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4: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了一个曲线丰满的花信少妇,正是众人口中谈论的女主角――老板娘,被大大小小的男人们私下里称作红娘子的艳丽女人。 [ .

女人的脸蛋虽说不上绝色,但也算丰润漂亮,尤其是胸前那两堆腻滑软云,一起一伏间更是勾引得大小伙子们直冒虚火。

“咯、咯……”

性感少妇明显感觉到了客人异样的目光,不过她不仅毫不在意,反而还似有似无的向众人抛了一个媚眼,果然不愧是酒店活招牌,只凭这一记销魂媚眼,店里的生意想不红火也难!

“哈哈……”

异样的气氛自然引起了中年老板的注意,不过他不仅不发火,反而还十分开心,只要有钱赚,让客人过过眼瘾又有什么大不了!

老板笑得越大声,一干纯真学子就越是义愤填膺,就连江恒心底也是不禁暗自叫屈:他奶奶的,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却被这面团一样的中年老板糟蹋了,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念及此处,包括江恒在内,所有的年轻人都恨不得英雄救美,把牛粪上的鲜花扯起来,然后插在自己这片沃土里!

“老板娘,买单!”

一阵血气翻腾后,一群年轻人还是没勇气撕破自己斯文的外表,甚至连像其他客人那样,用灼热的眼神侵犯老板娘也不敢多看!

“几位帅哥,有空多来哟……咯、咯!”

女人一边算帐,一边故意在众人眼前晃了晃,又一次晃得年轻人心底的血性差点暴走。

“哇、哇、哇……”

连串的惊叫在心间回荡,几人不由下意相互一望,同时在好友眼底看到了一个名词――床友,第三种女人!

嘿、嘿……众人的眼神开始变味儿,想不到这才提到四种女人,眼前竟然果真就出现了最让男人心痒的――第三种女人!这可是不用负责的一种,只要是男人,怎么可能会不浮想联翩!

“老板娘,再见!我们一定天天来找你!”

隐晦暧昧的话语在女人耳边环绕,一群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快步走出店门。

第二天,江恒又被几个同学推进了饭店,虽然钱包已快干枯,但却不能扑灭他心底的萌动,一想到能在吃饭之余观赏丰乳肥臀,年轻人迟疑的脚步是不慢反快。

与爱无关,欲望为主,一群即将毕业的年轻人事业还未开始,倒率先享受起打情骂俏的乐趣来!

“老板娘,今天真漂亮,擦得什么口红呀?让我们尝尝怎么样?哈哈……”

“行呀!不怕我家那口子拿着菜刀追,你们谁有胆谁就上来呀!咯咯……”

女人可不是青涩的小姑娘,虽然丈夫就在不远处应酬客人,她还是媚笑着挺起了胸膛。

这原本是平常至极的黄色玩笑,在这种光天化日下,人家的老公还在一旁,谁敢这么色胆包天!

“我来!”

一声大喝让众人眼神一震,回头一看却又索然无味,原来是郑老板嘻笑着走了过来,他虽然是烂酒鬼经常打老婆,与好男人不沾边,但为了不袋绿帽,早已练出了一身应对的高超本领。

“嘘!”众人一声无趣的叹息,事情到此本应该结束,可是意外却在这时发生。

已有几分醉意的郑老板急着上前化解“险情”,不料虚浮的脚步一不小心,胖胖的身体踩在了一个翻到的啤酒瓶上。

“啊!”

郑老板圆滚滚的身形向前俯冲,慌乱之中双手飞舞,不管是什么,只要能让他稳住就行。

“扑嗵!”

抓是抓到了,但却没抓稳,郑老板就此搞笑得摔倒于地。

“哎呀!”

女人的惊叫在半空回荡,只见江恒被冲过来的郑老板猛推向前,正好一下子撞入了傲然挺胸、波浪汹涌的女人怀中。

“唔……”

一缕异样从江恒掌心传来,他本能前伸的双手竟然――正正抓在了老板娘的两团腻滑之上,薄薄的衣裙根本挡不住肌肤的感觉,年轻人甚至还摸清了软肉之颠那两点凸起的娇嫩。

“呀……”

女人的惊叫声不知是慌乱流转,还是羞涩萦绕,总之,她清晰的知道,帅气学生在退后之前,那双火热厚实的大手还不忘在自己双峰上用力紧了一紧。

“噌……”

浓重的红云瞬间爬上了江恒脸颊,难堪之中却掩饰不住几缕兴奋,更下意识握了握手掌似乎想回忆那美妙的刹那。

说来话长,现实只不过眨眼之间,这时,直到江恒大步后退,众人的怪笑声才四座升腾,而店老板刚刚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嘎、嘎……还是江恒胆子最大,兄弟,你行呀,连老板娘的豆腐也敢吃!

滋味怎么样?”

众人打趣一番之后,又把目标对准了还摔得头昏眼花的老板,“哈哈……郑老板,想不到你这么大方,主动把我哥们推给老板娘,怎么不选我们,唉……”

“去、去、去……”

老板娘用平日的泼辣接过了话头,丰润玉臂不停挥舞,辣劲儿十足道:“老娘的便宜这么好占呀!美死你们这些小色狼,再不老实,今天的饭钱多加三成!

咯、咯……”

老板娘自然的笑声聪明的化解了一场尴尬,郑老板也没有看到老婆与年轻男人那刺激的一幕;嬉闹一番后,一切又回复了平常的简单喧闹,不过,艳丽女人看向某人的目光却悄然变异,那是一种从未在她眼底流转过的绚丽光华。

第二章雷劈奸夫(上)几日之后。

“啊……”

狂野的呻吟在卧室内回荡,席梦思被撞击的响声让这幢二层小楼瑟瑟发抖。

“噢……小老公,你太厉害了!”

丰乳荡漾,肥臀颤抖,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的红娘子朱唇猛然大张,性感嫣红的娇躯是弓挺而起,发自灵魂的快感化作呢喃音符在二人身周盘旋不休。

“砰砰……开门,老子……回来了!赶快开……门,不然老子打死你……”

一道被酒精麻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粗蛮的捶门充满了暴戾气息,好似惊雷闪电打进了卧房。

“啊!”

一声惊叫从男人口中传出,紧接着的话语更是让风儿纳闷,“不好,你老公回来了,我先从后门走!”

汗……他不就是女人的老公吗?怎么还怕女人的“老公”!

男人脸色大变,女人却虽忙不乱,而且眼底还闪过一股强烈的报复恨意,任凭楼下男人使劲敲门,她还有心情为眼前男人最后一舔,“小恒,别慌,死酒鬼每天都是醉个半死,你就是从他眼前走过去,他也不一定看得见!”

小恒!哇……自然风儿凑近一看,不由惊声长叹,不是江恒还是谁!

哦!原来风骚老板娘口中的“小老公”竟然是他,看来男人一生之中还真离不开四种女人的“关爱”!

“嘿、嘿……”

偷腥的年轻人兴奋得在老板娘胸上又抓了一把,他最喜欢的就是这动作,因为当日正是这一抓,让二人的一生有了暧昧的回忆。

“砰、砰……臭婆娘,再不开门,老子要你好看!”

喝醉后的郑老板可不像白天那么和气生财,老板娘身上经常出现的淤痕就是见证,也难怪艳丽少妇会心生怨恨、红杏出墙。

“小恒,你先走吧,我已经习惯被他打了,有办法对付他!”

女人从情欲中回归后,哀怨的语调,外加淡淡的仇恨从红唇中流过,竟然比起风骚妩媚时更让男人着迷。

“红姐,我先走了!”

江恒虽然在欲望冲动下走上了男人的“性福”路,但他可没有胆子与郑老板面面相对,在艳丽红娘子的昵笑声中,年轻人爬窗而下,快速从后院门溜走了!

************迎着晚风吹拂,虚惊一场的年轻人轻快踏月而行,一想到适才的“捉奸”,他不由有点后怕,但又一想到女人的风情与妩媚,年青的热血又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管他奶奶的!郑老板这酒鬼整天欺负女人,自己这也算替天行道!嘎嘎……这与爱恋无关,九成是欲望的涌动,剩下一成也只是对女人处境的怜惜;这就是男人,永远想鱼与熊掌兼得的男人!江恒决不是坏人,他只不过是一个最正常的男人!

学校的围墙遥遥在望,走在夜明星稀、天清气朗的夜空下,江恒不禁加快了步伐。

一想到酒鬼郑老板的贪婪,还有他不像男人的暴戾行为,年轻人心中残存的不安、忐忑彻底消失,再没有半点偷了人家老婆得不好意思!

死酒鬼娶了老婆只知道用来当门面赚钱,却一点也不懂怜惜爱,自己干嘛要不好意思!

似是而非的理论说不清是对还是错,不过江恒这理直气壮似乎有一点……过头了!

“轰!”

一道闪电――不,不是闪电,而是比闪电更快、更亮的七彩光芒一闪而现,就似九天惊雷从神秘莫测的宇宙中心直接“轰”到了地球!

“啊!”几十亿的地球人之中,江恒的震惊绝对最为强大,因那道“怪雷”

正是冲着他头顶而来。

闪、我闪、我再闪……江恒奇迹般一跳而开,可他还来不及得意大笑,光芒竟然好似有生命般在空中一转,就似制导炸弹一样尾随追击,在虚空拖出美丽的轨迹,依然直奔江恒头顶而来。

跑、我跑、我拼命的跑……江恒的速度是平生最快,几乎是一眨眼就跑过了转角,人类的潜力果然是无穷无尽、神秘奥妙;具有灵性的光芒却是穷追不舍,死活不改变目标,让旁观的自然风儿也禁不住暗自纳闷。

“呃!”

闷哼声中,片刻前还意兴飞扬的江恒被一击而中,瞬间木然呆立,年轻人眼前一黑,毫无抵挡的被会变方向的“怪雷”打昏在地。

靠!晴空打惊雷,无风现闪电,这、这、这……这是老天的惩罚吗!

呜……就是不是叫做――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心灵天地的虚幻江恒禁不住悲声长叹,以手指天大声抗争:他奶奶的,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非要劈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喜欢”自己!

第三章雷劈奸夫(下)江恒逐渐昏迷,再也听不到答案;在玄异的世界,彷佛有一道缥缈的声音作出了回答:因为江恒身上有一种强烈的味道!味道!对,就是味道――男欢女爱后留下的味道,在极乐中释放的人类精华的味道,一种上天的巧合安排的味道!

江恒不仅是昏迷,还不停陷入了人类大脑的深层昏迷之中,在失去最后一丝清醒之前,半小时前还风流快活的江恒现在却想到了一个原本很遥远的字眼――死!

死!自己就要死了吗!就要死在这种有点离谱的方式下吗!被雷劈――呜,这可是老天专门惩罚打奸大恶的手段!自己还没来得及在人世作恶,怎么就被雷劈了!冤枉呀……在心中留下最后的一个自问后,江恒彻彻底底四肢一伸,进入了人类医学判定的――死亡状态。

如果上天再给一个机会,让他不当风流鬼,而当一个一本正经的柳下惠,江恒会答应吗!

“不――我不答应!”

这是江恒在死亡之前最后的心声!

想做就做,说干就干,只要不违背自己的良心,那他这血气方刚、有点冲动的年轻人就要――为所欲为!

半年时光转眼即过,莘莘学子们终于盼到了毕业的一天。

进入社会大展拳脚的憧憬令学子们兴奋,但几年相聚的离别却很是黯然,尤其是心有牵挂的男男女女,那初动的情怀更是愁煞情怀。

柳梢头,黄昏下,一对男女已然静静相对好一阵子。

成熟女人微微侧过身来,自然风儿耐不住寂寞上前一看,竟然是红杏出墙的风骚老板娘红娘子。

艳丽少妇轻轻叹了一口气,率先望着眼前的年轻男人打破了沉寂,“小恒,你明天就要走了吗?”

小恒,难道是――江恒,不会吧?他不是被“怪雷”打死了吗!难道是死而复生,还是灵魂附体!

“嗯!明天一早的火车!”

年轻人开口了,果然是倒霉到家的江恒,他也果然没有辜负自己的决心,即使死里逃生被上天大大的“吓”了一次,同样还是尽情的享受着挑战世俗的温香风流!

话语微顿,江恒以凝重口问道:“红姐,你怎么不离开酒鬼?这个社会只要手脚齐全,应该不难养活自己呀!”

“唉……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有钱的生活,如果一下子变成穷人,真不知道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