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4: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埋怨后,年轻人不得不有点敷衍的回应道:“好啦,干妈你就不要太操心了,只要干妹妹不介意,我愿意当她的保镖!”

第二章婉拒偏门远去的车影带走江恒心中的牵挂,依依不舍的张敏还是消失在他视野之中,不过就像上次一样,成熟佳人那温柔似水的完美倩影依然在眼前浮现,莫名的情愫化作了千丝万缕,紧紧抓住了年青的心!

挥之不去,抹之不了!时光的长河非但不能冲淡,反而让深深压抑的种子冒出了美丽的嫩芽!

“嘎……”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了街边,刚刚下班的江恒还未完全来得及回头,几个五大三组的彪形大汉已经将他夹进了车厢。 [ .

“砰!”车门重重一关,面包车再次绝尘而去,几个行人看得目瞪口呆,然后是面色大变,最后好似丧家之犬般快速离开,生怕自己被搞绑架的匪徒看到。

“啊!”江恒心中的震惊冲到了喉咙,费尽所有的心力他才保持了镇定,一左一右两个一看就是地痞流氓的家伙把他夹持而坐,前排还有三个凶狠的光头在威胁着他。

“你们干什么,是不是找错人了!”江恒第一个反应就是李部长那死肥猪追到了这儿,暗自思忖的他已是今非昔比,自信镇静的眼中已开始准备划过那道七彩的异光。

“哈、哈……”

一阵大笑令异变是峰回路转,前排一个光头缓缓回首,“哥们儿,不要怕,我们七哥想感谢你的帮忙!”

汗……竟然是罗七的手下!江恒禁不住翻起白眼,对于这一幕是啼笑皆非,原来不是绑架,也不是寻仇,竟然是要邀请自己,只不过这方式也太那个了!

真他奶奶的不愧是――地痞本色!

“嘎……”胎又一次与地面剧烈摩擦,真是可怜了面包车,落到这帮人手里寿命肯定短几年。

“小兄弟,上次多亏你帮忙,我罗七才没被臭警察陷害;来,敬你一杯!”

罗七的形貌还是那般豪爽,真诚的举杯示意,表达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七哥,不用太客气!”

满桌的大汉全站起来,人人手举酒杯等待江恒回应,不过江恒却迟疑难动,望着眼前的酒杯一脸为难。

我的天,这可是喝啤酒的杯子,满满一杯白酒没有八两也有半斤,这让他怎么一口喝得下,绝对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哦!我糊涂了!”

罗七不是笨蛋,顺着江恒的目光看到了酒杯,一拍脑门不好意思道:“都是我的错,忘了你不是我们这些酒桶;来,换上小杯,一定让我罗七敬你一杯!”

方式虽然让江恒这良民不敢恭维,但江恒却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对方的真诚,心窝一热,原本的些微忐忑消失不见,手一抬就要把大杯白酒吞下去。

反倒是罗七抬手阻止,换上小杯后,众人方自碰了一杯,觥筹交错间谈笑四起,宾主尽欢:“江恒,以后你就是我罗七的恩人、铁哥们儿,有什么麻烦尽管开口,不管办不办得到,我罗七一定拼上老命!”

罗七把胸膛拍得砰砰响,然后从怀中掏出厚厚一叠钞票塞进江恒手中:“兄弟,这给你先花着,不够我再给!”

“不,不……”

已有几分醉意的江恒不为钱财动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虽然不是君子,但却也不是小人,坚持着连连推拒,末了更加重语气道:“七哥,我帮你是看不惯那混蛋的行为,如果要你的钱,那你就是看不起我!如果你把我当兄弟,就把这钱收回去!”

见罗七还要往自己口袋里塞,一干大汉也起哄让自己收下,江恒灵机一动:“七哥,这样吧,我不要钱,以后如果有麻烦,咱也学学古人,你帮我三次忙,怎么样?我可赚了!”

“行,没问题!”

罗七见江恒真是铁了心,也就不再固执,把上万大钞随手扔在桌子上,带着醉意道:“忙,哥哥帮定了,这钱,算是你存在我这儿,以后要用随时来取!”

又是几杯烈酒入喉,豪爽的江湖汉子拍着江恒肩膀道:“兄弟,别干什么公司职员,那有什么出息!大男人就应该干大事,来帮哥哥吧,保证你有大钱赚!

干一个月当你干几年!怎么样?”

钱,绝对是最具有诱惑的玩意儿!江恒的呼吸一下子差点中断,一听那巨大的数字,年轻人举杯的大手不知是因为醉了,还是因为紧张,竟然连杯子也拿不稳。

“七……七哥,我……”

江恒舌头打结,瞬息之间脑海已是百转千回。

“小江,你还犹豫什么?七哥这么看得起你,你以后有福了!哈哈……”一旁的众人是开心大笑,连罗七也是乐呵呵,没有人会认为,能有人这么傻,放着大把钞票却不要!

“七哥,我……”

世间事偏偏很多离奇,聪明的江恒这次却真当了回“傻子”,清清喉咙后,年轻人费力的脱离了诱惑,然后终于清楚连贯的回应道:“七哥,谢谢你看得起我;不过,我真不是干偏门的料,只能老老实实挣辛苦钱!”

“啊……”众人的惊叹汇聚成流,有人连酒也洒了出来,一个个都以看怪物一样的眼光瞪视着江恒。

“兄弟,哥哥不勉强你,可惜了!”

老大就是老大,罗七率先恢复正常,不再嗦的选择了尊重年轻人的决定,末了语带遗憾与期望道:“兄弟,等你想通了,再来帮哥哥的忙,你放心,我们虽然是地痞流氓,但不会随便杀人放火的!”

“七哥,我明白!你不是那种人。”

由衷的话语让江恒说得铿锵有力,一干大汉心底的一丝不快立刻化为轻烟,消失无踪,现场的气氛又回复了火热高涨。

第三章二睡警局“来,兄弟们,干杯!”

清脆的碰杯声连串响起,杯盘狼藉尽兴而散。

“兄弟,走,咱们按摩去!”

罗七亲热的搭着江恒肩膀,就要把他带进风花雪月的另一个世界。

“不、不……我不去了!”

江恒一下子好似被刺般一跳而开,脸红耳赤双手连摇,脚步蹒跚醉意强烈,“不……不去了,真的……不去了!我要回……去了。”

趁着自己还有最后一丝清醒,江恒终于离开了罗七等人,他可不想真被罗七带去享受什么“马杀鸡”!

年轻的心对男女之事还是向往唯美纯洁,血气方刚的性趣冲动还敌不过江恒心中最后的低限!

摇摇晃晃,江恒坚持着走回了四合院,就在他准备美美的蒙头大睡时,突发的情况却让年轻人傻眼了。

“小恒,不好,出事了!”

刚到院门口,热心的邻居就迎了上来,小心翼翼压低语调道:“里面有警察找你,你还是先躲一躲吧!”

“警察找我!为什么!”

醉眼迷糊的江恒用力摇了摇脑袋,白酒的后劲已经涌上了头顶,此刻的他醉意十足,连站立也很是困难。

“你真没犯事儿!”

邻居凝重的眼神认真的直视了片刻,一会儿后才相信道:“那就好,不过你这样还是别进去,与警察打交道不是好事儿!”

“谢谢!”

舌头打结的江恒笑了笑,毫不担心走进了四合院。

“你就是江恒!”

果不其然,江恒刚刚强撑双脚走过院门,就被两个警察拦了下来。

在得到江恒点头回应后,一个警察脸色凝声道:“江恒,跟我们走一趟,回局里录个口供!”

两个警察不再多问,开门见山进入了例行程序。

“录口供!为什么?我又没犯法!”

江恒脑海一惊,连酒意也被吓醒了几分,打结的思绪不由自主暗自思忖:难道因为自己与罗七一起喝酒的原因!不会吧,喝酒也犯法!

“有人举报说你被绑架了,按照法律程序,你必须陪我们走一趟!”

另一个警察难得耐心的解释了一番,然后与同事一起左右夹住了江恒手臂,不容分说就把他弄上了警车。

在邻居们担心的目光下,江恒就此被架上了警车,就似先前地痞“绑架”一样,他也是被警察左右挟持而坐,而他所有反对的声音都进不了警察“尊贵”的耳朵。

汗……就算自己真被绑架了,那自己也是受害人吧,这模样怎么看也像是在抓坏人嘛!

醉意迷离的年轻人仰靠椅背,突来的变化让被酒精充斥的脑海难以应付。想不明白,他干脆把眼一闭,就此呼呼大睡起来。

历史再次重演,警察总局又来了一位睡得死沉死沉的“客人”,当几个警察把江恒抬进来时,等待已久的女神探那玄冰铸就的玉脸也不得不哑然失笑,她甚至连踢醒江恒的念头也生不出了。

“小雨,怎么样!人弄来了吗?”

欧阳队长还未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金牌女记者性急的询问涌进了她的脑海。

对于自己这闺密外加同室姐妹,欧阳雨很是了解,也特别无奈,略带好笑回应道:“人是弄来了,不过看来你又采访不了啦!”

“啊!他不会又睡着了吧!”

云想容不由自主惊叹出声,本是随口一语,却得到了好姐妹肯定的回答,她紧接着扬声道:“不会是故意装得吧!怎会有这么巧的事,你一找他,他就睡得像死猪一样!”

记者特有的大脑开始浮想联翩,金牌记者的联想力那更是无比丰富,美眸大睁兴致勃勃道:“小雨,说不定这家伙是个在逃的通缉犯,害怕被盘问出破绽,所以干脆装睡!对,一定是这样,你赶快查查档案,说不定又会破大案子,我也有爆炸新闻了!”

“唉!”欧阳雨有气无力摇头叹息,指着自己的座位戏语道:“云大记者,干脆你不要当记者了,来我们警察局吧,我把这位子让给你!”

话语微顿,冰山解冻的女神探轻声细语道:“哪来那么多通缉犯!况且你以为我这队长是白干的呀,是不是坏人,我一眼就能看出!咱们办案要讲证据,不能凭瞎猜!”

“嘻、嘻……”

云想容也知道自己这猜想有点过于离奇,电视台之花的她芳容绽放,话锋一转,略带得意接口道:“对,是要讲证据,我敢肯定江恒这人绝不简单,现在就给你看他不简单的证据!”

在女队长的期待之中,金牌记者从包里掏出一盘录像带,单手高举得意地摇晃,“小雨,这是我从相距一条街的银行取得的带子,里面准确的记录了江恒从银行门前经过的时间,根据事发时间,他根本不可能及时到达!”

云想容把录像带郑重的推倒了欧阳雨面前,下意识加重声调肯定的判断道:“所以,我敢百分百保证他在做――伪证,除非……”

“除非什么!你心里有什么怀疑!”

欧阳雨悠闲的倩影不由自主透出一缕紧张,不知不觉中女神探的嗓音变得凝重低沉,其实她早有怀疑,更有一种超出科学常识的大胆猜测,不过在讲究“常理”的社会,她清楚知道,身为刑警队长的自己绝不能“胡乱”说话。

如今有了云想容的臆想,她不由在心中为此找到了理由,让猜测终于付诸于口,难怪她会突然紧张起来。

第四章怀疑“咯、咯……”

云想容与欧阳雨是多年姐妹,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好姐妹的顾虑与心思,欢声笑语配合着压低语调,一脸神秘附耳昵语道:“我猜想江恒肯定有某种――超人的能力!”

金牌记者一字一顿,将九天惊雷狠狠轰向了大地。

欧阳雨芳心深处生出强烈的共鸣,美眸瞳孔职业的猛然一聚,以超人的办案能力很是肯定――江恒不在现场,但她却想不通,江恒为什么能看到“真相”。

精明的欧阳雨绞尽脑汁,也找不出符合自然规律的线索,这让以神探自居的女队长怎能接受!又怎么愿意接受自己的“无能”!

结,一个解不开的结,就此在欧阳雨的心田扎根,云想容是出于记者的天性希望探索奥秘,而她则是为了维护神探的“尊严”,两女就此玄而又玄的把可怜的江恒盯上了。

“想容,你认为他拥有什么异常的力量呢?”欧阳雨问这话时,语调透出明显的干涩,要她这刑警队长谈论一些怪力乱神的玩意儿,还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不是异常,而是『超能力』!”

云想容的如花笑颜神色大为不同,她是无比兴奋,坚持着纠正了女队长带着“歧视”的字眼,然后兴致勃勃不受控制的眼冒精光,半真半假戏语道:“你都想不明白,我当然也不懂!所以,咱俩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