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3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转,发誓要把英雄从鬼门关拉回来,英雄怎么能死在自己的医院!绝对不行!

“小雨,他会不会有事?怎么这么久也没人出来?”

云想容守在急救室门口,双目盯着手术灯,任凭欧阳雨怎么劝她,她也不愿离开半步。 [ .

“放心吧,这儿是医院,他不会有事得!”欧阳雨心中其实也没有把握,江恒虽没有明显巨大的外伤,但整个人昏昏沉沉,没有半点知觉,而且一脸血迹也很是吓人,说没事那只是她安慰云想容的话。

从江恒被推进去开始,到现在其实只不过二、三十分钟,但云想容却感觉仿佛世界已到了尽头,渡日――不,应该是渡秒如年的滋味让她心如火烧,坐卧不安。

一心盼着手术灯熄灭,又害怕它熄灭,生恐医生带来坏消息。

“想容,江恒是怎么出现得?”

见好姐妹如此难受,欧阳雨急忙寻找话题,想叉开云想容的思绪,可云想容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兀自痴痴地盯着明亮的手术灯。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在欧阳雨也逐渐被云想容感染而忧心忡忡后,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了,主刀的老医师带着一脸奇怪的表情来到了两女面前。

“医生,江恒呢,他怎么样?”

云想容一下子从泥塑木雕变成了大活人,颤抖的语调透出无限的期待,与无尽的忐忑,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咚咚”狂跳的心声。

“唉……”老医师一边取口罩,一边发出了一声无奈郁闷的长叹。

“啊!”两女的心房直往下沉,尤其是云想容更感到眼前发黑,带着恐惧的哭声断断续续问道:“他……他死了吗?”

“没、没死!我什么时候说他死了?”

也许是职业的习惯,当了几十年医生的老医师说话总是要保留几分,“江先生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欧阳队长,云记者,你们放心!”

“你是说他醒了?我看看他去!”无限活力一下子回到云想容体内,蓬勃生机让她显得神采飞扬,边说边要推门而入。

“云记者,别忙,他还在昏迷,没有清醒过来!”

老医师下意识搓了搓手,郁闷与迷惑的神情又回到了他脸上,面对高级警官与女记者的凝视,他略一犹豫还是毫不保留地说道:“其实我们只是给江先生清洗了一下表面伤口,没有给他做任何手术,因为我们根本查不出他哪儿受了伤!

唉……也真是奇怪,我行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

“医生,你是说他没受重伤,脑袋也没受伤!”

欧阳雨可没有心情听对方的嗦,禁不住插口追问,职业的敏感让她又想起了江恒身上诸多神秘之处。

“没有,肯定没有!手臂上的只是皮外伤,不碍事!”

为了体现自己不是庸医,老医师少有得用上了百分百肯定的语气,然后细致的补充道:“江先生不仅没有受伤,而且他身体各个部位都十分正常,我们几乎给他做了所有的检查,也没找出他昏迷的原因!不过……”

“不过什么?医生,你快说呀!”

云想容性子本就偏急一点,不由有点不满的加重了语气。

如果寻常人这样说话,医生一定会心中不愉快,可女记者这样问,深知媒体力量的他却生不出半点气来,反而老老实实加快速度道:“江先生体内各项指标即使在昏迷时也十分正常,甚至比平常人还要好得多,这点才是奇怪的地方!简单的来说,他就是在――睡觉,只是睡得太沉,别人唤不醒!”

“啊!睡觉!”

这下连一向崇尚逻辑推理的女神探也发愣了,下意识重复追问道:“他在手术台上睡觉!医生你弄没弄错?”

“不会是植物人吧?”

云想容惊诧的芳心又提到了心坎上,下意识用正常思维理解了医生的话语。

第三十二章美女的转变“不是植物人,是我们平常说得那种睡眠,只是江先生的意识沉入大脑。”

老医师说到中途又引发职业习惯,近似自言自语的接着解释道:“人类的大脑太奇妙了,不是现在的科技能明白得,江先生这种情况,肯定就是奥妙之一,等他醒了,我一定要仔细研究一下。”

汗……如果江恒能听到这话,他一定会从梦中被吓醒,一想到自己被当作小白鼠,任何人也会毛骨悚然!

江恒被送进了观察室,各种仪器二十四小时测试着他身体所有部位,一切仿佛从喧闹中回归了平静。

但在医院之外,整个恐龙市除了医院这一亩三分地儿,其余地方每一寸角落都享受到了警方的“照顾”。

公然行凶,开枪杀人,这还得了!

在州长严令下,军队也派出了大批人员,开始了恐龙市十年来最庞大的打黑行动,一时间风声鹤唳,人车安定,美女之城的治安第一次达到了夜不闭户的地步。

所有的流氓地痞开始遭殃,能跑得就跑,能躲得就躲,不能跑、也不能躲的就只好进局子吃免费餐了。

政府一旦下定决心,平日视警方为废物的社会分子这下终于傻眼了,他们这才知道什么叫权力,什么叫地位,什么叫枪杆子里出政权!

一天一夜的大扫荡肃清城市的旮旮旯旯,邓五一伙自然是重点打击的对像,矮子等人纷纷落网,鼻青脸肿被武警用枪托撵上了囚车,可惜首犯邓五却消失在了警方明暗的眼线中,直到恐龙市翻了一转,也没有把他挖出来。

武警部队回到了驻地,警方也收回了各个关卡的严查,采用了外松内紧的最好办法。

************这时,沉沉大睡了一天一夜的年轻人终于舒服得伸了一个懒腰,明亮的眼睛又开始观察这个现实的世界。

“啊,你醒了?”云想容在第一时间与江恒四目相对,惊喜的光华让一脸疲惫的丽人生机焕发,情不自禁快步冲到了江恒病床旁。

“云想容,是你?你怎么跑到我家来啦?”

睡眼惺忪,脑海朦胧,刚刚与周公下完棋的江恒还没弄清楚状况,大为惊诧的哀叹道:“云大记者,你还是放过我吧,不然,我要叫非礼了!”

“噗嗤!”放下担心的金牌记者忍不住掩唇而笑,紧接着不由胡思乱想,心房再次一紧,小心翼翼得试探道:“江恒,你……你不会……吓傻了吧?你看看这是在哪儿?还想不想得起发生了什么事?”

“啊!”诧异的低吟在嘴边回荡,江恒环目四视,刺眼的白色让他悠闲的思绪受到了刺激,危险的一幕又似流光幻影般涌入了脑海。

枪声、哭声、惊叫声,声声入耳;男人、女人,好坏人,人人惊慌!

江恒一下子记起了所有的片断,而且还记得特别清楚:自己阴差阳错的救了云想容,但却没有救到好朋友罗七!

“云记者,罗七……罗七怎么样了?他……得救没有?”

江恒忐忑的心怀弥漫浓浓的惆怅,仿佛又嗅到了那刺鼻的火药味。

年轻人问这话只是抱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幻想,不料云想容却为他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嘻、嘻……”

心中大石落地,焦虑了许久的丽人不由心情愉悦,潜意识之中她已把江恒当作了恩人朋友,轻笑着柔声回应道:“不要担心,罗七没事,小雨事先给他穿了避弹衣。”

话语微微一顿,云想容又亲切的补充道:不过这是警方的机密,你可不要对外人说,知道吗?

汗……女记者亲近的语调让江恒很是不自在,再一听到外人二字,他不由有点哑然失笑,自己什么时候与她成内人了!

“没事就好!太好了!”

江恒双肩一撑,在床上坐了起来,略显急切道:“罗七在哪里,我想见一见他!”

“不行!”严肃的声音只有威严的女警官才会特有,警服笔挺的美眸以探究的意味笼罩着江恒。

江恒可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恐龙市的头版头条,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大英雄,在女警官好似看穿一切的目光下,他不由心虚得心房一紧,暗自思忖:这女人有想干什么!不会又想借机威胁自己吧!

“江恒,你怎么会在现场出现?”欧阳雨果然先声夺人,用警察的特权逼迫年轻人,不给他冷静思考的时间,寒着脸严肃的猛烈炮轰道:“你与罗七是什么关系,他受枪伤与你是不是有关?”

江恒不由被吓了好大一跳,与枪击事件扯上关系,那可不是好消息,警方随时可以拘留盘问自己,这下麻烦了!

虽然问心无愧,但江恒还是被欧阳雨的霹雳盘问弄得是手足无措,一时不知改如何解释。

“小雨,你那么凶干什么?江恒又不是凶手!”

关键时刻,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向最爱找江恒麻烦的云想容却突然转变了立场,意有所指的扬声道:“江恒可救了我的命,还帮助警方制服了杀手,你怎么能这样吓唬他呢?”

“呼……”紧张的神经一下子变得畅通无阻,聪明的江恒怎会听不出云想容好心的提示,被压迫的身形猛然一挺,年轻人理直气壮接口道:“对呀,云记者说得对,欧阳雨警官,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好市民?”

第三十三章交易“你……”

欧阳雨禁不住白了好姐妹一眼,眼看她经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战就要取得胜利,却被云想容中途破坏,以后要想逮住江恒心绪不稳的机会,那可不容易!

“唉……懒得理你!”有气无力的一声叹息,女队长抹去伪装的外表,随意地坐在了床边的椅子里,随手从怀中掏出一张奖状道:“江先生,给,这是市领导给你的好市民奖!”

心里有气的女队长连场面话也省了,末了仍然忍不住追问道:“你不是会什么武术吗?怎么对付杀手时那么差劲儿?”

汗……自己可是九死一生,拼了九牛二虎之力,竟然还被批评为――差劲儿!

江恒的白眼也不示弱,把奖状随手抛到了一边,不回答疑问,反而一脸期待望着欧阳雨道:“欧阳警官,还有呢?”

“还有!还有什么!”

也不知欧阳雨是真傻,还是假傻,精明过人的女神探却没看懂江恒眼中关于钞票的影子。

“呵、呵……”

年轻人毫不害羞得笑出声来,充满幻想主动开口道:“奖金呀,不会只有奖状吧!”

“哦!你是说钱呀!”

欧阳雨故作恍然大悟的神色,还特意加重了“钱”字的语调,生怕门内外的听众不知道江恒爱钱一般!

“对,就是钱,嘿、嘿……有多少?”江恒那猴急的模样让女记者与女神探禁不住窃笑连连,同时下意识暗自怀疑:这家伙会是那个不怕死,与杀手拼命搏斗,英勇救人的英雄吗!

江恒对两女异样的目光一看就懂,不过脸上的贼笑却没有半点尴尬,反而理直气壮道:“谁说英雄不可以爱钱!劳动所得,光明正大!凭什么不要?”

两女这下真对江恒投降了,不过转念一想,他说的也对,正当所得为什么不要,难道要装清高扮正义才对吗!

念及此处,欧阳雨终于开口,不过她没正面回答,反而诚心与江恒作对道:“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为什么搞不定一个普通人?”

江恒听到这话,心理还没什么异想,云想容却差点昏倒在地,如果全国重点通缉犯之一的杀手也算普通人的话,那这世界恐怕找不出坏人了!

面对金钱的诱惑,心痒痒的江恒是灵感如泉,不假思索的回应道:“我在师门呆得时间不长,资质又不好,所以只学了些无用的雕虫小技,在搏斗上没有学会,而且面对杀手的枪口,我当时早就吓糊涂了,能死里逃生真是幸运!”

说到这儿,江恒是真正得流出了惊悸的冷汗,下意识抹了抹额头,他话锋一转,带着真诚的感激道:“听云记者说,是欧阳队长及时出现击毙了杀手,才救了我一命,谢谢你了!”

江恒真诚的谢语反而让欧阳雨有点不适应,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再为难他,终于正正经经的正面回答道:“奖金肯定会有,但上级还没批示下来,你先等一等吧,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靠!江恒在心中对“上级”竖起了中指,闷闷不乐的把奖状又抛得远一些,暗自思忖:他奶奶的,发奖状倒挺快,怎么一提到钱就要研究解决!自己还以为会天降横财呢!

“你很需要用钱吗?要不要我先借给你!”

云想容终于插话,对于救命恩人,金牌记者可是充满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