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3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七彩异光在江恒眼中一闪而过。 [ .

年轻人的“时间”超能力发动了――不变的外表下,江恒心神却脱离了现实世界,几个保安成为了座标,超能力则笼罩了他们身周十米的空间。

在这十米范围内,江恒“看”到了神奇的景象,他在心中全神念叨着邓五的名字,回忆着邓五的面容,而特定的空间内,画面就似光速变幻的流光幻影,飞一般向后倒退,就连江恒也看不清楚这灿烂的“光带”!

就似在电脑中输入搜索名词一样,当邓五的形貌在江恒心中无比清晰后,倒退的“时间长河”猛然一停,亿万光点神奇变化,一下子又组成了清晰的画面!

神话般奇迹说来复杂漫长,其实只不过眨眼之间,江恒以最强的意志保持超能力的运转,他看到了,终于看到了目标!

现实中的年轻人脚步动了,顺着时光重放场景一起移动,他必须与“眼前”

的邓五保持十米的距离,一旦超过,那超能将失去控制范围。

现实中的江恒与脑海画面里的邓五脚步重合,走出了迪厅,走上了大街,然后……糟糕,一分钟的极限到了,剧痛凭空而生,就似怒潮般袭上了脑海,不仅折磨着江恒的意志,还让画面开始变得动荡不稳。

“快找辆车,快!”牙齿咬得又紧又响,江恒这次是豁出去了,刚刚进入第二级超能的他立刻第二次发动,他准备向自己的极限挑战,看看第二级究竟能在一天内发动多少次。

医院那次的成功让江恒心中另有天地,如此拼命,即使为了抓住邓五,也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超能力!

“我开了车来,等等,很快!”欧阳雨一直紧跟江恒,好奇的美眸从未离开过江恒半步,而年轻人怪异的表现更让她不由自主紧张认真起来。

作为高级警官,更有着强大的背景,欧阳雨开车并不奇怪,幸亏她藏车的地方很近,不一会儿就载着江恒驰向了远方。

“快,再快一点!”疼痛越来越猛,画面更是忽明忽暗,面容扭曲的江恒不由连声急催,他已经是第三次施展超能,看来也已经到了极限!

“好!”车速早已超标,但欧阳雨还是全力踩下了油门,娴熟的车技在这时发挥了大用,当江恒即将昏倒的刹那,车轮“嘎”得一声在他指示下停了下来。

步履蹒跚歪歪斜斜,江恒又按照画面向前走去,欧阳雨略一犹豫,还是双臂用力扶住了他,关切地问道:“你怎么啦?是不是犯病了?”

“别管,继、续、走!”

江恒一字一顿艰难无比,强自忍受着千刀万剐的滋味,同时费尽全力使出了第四次超能,“快……快点呀!”

欧阳雨皓齿一咬,不顾男女之别,把年轻人整个抱入了怀中,然后迈开大步向前狂奔,不时顺着江恒的手指左右转动。

如此美妙的机会,可惜江恒却无暇享受温香软玉;大海的惊涛在咆哮,凶狠的飓风在狂卷,江恒的心灵天地可谓裂痕斑驳,随时都会炸成万千碎片。

喘息比牛更重,眼帘比山更沉,江恒再也支持不下去了,突然,眼前一片黑暗飞速扑来,天旋地转之中,年轻人的坚持告一段落。

“就在那儿!”几乎是同一刹那,伴随昏迷的是江恒最后的话语,手指已无力垂下,他唯有以嘴唇指示了方向,而这翘嘴的动作则好笑的保留在了他睡容之上。

四次,分之境界虽然同样受到限制,但江恒在次数上已然翻了一倍,这绝对能让他从梦里笑醒。

“江恒、江恒……”欧阳雨终于发出了焦急的惊呼,抱起江恒回身向大街冲去,虽然一直没有正眼看前方目的地,但女神探的厉害充分显现!

天主教堂――江恒手指的就是它,竟然会是它!

想不到呀想不到,原来邓五这毒犯躲到了上帝的背后,难怪警方怎么扫荡,也没把一干主犯翻出来,谁能把毒品与上帝联系在一起呢!

狂飚的轿车冲进医院,江恒又被送上了检查台,结果当然不会有任何意外!

“奇怪,太奇怪了!简直是医学史上最奇怪的案例!”事有凑巧,值班的医生就是上次为江恒检查的老医师,他的惊叹是啧啧有声,望着江恒的目光是无比灼热,恨不得把他脑袋剖开,好让自己好好研究,最后得个诺贝尔大奖!

望着沉睡的江恒,欧阳雨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下来,多次的经验告诉她,一身神秘的江恒一定会无恙醒来,自己应该干警察该干的事儿了!

意念一转,欧阳雨眺望夜空的眼眸闪现坚定的金盾之光,天主教堂是一处特殊的机构,没有政府要员的帮忙,凭毒犯是绝对住不进去的!看来自己终于有机会揭开毒网的冰山一角了!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美美一梦睡醒过来,江恒舒服得伸了个懒腰,他却不知道,就在自己沉睡的夜里,恐龙市有了巨大的变化!

“咦,又是这儿!”白色的墙壁,简单的病床,江恒不用多猜,已然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

“唉!”神清气爽的年轻人不由无聊的一声长叹,暗自思忖:看来自己与医院还真有缘!

第三十九章白衣天使“糟!”意念一转,江恒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钱!自己前两天住院是作为英雄受伤,由政府负担,但这次可是私人原因,不会自掏腰包吧!

心中对此念念不忘,以至于当护士查房时,江恒厚着脸皮追问道:“请问我的住院费交了没有?”

年轻人心中怀着祷告的心理,希望不见影踪的女神探能好心回报。

他的心声得到上天的聆听,清秀的小护士笑语回应道:“江先生,放心吧,送你来的人已经交了住院押金,够你住上一个月!”

汗……这儿是酒店度假村吗?还邀请人家住一个月!

“护士,我要出院,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吧,帮帮忙!”

“嘻、嘻……你还是观察两天再出院吧!”

也许是江恒在这儿名声远扬,也许是他不俗的仪表让小护士心生好感,整理完病床后,娇小护士并未立刻离开,笑颜如花与江恒交谈起来,“李医师说了,你连续昏睡,说不定有什么医学难题,他要免费为你大检查一次!”

真不愧是美女之城,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这个城市的男人强烈的心声:十步之内必有芳草,百丈之内必现名花!一个普通的护士竟然也是清秀可人。

不过江恒听到这儿,却更坐不住,一想起老医师望着自己的“深情”目光,他浑身就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怎么可能愿意继续呆下去!

虽然急着离开,但离医院会计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江恒为了那笔“可住一个月”的押金,强自按耐坐回了病床。

为了打发时间,江恒开始与小护士闲聊起来,而这是女警官特意为江恒安排的高级病房,小护士是他的专职护士,所以有大把时间与他闲聊。

一番轻松谈笑后,江恒随意问道:“对了,咱俩聊了这么久,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却还不知道你叫啥,这可不公平!”

“我叫贺小艺,刚上班一个月!”

小护士也许是夜班太寂寞了,谈兴一来就再也关不住,不仅报上了名字,连自己刚从护校毕业不久的资历也抖了出来。

随着时光的消磨,二人迅速熟悉起来,小护士贺小艺手扶脸颊充满了陶醉崇拜之色,“江恒,你与杀手搏斗的时候,真不害怕!连守卫的警察都怕得要死,你怎么那么勇敢?”

“嘿、嘿……”江恒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胸膛,充分享受了一番英雄被崇拜的滋味,接着无赖的利用这一点道:“你能不能亲自帮我办理出院手续?我一个人很麻烦。”

“没问题!你放心吧,我这就去办,很快的!”

能为英雄偶像办事,粉丝当然是积极无比,有了她的帮忙,江恒终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医院,离开了对他很有“兴趣”的老医师!

“再见!”江恒潇洒的钻进了出租车,挥手与送到医院门口的白衣天使告了个别,然后揣着医院返还的压金,乐呵呵地到绿叶公司上班去了!

欧阳雨交的押金只花了四分之一,还有两千多元“巨款”,自然是落入了年轻人口袋。江恒可不是清高的圣人,做为对女队长帮助的回报,他心安理得把这笔钱“吞”了!

劳动所得的嘛,呵呵……应该“吞”!

************上午,警察总局。

江恒第三次来到警察局门口,也是第一次没有坐警车进入,在通过门卫传话后,他很顺利的见到了警队之花、第一神探、刑警队长欧阳雨!

“听说你强行出院了!”一见面,欧阳雨就以截然不同的热情欢迎了江恒的到来,并显示出她对年青男子特别的关怀,“身体真没问题吧?昨夜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好得很,连牛也能打死!”

江恒轻笑得摆了一个健美的姿势,不过以他身材,永远也别想与肌肉男相提并论;话锋一转,年轻人故作悲哀的叹气道:“唉……还不是因为我学得什么怪本领,每次运功过度,就会像昨晚那样,简直不是人享受的滋味!”

后面一句话,他绝对是发自肺腑的惊叹,以至于女神探也不得不为之信服,禁不住配合得追问了一句,“所以你才不想表现自己的武功,是不是!”

“欧阳警官,你总算猜对了!”

江恒为自己的谎言做出了完美的总结,语带惊叹、害怕地夸张表情道:“你想想,要是我答应电视台做专访,肯定要经常表演,我可不想用地狱般的折磨来换取名声!”

不知是这次的理由更加逼真合理,还是因为女神探与他已经变成了朋友,总之欧阳雨没有再为难江恒,反而主动开口进入了正题,“你是来问结果得吧?”

江恒呵呵一笑,充满好奇的凝视女警官,等待她揭开真相。

“你指认得地方,邓五前两天确实藏在那儿,不过昨夜我们去时,他已提前逃跑了!”欧阳雨平静的诉说着案情,自然的神色,娓娓的细语,无处不显示女神探对江恒全新的友善态度。

“啊!那是失败了?”年轻人不由沮丧得靠在了椅背上,想不到自己拼了老命的极限发挥,还是没有逮住毒犯!

欧阳雨明媚的玉容终于在平静中浮现了一抹笑意,话锋一转为江恒带来了惊喜,“也不算失败,我抓住了邓五最得力的助手,连夜突击后已经得到了口供,邓五到云南接货去了!”

“接货!这种时候他还敢活动,会不会是假消息?”

江恒的惊叹是冲口而出,他毕竟不是专业人员,在社会上,尤其是这种非正常的圈子里阅历尚浅。

第四十章奖金“俗话不是说,越危险越安全吗?也许他是想打我们个出乎意料吧!”欧阳雨隐带不屑的嘲笑,破案虽是因为江恒的功劳,但以她天才的侦破能力,多用点时间,一样能把邓五一伙绳之以法。

欧阳雨略一犹豫,最后还是开口说出了另一个重要的原因,“邓五冒险是为了钱,因为我们扫黑,让毒品货源紧缺,原来四、五百一克的海洛因,一下子涨到了上千,你说他能不动心吗!他的上级毒网不发货,这家伙财迷心窍,就自己到边境接货去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江恒此刻就想起了这句名言,同时也惊叹道:“我的天,难怪掉脑袋也有那么多人贩毒,原来利润这么大呀!”

“怎么,心动啦!”

欧阳雨半真半假笑语戏言,隐带提醒道:“你可不要鬼迷心窍,否则我一定会亲手枪毙你!”

“嘿、嘿……给我十个脑袋,我也没兴趣!”江恒随口表达了自己心中对毒品的厌恶。

“王通的事是你干的吧!”

女神探突然话锋一转,直指江恒要害道:“别以为我们警方是瞎子,王通在监狱病房已经上告好几回了,一口咬定你是同伙,一心要拖你下水。”

神色郑重的欧阳警官压低话语道:“江恒,看在你帮了大忙的份上,这次的事我们警方就不追究;不过我希望你记住,不要有下次,这是法治社会,你这样很危险!”

“呵、呵……我知道,我那也是为了正当防卫,危险倒不怕,我不是有欧阳警官你这好朋友吗!”

江恒戏谑的话语让女队长心中莫明怒气大消,年轻人心中其实已大为汗颜,自己一时冲动真是破绽多多,以后做事前真应该三思而后行。

聪明的年轻人意念一转,已经明白这里面一定有女警官帮忙的原因,立刻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