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21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5:0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出了笑颜,心中得到一丝欣慰后,他立刻到一中给采儿请了病假,最后才不徐不急地来到了大远公司。 [ .

************“小雨、小雨,出怪事啦!”

云想容风风火火的推开了家门,冲着同样刚刚回来不久欧阳雨是大惊小怪,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套三居室是两位好姐妹合租的地方,两人的父母虽然都有豪华别墅,但她俩为了自由与工作方便,私下一合计,就由闺密变成了同屋伙伴,姐妹友情是再增一步。

“想容,天塌下来了,还是地震了?用得着这么恐怖吗?”

换下警服的欧阳雨身着家居服,工作时被苦苦压抑的青春朝气,只有在家中才会无所顾忌,谁能想到威风凛凛的欧阳队长会像小猫一样卷缩在休闲沙发里!

“见鬼啦,这还不恐怖吗!”云想容相比欧阳雨却是里外一致,回到家中,她也仍然是静不下来的急性子,一把掏出包中的录像带用力挥舞道:“真是见鬼了,我这带子莫名其妙变成了空盒子,里面的胶片不见了!”

第九章梦幻调查二人组“是吗!也许是有人偷了吧!”

虽然不是在工作时间,但欧阳雨刑警的本色还是让她本能地想到真相之上。

“不会,我的视线从没离开过它,这可是我的宝贝,我怎会大意呢!”

云想容毫不犹豫摇头否认,末了控制不住呢喃惊叹:“见鬼,真是见鬼!”

“咦!”欧阳雨懒散的娇躯下意识一正,写意的美眸猛然闪现深邃光芒,她知道云想容虽然做事风风火火,但绝不是粗心大意的人,尤其对一些重要物什更是无比留心,她能这样说一定不会记错。

“想容,你真确定从未离开过视线范围?”

在得到一脸迷惑沮丧的金牌记者再一次点头回应后,欧阳雨的兴致终于被完全激发,进入办案状态的女队长美眸一番转动,以最为冷静的语调道:“别急,现在从你看了带子后开始回忆,一直到你发现问题为止,咱们来个案件重演,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我是上周得到的录像带,然后一直在看,前天我到警局找你帮忙,临出门时我还反复看了一遍,然后一直没有离身,直到今天我本想再拷贝一份,不料就发现成了空盒子!”

在欧阳雨很有经验的引导下,云想容脑海好似录影倒带般,把其中经过一一回放,其中当然包括威胁江恒的一段。

“停!”

欧阳雨听到此处,玉手迅即一扬,将云想容描述的画面就此定格,“你是说你与江恒交涉时,拿出过这带子?”

“嗯!”

云想容似有所悟愣愣点头,随即自行否定道:“不可能呀,我当时可是特别警惕,从始至终就没让带子离开过手心!”

欧阳雨明若寒星的美眸一眨不眨,沉思片刻后,出于小心,反复求证:“那你与江恒分开后,有没有人接近过你,或者说有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没有,我们台里的人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与我同组的同事全是自己人,更不可能与我作对!”

云想容很是肯定的下了判断,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否则怎配称得上金牌记者呢!

“问题肯定还是出在江恒身上!”

欧阳雨的“武断”让云想容很迷惑,这可不像一向讲究铁证如山的女神探。

“想容,也许我能给你一个解释!”

欧阳雨略一犹豫,最后还是凝声道:“昨天在一中附近出现了一场流氓斗殴事件,而当事人一方就是江恒!当时……”

“你是说江恒为了保护一个学生,一人就打倒了八个流氓,而且只要了一眨眼的时间,他本人还毫发无伤!”

云想容虽然已经听清楚了,但小嘴大张的她还是充满怀疑的连声追问!

“对,这是我们局里的线民亲口报告的,流氓是恐龙市三恶霸之一邓五的手下,线人也被打了,我还看过他手腕的伤势;事后我也做过调查,调查结果也与线人说得基本一致!”

“小雨,这世上真有那么厉害的武术吗?”

仔细听完斗殴过程,云想容记者的天性又受到了刺激,双眸放光思绪运转,合情合理的猜测道:“如果江恒真是武林高手,那他能打破常理到达案发现场就可以解释的通,而我带子被破坏也应该就是他干得!”

相对记者对神秘事物的热衷程度,欧阳雨却更加追求客观现实,一边思考,一边近似自言自语的回应道:“有没有那么神奇的武术我也不敢肯定,反正我们警队最利害的搏击高手虽然可以打倒八个流氓,但绝不可能那么轻松,更做梦也不可能那么快!不过……”

女警官话语微微一顿,眼中闪过犹豫的光芒,最后在深厚的姐妹情下,以控制不住的凝重而神秘的语调道:“不过,我在我爸最机密的文件里看到过这方面的资料,可惜当时被我爸发现了,只看到一点点,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小雨,那你究竟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呢?”

云想容仿似发现黄金宝藏般无比兴奋,不受控制在屋内团团打转,风风火火继续道:“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一定会是本年度第一大新闻!对了,我这期选题就锁定江恒了,名字就叫做『现代武侠、都市奇人』!”

“唉……”

欧阳雨上班时绝对是一个工作狂,但她下班可没有云想容的火热干劲儿,望着自言自语进入自我天地的好姐妹,见惯不惊的她只能是无奈长叹,哭笑不得!

“我先回台里去一趟,一定要让总编同意,这么独一无二的新闻可不能浪费了!”

云想容最后一个字传进欧阳雨耳中时,她人影已经冲出了房门。

“砰!”欧阳雨翻起的白眼还未消失,刚刚关闭的门扉又被重重推开,去而复返的云想容边跑边说,“我忘了空带子,这可是说服总编的重要证据。小雨,再见!”

“嗯,再见!”

虽然知道好姐妹听不见自己的话语,但欧阳雨还是冲着她风风火火的背影回应了一声,然后再次懒懒的缩进了沙发,不过双眸却再也难以回复悠然写意,一缕灵光就似光速般在心海盘旋,这世上还有她女神探弄不明白的怪异事件!太奇怪了,太气人了!

大远总经理的特别办公室内,与其说是办公室,更像一个豪华的卧室,可想而知,王通这老总平时都干些什么“好事”!

“胡小姐,祝我们合作愉快,干杯!”

王通眼露灼热,不时将目光落到了女人的高耸曲线与裸露的腻滑玉腿上。

第十章禽兽“干杯!王总,你干得好呀,为毒网洗了不少钱吧!咯、咯……”

成熟艳女风情一笑,丰润朱唇还不忘轻轻舔了舔水晶酒杯的边沿,留下一个充满诱惑的印痕,“王总,你是想喝酒还是想喝人?眼光也太吓人了点吧!”

“呼……”王通心中的欲火一下子遇到了狂风,火借风势熊熊燃烧,昂扬的欲望让他一下子忘记了对方神秘、强大的身份。

中年男人立身而起,以自以为最潇洒,其实是色眯眯的笑容走向胡媚,“胡小姐,能与你这样的大美人儿合作,嘿、嘿……真是王某几生修来的艳福呀!”

“是吗!咯、咯……”

艳女笑得花枝乱颤,波浪汹涌,引得王通的手掌贪婪地迅猛扑来。

“啊……”惨叫声中,也不见女人怎么动作,只见一道幻影在虚空闪烁,王通的身形已好似垃圾般被凌空抛起,然后重重摔倒在地,抱着小腹在地上打滚惨嚎。

“姓王的,胆子不小呀,你以为你真是什么大人物,姑奶奶就是杀了你,毒王也不会眨下眼!好好把事情办好吧,就凭你这小角色也想吃姑奶奶的豆腐,回家做梦去吧!”

此刻的女人再无半分风情,冰冷好似罗刹,不屑冷笑后转身而去,让痛苦的王通叫也不敢叫一声,他终于想起了二人身份的差距,想起了女人武盟的背景!

女人虽然万种风情,千般妩媚,但却是带刺的玫瑰,难以采摘的太阳!

“吼!他妈的!”

好久后,王通才能从地上爬起来,怒吼的家伙只能把气撒在桌上的酒瓶上,啪得一声将名贵的红酒摔成了粉碎。

杂乱的声音终于传到了门外,秘书台里的韩真真犹豫了几下,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推开了老总的办公室。

“王总,你怎么啦,要不要叫医生?”

出于本能的戒备,以及对老总人品的认识,都市丽人下意识站在了门口,而且也故意把门大开着。

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住地nl布l]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此刻的王通正值暴怒之时,平日的几分伪装立刻消失无踪,被胡媚挑起的欲火,以及被打的闷气,全都化作一股热浪冲入了眼眶,中年男人本性的淫亵让他突然化作一头猛兽,不言不语向俏丽的秘书扑去。

“啊!”王通凶恶的模样让韩真真瞬间面色大变,先是奇怪的紧了紧手掌,然后才“正常”的惊惶害怕,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救命……”

俏丽的倩影全力向楼梯冲去,王通紧追在后。

“拦住她!”

眼看韩真真要逃出魔爪,不料迎面却与王通的保镖碰了个正着,一向为虎作伥的打手大手一扬,就死死挡住了韩真真的去路。

“砰!呃!”

闷哼声中头破血流,不过却不是弱女子的惨叫,而是壮硕的打手捂着额头跌倒在地。

韩真真可不是古代那种娇弱无力的大家闺秀,干练精明的都市丽人逃跑时,顺手从桌上抓起了一个茶杯,在这关键时刻,她这一自保的行为终于有了效果。

玻璃杯在完成使命后粉身碎骨,韩真真急速的脚步泼辣的从打手身上一跨而过,冲向楼梯。

“啊……”意外还是发生了,王通这恶棍平日身边从不会少于三个保镖,他这小心的行为在这一刻让他得意地笑了起来。

“嘿、嘿……”

望着又一次被拦下来的女人,王通笑得是那么狰狞、邪恶,“来,把她给我弄进休息室捆起来,老子今天要慢慢玩个够!嘿、嘿……”

“救……”

韩真真的呼叫声很是惊恐,但丽人眼底闪过的却是一抹犹豫与怒火交织的复杂目光。

怒火,那是正常应该的!犹豫?她怎会有这种意念!难道……一切都在向奇怪的方向发展。

这是经过隔音处理的楼层,除非扯开嗓门大吼,否则楼下休想听到,望着逐渐被拉近房门的女人,王通不由舔了舔发热的猪嘴,为自己的设计大为得意。

“铛!”楼下,正在无聊的玩转圆珠笔的江恒手一抖,圆珠笔委屈得摔落在地,与此同时,他眼中毫无预兆闪过一道七彩的异光。

“噌!”异光瞬间闪过,年轻人好似猎豹般向楼上禁区冲去,在冲过众人身边的同时,天生聪明的家伙不忘大声提醒道:“不好啦,王总出事啦,大家快上去帮忙呀……”

“臭婊子,敢逃!告诉你,老子这层楼从没人敢上来,你这小婊子认命吧!

嘿嘿……”王通一边走,一边扯下了自己的领带。

“王总、王总,我来救你……”

王通淫邪的笑声还未落地,一个挺拔的身影已经飞速冲了上来,活生生的行动一下子就让禽兽的得意成为了笑柄。

谁说没人敢上来,江恒这不就上来了吗!

他不禁冲入了“禁区”,而且不待刚想发怒的几个打手开口,抢先拉开嗓门向楼下大叫道:“大家快来呀,王总出事啦!快来救王总呀……”

汗……真不知他是真傻,还是假傻,竟用这样的方式压回了打手们的拳头。

“哗……”

一阵脚步声好似大雨倾盆,上至公司金领,下至扫地的大妈,一听说王总有难,大家那积极性绝对可以比美活雷锋。

江恒出现的刹那,韩真真眼眸是喜意升腾,看似艰难的用力一扭,奇迹般挣脱了两个打手的挟持,然后急速站到了江恒身后,用无比的感激深望了年轻人一眼后,都市丽人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大气。

第十一章离别“大家不要乱,只是一个小误会,我没事!”

面对几十双眼睛的关注,王通不得不摆出一脸正气,双手微扬向部属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