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9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9: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爸的意思,快行动!”

“唰!”风云再次突变,气息更加紧张,燕家所属第三军官兵一下子枪口高举,吓得高台上的议长一个哆嗦。 [ .

几乎同一刹那,另两个副司令也一挥手,西北第一、第二两军早有准备的把第三军包围在中间,而失去主人的第四军在愕然中呆立不动。

第七章江家军“黄九,这是怎么回事?”燕珊不是傻子,从黄九站立的方位就明白了许多东西,不由自主怒声斥责道:“你竟然出卖我们燕家!”

“呵、呵……谈不上出卖不出卖,我本就是黄家的人,燕珊,你与我订婚不也是为了家族利益吗?”

一对政治男女一问一答,西北军区再次异变陡生。

“哈、哈……”林家副司令一阵纵声狂笑,指着燕学军道:“看在多年同僚份上,你叫手下投降吧,我会留你一条活路!”

“呸!大不了同归于尽!你们以为我的人是吃素的吗?”将军间的谈判与小市民其实也无两样,只差泼妇骂街而已。

另一个云家的副司令也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了,话语虽然很温和,但内容却让燕家人心惊肉跳,“燕司令,你以为第三军真是你的吗?他们大多早已使我的人了,不信的话,你指挥一下!”

燕学军与燕珊的目光同时望向了第三军的高级军官们,一干手下脸上的愧色让两人心中的恐惧与愤怒同时滋生!

完了,真的完了!想不到几大世家原来蓄谋已久,在利用燕家与敌人火拼胜利后,他们不忘把燕家也连根拔起!

随着西北第三军一群高级军官的“叛变”,他们各自地直系下属部队纷纷改变了立场。少数燕家忠心派就像星火遇到了大雨,三两下就彻底熄灭!

黄九悠然来到了燕学军面前,对这唯一的反抗份子大力打击道:“燕叔叔,所有师长以上军官都改变了立场,你何必再坚持呢!我们并不想要你的命,哦,对了,从今天起。我就会是西北新的总司令,燕珊,你不恭喜我吗!”

“恭喜、恭喜!”燕珊已气得怒火中烧,能说出此等厚颜无耻的话语的,自然只有枪口下的江恒!

“江兄,你不说话我都差点忘了你!”

黄九感叹着走到了江恒面前。半真半假地道:“说实话,我很不想与你成为敌人,所以才故意放我妹妹来通知你逃走,唉,可惜呀,江兄你却不领情,何苦呢!”

“是呀,何苦呢!”江恒双手一分,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然后充满笑意道:“既然黄兄要上位了。那也让我送你一个大礼吧!”

“咯噔!”江恒的神色让黄九心弦一惊,本能的向后一退。他身后紧跟的几个中年男子立刻护在了他身前。

“江兄,我知道你很厉害。所以特地请了几个天网的顶级特工招呼你!”

江恒早已看穿了几个保镖的身份,不屑一笑道:“他们恐怕还不只是天网特工那么简单吧!幕后男人今天会不会出面?”

两人的谈话充满了玄机,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明白。黄九脸色一沉道:“既然你知道,那就不用再反抗了,他们四个都是有神奇能力的高手,况且,这是军队,一个人的力量改变不了大局!”

“呵、呵……说得对。一个人的力量在军队里没有大用,我也没打算破坏游戏规则!”

江恒悠然从四个空间异能高手间穿过。然后在黄九的惊恐下与他并肩而立,末了又一次安慰想逃走的黄九道:“放心吧,我说过不会破坏游戏规则的!”

江恒的行动牵引了台上台下所有的目光,几十万双眼睛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

“西北军听令,全体坐下!”高立于台的男人背负双手,挺拔的身影仿佛瞬间顶天立地,自信而强大的气势让台上的所有人张口结舌。

江恒想干什么?他疯了吗?还是失了忆?他以为自己还是总司令吗!

“呢!”一阵阵好似海浪的声音从台下传来,壮观地景象撼人心魄,几十万士兵的行动化解了所有高官的疑问。

军长不会听江恒的,师长也是反叛者,但从台下的团长级别起,江恒的命令却一层层顺利的传达了下去,不到一分钟,几十万人就整齐地坐到了地上。

“白痴!”片刻前地俘虏摇身变为胜利者,蔑视地望着一大群高级军官,不无嘲讽道:“你们知道组成军队地是什么吗?是士兵!不是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白痴!”

江恒的计划终于在这一刻大白天下。

经过两年的发展,在他有意的安排下,武盟与基地选出来的几千精英早已融入了西北军区,更因为能力突出又有江恒支持,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低级军官,就此把持了西北军团的真正实力!

县官不如现管,在士兵们眼中,师长、军长虽然能地位高不可攀,但远远不如排长、连长来得亲切,再加上千万人的大势所趋,西北军岂有不唯江恒马首是瞻的道理!

大获全胜的江恒果然遵守了游戏规则,他也没有为难议会众人,在黄九等人灰溜溜上飞机逃走一刻,他冷冷的丢下话语道:“听着,西北从现在起姓江,回去告诉几大家族,我向他们宣战!”

议会完了,风波似乎已过去,但燕家人却变得不知所措,燕珊脚步动了动,但最后还是黯然低下了头,是燕家出卖江恒在先,她又怎有资格责怪江恒。

江恒看了看几十个燕家人,沉吟片刻后,他以凝重的音调道:“看在灵灵份上,你们回去给燕家家主带个话,我会忘记今天的事,不过必须在三天内把灵灵送来,不然我会第一个灭掉燕家!”

“你……”男人的威胁让燕大小姐一下子忘记了理亏之处,莫明的怒火之中又隐含了一份难以忽略的酸楚!

大势已成,燕学军急忙拦住了侄女儿,然后以真诚的语调道:“江司令,对不起,我这就回去对大哥说,再见!”

“江司令,万岁!”人群之中,不知是谁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让原本还有点杂音的广场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

万岁!这两个字,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是在正式场合,那可都是大逆不道的代名词!

“嘿、嘿,这小子真会胡闹!”江恒虽然看不到是说这么大胆,但却听出是猴子的声音,正所谓一人得逞,鸡犬升天,他成了总司令,昔日的黑道小弟已成了一个军队连长。

沉默,还是沉默,一秒过去,两秒过去,第三秒……突然,万千高呼同时爆发,万众之声就像海浪咆哮铺天盖地,就连京都也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

“万岁,江司令万岁……”

************“灭了他!一个西北也想造反!”

八大世家会议之上,无论是势力大增的云、林、欧阳几家,还是大受损失的三大家,全都统一目标,世家之间的仇恨纠葛可以暂时放下,但他们绝不容许一个“陌生人”在华夏分一杯羹!

平时内斗,有外敌一致对外,这就是高层权力的游戏的规则!

刚刚平熄的内战再次爆发,不过,这一次可不是以多欺少,而是以少欺多!

江家军开始让老顽固们知道,什么叫血性,什么叫年轻,什么叫所向披靡!

“一周剿灭西北叛军!”

这是八大家族向全军下达的口号,当七大军区把西北军团围得水泄不通时,人人都相信,七天,已是一个过长的期限!

“轰!”意外发生了,就像突然飞来的流弹一般,一支人数不多但却让天地变色的部队让整个华夏,乃至整个世界为之颤抖。

两万名暂时人人身背微型飞行器,手持威力比先进部队强上十倍的枪械,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地方,当七大军区的子弹有如大雨般“泼”向神秘部队时,他们这才发觉――自己的末日来临了!

神秘部队的怪异制服不仅是帅气,而且是神奇,现金所有的金属子弹都不能打穿,而电磁武器,生化武器之类又被一层神奇的“结界”说阻隔,难以真正近敌人的身!

“哗!”

时间果然不到一周,但溃败的军队却不是西北军区,而是人多势广的七大军区,四散溃逃之余,眼尖的士兵们,终于看到了敌人在半空飘舞的番号――江家军!

哇,这才是真正的――江家军,耗费了江恒无数金钱与精力全力打造的王牌军队!

“小恒,咱们成功了!”大一群女人从半空飞来,她们的装备自然比士兵还要高级许多。

“嗯!效果不错,也不枉我这两年陪这群老家伙胡闹!”江恒一句话泄露了他这两年所作所为真正的目的,以男人如今的强大,还要这么“委屈”自己呆在军队这么沉闷的地方,为得就是要转移所有人的注意,让基地在绝对秘密中飞速壮大!

第八章空间人“老公,是不是立刻杀上京都,把什么八大天王全搞定?”

胡媚不喜欢杀戮,但却很喜欢热闹,能让那些自以为掌握天下人命运的家伙变成阶下囚,这“热闹”当然值得无限期待。

“不用慌,先把一些简单武器发放给西北军区,然后再收拾八大家族!”

江恒面临如此大胜,眼底却不可避免的升起了几许犹豫,一是不忍就这样把自己的祖国打得一塌糊涂,二是心中真正的敌人至今还未出现,让他不由很是奇怪!

那最强的空间人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成为华夏之王!

************三个月后,焕然一新的西北军团终于开始全军移动,千余架超越时代的飞机抢先光临了京都上空,轻易冲破了京都的空中防线,视各类导弹如无物,然后有光速般消失在天空之中,让一千敌人更是脸如死灰,一片惨白!

这样的对手别说打下京都,就是征服世界也不是难题!

就在全国上下不知所措时,江恒这“叛军”首领却更加豪放的发出了宣言:欢迎对手用核武器,试一试自己的部队,江家军绝不生气,也不会抢先进攻!

汗……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不知江恒是不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结果证明男人不是狂。而是信心强大,当一发发核弹被轻易融化消弭于无形后,八大家族最后地侥幸终于化为了青烟!

不用过多的讨论,一支求和的小组代表八大家族来到了叛军大本营。

几个代表在江家军内是通行无阻,直接闯入了江司令的――卧房,砰得一声房门关闭,然后就是一连串欢乐无边的呻吟与呐喊!

欧阳夫人母女,云夫人母女。还有被“牵连”的林夫人都在男人床上变成了一汪春水!

经过一番“紧密”磋商后,京都的危在旦夕终于稍有和缓,但江恒开出的条件让八大家族一时难以接受。

可恨地江恒竟然要他们放弃控制华夏的权力,真正把决定权归还给民主,性命与家财虽然能保住,但失去权力对于世家大族来说。真的是难以接受。

“不答应,就――得――死!”

江司令坚定的话语杀气升腾,一字一字犹如九天惊雷直轰京都大地,让屹立千万年的古城也忍不住瑟瑟发抖!

“江先生,何必动怒气,请出来一叙!”透着浓浓古色的话语突兀地在男人耳边响起,而他身周的万千士兵却依然是一无所知。

来了,终于来了!

强敌出现,江恒心中最后紧绷的那根弦反而安然放松,脚不抬。肩不动,男人的身影已凭空消失。只留下隐带豪情的话语在众女耳边打转,“你们在军营等我。不要出来,我去会会老朋友!”

层层云雾之上,茫茫虚空之中,两个人影好似神仙般踏云而立,飘飞的衣袖在玄异气息中也变得不再平凡!

“你就是江恒,新一任时间人!”盘旋在灰色云雾随风而至,云团中的人影终于清晰的出现在江恒面前,国字脸。高大身,四方口。修长眉,整齐须,一身半古半今的短褂绸衫,看那年纪是在四十左右,但江恒却明白,对方至少比自己大十倍!

在空间人主动的气势下,不甘屈于下风地江恒双目精光直射,脑海光速地盘旋,然后很是肯定道:“你是这一任空间人,也是多次想害我的毒王?”

“错!”不料,中年男人竟然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让江恒地直觉少有的生出了不确定之感。

“我是空间人,但不是毒王!”

空间人不带喜怒地淡然一笑,大手一挥一提,一个泥塑木雕般不能活动的人影就穿空而至,“他才是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