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2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怪了,真是怪了!无尽的迷惑就此深深刻在了江恒心田深处,直到采儿前来叫他吃饭,他也是痴痴呆呆不知所云,让小姑娘凭白担了半天心!

“恒哥哥,我做的菜好不好吃?”

采儿喜滋滋的给江恒挟了一夹菜,清澈的美眸充满期待得望着心目中的大英雄。 [ .

“嗯!不错,好吃!”

年轻小伙子心中仍在盘旋满天迷雾,本能得敷衍了一句。

“恒哥哥,你坏死了!”

对于江恒的漫不经心,费了半天劲儿的小姑娘不由感到极大的委屈,心理的阴影一下子又冒了出来;筷子一放,小脸一低,含羞草姣姣怯怯小声的追问道:“恒哥哥,你是讨厌采儿了吗?还是采儿做的菜真得不好吃?”

小姑娘说到后来,已是双眸红润、泫然欲泣,楚楚动人、小心翼翼的玉容让铁石心肠也禁不住如此冲击!

“没、没有!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

江恒心房为之一疼,想不到自己会在无意中伤害到纯真如雪的小丫头,急忙强自收回万千杂念,无比真诚的解释道:“好采儿,恒哥哥刚才是在想一些工作上的事,你可要原谅哥哥,咱们采儿做的菜是最好吃的!”

江恒边说边挟了好大一筷,半真半假吃得是十分陶醉,夸张的表情一下子就把小姑娘逗乐了。

“讨厌!”

破涕为笑的采儿情不自禁一声娇嗔,欢喜的玉手使劲的捶在了江恒肩膀上。

欢快的气息弥漫了狭小的空间,温馨的情愫充斥了房内每一寸角落。

自江恒救了采儿以后,小姑娘就悄然担负起了为恒哥哥煮饮的重任,后来,不知从哪一天起,连江恒换下的衣衫她也主动洗了起来。

习惯成为了自然,江恒开始还谦虚两句,后来不知不觉就习以为常,两人就似一家人般开始了另类的共同生活,有时,如果孙爷爷回来的早,他俩还会多准备一副碗筷,俨然就是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美满人生。

************幸福的情绪维持了只有一天,当采儿第二天从新学校回来后,小姑娘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采儿,今天到新学校报到,情况怎么样?什么时候正式入学?”

“我……我不想到实验中学上课!”

采儿突然低下了头,犹犹豫豫,最后说出了让江恒为之一愣的想法,“实验中学要求住宿,我不想!”

第十八章心病“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还是你担心钱的问题,孙爷爷不是说学校提供奖学金吗?”

江恒不由自主放下了书本,关怀的凝视着低头不语的含羞草。

“没人欺负我,我……我就是不想住在学校!”

采儿话语颤抖,鼓足勇气道:“我已经给孙爷爷说了,让他帮我转回原来的学校!”

“采儿乖,不要使小性子。”

江恒心中一时弄不明白少女真正的想法,尽最大的努力劝说道:“采儿是最漂亮的小公主,又有孙爷爷的关系,在新学校不会有人敢欺负你,更不会看不起你!乖,明天就去读书,听话!”

无形之中,江恒已把小姑娘当作了亲妹妹,而且比一般兄妹还要亲切,发自真心在为小姑娘的将来打算。

低垂的小脸闪过一抹黯然,不过采儿眼底的变化却没有让江恒看见,小姑娘也不再争辩,就是咬牙不点头,任凭江恒怎样劝说也不回心转意。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江恒把孙爷爷也叫来了,可是老少二人用尽办法,也只是白白耗掉了大把时间。

“采儿,恒哥哥不逼你,你不要哭!”

最后,小姑娘已是双眸泛波,让有点恼火的江恒立刻为之心软,有气无力哀声长叹道:“那你说个理由,为什么不想住校?说得通,我们就不劝你了!”

采儿怯生生的抬起了头,在孙爷爷与江恒郑重点头保证下,含羞草终于少有得勇气大增,雾蒙蒙的双眸回复了一缕生机:“我从未离开过四合院,一想起要住在学校,要与陌生人打交道,我……我……我就很害怕、很害怕……呜!”

小姑娘说到最后,已经是哽咽不止,对自己的胆量与心理充满了羞愧,眼眸更微不可察的瞟了江恒一眼,然后立刻把面容深深埋入了双手之中。

只有采儿自己才明白,她为什么反应如此强烈,既是因为心理的阴影,让她不敢与陌生人亲近,也是因为不想离开自己的保护神!

“唉!”一老一少无可奈何相视一望,他们都只猜中了第一个原因,不约而同为采儿的“心病”深深担忧起来,江恒甚至有了带小姑娘看心理医生的想法。

“采儿,爷爷帮你做主!”

孙老人苍老的面容人透出浓浓的关怀,凝神思索后拿定了主意,“一中是不能回去了,你还是到实验中学上课,我想想办法,让你不用住宿;不过,这么远的路,你会很辛苦!”

“谢谢爷爷!”

采儿是美眸放光,欢喜得小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让江恒与孙老人看得不由暗自心疼。

“这行吗!实验中学不是规定必须住宿吗?”

相比采儿的欢呼,江恒却是神色凝重。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学校不会那么呆板的!”

孙老人下意识挥了挥手,就此结束了谈话,三人抬头一看,才发觉早已过了午夜。

************“小雨,你就帮帮我的忙嘛!”

云想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缠上了姐妹,一直从家里缠到了警察局,又从警察局缠回了家。

“想容,你就放过我吧。”

欧阳队长脱下警服后,她也开朗了许多,做出讨饶之状戏语回应道:“你再逼我,我就把这儿的地址告诉我哥,让他天天来烦你!”

“不要、不要……”

云想容一下子就吓得惊惶失措,玉手连摇道:“我住到这儿就是想躲你哥,他也太缠人了,你可不要出卖我,不然跟你没完!”

“唉!我哥有什么不好,长得帅,又有钱,为人虽然有点公子哥儿的习气,但本性还不坏!”

欧阳雨在沙发里卷缩娇躯,随意而舒爽的伸了伸工作一天的手臂,好奇地望着好姐妹,第N次追问道:“你怎么会不喜欢他?”

“你哥也算不错,可我就是不怎么来电!”

云想容一提到苦恼事,暂时忘记了工作,郁闷的把自己摔进了沙发,有气无力道:“最惨的是,我爸妈又特别想我嫁人,说什么结婚才是女人最好的归宿,而你哥又成了两老的第一候选人,唉……”

“嘻、嘻……阿姨与云叔叔也是想你好,难道你真想当老姑娘!别忘了,云大小姐,你可已经二十六了,一眨眼就会变成三十的老姑娘!”

欧阳雨的心思还是离不开亲哥哥,末了忍不住又做思想工作道:“你还是考虑一下我哥吧,反正阿姨也催得急,两老也把我哥当成了你男朋友,你就把他带回家应付一下也好!”

“臭丫头,想帮你你哥挖陷阱呀?我可没那么傻!”

云想容立刻识穿了诡计,迅猛地扑了上去,用力挠欧阳雨的痒,“以你哥的牛皮糖功夫,我要是这么做,他还不整天缠死我!不过……”

“不过怎么样?是不是想通了?咯、咯……”

欧阳雨一边反抗,一边带着半真半假的惊喜追问。

“不过倒是提醒我,找个男朋友回家应付一下两个老顽固,这个法子好!”

云想容越想越认真,连嬉闹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玉手托着下颌仔细谋划道:“找得人一定要有份量,还不能有麻烦,对了,明天我就回台里观察一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男人用一用!咯、咯……”

“啊!想容,你不会真要这样玩吧?”

欧阳雨可知道好姐妹那大胆的性子,不由怀疑的上下扫视于她。

第十九章美女密谋“为什么不呢!这多好玩!又可以让自己清净一段时间!”

云想容是越想兴致越高,末了异想天开道:“小雨,你爸妈不是也在关心你的未来吗?干脆你也找一个假男友得了,要不咱俩共用一个男人也行!”

“去死吧!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这下轮到欧阳雨追打云想容了,两女虽然已不是小姑娘,身份也都不低,但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依然是那么纯真活泼,无拘无束。

追追闹闹,嘻嘻笑笑,良久之后,二女喘着气又倒入了沙发。

“小雨,你真的不能帮我吗!”

云想容不愧是金牌记者,记者的天性似乎已融入了她的生命,隔了半天她还是不忘旧事重提,隐带愤怒道:“江恒那家伙太可恶了,竟然软硬不吃!你就帮忙出面吓一吓他,我就不信,他见了棺材还不掉泪!”

“大记者,那可是违反纪律得!”

欧阳女队长先是义正词严,不过很快就被好姐妹们的白眼驱散,嘻笑老实交待道:“这几天上头派下大案子,整个警局都忙翻了天,哪有时间陪你胡闹!”

“大案子!什么大案子?能不能报道?”

云想容职业的习惯又上来了,噼里啪啦就是一大堆问题,高挑娇躯更是猛然凑到了欧阳雨身前。

“别想了,不能报道得!”

欧阳雨下意识压低话语继续道:“这事儿与江恒也有点关联,就是上次想对他不利的大流氓邓五,这家伙竟敢公然用枪,简直就是自找死路!闹得连州警察总局也派了专案小组下来,气得我们局长是一脸铁青!咯、咯……”

“唉!这么热闹的大事,竟不能报道,不是说言论自由吗!讨厌的政治!”

云想容完全是在发泄郁闷,她又怎么会不明白游戏的规则呢!

话语微顿,金牌记者又回到简单的问题上,可爱得苦着脸呢喃自语道:“怎么办呢?我还威胁江恒,说是给他一周的时间,如果到时拿他没办法,那还不丢脸死了!”

“好了,不要装了,最多我挤出时间去一趟就是了!”

欧阳雨虽然明白好姐妹是在假装,但同样也感受到了她对江恒事件的志在必得,同时,在女警官心中,对于传说中的武术她怎么可能不好奇!因此,欧阳雨最后终于举手投降。

“耶!小雨,你真好!我要是男人,一定娶你当老婆!”

新的嬉闹又开始了,谁能想象,两个满屋乱跑的美女会是第一女神探与第一女记者!

江恒这几天心情是时好时坏,许多好与不好的事情都集中在了一起,让他颇有点喘不过气来。

事情既然有发生,当然也会有解决的时候。

采儿终于开心的上学了,孙爷爷的影响力又让年轻人开了一次眼界,原来规章制度在人情关系面前,都是有情分可讲得!

这算是了却了江恒一件大事,而邓五一群流氓的威胁也因为警方的介入而暂时消失,当江恒从罗七口中听说这事时,禁不住松了一口大气,谁也不想有一个致命的敌人在身周环伺!

胡媚突然离开了恐龙市,消失在江恒视野之内,听说是回总公司述职,以后也不回来了,这一点让公司上下许多男人不由大为失望,江恒自然是个例外,年轻人在心底是一阵轻松,直觉告诉他,自己又安然渡过了一次不知名的危机。

好消息接踵而来,坏消息也不甘寂寞。

干妈临时有事,原本计划的见面也不得不取消,让盼望了大半个月的江恒不由心生惆怅,心房空荡荡得没有着落。

另一方面,金牌记者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施压,言语中更是透露出强大的威胁,让江恒笃定的意念也有点动摇,弄不清楚云想容是否是虚张声势,如果警方真要找自己麻烦,那就糟了!

怀着忐忑之心,年轻人一早来到了大远公司,还有两天就是云想容给得七天时间的期限,不知欧阳雨是否会帮上一把。

************清晨的风儿很是清新,朝阳的光芒既美丽又柔和,但走进办公室的江恒却发觉,今天绝不是一个好天气!

“呜……”一看见笑盈盈的云想容,他就有想哭的冲动。

“啊……”再一看见冷冰冰的女神探,江恒禁不住头颅发疼,立刻有了转身逃跑的念头。

“欧阳警官,云记者,你们真有空呀,不会又想带我到警局问话吧?”

江恒几步之内已想好了主意,兵来将挡,水来土囤,自己又没犯法,怕她们干什么!

咦,不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