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2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的“商女”。 [ .

“你,多叫几个人,开辆车在楼下候着!”

自以为掌握一切的禽兽上肢挥舞,很快就为江恒安排好了“大礼”相送!

“嘘……”

下班的时间到了,顺利辞职的江恒刚要随众人一起下楼,却被办公室主任拦了下来,天南地北的胡扯一番后,对方又莫名其妙把他赶出了办公室。

“靠!这公司上下没有一个正常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倒闭,反而还像挺有钱的样子!”

郁闷与疑惑同时在年轻人心中闪过,一边走进电梯,他一边自得其乐暗自好笑,这工作干久了,自己一定会被他们同化――变成猪头!

“嘎……”年轻人刚刚走出大楼,一辆面包车就凶猛的急刹在了他面前。

“啪……”车门被重重推开,王通的几个贴身打手一拥而下,不由分说把江恒推进了车厢,然后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他妈的!这王禽兽还真想对自己动手呀!

此时此刻,江恒已是今非昔比,超能日渐增进的他不惧不怕,心中一团怒火冲入了眼眶,让年轻人身体在怒气充斥下忍不住发紧发颤。

“哈、哈……你们看,这小子吓得发抖了,不知道有没有尿裤子?”

几个没有人性的打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请了一只老虎上车,还以为是小羔羊任凭自己玩弄呢!

“去西山别墅,王总在哪儿等着看戏!”

打手头子一句话,让江恒眼底的七彩光芒中途消失,即将暴发的超能强自压了回去。

王通,你这人渣,笑吧,笑不了多久了!本少爷来啦!

改变主意的江恒不由在心中暗自盘算:接下来就看自己这几天“研究”成果有没有效了,呵呵……自从开始修炼“超能力”后,江恒是每天都有体会,时时都有惊喜。

他不仅发觉,自己精力越好,超能力启动越快越容易,而且还发现,随着超能施展次数得越来越多,后遗症反而越来越轻松,看来痛苦也是锤炼精神力的好方法之一。

年青的心富于天马行空的幻想,一次偶尔的灵光闪动,江恒下意识想到,自己的时间虽有限制,但能不能把这限制分为几份呢,比如停顿时间十秒钟,如果一次只停顿两秒钟,那自己是否可以连续来上五次!

也就是说把精神力平均分配,这可是以前的时间超能者没有想过的方法,也不在神秘人影教的口诀里面。

设想总要在实践中得以验证与进步,江恒这些时日的探索就找到了最合适的陪练对像,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选择强力反击的只要原因之一。

************胡媚调查的答案改变着许多人的命运,就在江恒被抓上面包车的同时,毒网大西南分部的地下基地里,刚刚从毒品车间巡视回来的组长下达了命令。

“杀手出发,执行任务,除掉罗七!”

酝酿已久的风云开始浮动,再无顾忌的肃杀气息从天空直扑恐龙市!

城郊,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的高级别墅区。

王通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而几个打手则把江恒带到了空地上,挥舞铁棒做好了为老板“表演”机会。

“老公,不是揍一顿吗,不用那么严重吧?”

蠢笨的女人这才感到了害怕,当报复的怒火与法律相碰时,艳俗的胡丽脸色开始慌张。

“宝贝儿,看人被打也是一种乐趣,而且边看边做更爽!嘿、嘿……”

变态的王通一把将情妇楼进了怀中,不待血腥的殴打开始,他已经亢奋了。

“讨厌!”

魏助理虽然已被男人训练成了淫娃荡妇,但还有些微保留,半真半假挣脱撒娇道:“老公,这是大白天,外面那么多人,多不好意思!”

女人话语里的抵触让变态男人不禁有点生气,“宝贝儿,这样吧,咱俩就在车里边看边做,怎么样!你不会反对吧,不然我要讨厌你了!”

王通的威胁让女人的端庄彻底无影无踪,为了继续过上豪奢的生活,她媚笑着主动偎入了男人怀抱。

“啊……”惨叫声可谓穿云裂空,惊天动地,如果耳尖,甚至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响,幸亏这是幽静的别墅,又在宽大地下车库内,才未引起外人注意。

“嗯……”车内,随着女人被男人一阵揉搓,发出的淫荡之音就此点燃了情欲血腥的火焰。

“喔……”王通听在耳里,爽在心中,变态的心绪让他立刻亢奋而立,一边加重了对艳丽情妇的亵玩,一边闭着眼命令道:“他妈的,下手不要那么重,一下弄死了,老子怎么玩?”

“老板,那我下手轻一点,怎么样?”

戏谑的声音在王通耳边响起,中年变态本能睁眼一瞪,怒斥声还未出口,就被震惊与恐惧吓了回去。

“呀……”赤裸的女人这时也发觉了不对,抬眼一看,竟然是江恒悠闲的扛着铁棒,站在车门前,而几个打手全都抱着脚在原地打滚惨嚎。

第二十三章色情反击。超能训练(2)低俗女人在江恒面前竟然还有羞耻心,四肢一卷就想把自己藏起来,可惜目露鄙夷的年轻人却不给她“从良”的机会。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煽得女人七晕八素,江恒甩了甩自己用力过猛火辣辣的巴掌,冷冷的嘲讽道:“我从来不打女人,但你这贱人,不配当女人!”

“呀!”就在这时,因为江恒的大意,中年变态竟然有了偷袭的时机,一脸凶横的王通飞快从车座下掏出一支电棍,迅猛向江上身上捅来,事出突然,距离又近,还真让人无法躲避!

王通笑了,狰狞残忍地笑了,他已改变了主意,不再打残对方,而是要让眼前出乎意料的小崽子在地球上――消失。

电棍造型纤细,手感舒适,而且还可以弹出一截,真的是让人出其不意,这可不是市面上能买到的寻常玩意儿,就是一头牛挨两下,也得躺在地上吐白沫。

高压电流在电棍尖端闪烁跳跃,美丽的火花只听得一片噼里啪啦,最前端已经一下子探到了江恒身体,电流的力量光速般冲向了他的大脑神经,瞬间就能让大活人昏死过去。

光速――太快了,但还有比光速更快的东西――超能力!

神奇,真得很神奇!电光已然够厉害,可还是被江恒成功“静止”,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依然敌不过宇宙自然的奥妙,强大的电之力量也只能在时间断层里大发神威。

“嘘……”受了一惊的江恒不敢再大意,他这次只能停留时间两秒钟,毫不犹豫抡起铁棒对人渣实行应得的惩罚。

“咔!”

手骨碎了,电棍落到了地上,两秒钟是一晃而过,但对于王通来说,却想恶梦一样刻进了他的脑海。

“对,就这样,配合点,让我轻轻戳一戳就不痛了!”

王通仗以作恶的法宝这次却落到了自己身上,噼里啪啦电光闪烁,人渣被强大的电流立刻打昏过去。

“唔!”不待江恒的电棍触到魏助理,面如土色的风骚女人就在惊恐之中昏死过去,而对她十分讨厌的年轻人也绝,不放心的仍然将电棍在女人的两团软肉上戳了一戳,见她像死鱼般弹了一下,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呵、呵……这玩意儿还真好用,以后归本少爷了!”

江恒无意中找到了宝贝,兴致大起,来到几个没有人性的打手面前,然后很是“好心”得轻声道:“帮帮忙,不要乱动!对,让我轻轻戳一下,很快就过去了!”

五个打手面对可怕的恶魔,还有恶魔的微笑,果然是无比听话,一一在电流冲击下失去了知觉。

“好东西!”

江恒又一次重重的表扬了手中的电棍,然后望着自己辉煌的战绩是既得意,又兴奋,还有一点淡淡的遗憾。

在打手对他动手的瞬间,他当然是把时光停顿,然后熟能生巧夺过凶器,一一敲断了五人的腿骨。

成功是理所应当,但却美中不足,因为他发觉,自己还是不能将“十秒”时光随意分割,要不是已经快冲破第一级超能,勉力使出了第二次超能力,那他的结局就惨了!

想到这儿,江恒不由自主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用力深呼吸,强自抹去了心海弥漫的睡意;游戏还没完,自己还不到休息的时间,绝不能给坏人还手的机会。

他是江恒,可不是正义的傻瓜,决不会给敌人翻身的机会。

“七哥,我要的东西准备好没有?现在给我送来吧,小心一点!”

江恒给罗七打了一个早已约好的电话,罗七的势力已在恐龙市迅速上涨,原来的恐龙三霸已是他一人独大,至于另外一“霸”,江恒可没心思去关注。

罗七前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江恒闲坐无聊,闭目养神又怕昏睡过去,不太老实的家伙目光不由在女人赤裸的丰腴肉体上打起转来。

“噗、嗤……”

请别误会,这低沉的闷响并不是男人最喜欢的响动,而是江恒又在五个打手身上电电,直到确定他们半天不会醒转后,他这才怀着不良意图开始了新游戏。

王通被牢牢绑在了方向盘上,而女人则被赤裸得抱到了车前盖上,用力得在两团软肉上一揉后,江恒下意识吐了口热气。

自从来到恐龙市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开荤,面对干妈时,他无比“胆小”,面对采儿时,他又无比“善良”,结果就是弄得异物时常抗议,而超能也失去了一个进步的美妙方式。

想到这儿,江恒目光开始发热,心中的血气一阵翻腾,让年轻很是难受,如此修炼超能的机会他岂能放过,否则他就不是放浪风流的“时间人”了!

这就是男人――真正的男人,天下男人一样“色”!

男人可以为了爱人牺牲性命,但要他为爱人一辈子老老实实不沾荤腥,那绝对是一个无比艰巨的任务,比勇敢为爱牺牲还困难!

“哗……”一大盆冷水泼醒了王通,江恒晃了晃手中电棍让他闭了嘴,然后又用同样的法子把风骚的老板情妇弄醒过来。

“啪!”异样的颤音从颤抖的双峰传出,江恒双手开工一阵左右狂煽,打得被绑在车盖上的女人嗷嗷乱叫,叫得车里的王通是双眉大瞪,变态的欲望竟然连断骨之痛也抵挡不了。

“砰,狗男女!”

江恒迈步给了王通一脚,他可不想让对方爽,望着王通竖起的部位,他戏谑的嘲讽道:“变态,现在本少爷就满足你!”

第二十四章色情反击。超能训练(3)江恒开始在往昔自以为是的女人身上双手飞舞,一边瞎搞一边刺激两人道:“你们不是想兴奋吗,王总,我现在就在搞你的女人,你兴奋吗……”

“王变态,你的女人被我……”

一连串江恒自己也吓了一跳的话语汹涌而出,越弄越失去控制,好在他暂时还坚守着最后一步。

“小崽子,老子要杀了你!”

变态就是奇怪,无比的亢奋让王通浑身发紧,但被戴上绿帽子的感觉却让他目龇欲裂,连江恒的威胁也忘了个一干二净!

“嘿、嘿……王老板,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你们俩不是一直希望我这样做吗!”

江恒一边说,一边加重了手掌活动的力度。

“吼、吼……”

王通的吼声在喉间打滚,整个人不停打颤,也不知是兴奋居多,还是愤怒占先,总之,变态男人一生之中,从未有过如此冲动的时刻,“臭小子,小崽子,老子要杀了你,杀了你全家!”

“嘿、嘿……”

江恒听到这儿,看到这儿,却毫不生气,反而怪怪得笑出声来,那从未有过的淫邪笑意在他心中直冲而上,一直冲开唇舌,在身周弥漫。

年轻人已陷入异样心境,他自己并未发觉,自己的笑声是那么邪恶,甚至不在王通这变态佬之下。

为什么会这样!江恒可不是这样的人!

一切都有点超出了控制,江恒陷入迷乱却不自知。

他只知道淫戏越烈,超能力的后遗症越弱,总之,江恒为了不让自己难受,不知不觉越弄越猛!

“砰砰……”

车盖上的声音开始轰隆作响,极度淫靡,极度激情,还有明显的邪恶。最为奇异的是,此刻的年轻人已经是心神飘忽,事后连他自己也记不起,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弄进去。

有,又好像没有……当王通又一次大吼怒骂后,江恒突然停下了动作,丢下受尽蹂躏的女人一步冲到了车门旁。

“你要杀我全家!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