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8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9:0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老政客的弦外之音清晰传入了江恒耳中,他知道,现在是应该自己有所“帮助”的时候了。 [ . 否则人家帮了那么多忙,给了这么多方便,自己还真不好意思!

“唐大哥,我听说州里正有一个好位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虽然不是一把手,但应该能比一市之长强许多!”

“真的吗!”唐市长想不到江恒如此慷慨直爽,喜出望外地连声道,“江兄弟,太感谢了!大哥我怎么可能没兴趣呢!呵、呵……”

得到江恒又一次肯定的保证后,唐市长也会心会意地为江恒打算道:“江兄弟,在调任之前,要不要我帮忙扫清一些障碍!”

说话的同时,老政客的眼角瞟向了附近一桌。那儿坐的虽然也都是恐龙市数一数二的权力人物,但如今却因为江恒这变数,一个个显得是无精打采,一脸沉重。

江恒完全明白唐市长的意思,但他要的不是自己独大,而是要在尽可能地平静中达到目标。对于邱副市长,他已有了更加完善的打算。

“唐大哥,不用那么麻烦,我这就去解决问题!”

年轻大政客径直来到弱小的反对势力一方,手举酒杯笑语道:“各位同僚,江某敬大家一杯!”

以邱副市长为首,一群自觉大难临头的政客人人脸色僵硬,略显意外地站起来回敬了一下。

“邱市长,咱俩也算老朋友了,有空单独聊两句吗?”

江恒这虽是问句,但他话音未落,这一桌的政客也纷纷融入了附近的酒桌,偌大的圆桌边,又只剩下了一老一少两个势力绝对悬殊的宦海人物。

“江市长,你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虽然大家是同级,但邱副市长却比面对州长时小心恭敬。谁都明白,以江恒上升的速度与背景,国议会举足轻重的一个位置早晚会有他!

“邱市长,唐市长刚才说了,他这届任满后,就会上调进州议会,不知道你又有什么打算呢?”江恒笑盈盈的眼神一点也不凌厉,但却让老政客下意识缩了缩身形,在无形的威势中没有半点反抗。

邱副市长此刻正在万分懊悔,因为没江恒的支持,在与唐市长的竞争之中,他已败得一塌糊涂,不知恒公子此番言行的深意。邱副市长只得干涩地笑语道:“市长与议长的位子自然应该是恒公子您坐……”

不待邱市长示弱的话语继续,恒公子抢先道:“邱市长,我可知道你一直都想坐上这位子,我又怎么好意思夺人所好呢!”

“不、不……”邱市长可不想连质也没得做,急忙双手连摆道:“恒公子,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我现在绝没有半点想法!”

“唉……”

江恒戏弄够了,心情也舒爽了几分,这才回归正题道:“邱市长,你可千万不能没雄心壮志,我还想举荐你继任市长一职呢!”

“啊……”又惊又喜的叹息冲开了政坛的乌云,邱市长怎么也未想到,还有福从天降的时候!

一番低语后,一老一少两政客同时欢声大笑,笑声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但没有任何一次,能有此时的齐心合力,步调统一!

江恒笑得自然又开心,如此轻易就解决了最大的妨碍势力,他不由对未来充满了幻想,发热的眼光四处一扫,最后停在了孙淑玲与叶雪雯身上,二女此刻正与一桌美女政客相谈甚欢,男人的眼光自然也在几位宦海美女身上停留了片刻!

画面一变,由沉闷虚伪变成了轻松悠闲,离开市政议会大厅的江恒自然不会玩“深居简出”那一套,一身帅气地走进了气氛美妙的高级餐厅。

“咦,农律师,你也在呀!”

“嘻、嘻……她是我表姐,为什么不能在!”姚宣秀气的下巴一抬,一点也不给市长面子。

一身素雅便装的农汶优雅一笑,平静地回望江恒道:“我该叫你市长,还是老板呢?”

不待神色微愣的江恒回话,康怡已欢快拍着玉手道:“还会是叫他子弹吧,汶姐,你不知道,那次他……”

江恒无奈苦笑,一边坐下,一边狠狠地瞪了三少女一眼。他虽然多次叫她们不要说出去,但他自己也知道,女人的嘴多么的不牢靠!

“市长,原来你还当过黑社会呀,我可没听韩总提起过?”大律师向来沉着镇定,今日的农汶也不失成熟佳人的美丽风采,但轻言浅笑间,却不由自主透出了丝丝活泼的气息。

“干杯!”一男四女热情高涨,转眼间,一瓶淡红的洋酒已到了瓶底。

“江恒,我今天其实是有事找你……”随着时间的推移,农汶的称呼不知何时已自然改变,动人的红晕浮现在佳人脸颊,也不知道是酒红,还是丽色。

“韩总昨天打了个电话给我,让我们律师团帮你出谋划策,我今天就是来考察一下你这未来老板的!”

江恒不使用超能,酒量也不怎么样,已有四五分醉意的家伙大手轻拍着桌子道:“好,太好啦!呵、呵……农小姐,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军师了,嘿、嘿……狗头军师!”

“咯、咯……”男人的玩笑让三少女哄堂大笑,被打趣的农汶芳心生不出任何怨气,反而在这种亲切的气氛中暗自生出丝丝窃喜,忍不住反击道:“我是狗头军师,你就是无道昏君!”

第十四章办公室激情“咯、咯……那我们是什么?是忠臣,还是奸臣?”

唐嫣半边身子都笑着倒在了男人身上,欢乐的气息让她一点也没发觉,自己的双峰正被男人的手肘骚扰!

“哈、哈……忠奸都不是,你们自然是本昏君的妃子后宫!”豪兴大发的男人思绪飞扬,大手已抢先在心念之前环压在了唐嫣与康怡腰上,眼神同时飞向了姚宣,至于那位“狗头军师”,他也毫不客气的意念笼罩,可怕的眼神就像火焰一般,烧得四女心慌意乱,浑身发烫!

以农汶大律师的身份,竟然也有无措的时候,很是不适应这种“弱者”地位的女强人银牙一咬,强自转移话题道:“江恒,我与律师团商量过,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扩大你在民众心中的影响力,韩总说要让你在最短时间创出好的成绩,这在正常条件下是不可能的,所以……”

在农汶的影响下,弥漫众人周身的迷离气息缓缓沉淀,江恒收回了与三位少女纠缠的大手,首次正正经经的与大律师商量起来。

三位少女旁听片刻,兴趣也上来了,她们以各自的身份不时插话献上建议,让原本沉闷的计划变得多姿多彩!

第二日,心中已有全盘计划的江恒走进了自己那比市长办公室还要豪华齐备的副市长办公室。

“小恒,孙姐让你过去一趟!”男人前脚刚进,叶雪雯后脚就来到,时间距离“治病”已有两三个月,但成熟美妇还是不敢与男人目光对视,说完话后,她更立刻转身,要抢先逃回自己的办公室。

“砰!”内外间的隔门突然关闭,原本还在七八米外的江恒凭空突现在女人身前,大手一横拦住了叶雪雯慌乱的脚步。他一点也不顾外间秘书室那两道怀疑的目光,用力关上内间隔门后,还不忘按下了小锁。

“啊!小恒,你……你要……干什么?”

中年美妇是边问边退,丰腴玉脸是又红又白。她问这话真是多余,以江恒此刻逼上来的气势。就是傻瓜也明白他――不怀好意!

“叶姨,我想你!”男人轻易让两人间的距离消失,坚定的把美妇人抱入了怀中。然后就是一阵势如破竹般地深吻,大手更是好似魔法飞舞。轻易点燃了女人体内的快感情火,女人的衣衫纽扣在不知不觉中一粒粒松开,严肃的职业套装反而让半泄的春光无比诱人。

“唔……”叶雪雯所有地反抗声都被男人扼杀在喉咙间,美妇人香唇朱舌根本没时间用来说话,男人的激情如火一般烧进了她的心房。

玉手无奈的捶打几下后,中年美妇眼眸一乱,玉体瞬间由挣扎变成了酥软,软软地倒在了男人的怀抱中,手腕更不受控制地缠在了男人脖子上。

“呼……”欲望的巨浪咆哮而起。为所欲为的时间人更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一边揉搓着成熟丰腴的曲线。一边抱着叶姨,把她放倒在宽大的大班台上。

“不。不要!”

当女人的双腿被分开时,叶雪雯突然大力反抗起来,坚定的挣扎之余,还不忘凝声道:“小恒,不行。”

“叶姨,我要你!”男人可不是傻子,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听凭女人摆布,略一用上神奇力量,女人的城防就对他完全松开,只剩下他直捣黄龙的平坦大道!

“小恒,不……不要!”在这种时刻,想不到叶雪雯还会反抗,见反抗不起作用,中年美妇晕红的脸颊闪过好几抹犹豫,然后在最危险的一刻鼓足勇气,迸出了男人惊喜交加地惊天炸弹!

“小恒,停下,我……我有了!”

“有了,有什么啦?”男人正值欲火冲天之时,沸腾的欲望一时未能转过弯来。

“唔!”叶雪雯羞得是脸红似火,傻小子的反应让她哭笑不得,为了不让江恒鲁莽冲动,她不得不详细解释道:“我……有了……孩子啦!”

“啊!”这下轮到江恒惊声而叫,想不到那七天地缠绵竟然开花结果,他当然能肯定那是自己的种,因为孙海林本就是不育的男人!

“呵、呵……叶姨,太好了!”男人的动作果然由迅猛变轻柔,但并未因此而停止。

“啊……”随着江恒柔如春风的前进,复杂而快乐的呻吟逐渐占据了办公室内每一寸空间。

当江恒与叶雪雯并肩离开时,两位秘书的眼神却不敢互视,做贼的无所谓,旁听的却好像不敢见人!

“死小子,都怪你,让我以后怎么好意思碰见她们!”叶雪雯悄悄地瞪了江恒一眼,眼梢眼角残留着春色浓情,更让娇嗔的美妇显得风情万种。

“叶姨,小心孩子,别生气!”

江恒这家伙就是会占便宜,玩得是心满意足,但偏偏还振振有词。

“唉……”一提到胎儿,美妇人的玉脸立刻在欢喜与烦恼中交替,那迷雾久久也未能化开!

“小恒,我让你来就是要解决这事,再过去两三个月,雪雯的肚子就瞒不住了!”

孙淑玲刚一见到江恒,连串的埋怨就冲口而出,她也弄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为什么突然这么不满,江恒不就是与叶雪雯多“耽搁”了一会而吗?干嘛要酸溜溜的呢?

“这……”如果孙还林不是孙老人的儿子,江恒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女人抢过来,但此刻的他不得不用另外的办法来解决。

“小恒,你快想办法呀!你这小子倒是高兴了,可害苦了雪雯!”官场美妇又气呼呼的坐进了办公椅,论道关系,叶雪雯还是她的大姨,她下意识站在了江恒一方,这样成熟美妇怎能不心焦无比!

“咦!”

两女正在烦恼,男人却突然诧异惊叹:“好孙姨,叶姨都已经……嘿嘿……嘿、嘿。你会不会也……”

“你这臭小子想得美!”孙淑玲素净的玉脸变成了红霞,想不到江恒的胆子竟然变得这么大,任凭她怎么假装冷漠、愤怒……都不能制止他无赖的进攻。

“我就是想得美!”话语响起的同时,男人竟然挡住了孙淑玲,当着叶雪雯的面。他的色手就探入了官场美女的套裙内。

“小恒,不要……”无论是理智,还是有第三者存在,孙淑玲都要反抗,更何况那次“治疗”后。她就暗下决心要让这事深埋进记忆之海,不料。此刻却碰上突然发狂地江恒!

“雪雯,快拉开他……”戏闹之中,节节后退的孙淑玲不得不寻找同伴。

七色之光在江恒眼神闪过,不同以往的是,那彩光中绯色更加强烈,近似魔念地热流驱使着时间人要战胜一切障碍,扫除所有自己不敢“碰触”的人或物!

“叶姨,快来帮帮孙姨!”魔力地诱惑与男人的声音融为了一体,江恒兴起之下。竟然在无意中进入了超能新的冲刺境界!

“嗯!”孙淑玲与江恒同时向叶雪雯开口,美妇人一听男人的话,竟然不帮情谊深厚的小姑。反而帮情人解开小姑的纽扣。

“呀!”

心灵天地内,江恒的元神气势如山仰天长啸。悠长的啸声穿云裂空,尽消郁闷之气。

自进入第五境界后,这时间人寻常意义的最高境界就此限制了男人的进步,任凭江恒怎样苦练精神力,可以往有效的办法全都石沉大海,没有半点作用。

此时此刻,巧合激起了为所欲为的魔念,反而让那个“沉睡”的精神力开始复苏!这“魔念”不同于阴暗邪念,而是融合了正与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