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2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无意的一个抬眼,女人那低领开叉处立刻一片白光,深深的沟壑让江恒的脸颊“噌”得一下,燃起了一片火光。 [ .

恍惚之中,他似乎还看到了半抹鲜红,汹涌的波浪似乎想把他淹没。

胡媚不知道是否没有察觉,一边仔细教导,一边还故意动了动身子,让江恒眼中的波光更是起伏跌宕!

热!太热了!江恒此刻已不能保持正常思维,空白一片的脑海只留下了汹涌的“波涛”,浑身三万七千毛孔窍穴里,流转的只有燥热。

“砰!”微不可察的声响之中,男人的欲望之源在最不恰当,最不应该的时候苏醒了!

这还不只,偏偏胡媚慢腾腾的还未结束,浓妆艳抹的面容正对着江恒身躯这个位置,一下子就让年轻人的“沸腾”无可遁形!

“轰!”江恒羞得是无地自容,身形不受控制往前一蹭,把自己不听话的部分藏在了餐桌下面,低垂的眼眸根本不敢抬起,语调颤抖道:“胡姐,我……我学会了,你不用教了!”

“咯、咯……”

成熟女人怎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妖娆的笑声却没有什么害羞不适,反而故意多停留了片刻,才在江恒脸红似血时扭身回到了座位。

“嘘……”

年轻小伙子终于长出了一口大气,用力深深呼吸了好久,但还是不能完全回复平静。

“咯、咯……”

女人的媚笑又打乱江恒心神,妖娆戏语调侃道:“小恒,你有点不老实哟!

姐姐原来还以为你是老实人,原来也是一个坏男人!咯、咯……”

娇腻的笑声吸引了四周的注意,无数男性的目光全落在了胡媚荡漾不休的波涛上,灼热而贪婪的眼神把这些“上流人士”的内心完全出卖,原来衣冠楚楚的他们与粗声粗气的市井小民也――没有两样!

全新的感叹在江恒心中一掠而现,想明白了的他眼底再无丝毫畏缩,环视四周的眼光也完全回复了以往的平静自如。

从震撼到拘束,再到看破,最后重归平静――短短的时间,江恒的心灵就经历了一次质的飞跃,一次心路的蜕变。

果然是上天的宠儿,时间的朋友!别人也许一辈子也跨不过的心理障碍,他竟然在瞬息之间就过去了,这还真要感谢那些色眯眯的“上流眼神”!

上流社会的本质虽然被看穿了,但江恒可战胜不了自己血气方刚的本性,他离尤物只有一桌之隔,可谓指尺之间,再加上性感女人把他当作了目标,如此强大的火力,年轻小伙子又怎能抵挡!

“噌!”好不容易才平复的欲火又熊熊燃烧,尴尬的红云在浓重的呼吸映衬下爬上了江恒脸颊。

“胡姐,不要在戏弄我了!”

“咯、咯……”胡媚笑得更是夸张,前仰后俯花枝乱颤,再一次不知勾掉了多少男人的色心,一会儿后,她才止住笑声道:“小恒,看你急成那样,姐姐逗你玩得!”

霓虹闪烁,七彩变换,昏暗堕落的迪吧里,强劲摇滚的冲击下,一张张迷幻的面容在沉醉,一个个摇摆的身影在狂欢!

江恒与胡媚很快融入了人群。

“小恒,来,干杯!”

成熟尤物一进舞厅,在靡靡之音环绕下,变得更加放浪无忌,搭着江恒肩膀附耳挑逗,更不时用脸颊摩擦江恒肩背,想不让人浮想联翩也难!

“胡姐,你……你别这样逗我!”

江恒脸面通红表达着自己的尴尬,同时也强自压制着年青的热血,“胡姐,你再这样逗我,要是被看红眼的人看到,万一对方吃醋发狂,把我打成猪头怎么办?”

“咯、咯……小恒,姐姐不漂亮吗?来,咱们去跳舞!”

女人不退反进,更加亲密的缠上了年轻人,根本不在乎江恒的反对。

不好!江恒心神一紧,眼角余光看到几个一脸流气的男子向自己靠了过来,他自然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想不到自己一时戏言竟然会成真!

胡媚这时好似情怀荡漾,双臂一紧,把自己的丰乳翘臀用力挤进了年轻人怀抱,在江恒看不到的角度,她得意地笑了,然后向几个流氓下达了命令。

“小恒,你可要保护姐姐!”

胡媚最后抛出了诱惑,他就是要勾引江恒。

在年轻人把自己看成他的女人后,如果自己被流氓调戏,他自会暴怒出手,男人的妒火相当可怕,女人绝对相信,一个正值妒火中烧的男人绝对会忘记隐藏的。

第十四章智慧意外发生了,事情的变化绝对出乎意料,平日向来不凡的江恒却在流氓威胁下做起了缩头乌龟。

“胡姐,我要上卫生间!”

就在江恒准备教训流氓时,他眼中突然闪过一抹七彩异光,紧接着年轻人不进反退,不待几个流氓接近,抢先借口退出了舞池,临走还在女人丰臀上捏了一把。

借着舞池昏暗的灯光、汹涌的人头,神色冷肃的江恒终于第一个挤出了拥挤不堪的空间,然后假装向卫生间快步冲去,经过一根装饰圆柱时,他身形一转,迅速矮身改变了方向,躲到了一处阴暗的角落。

挺拔的身影刚刚融入暗影之中,几个气势汹汹的流氓就冲向了卫生间,两人守在外面,三人径直推开了男厕大门,熟练的配合,凶狠的气息,一看就是职业打手,看来胡媚出手还真“大方”!

“喂,警察局吗?我们这儿发生了命案,有人被杀了!快来呀……”

江恒飞快的打完了报警电话,然后再胡媚开始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他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又晃到了女人面前。

“小恒,你到哪儿去了?”

女人略带责怪的口吻有点失去了控制。

“呵呵……胡姐,我在那碰到一个熟人,聊了几句,把他送走后才回来。”

江恒亲切笑语自然无比,心中却在暗自咒骂,如果不是自己的超能看到了未来一分钟,还真不知道风骚女人想干什么。

虽然不知道胡媚这样做的目的,但江恒瞬间拿定主意,既然她要试探自己,那自己就如她的意。

“小子,这么性感的女人借给兄弟们玩玩。”

几个打手终于找了回来,不由分说就按照剧本演了起来。

“砰……”酒瓶狠狠砸在了江恒脑袋上,年轻人立刻一头栽倒在地,连半点反抗也没来得及。

“啊!”胡媚不由大吃一惊,紧接着假装被几个流氓向暗处拖去,眼角余光则十分仔细的观察着抱头翻滚的年轻人,等待他突然变成英雄大展神威。

“小恒,救我……”

打架闹事,那是夜生活的一部分,众人微微一乱,随即报以了更大的热情,都希望江恒这弱者能一跃而起,再与几个流氓打个头破血流。

他们没有失望,昏暗的灯光下,江恒果然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脚步摇晃的冲向了几个流氓,要把自己的女人拯救回来。

先前头上挨的一下,虽然逼真,但在超能相助下,那自然是做戏,江恒可不愿意白挨一下。

混乱之中,人群开始沸腾,下意识为两方腾出了空的战场,几个流氓心生欢喜迎了上来,他们还没忘记自己的目的。

“呀!”江恒一声大吼,气势狂野,但脚步移动间却只是平常至极,让暗地里观察的胡媚不由信念摇摆,难道这江恒真不是古武高手!非但他此刻的动作没有古武的架势,而且自己与他紧身跳舞时,通过肢体的亲密接触,也没有在他体内发觉古武气息。

看来这次真是高估他了,对方应该只是一个会点散打的普通人!

意念一转,胡媚并未开口制止,事已至此,她倒还有兴趣看看江恒散打到了什么程度,当作是工作中的消遣也好。

眼看两方就要在火花中碰撞,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大乱,好似波浪般迅速蔓延了整个夜店。

“嘘……”

江恒暗地里大大松了一口气,警车的声音果然来得及时,对于“命案”,警方还是挺在意嘛!嘿嘿……狡诈的年轻人笑了,笑得是那么得意,原来不用超能,自己也能化解这场危机!这就是人类智慧与经验的力量!

人群开始大乱,不待警察进来,他们率先向外涌去,无论有无原因,总之,只要是正常人,就不想与警察打交道,更不想上警局录口供。

“呼……胡姐,走呀!”

江恒可没有心情观赏下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口中虽在呼唤胡媚,但身形却假意被人流挤了出去。

快速的脚步似若野马飞奔,年轻人有惊无险的逃出混乱的迪吧,至于胡媚,管他奶奶的,让那骚货慢慢玩吧,本少爷不奉陪了!

咦!虽然刚才运用了超能力,但自己的头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疼了!呵呵……看来精神力的修炼又有了明显的进步。

晕眩痛苦虽然还是准时报道,但江恒却清晰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地方,随着每天坚持不懈的努力,以及多次不顾可怕后果使用超能力,江恒发觉时间超能已经有了大变化,他竟然能保持清醒状态,回到四合院,然后才一头栽倒在被窝里!

别样的一天就这样过去,经过一夜美梦,江恒内心余悸终于完全消失,神清气爽的年轻人又踏上了上班之路,不过今天的他却用纱布把自己的头部包起来,做戏做全套,为彻底应付目的不明的胡媚,本想辞职的年轻人反而不那么急了。

时光一晃,画面一闪,当江恒来到办公室后,果然遇上了妖娆上司的盘问,他当然是应付自如,而胡媚已经找到了答案。

看了一眼江恒头上的纱布,胡媚半真半假表达了几分关怀与隐约的歉意,然后神色微变,不再纠缠的离开了年轻人身边!她可不是真正的花痴!

“嘎……”

面包车又一次急刹在了街边,刚刚下班的江恒这一次没被吓着,望着车里熟悉的面孔,他还有心情调侃道:“七哥,你们开车不能悠着点吗!这样很容易吓着花花草草!呵、呵……”

第十五章自找麻烦“兄弟,我说过要亲自来接你,怎能不算数,上车吧!”

罗七等江恒上来后,使劲一踩油门,又一次绝尘而去,交通法规对他来说,无疑就是一堆废纸。

“干杯!”

与上次略有不同,罗七这次选择的餐馆明显要高级一些,至少有空调暖气,为寒冷的季节带来了少有的温暖。

一大桌人是觥筹交错,酒酣耳热,不敢开杯畅饮的江恒聪明得转移了视线,同时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七哥,你那天怎么来得那么及时?幸亏你来了,不然我肯定走不了!”

“嘿、嘿……”

罗七依然是大杯来去,带着几分酒性得意的笑语道:“这几天,邓五那杂种有大动作,我本以为他是想抢地盘,所以做好了准备,没想到会是因为兄弟你,这也好,哥哥也算还了你一个人情了!”

“江恒,矮子四处说碰上了武林高手,不会就是你吧?”

罗七的得力住手黄胖娃中途插话,他与江恒见过多次,算起来也算是老熟人了。

“嘿、嘿……胖哥,我要是武林高手,早就抢银行去了!”

江恒是嘻笑回应,早有准备的自然解释道:“当时我一害怕,抢起棒子闭着眼一阵乱舞,没想到歪打正着敲中了矮子脑袋,这时正巧有学校保安出来,矮子他们就被吓跑了!”

仔细“解释”完后,江恒末了故作夸张的摆出花架子,嬉闹着反问众人道:“你们看我这肌肉,能不能参加健美比赛,嘿、嘿……”

江恒这番话语在众人心中才是合情合理,罗七带头哈哈大笑,流氓习性又让他们大大嘲笑了邓五一番。

“七哥,时间差不多,我该回去上班了!”江恒酒没喝足,但饭却吃饱了,在正午过后,他又一次拒绝了罗七带他去见识风月的好意。

“唉!兄弟,不是哥哥说你,你当公司打杂的能有什么出息!”

罗七在江恒走时发自真心道:“我也不想你跟我们一起混,要不让哥哥给你想个办法,最好是弄一个店面做生意,怎么样!钱不够我帮你垫着!”

“七哥,我再干一段时间,实在要求人,我肯定第一个求你!”

江恒不是矫情的男人,豪爽一笑,恰到好处的回应了罗七的好心。

“江恒,有人在等你!”

江恒刚刚回到大远公司,胡媚不再腻人的平静话语就让他呆了一呆。

谁会来找自己,自己在恐龙市可是标准的孤家寡人,干妈远在百里之外,昨天与她通电话时,可没听她说今天要来!

年轻人的疑惑很容易就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