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7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己与眼前少女有过交集的时候,难道……一缕特别的猜想浮上了心海,时间人眼眸一颤,暗自思忖,难道与自己的异能有关?难道自己某一天穿越时空回到过去见过她!

唉……麻烦的超能,总会让自己碰上一些没见过面的“熟人”!

“你不记得啦!”明显的失望从少女眉眼间透出,默默地沉吟了几秒,唐嫣又一次补充道:“我们见过两次呢,你真不记得了吗?”

“哦,说来听听,也许我能想起也说不定!”江恒对“自己”做过什么,真是充满了美妙的期待,一想到上次穿越时空,自己得到了灵芝的身心,还与欧阳夫人独处了美妙至极的几夭几夜!他心里更是暗自偷乐。 [ .

嘿嘿……也许又有什么艳遇等着自己也说不定,时间人的一生不是永远在艳遇中上演吗!

唐嫣脸色微微一红,大方的少女竟也有了一点扭捏,让充满期待的男人更是开心,如果这美女对自己大有情意,那也真不错!老婆们虽然千防万防,又怎么能防范过去未来的自己呢!

嘎嘎……时间超能真是好,连偷欢也是如此方便。

“江局,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一年前,那时我勤工俭学在公园卖花……遇到过你!”唐嫣边说,嘴角边浮现怪异的笑容,末了终于鼓足勇气道:“你带着两个女朋友逛公园,还记得吗!”

“两个女朋友!逛公园?”这么有勇气还浪漫的行为,江恒的人生之中还真不多见。

见男人记性这么差,少女天生的好奇心立刻大作,不知不觉间放开了拘束,忘记了自己这是在面试,比手划脚的帮江恒回忆道:“那天是傍晚,你带着两个很相似的女友,我因为有点不要意思戴着一顶大帽子,这么宽……”

“哦!想起来了!”男人的脸一下子就热辣辣的。原来不是自己“未来”干的好事,而是自己的“丰功伟绩”太让人注意,原来人家是记住了自己的花心大胆!

“嘿嘿……小唐,你记性真好!这次……”江恒可不想自己的伟大人生就此被四处宣传,下意识念头一动,就想找个好听的借口把她打发走。

唐嫣可没有注意男人的变化,说到开心处,忍不住经惊叹道:“咱们学院正在四处抓暴露狂,原来竟然是堂堂的江局长,咯咯……”

“什么!暴……暴露狂?这是怎么一回事?”男人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这又是哪出与哪出呀!

“咯咯……”唐嫣的眼底暗自流转几分狡黠,少女好整以暇道:“那个突然在我们学院女澡堂冒出来,然后又仓皇逃跑的人难道不是你?局长大人!”

“我?不会吧。”男人差一点昏倒,从少女怪异的目光下,他知道“自己”

真的有可能干过这事,但这又让他怎么解释呢!

混乱的脑海失去了镇定,男人迷迷糊糊地保持着上司威严问道:“小唐呀,这肯定是误会,不过你也可以说说看,具体是怎么回事?”

“我……”唐嫣越发害羞,仔细看了江恒几眼,脸红似血的她兀自艰难道:“我……不好说!”

沉默突然光临,江恒一想到事发地点是学院大浴室,如果这美女是当事人,那被当作暴露狂的自己与她……无限联想又浮上了男人脑海。

第五章暴露色情狂唐嫣垂首沉思了片刻,然后抬头鼓足勇气道:“一个很像你的男人突然落在了大浴池里,相貌真的与你一模一样!他说了几句话就急急忙忙逃跑了,我们七八个姐妹都能作证!”

“七……七八个?不止你一个人呀!”

江恒头昏了,不知是应该大声淫笑,还是该痛苦哀嚎,怎也想不明白,以自己的英明神武,干嘛要跑到人家浴室里去!

难道色心大发变成了采花贼!

“江局长,真不是你?”

唐嫣对男人的神色充满了怀疑,不待江恒摇头否认,她突然从挎包里掏出一样物饰道:“这东西你见过吗?就是你……那个人留下的!”

“打火机!怎么在你……”

江恒不用多看,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心爱打火机,这玩意儿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遗失,又不知怎么槁的落到了少女手中。

唔……太混乱了!讨厌的时空穿棱,完全让江恒的思维乱成了一团,一不小心,就老老实实承认了“暴露狂”的身份,还真够冤枉!

“哇,真是你!”

少女一听这话,立刻跳了起来,大声而愤怒的当场翻脸道:“好呀!这下你亲口承认了,人赃并获,看你这么狡辩?”

江恒对于自己未来的“罪行”真是无比的郁闷,更没料到少女会这么狡猾,竟然是故意套自己的话。原来她先前并不敢肯定!

“唐小姐,你可不能诬蔑我,你说说看,事发时是什么日子,我没做过,一定能有人证明我的清白!”意念一动,年轻的时间人把思绪猛然颠倒,不利的一面立刻变成了有利的一面!

怪异的时空穿梭让另一个“他”干了不知道的坏事,但反过来说,此刻的他却安全有办法证实自己的无辜!

“事情是……”唐嫣以胜利者义正严词的口吻开始了叙述。

“误会。小唐,你绝对弄错了……”男人紧接着开始反驳。

经过一番简单的论证后,当江恒拿出百分百肯定的证据后,唐嫣坚定的信心动摇了。

“唐小姐,你自己看看,你说的时间里,我可一直都在镇远县,不仅报纸上有说,就连电视采访也能证明!”

男人外表是义愤填膺,内心却暗捏了一把冷汗。

幸亏自己进入第五层境界后,穿越时空的限制已变,原时空的自己也不会昏迷。这才让此刻的他振振有词!

唔……太乱了!江恒盘旋的意念阵阵发晕,他自己也被混乱的“自己”弄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在如山铁证面前,原本笃定的唐嫣变得唇舌打结,“这……难道是我……误会了?”

“当然是你看错人了!也许是有人相似吧,至于这打火机,如果真是你在现场捡到的话。那也一定是一个巧合!”

大占上风的男人真的是得寸进尺,顺手就把打火机揣入了口袋,还无耻地笑语道:“唐小姐,谢谢你物归原主,有机会,我一定帮你们亲手抓住色狼!”

“可是……”唐嫣又怎会是无赖之徒的对手,三两句话就被江恒弄得哑口无言,连自己的“证物”被没收了也一时反应不及!

不待少女提出反对,男人已立刻叫来了外面等候已久的老周,“老周,这是唐小姐,你帮她安排个合适的职位吧,一切都由你作主了!”

话音未落,殷勤的局长左手帮少女拿起挎包,右手急切的虚牵少女向门外走去,而那不明内情地老周见上司这么热情,还以为是江恒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砰!”少女前脚刚刚走出,江恒后手就立刻把房门关闭,累得背心见汗的家伙是长长的吐了一口大气,感慨万千地看了看自己这离奇失而复得的打火机。

“铛!”清脆的金属声在江恒耳边回荡,蓝色的火苗跳跃着点燃了香烟,青烟袅袅,把男人沉思的面容弄得若隐若现,朦朦胧胧!

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穿越!嘿嘿……进得地方真好,竟然是美女的澡堂!

“唐小姐,你觉得哪个部门好?要不,正好有个办公室主任的空缺,我安排一下!”老周边说,脚步边动,就准备把刚刚想起的新职位利用起来。

“不用了!周局,刚才江局不是说了嘛,由你全权决定,那就还是让我当江局的秘书吧?”

“啊!”

老周一愣,随即在唐嫣地坚持下,他还是讥械地点头答应道:“好的,没问题!”

这世上竟然有人不当主任,反而愿意当秘书,真是奇怪!

变化频生的面试终于过去,成为秘书的唐嫣怀着满心疑惑走出了全新的河道局,少女心中一直盘旋不灭的疑惑!

肯定是他,那天突然出现的神秘人一定是他!自己记得他的声音,而且也是他叫自己到这儿来找他,可是他为什么偏偏不承认呢!

还有,报纸上都能证明江局那会儿在镇远县,他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几百里之外的自己的学院,除非……除非有两个他!

唔……脑袋乱死啦!自己是见鬼了吗?可是,打火机又怎么解释!

少女之心越想越乱,想到最后还是没有想明白,用力摇了摇头,唐嫣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好姐妹,而且也是两个当事人,虽然没有自己遭遇的那么“惨”,但她们毕竟也在场!

意念一动,少女立刻拨通了电话,小宣、小怡,我是小嫣,老地方见面,我找到了线索了!

夜色还未来临,但阴云却笼罩了恐龙大地。

一个高级而僻静的空间里,黄家最优秀的后起之秀九公子双目微闭,一副沉思的模样。

“咚、咚!”轻轻的敲门声在别墅里特别清脆,门一开,门外的少女倩影走进了奢华的书房。

“哥,我来啦!”柔和的灯光一跳,映出了来人美丽的面容。

“小汐,快坐!幸苦您了!”黄九刹那间换了一个人,眉宇间几丝阴沉被亲情取代,那笑容与平日的他,绝对不一样。

小汐!对,正是华汐,那个开始与江恒人生轨道接触的学院才女,她――竟然是黄九的妹妹!

“哥,我已按照你的意思做了,不过,要想取得江恒的信任很不容易,他那人外表看上去好像很简单,但内心的戒备其实很强!”

“小汐,哥提前几个月把你送进了达康,他绝对不会怀疑你的!”黄九坐回了自己的大班椅,感慨着叹息道:“我也知道他不简单,更不想与他当敌人,只希望他以后不要与我们成为对立派就可以了,哥哥这么做,也是想你帮忙引导一下!”

华汐脸色不再那么开朗,也不再那么刁钻,略显无奈地微微一笑,朱唇动了动,没有开口说话。

“小汐,只有咱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你一定要帮哥哥发展下去,哥要任何人都低头,不要谁再叫咱们是野种!”

“哥,我与妈从小住在外面,虽然日子不怎么风光,但其实习惯了也没有什么,普通单亲家庭多了,咱们何必……”华汐眼眸一红,积压已久的心声倾吐而出,却再次被黄九大声打断。

“不!咱们是黄家的后代,不是普通人家!妹妹,你忘了吗?咱妈临死前说什么,她要我们自主、自强,哥哥现在就是要站起来,要让那些小时候欺负我们的家伙统统躺下!”

“唉……”华汐没有再说话,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

兄妹间的谈话无意间揭露了一段世家豪门的隐私,也是世家豪门最爱上演的戏码,私生子自会被取笑,而重男轻女的世家大族更绝,只承认了男孩的身份,身为女儿的连姓氏也捞不到,只能委屈地一生随母姓。

就在同一时刻,同一个城市下的一间咖啡吧里,正在洋溢着几个少女久别重逢的欢声。

“小宣、小恬,你们听听,这是我偷偷用手机录的声音!”唐嫣得意地扬了扬手机,把江恒的声音重放了一遍,她还真是一个狡猾的少女。

“啊,是他,我记得这声音,当时浴室雾气大,看不清人,但我听得出这声音!”那叫小宣的尖脸美女激动得跳了起来。

“可是……”

唐嫣急忙把好姐妹按回了座位,同时把江恒的解释又说了一遍。

“那倒真是怪了,报纸与电视不会说谎的!”椭圆脸的小恬认真地接过了话头,“我在电视台已经干了几个月,可以找人翻看一下记录带,应该能证实他的话是真是假!”

“小嫣,那打火机呢?”两女同样苦恼了片刻,然后同时问到了关键证物,那可是事发后,三女手上流动最密集的东西,不知不觉间,拿着打火机出神已成了她们的习惯之一。

第六章黑社会入侵政府“啊!打火机!糟啦!”直到此时,唐嫣才猛然想起,关键证物竟然不声不响地被江恒收回去了,真是可恶。

三女眼眸一对,瞬间异口同声:“哼,有问题!不然他怎么会销毁证物?”

“怎么办?咱们去告他吗?”小宣身为大法官的女儿,虽然已进入了检察院工作一段时间,但学子的气息还未完全洗脱,一谈到打官司就莫明的激动。

“告不了的!”唐嫣在三女中最冷静,一一分析道:“第一点,他有不在场的证据;第二点,咱们说的事没有几个人会相信,试想,一个活人怎么会在紧锁的房间里突然冒出来,而且还突然消失不见,又不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