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9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9: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干一件正经事,甚至到现在,也一次早操也没出,更别说为士兵们当榜样了!

“砰!”江参谋办公室内,燕秘书不仅用力的把档案袋摔在桌子上,而且还冷声质问道:“江恒,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以为自己是来军营游玩的吗?你还记得我爸爸的嘱咐吗?”

“我记得!别生气,我可没有闲着!”

“你是没闲着!前天一大群士兵喝酒,昨天更离谱,更带头私自出军营去逛街,今天你又想干什么?”燕珊越说越急,他对眼前这男人是越来越失望。 [ .

“哇,燕大小姐,你竟然对我这么关心,不会是暗恋我吧!嘿、嘿……”

少女已经急得火冒三丈,但江参谋还是一脸的写意自在,真是太可恨了!

“你……”燕珊一急,连眼眸也红了,更是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了,千万别哭,男人最怕女人哭!这样吧,我向你保证,不出十天,咱们就会有第一个好消息!”

江恒的身形还是不老实的斜靠在沙发里,不过语调却有了微妙的变化,让燕珊不由自主心头一喜,莫名地相信男人不怎么靠谱的话语。

风云终于开始启动,终日肃穆的军营因为有了一个特殊的男人。变得再也不死气沉沉!

在燕珊的每天催促下,江参谋终于开始了行动,大大方方地来到了总司令位于军部大院的家。

“江参谋,请坐,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虽然是争权夺利。但军人比政客就是要直爽许多。

江恒也不喜欢兜圈子,坐不到一分钟,他就开门见山道:“总司令,我是来想问你,什么时候让我正式出任第八司令员的职位,上头派我来时,可是给我定了官衔的!”

“唉……江参谋。这事不是不办,而是确实很难办呀!”总司令半真半假的感慨道:“上头也对咱们西北军区太不了解,你想,哪个军区会有七个司令员?

如果再加上你,恐怕就更乱了!你还是……”

“总司令,不如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江恒不急不躁的打断了对方的借口,早已用超能看穿对方底细的他今天是有备而来。轻轻一笑,不待总司令疑惑追问,他自行道:“我知道总司令你与黄家很有交情,也正在为黄家的一件事而烦恼,要不我替你解决麻烦,你帮我顺利上任!”

“你……”年近花甲的老将军一愣。紧接着眼露杀气盯紧了江恒,他名义上毕竟是燕家的人,如果与黄家的联系公然与中,那还不被三军上下耻笑!

有些事就是这样奇怪,不曝光谁也不会当回事,一旦大白于天下。就连当事人自己也会觉得难以承受!

“总司令,我只是第八司令,对你不会构成什么威胁的,你何必拦住我呢?

这事儿我没有向任何人说,包括我的未来岳父!”

老将军皱起了眉心,认真的思索了片刻,就在江恒以为胜券在握之时,他却出乎意料的冷声开口道:“江参谋,我这人不喜欢受人威胁。你请回吧!”

军人的野性让老将军挺直了腰板儿,魁梧的身躯以居高临下的姿势道:“老头子不妨公诉你。我是于黄家有私交,但现在西北军团里,谁不与某个世家私下打交道,就是让燕学天知道了又怎么样?”

“哦!司令果然是军人,够豪爽!”江恒这半路军人对军队的气性不是十分了解,错愕之下,他不得不以全新的目光打量了总司令一番。

局势总是出人意料的变化,总司令原本已经起身做出送客的手势,不料江恒却依然安坐不动,还更加自信悠然。

平静地外表下,时间人迅速调整打算,他原本计划用强悍的力量制服对手,让对方在生命的威胁下屈服,不过现在他已改变,对军人骨气的一点欣赏,让他不再那么粗野。

“哈、哈……司令,你这么爽快那我也就直说了!”江恒的话语就像倾盆大雨,一下扑灭了老将军骨子里的火气,“司令你与黄家联系时没什么大不了,燕家也不能奈何你,可是如果让黄家知道,你还与齐家有来往,不知都那结果又怎么样呢?”

“你!”总司令这下是真正地发呆了,脑海一震如遭雷击,江恒的话语就像万斤巨锤,把他狠狠砸回了沙发。

这可是真正的秘密,绝不能曝光的秘密,动辄伤人性命的秘密,竟然也被江恒知道了!这年轻人真是太可怕了!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

老将军无力的瘫成了一团,不过末了还是狠声道:“不过你别太过分,不然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司令,你多想了!我还年轻,可没心思与你同归于尽,我只需要拿回我应得的东西而已!”

江恒带着平静地微笑离开了总司令家,也把诧异于愤怒带进了西北军区的总会议室里。

“不行!你有什么资格与我们平起平坐?简直是胡闹,我反对!”四十几岁地周副司令差点把桌子拍穿,一点也不给末尾的江恒面子。

“我也反对!”

另一个副司令附和也甚是坚定,他们虽然都不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的战士,但到底也是在军队熬了几十年才到了今天的位置,以江恒的资历,还真是难以令人敬服!

“这有什么不对啊!只要有能力,就能当司令!况且江恒是国议会直接任命的,你们凭什么反对?”关键时刻,燕学军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成了大力支持的唯一一人!

七个司令开始了或大声或小声的争执,到最后,总司令这名义上的第一领导总结道:“这样吧,咱们也学学议会,以投票的形式决定,咱们七人做主,以四票为通过,不得弃权,大家看怎么样?”

反对派想了想局势,自然是欢欢喜喜的点头答应,燕学军人单势孤,知道自己反对也无效,只得郁闷得点了点头!

“同意江恒成为第八司令的情举手!”

总司令的话音未落,燕学军第一个举起了手,不过他却没心情环目四视,在他的意念里,已预想到了一比六的可怜结果。

“一、二、三,还有人同意没有?”总司令的声音让燕学军一呆,不可抑制的抬起头来,发现两个平时经常作对的副司令已举起了大手。

“你俩病了,还是吃错药了!”那周副司令把眼珠子也瞪大了,胖胖的圆脸胀得一片通红。

“老周,算了他只有三票,何必动气呢?”另一个不同意的副司令一句话把燕学军的心情又弄回了谷底,虽然出乎意料多了两个支持者,但结果却同样是失败!

“我也赞成!”当郁闷要跌到极致之时,总司令缓缓举起的单手让现场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

“砰!”片刻的死寂后,那周副司令率先摔门而去,结果已经出现,他知道自己无力反对,更不想看到江恒那讨厌的得意面容!

“谢谢各位,我一定会努力的!哈、哈……”

就这样,全国司令数最多的西北军区再创纪录,第八司令就此走马上任,同时也是乃至全世界最年轻的司令就此诞生!

“咯、咯……江恒,不对,江司令恭喜!你真行!”燕珊脸上的笑容已弥漫了少女的衣角发梢,她想过江恒会有所成功,但没有想过成功会来的这么快,这么大!

第四章司令大人“燕大小姐,你前几天还骂我是废物!这转变太势利眼点吧!嘿嘿……”江司令嘻笑着调侃自己的军务秘书,从头到脚,他也不像一个身居高位的司令员!

“咯、咯……对不起嘛!”燕珊不好意思的脸颊飞上了两抹红晕,随即又不由自主的向江恒送上了个秋波,眉眸转动间,浮现美女风情,二人间这已有点像打情骂俏。

一番亲密的笑语过后,江恒少有认真的凝声道:“燕珊,咱们不要高兴得这么早,明天才能决定我有什么实权,周副司令他们不会轻易让步的!”

“那怎么办?如果有名无实就糟啦!啊!”燕珊毕竟也是世家小姐,意念一转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江恒,他们一定不会分部队给咱们的,你快想想办法呀!”

在少女的心目中,江恒已不仅是神秘,还无比的神奇,仿佛世间没有什么事能难住他!

“嘿、嘿……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再说吧!”男人的回答与上次一样无赖懒散,燕珊这一次没有半点生气,反而还嘻笑着轻推了江恒一下,少女的美眸更抑制不住的闪现浪漫异彩,情不自禁暗自思忖,江恒这家伙会有什么奇计妙极来化解难题呢!

一切正如江恒所料,周副司令虽然没能挡住江恒上任。但对于军队地分编却寸步不让,一个兵也不愿分给江恒。

不仅周副司令如此,就连燕学军这等“自家人”,一谈到抽调军力重组西北第八军,他也是一脸犹豫,言语闪烁。

士兵就等于商人的本钱,没有哪个将军会愿意做亏本的买卖,今日的谈判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江恒是个光杆司令!即使他有通天的手段,一时间也只能无奈接受这一现实!

“总司令,你说个话,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吧!江某不怕丢人,害怕丢了西北军区的名声!”

江恒没有与几个副司令争执,抢先把难题抛向有把柄在自己手中的总司令。

不待言辞结巴的总司令开口。江恒又把目光望向了燕学军,以及两个向自己表达友善的副司令,“三位司令,你们觉得呢?”

“这……”虚名可以视作浮云,但实权却无人愿意放手,三位副司令的目光不由自主往下一垂,自动避开了江恒大有深意的眼神。

“哈、哈……”

这一次,轮到周副司令三人纵声大笑,最火爆地周副司令更不客气的嘲讽:“江司令,又没谁认识你这一号人物,有什么丢人不丢人地!”

“是吗?”江恒没有发怒,但神情却比发怒更吓人,极度的平静仿佛冻结了空间,让最上面的西北总司令瞬间压力大生,差一点喷出血来。

受到无形打击的总司令心房一冷,不由自主脱口道:“这样吧,咱们一人抽一个连出来,给江司令组成一个警卫团,这样外界就不好说闲话了!”

“好,我赞成!”燕学军已在江恒的气势下额头冒汗,他终于完全明白,这个年轻人并不只是仗着燕家女婿的身份,难怪大哥会派他来冒险一搏!

另两位亲善地副司令也点了点头,总司令立刻把目光望向了周副司令二人:“你们同意吗?”

一个连对于一个副司令来说总是小菜一碟,周副司令二人不约而同用沉默表示了同意,现实也不容他们不同意,因为一种发自灵魂的恐惧感已经开始在他们心间蔓延!

江恒――这传言中的超级小白脸原来很不简单!

相似的意念同时在七位军界上将心中一闪而现,再也没人敢以鄙视的目光看向了江恒!

“江司令,就这样定了!至于其它的差距的兵力,你看这样行不行……”总司令的语调不由自主多出了几分小心,外表更是热情积极的帮忙想办法道:“咱们西北军团可以来一次扩编,如果江司令你能想办法从议会弄到军费,我们七个都愿意联名向议会递交报告,建议正式成立西北第八军!”

“那成立第八军,一年要多少军费呢?”

江恒的脑袋里确实没有多大的概念,半路军人其实就是一个军盲,除了知道军队会打仗外,他对其它根本是一无所知。

“这要根据规模大小来说,像现在咱们这平均分配的七军,每一军一年地总开销在20个亿左右!”燕学军主动为江恒化解疑问,与此同时,其余六个副司令都以充满期待的目光看向了江恒,就连周副司令也不例外!

“哦!20个亿!”江恒下意识重复了一遍,他虽然不明军队内情,但却懂人心,超人的目力一扫,已从几个司令贪婪的眼里看出了许多问题。

20亿这个数目一定有水份,他们的模样就像在看一个凯子!嘿、嘿……江恒略一沉吟,就在七个司令失望之时,他却自行冒出了一句道:“不多!

我明天就向京里联系,你们把报告准备好吧,我可以弄到30亿,没问题!”

“唏!”七个老军人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更有人认为江恒实在痴人说梦,华夏并不是世界最强国,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军同意那么庞大的一笔开支!

“江……江司令,20亿只是平常一年的开支,一军新建之初,起码的装备费用也要上百亿,所以议会不会答应的!”

不知是为了试探江恒的口气到底有多大,还是想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下不了台,周副司令竟然“好心”的提醒了江恒一句!

“嗯!那我就一起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