

“啊……”江恒的嘴巴已经变成了“O”形,想不到转来转去,自己被转成了“地痞CEO”,这也太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