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8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9: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达成了完全的共识,就连许多重要职位的人员安排都完全谈拢。 [ .

三女心情激动,抑制不住要把喜讯提前告诉自己的部门,她们要走,柯涵不会留,但女强人却叫住了意图与三女一起离去的副市长大人。

“江市长,我还有一些关于政策方面的问题要咨询下,你能多留一会吗?”

江恒微微一愣,紧接着很是自然的点头同意,然后挥手向三位美女政客告辞道:“赵姐、金姐、武姐,明天见!”

三位宦海美女甜甜一笑,欣然而去,江恒追随的眼神还未收回,身后就传来了柯涵有点酸溜溜的声音。

“怎么,还舍不得呀!要不要追出去呀?”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对话的范畴,一向干练出名的柯总竟然好似小女孩般白了江恒一眼,完全是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嘿、嘿……柯姐,你可别冤枉我!我可没坏念头!”

为所欲为的时间人嘴里说着自己的清白,人却走到女强人身边,大手一扬,毫不犹豫的把柯涵饱了起来。

“你这坏小子,没坏念头才怪!那么大部门你不选,偏偏找上三个大美女,还不是司马昭之心!”

柯涵遭受如此非礼,却没有半点反抗,隐约的感慨唏嘘继续道:“上次竟然趁我喝醉了非礼人家,真是色胆包天!”

“呵、呵……”江恒傻傻一笑,与柯涵一起回忆了二人第一次水乳交融的情景!

那一次,不是江恒喝醉了,而是他被胡媚挑逗的欲火焚身,大发狂性,在达康总部来了一场“大屠杀”,不仅把在场的各位老婆“杀”掉了,就连无辜的十余个达康美女员工也未“幸免”,这里面就包括不想逃,也逃不掉的柯涵!

事后,在男人的手段与强悍,还有甜言蜜语下,众女自然是水到渠成的变成了自家人!

江恒自然知道这是胡媚干的好事,但他这唯一的受益者自然不会生气,也深深明白胡媚所说的道理。

他是时间守护者,要干的不是寻常之事,而达康集团作为他金钱之源,对于员工不仅需要能干与信任,更需要亲密无间,所有美女员工成为他的女人,那才是唯一的办法!

不然,以江恒所干之事的“逆天而行”,总会有暴露的时候!

“柯总,这个月的销售报告出来了……”

这时,两个秘书拿着文件走了进来,两位青春美女对于老总和老板的亲密毫不意外,这就是胡媚“壮举”的成果!

第十六章暗雨狂情(上)“一会儿再签吧!”无赖之徒一把夺下了柯涵手中的金笔,然后两手抱起女强人走进了一旁特制的休息室,并对两个秘书道:“你们也来吧!”

“啊……”

男人与女人的肉体交融在一起,阳刚在肉林中穿梭,呻吟在一间间办公室内回荡!在达康总部,十层以上就是寻常员工的禁区,没有密码与许可,任何人也不可能上到禁区里。

这一夜,男人没有离开达康集团,整个禁区里少说也有几十位情人,他自然没有空闲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里,“江市长”这三个字就像长上了翅膀,飞速的钻进了千家万户。

先是江市长专门成立了一个安大区工作小组。同一天工作组就与达康集团签下了至少价值几十亿的合同,合同一签,三十几万人的贫困区立刻天翻地覆!

安大区是恐龙市追穷的城乡结合区县,四大企业在十几年前曾经辉煌,但现在却拖累了三万多名员工,牵连了十余万人在贫困中渡日。

如今,大西南第一企业一收购,就如老树发新芽,枯木再逢春,安大区人人心中充满了希望。

当达康集团宣布,新收购企业员工的待遇与原集团员工相同对待,并可以由总部自由调派安置后,四大企业几万名工人更是眉开眼笑。一下子由社会底层升上立刻企业高端,工资是数倍上升,他们怎能不欢喜!

“小恒,咱们的工资支出每个月一下多出了将近一亿,四个企业原本的项目全都是亏损,你不会真这么把钱往无底洞里砸吧?”

柯涵虽然与男人“相交”不久,但对江恒不吃亏的性格却了解颇深,让一同开会的众女纷纷掩唇而笑。诸如白虹之类的外向美女,更对情人老板撇嘴不屑,低声道:“他会吃亏!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咯、咯……”

“放心吧!亏本生意我从来不做!”果然不出众女所料,此刻的江恒不是政客,而是奸商,标准的奸商笑笑语道:“我已经把一批图样交接给了技术部。那是几种新产品的设计,只要咱们对四个企业原有地设备稍加改进,就能立刻上线生产!”

“小恒,对原来的管理层怎么办?”柯涵自然明白男人神奇的本事,精明的女强人心中已开始筹谋每个企业,乃至每个国家都头疼的人事管理问题!

江恒已不是第一次接手烂摊子,收购达康时的经验让男人想也没有多想,果断坚定道:“全换掉!”

斩钉截铁地狠辣之后,江恒也留下了一丝余地,放缓语调对一干情人女主管道:“四企业原有的中高层全部给他们一个高薪闲职。然后柯涵派人在工友里仔细调查一下,能重新起用的则用。不能用的就让他们养老,谁不服就直接开除!

明白了吗!”

“明白!”众女整齐划一点头回声。无论是谁都不敢对此刻的江恒有半分嬉戏,男人就像霸王一般统治了她们的身心!

接下来的日子,男人就觉自己进入了天堂,不仅正事进行得红红火火,情事也是美妙无比,干妈也从京都回来,还带来了又一批精英专家,对需求日趋庞大的达康集团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江市长,四个企业都已经回复生产。对于几个乡镇的建设也开始了将近一个月……”副市长办公司内,召开了一个小型小会,阴盛阳衰的景象让男人就似一片红花中地绿叶!

素净美丽的女区长轻快地把报告说了一遍,沉闷的数据从她红润地两唇间吐出,让男人顿觉开会再不是一件苦差事!

女区长报告工作后,女财政局长也翻开了财政监督报告。

在这正式的场合,三位官场美女都以尊称相呼:“江市长,达康集团先期投资了几个亿,分别用在……”

当女部长也把管辖范围内的事情进度讲了一遍后,作为达康集团代表的柯涵首先鼓掌表示欢迎,华汐与唐嫣这两个秘书则及时活跃了气氛,把适才的凝重肃穆扫荡一空,小巧的会议室又变成了欢快的空间。

江恒一边与众女闲聊,一边谈到公事,“赵姐,听说修公路的进度比较慢,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区长的心神已在环境熏陶下松弛下来,成熟的身子仰靠在椅背,伸了伸有点酸软的胳膊道:“有一段路的地质太差,工程技术人员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如果改路的话,消耗的时间与资金太大啦!”

“钱倒不是问题,但时间可不能浪费!”江恒说这话,脑海闪过的是叶姨的肚子,情势让他不得不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一切,“赵姐,明天咱们就一起下乡看看!”

“嗯!我们也去!”女部长与女局长不约而同齐声开口,这段日子的轰轰烈烈,让她们又找到了久违的奋斗激情,更在莫名的力量驱使下,主动靠近了年轻上司。

柯涵与白虹悄然相视一笑,神秘的笑意在两女嘴角一闪而过,她俩随即强自垂下了眼帘,遮掩了自己差点忍不住的笑意!

三只羔羊与大色狼同行,她们想不被狼吻也难!

“轰……”高级轿车却在公路上发出了难听的噪音,一个个坑洼让江恒艰难的掌握着方向盘,他怎也没想到,原来这段路已经烂成了这样,许多地方就连水泥也翻了起来。

“小恒,要不咱们回去吧,前面地路段烂得更厉害!”女区长对自己的地盘当然了解,如此一说,既是因为对上司的尊敬,也是因为不然看见江恒这么的辛苦与紧张。

“没事儿!这点路还难不倒我!赵姐、金姐、武姐,小心了!”江恒的外表无比紧张,一边开车一边不忘提醒旁边与后座的美女。

可怜的名车在颠簸中蜗牛般爬行,当走过最烂的路段后。一男三女同时发出了感叹之音。

“小恒,你技术不错嘛!很少司机第一次不在这路段上把车开进大坑里!”

女局长也不是第一次经过那段几百米地烂路。

“嘿、嘿……金姐,你下次要下乡,就请我当司机吧!”

“我可请不起,要是江市长出了什么事,全市人民还不把我们财政局拆了不可!咯、咯……”

四人在打趣中欢声一片。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目的地。

“小恒,这附近几个乡镇都特别穷,既然来了,顺便去看一看吧!”女区长绝对是人民真正的公仆,当探测完路段后,兴致大发的她忍不住关心起其它事情来。

江恒抬头看了看天,见还不到中午,也就欣然答应了下来,说真的,他当了政客几个月。除了做宣传外,从没真正考察过民生。如今在女区长的感召下,男人心底深处很少出现地正义感也爆发了!

贫瘠的大地上车辆难行。一行四人开始在山水间移动,这一趟,没有镁光灯的闪烁,没有大队人马的前呼后拥,但却让江恒真正品味到了山野的气息!

贫穷是那么的真实,人性是如此的赤裸,没有事先打招呼的“四人工作组”

终于看到了最底层真实的生活。

“唉……原来她们的学校这么烂!”当江恒经过一间乡村学校时间,看着那连围墙也没有地击剑破屋。男人的心弦真正地被触动了!

“小恒,这在大西南偏远地县很常见。咱们市里文化部每年拨出的专款根本不够用,连一半也不到!”女文化部长对于自己管辖地教育行业是黯淡低首。

“金姐,你放心,我会想法让达康集团多建学校,不用任何宣传,只需要修好校舍就行了!”

人性的光辉在突然中爆发,这一刻的时间人完全忘记了权力与欲望。

突然,时间人体内洪流涌动,熟悉的感觉再次蔓延全身,精神力竟然又有了增长的动静!

自从上次魔念大作后,时间人第二次激发了力量的上升,一缕明悟在江恒脑海闪动,一经出现,再也挥之不去!

原来进入第五级过后,只有正邪交替之间,自己的力量才能在激烈的变化中有所增长,也就是说,自己要想第三次激活精神力,就应该魔念凶猛,而第四次则是正义充斥!

“唔……”想到这儿,江恒心中已是哭笑不得,难道自己就要这么在好坏中不停变化吗!唉……恐怕总有一天会变成一个人格分裂地神经病!

“小恒、小恒……”

浮想联翩的男人不由自主呆呆出神,误解了地三女纷纷围了上来,关心的劝说道:“别生气了,这就是现实,咱们只要尽了力就可以了!”

“我没事!”江恒从出神中醒转,不好解释的他又一次抬头看了看天,转移视线到,“哇,都已经中午过了好久啦!咱们还要走回公路,恐怕天黑才能回市区!”

“哎呀,这么晚了!听气象预报说傍晚有小雨,快,赶快回去!”

一男三女脚步一转,顺着原路加速回归!从始至终,男人都没有什么过份的举动,难道柯涵等人想错了吗!

“哗……”雨果然从天而降,但不是小雨,而是倾盆大雨,当江恒与三女刚钻入车内,豆大的狂雨就把车顶打的劈哩啪啦。

男人催动车轮向前狂奔,随着乌云盖顶,夜晚抢先来到了大地。

“轰!”当车子又来到那段烂路时,突然,整个地面猛然一抖,前方山壁塌了好大一堆泥土下来!

山泥倾泄,烂路一下变成了断路,再加上天乌地暗,暴雨狂风,让车内的一男三女恍惚间觉得,自己来到了地狱。

三女虽然都不是普通女子,但还是在自然威力下有点花容失色,作为唯一的男人,江恒自信的回头安慰道:“你们别怕,我下车看看还能不能去,不能的话就回去找乡镇接待一晚!”

“嗯,小心一点!”三女大同小异的表达了关怀,然后目放异彩,看着男人的身影在雨中昂然阔步,最后消失在雨幕之中。

几分钟之后,三女还不见江恒回来,女部长不由担心地说道:“江恒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事了吧?”

女局长的担忧也冲到嘴边,坐后座的她向前一探,凑到女区长耳边道:“赵姐,前方这段路有没有危险呀?”

“车祸倒是有过,但其它危险倒没发生过,山壁也不是太高……”

女区长口中说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