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2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了,当他推开接待室的大门时,一张俏丽干练的玉容扑入了眼帘,生机勃勃充满了无穷的动力,不是金牌记者云想容还会是谁!

“是你!云大记者!”

江恒心中的哀叹是无比悠长,不过外表还是保持着正常的表情,意外之中带着一缕友善,怎样看也不像对女记者有所防备的模样。 [ .

“江先生,我说过,我们会『再见』得!”

云想容故意把“再见”二字咬得特别明显,更意有所指的晃了晃手中的录像带,那意思是昭然若揭。

“云记者,不好意思,我已经说过,我不想接受采访,没有任何话想说!”

生硬的话语已有点超出礼貌的范畴,但云想容既然有所准备而来,当然不会对此没有估计,轻轻一笑浑不在意道:“江先生,我想你会接受我得好意的。”

“云大记者,你这次又有什么好东西给我看?”

江恒故意摆出几分戏谑的表情,斜眼挑眉唇角微翘,只差没有吹口哨,整个一小流氓的神态!

难怪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几次与罗七等人打过交道后,江恒的心性虽未被腐蚀,但外表学起来还是活灵活现,难辨真假!

“哼!臭小子想给本小姐玩游戏!”云想容心中一声冷哼,江恒的扮相虽然逼真,但却逃不出女记者千锤百炼的火眼金睛。

“江先生,有样东西你是不是该还我了?”

话音微顿,云想容又紧接着话锋一转道:“你不也可以,在银行还有母带,我随时可以再拷贝一份儿!不过这些我都不想与你计较,你听说过一中附近出了流氓打架的案件没有?”

江恒脸色明显有了变化,呼吸微微一顿,然后才恢复了自然,“云记者,听倒是听说过,有什么稀奇,流氓打架到处都是!”

“这次可不一样!”

云想容故意做出一脸惊叹,以柔和的语调悄然加重了压力,“听我警局的朋友说,这事件里牵涉了一个年青人,警方有两种态度,一种是把他当作同伙抓起来,一种是当作正当防卫,如果前一种想法落实了,你说那个倒霉蛋再有点其它问题――比如说伪证罪的话,加起来能判多少年!”

“云记者,你认为警方最后会怎么判呢?”

江恒毕竟还是年轻了点,首先在对峙中露出了一丝异样。

“他们正在商量,最终结果还没定。”

云想容带着得意的笑容透出一缕俏皮,不怀好意的对江恒道:“放心,我一有消息,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金牌记者见年轻人额头终于见汗,见好就收的聪明女人话锋一转道:“江先生,我这么用心帮忙,你是不是也应该表达一下谢意?”

江恒心中是暗自叫苦,自己真的是百密一疏,只想找借口掩饰超能力,却没想到“武林高手”这种名头也已经很吓人了,更没想到会引来女记者的注意,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怎样收场呢!

第十六章惊喜咦!对了,胡媚费了那么大的功夫,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江恒意念转动间,在玄异直觉帮助下,他终于无意间猜到了大半,不过对于真正的危险,他还是没有意识到。

“云记者,这种消息电视台会信吗?”

江恒以干涩的语调“提醒”女记者,心中怀着最后的侥幸道:“现在可是科学年代,怎么会有真正的武林高手呢,你说对吧?”

“信,为什么不信!我们台长已经特批了!”

云想容不由自主抬高了声调,以胜利者的姿态打击着年轻人反抗的意志,然后又以滔滔不绝的经典话语蛊惑道:“江先生,这其实对谁都是大好事,华夏武术发扬光大,不仅可以让你个人名利双收,还可以为国争光,让那些外国佬见见什么是华夏功夫,这样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真想不到你有什么理由反对?”

心情大好的女记者已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干脆得做起了江恒的工作,三寸不烂之舌直指要害,美丽的女记者更设身处地的安慰道:“哦!我明白了,你是害怕身怀绝技的事曝光后会带来什么坏事吧!你放心,国家只会保护你这种杰出人才,又怎么会害你呢……”

云想容的话语是无休无止,简直就把江恒夸上了天,好像江恒只要一点头,立刻就会成为世人的偶像,民族的瑰宝一般!

江恒不禁对云想容佩服的五体投地,想不到一个人一张嘴能精彩至此,连他这冒牌货也是大为心动,只恨自己不是真正的武林高手,如果此时此刻,能够用超能力换成神奇的武术得话,江恒一定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可惜可惜呀可惜!一切都是虚构,在体能上很平常的江恒最后只能被迫拒绝了诱惑。

“云记者,我真想帮你,我更想出名得利。”

江恒以无限遗憾的语调道:“不过,这些都是误会!事实真相只是……”

这下轮到江恒充分发挥口才了,他不禁把应付罗七等人的借口说了一遍,而且还更加缜密的做出了补充,简单的把自己说成学了几年散打的平常人,更把几个小流氓说成已经醉的手脚无力,所以才会让自己意外打赢,而几个小流氓是为了面子,所以把自己说成了高手,最后就成了这样!

“云大记者,事实经过就是这样。”

江恒一口气把“事实”讲完,一边讲,心中一边盘算了一遍,末了满意得总结道:“先前我不答应你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如果我上了电视,一定会被小流氓认出,那他们为了面子肯定会要了我的命,就请你发发慈悲,放过我吧!”

“这是我的名片,你改变主意的话,就打电话找我!”

云想容在江恒话语刚完刹那,用行动表明了全然否定的态度,简洁明快,不再与江恒哩嗦。

软招已用过,云大记者临走时留下一记硬招,“江先生,时间可不等人,我最多等你七天,不然下次来找你的就不是我了!”

“唉……”望着女记者快步消失在视野之中,江恒心中的哀叹禁不住冲口而出,心中不停盘旋起伏,看来这女人把自己盯牢了,怎么办!

“小恒,谈得怎么样?你可真英雄,一个人打赢了那么多流氓,简直比成龙还厉害!咯咯……”

这种烦心的时候,妖娆艳丽的女上司还要来掺上一脚。

“胡姐,你看我哪点像英雄?”

年轻人双手一摊,然后以无奈语调道:“你说,我如果那么有本事,干嘛还要辛苦找工作!”

这样合情合理的理由,即使另有目的的女人也不得不同意,当江恒把应付女记者的话语“无意”的对她说出后,胡媚心中最后一点怀疑就此终结。

************今天注定不是平常的一天,连连受到“惊吓”的江恒回到四合院也未得到平静,又被一个绝对的意外“吓”了好大一跳!

“恒哥哥,太好了!”

采儿就像春天最美的蝴蝶飞了过来,喜形于色不能自控,连话音也带着几分颤抖“恒哥哥,我接到外国语实验中学的入学通知书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

江恒下意识把手放到了采儿额头与脸颊上,仔细的试探一番,却并未发觉有什么烫人的温度。

“采儿,这是真的吗?通知书给我看看!嘘……”

呼出一口热气后,江恒好不容易回复了几许正常思维。

害羞的小姑娘在江恒摸上脸颊时,小脸不由红了一红,不过含羞草这次竟然没有躲避,过了片刻才小心翼翼从内袋里掏出了两张通知书。

“咦,怎么是两张?”

江恒拿过一看,心中的惊诧更是无比强烈!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不仅有了新学校的通知书,连老学校的转学通知书也到了采儿手中。

这、这……这一切太不合常理了!难道是有神明在庇佑!

“呵、呵……”

慈祥的笑声为江恒抹去了疑惑,亲切笑颜的孙爷爷从房里走了出来,“是我老头子为采儿办得,运气还不错,这么快就办成了!”

“这……”

旧的疑惑消失了,但更多的迷雾却涌上了脑海,江恒傻傻的举着通知书,乱成一团的脑海让他难以组织词汇。

“小恒,别急,让我慢慢讲给你听,其实这在四合院也不是什么秘密!”

孙爷爷轻笑着坐进了躺椅,采儿乖巧得立刻在后面轻轻摇动,让老人欣慰得眯了眯眼睛。

原来孙爷爷年青时也曾经风光灿烂,不过后来生意失败,与搭档一起破产,而他的搭档就是采儿的爷爷,两人灰心沮丧下,用最后的钱买下了这座四合院安渡晚年。

后来,采儿家又发生变故,她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先后逝世了,剩下采儿一个小姑娘成了孤儿,好在有孙爷爷照顾,才没有被送进孤儿院!

孙爷爷的运气则好得多,他虽然失败了,但用自己的经验教出了优秀的一对儿女,儿子成了恐龙市有数的大商人,女儿则进了政府机关当上了干部,老人仍然住在这儿,一半是舍不得这纯朴的四合院,一半也是为了照顾老友的孙女。

同时为了不让自己发闷,他就随兴在街边摆了一个电话摊,因此上天巧合让他与江恒结下了一段忘年缘分!

第十七章采儿心思“孙爷爷,您老是去找你的儿女帮得忙,对吧?”

江恒听到这儿,自然的对后面的情形有了大概的猜测,同时对孙爷爷子女的能力也是暗自咋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顺利搞定这一切,可不是一般势力就能完成得!

“呵、呵……”老人满意舒畅一阵轻笑,抚着下颌的胡须悠然道:“我的两个孩子还算孝顺!对了,小恒,改天我带你见见他俩,以后说不定能让他们帮你的忙!”

“孙爷爷,谢谢你!”

年轻人感激一笑,不过还未完全脱离校园气息的他残留着一丝清高,再加上自己此时处境也不需要,他婉转拒绝道:“不过我暂时不想麻烦您老人家,以后有困难再求您帮忙!”

“小恒,有志气!”

老人一点也未生气,轻拍年轻小伙子的肩膀,话锋一转语重心长道:“不过有时不能过于古板,有志气当然好,要是变成死气就不好了!做人要懂得变通,知道吗!”

“孙爷爷,您这么厉害,当年怎么会失败呢?”

古朴的四合院内,在四周袅袅炊烟的陪伴下,一老一少坐在院子里,开始天南地北的闲聊起来。

对来人来说,难得有人愿听他“嗦”,他当然无比欢喜;对年轻人来说,能有一个睿智的长者如此循循善诱、谆谆教导,他自然更不会拒绝!

兴致大起的一老一少还真是绝配,而孙老人虽然是商海的败者,但他一生的经验却无疑是丰富的宝藏,让江恒这菜鸟看到一个新的天地。

缅怀的话语终于描述完了自己的过往,孙老人不由自行一阵唏嘘叹息,末了语重心长道:“小恒啊,有些事你现在不会接触,也不会懂,不过,当你的身份地位达到一定层次后,某些特定的圈子就会把你圈住,结果不是再向上飞跃,就是被『怪圈』一口吞掉!”

江恒对这话听得是云山雾绕,迷迷糊糊,任他多么聪明,但缺乏切身体会,又怎能真正明白其中的含义。

在江恒好奇的追问下,老人凝神思索片刻,然后以最简单的方式回应:“小恒,你暂时不会完全明白,我也表达不清楚,总之,个人的能力能让自己达到一定的程度,但当这种程度过后,就不是个人力量可以左右得了啦!”

“啊!我还是不明白!”

江恒从未像今天这样不开窍过,年轻人好学的又开口追问,一心想弄个一清二楚。

“唉……今天就到这吧,改天我再详细说给你听!”

孙老人却突然没有了谈兴,起身就向家中走去,临走又拍了拍江恒肩膀,透出长者对年轻人的关怀,还有一份忘年的友谊,“小恒,不要多想,总有一天你自己会弄明白得!只听别人说,一辈子也不会真正理解个中的意味!”

带着几许沧桑,弥漫几缕遗憾,还有对往事的回味,孙爷爷缓缓消失在房门内,只留下天生不凡的年轻人傻傻的呆立原地,一脸迷惑,怎么也摸不到老人话里的真意。

有什么样的“怪圈”,能让孙爷爷如此慨叹!自己如果一路顺利,以后真会像孙爷爷说得那样,也会碰上这个“怪圈”吗!

为什么不是个人力量可以抗衡得!为什么不是飞黄腾达,就是被一口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