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7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4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梦乡!

谁也没有发觉,死猪般沉睡的男人眼帘好似颤动了一下,也许,只是风吹的吧!

第二天,江恒满意的离开风月王国,至于林芳,当然继续留在这儿,他可没有胆量,也没有心思要把这性奴带在身边。 [ .

淫戏偶尔玩一玩还可以,要进入生活那可不行!

临走之际,江恒好似恍然大悟一拍额头,“唉,玩得太开心,差点把正事儿忘了!娜娜,你帮我向九公子传个话,就说我想他出面,帮我弄个小职位!”

“咯、咯……好人,你已经成了大富豪了,还想玩什么呀!”

风月美女发了几句嗲,随即一脸真诚的笑语道:“话人家一定传上去,不过人家可没什么地位,可惜帮不上你的忙!”

“嘿、嘿……谁说娜娜帮不上忙?你帮忙可比什么都强!”男人笑得特别开心,玩味的眼神在女人身上好一阵扫视,让娜娜很自然的理解了他的话语!

江恒驾车离开了车子在呼啸,他的心神也在盘旋,长久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他心底不由生出了无限的感慨!

世间果然都是利益的存在,你在利用我,我利用你!既然这样,那自己何不趁利用价值还在,先找一点回报!嘿嘿……第八卷宦海风云第一章重临恐龙市在这蓝色的星球上,华夏是一个古老的东方大国,但也正因为古老,世界各国的新势力冲击下,华夏的古老受到了动摇,新旧两种势力开始对撞,再加上中立的人士,三个派系就组成了今日的华夏!

民间根据三派的特质,分别将之戏称为保守的“左派”,激进的“右派”,以及中立的“和平派”!

第一天,江恒加入了势力最小的和平派!

第二天,他成了达康县和平派的代表人士!

第三天,年轻的和平人士江恒进入了大西南议会,成为了一个没有实权的小议员。

一个月后,已有“工作”经验的他得到了一纸调令,上层领导下基层实习,而他“实习”的地点选在老地方――恐龙市!

就在初入宦海的江恒在起起伏伏中乐趣无限之时,达康集团也做出了重大的决策改变,因为达康经济实力已大涨,小小的镇远县再也留不住大神。

转眼间,豪华的达康大厦在恐龙新城落户,相连的一系列企业机构纷纷做出了调整!

达康搬家了,早有准备的搬到了恐龙市,靠着上百亿的资产,轻易成了恐龙市,乃至大西南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

罗七自然也回到了恐龙市,水涨船高,曾经的地痞已俨然是恐龙黑道唯一的老大!

无论是达康的江特助,还是曾经的黑道子弹哥,在江恒履历上,那都绝不会出现。如今的他,可是根正苗红的和平议员,正四平八稳地走出恐龙市机场。

“嘘……”当年轻男人又一次踏上恐龙市大地时,他竟然有了一份回家的感觉,心中的唏嘘绝不在回镇远县之下。

“恒公子,欢迎、欢迎!”几道充满谦恭的身影进入了江恒的视野。几个熟人让他的生活翻开了新的篇章。

“恒公子。欢迎回来!”唐市长的笑脸就像盛开的向阳花。

“唐市长,别客气,我从今天起,可就是你的下属了!你不会不要我吧?该我向你问好!”年轻男人的笑容也是十分浓烈,风风雨雨的锤炼之后,江恒早已能轻易“变脸”!

“恒公子说哪里话,咱们市长可在这儿等了好几天了,就怕等不到您来!”

老熟人李秘书总是能为主子化解尴尬。几步上前,主动接过了江恒的简单行李。

听着久违的尊称,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笑脸,江恒的心湖是波澜不惊,没有喜悦,没有厌恶,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初步合格的――政客!

“唐市长,『恒公子』这称呼就别用了,公共场合叫我名子。不介意的话,私下里就叫我江兄弟吧!”

“好、好!江兄弟。咱哥俩就不见外了!走,当大哥的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接风筵,你的一些老朋友,大哥都帮你请到了!”

“哈、哈……好啊!”江恒可不是玩清高的主儿,乐呵呵地坐进了市政府最好的迎宾车,不用唐市长介绍,他就知道是哪些熟人,因为他从没有与方姐、南姐她们中断过联系!嘿、嘿……将近一年不见,恐龙市最好的大酒店还是那么富丽堂皇,但在江恒眼中,五洲大酒店却变的名不符实,再也没有当初震撼他心灵的气势!

时移势易,物是人非!唯一没变的是两位尤物医生的热情,以及一干政客虚伪的嘴脸!

“小恒,欢迎回来!”方医生与南医生再也不是敌人,两位美艳熟女一左一右挽住了年轻男人的手腕,丝毫不在意身周还有那么多观众。

“方姐、南姐,好久不见呀!”江恒真是会演戏,虽然不是经常见面,但除了他失踪的几个月外,两女至少一个月也会秘密到镇远县一次,最近的幽会其实就在几天之前。

“咯、咯……是呀,好久不见!算一算,也有十年了吧!”两女的笑声发自真心,清脆悦耳。

“方医生,江恒才离开一年,哪有你说的那么久,来、来,罚你敬江兄弟三杯!”唐市长身为一市之长,但却对自己这新来的手下无比谄媚,谁叫江恒的来头那么大,不仅欧阳与林家开了口,就连云家也授了意,而且连黄家的九公子也专程为此打了个电话!

念及此处,一市之长更卑微得好像奴才般起身道:“江兄弟,我这老大哥先干为敬!”

觥筹交错,杯来盏往,酒场气氛一下子火热起来,江恒轻松自如地应付了几个男人,然后把脸转向了两女道:“你们说的对,咱们是好几年没见了,来,两位漂亮女士,干杯!”

“咯、咯……”其他人都以为江恒是在讨好美女,而美女则心照不宣暗自一笑。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们已有三四天不见,当然是好多年!

“恒公子,咱们待会儿去唱歌跳舞,还是去玩一玩高尔夫健健身?”

李秘书总在最适当的时机履行他的工作,一脸男人都明白的笑意道:“四维空间的娜娜姐回来了,她可专门托小弟传个话,想见恒公子您呢!嘿、嘿……”

江恒脸上一片得意的大笑,心中也忍不住暗自失笑,这女人还真是听她主子的话,自己到哪儿,她就追到哪儿!

“江恒才下飞机,还是先休息吧!李秘书,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新同事!”

方、南两尤物医生摆出一脸醋意,又引来了一干男人的哄堂大笑,而唐市长更是暗自欢喜,这两个女人还真是尽职,看来要抓住江恒的心也不是不可能!

政客怎会知道,不是江恒被两女抓住,而是两女早被他征服!

“好、好,不去、不去!吃过饭我就回家休息!”

又是几番笑语,酒足饭饱后,眼看筵席即将散去,唐市长这才用最后一点时间谈到了正题。“江兄弟。我特意在市府为你空出了个副市长的位子,你看怎么样?”

话语微顿,政客恐不能讨好贵公子欢喜,急忙补充道:“权限不受限制,我能管什么,你就能管什么!”

唐市长此话一出,就连李秘书等人也忍不住一惊一愣的,谁都知道江恒来头大。

但谁都不知道,江恒地来头竟然大到了如此地步。刚一来,一市之长就想拱手让出权力。

“嘿、嘿……唐大哥,你真够意思!不过……”

年轻男人的反应也甚是奇怪,喜形于色却真的不接受,“好意心领了,不过还是一步步来吧,先给我弄一个什么局长处长之类的干一阵再说!”

见江恒不似在开玩笑。唐市长也就不再坚持,众人围桌举杯。一口到底,豪情万丈的为这次欢迎大会划上圆满的句号。

从人鱼贯离开,各自开车而去,江恒则兜了一转,然后悄然回到了酒店。

“啊……”两位尤物医生早已等待在房中,一男二女很快就陷入了血液沸腾地状态。

狂欢之后,方医生像小猫般趴在男人胸前,很是好奇的追问道:“小恒,你怎么不答应当副市长呀?那多可惜!”

“对呀,你不是很想控制恐龙市地区吗?为什么不愿意呢?”在两位情人的追问下,男人一边游走在山峰深谷之间,一边得意地道出了真相,“宝贝儿,我虽然有两大世家支持,但你们别忘了,华夏可是有八大世家,他们每家控制着一个军区,我不能真正的为所欲为!”

男人一个冲刺,又将尤物医生送入了欲海,然后在狂野欲望中说着正事道:“没有点政绩,我就是坐上去了,也会被人推翻地!你们现在明白了吗?”

“呀!明白啦!”

画面一闪,神清气爽的男人来到了自己在恐龙市的家――四合院!

老城已开始开发改造,一户户几十年的老居民纷纷搬走,宁静老旧的巷道一条条消失,但一个奇怪的现场也一天天逐渐成形。

所有的改造开发,无不是老房一推,新房迅速建立,但以老四合院为中心,方圆一里之内,人家是不停减少,但新房却一间也没有,反而不停地出现了树木花草,绿荫成片,还有一道隔绝内外的厚实围墙。

“唉!”走过那道将近三米的围墙,男人不由苦笑了一声,他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众女都了解了江恒对这四合院特殊的感情,但城市建设必定要波及老房地存在,所以,胡媚与韩真真一合计,这块价值几千万的地皮就成了达康的产业,也成了最让世人掉下巴的“小型花园”,不过只是某个男人私有的花园!

“恒哥哥!”

芳草名花之间,一道纤细的倩影飞奔而来,淡蓝色的云彩已经在时间长河中有了改变,昔日含羞带怯地含羞草,今日已成了亭亭玉立的百合花!

不知是否因为男人“无私”地灌溉,采儿的身高节节上涨,明显要比同龄女孩高上半头,这一点,从跟在她后面的“小尾巴”就可以看出来。

“采儿,不要理他!”一年不见,仇烟儿还是对江恒充满了敌意,她虽然也有所变化,但又怎么及得上已变成“时间卫士”的采儿呢!

一前一后两个少女,以不同的目的向江恒跑来,而一大群玉女,熟妇则缓缓出现在男人眼中。

回来啦!真的回来啦!

看到了这群人影,江恒才完全找到了回家的感觉,找到了自己人生存在的意义。

张敏挺着大肚子,众女就像伺候皇后般把她围在中间,灵芝的独自相比之下则小子一点点,但待遇也相差无几,镇远县的诸女自然一个也不少,像除姐、燕子这些留在恐龙市的情人,也纷纷回到了男人身边。

“小恒,呆站着干什么,快进去看看呀,她们可花了不少心思!”孙淑玲与叶雪雯并肩而立,她俩在这群女人中身份很是特殊,脸上不由泛出一丝尴尬。

“孙姨、叶姨,你们也来了!”

江恒并不意外她俩的存在,不由抬头四望:“仇叔与孙叔,他俩不在吗?”

“哈、哈……小恒,我们去四处逛逛,怎么会不来呢!”江恒话音未落,一侧就传来孙还林的大笑声,也算富豪的他情不自禁感叹道:“小恒,真行!这才多久呀!你就让孙叔叔望尘莫及了!”

“孙叔,你是前辈,可别抬举我!”江恒亲切地做了个恐惧的表情,主动迎了上去。

仇志刚很是羡慕的回头望了一下这“小花园”,当了十几年领导干部的他忍不住叹息道:“是呀,小恒这块地,我就是干上一辈子,也别想买到百分之一,还是经商比上班强呀!”

“仇叔,你可别这么说,我现在不是与你一幢大楼上班吗?以后,你可要多多指点一下!”

三人边走边聊,逐渐走进了四合院那道没有改变的圆形拱门。

四合院变了,明显的变成了一座优雅的渡假别墅!

四合院没变,在众女的存心下,那个院子,院子里的小石桌,小木凳……都没有变就连位置也一动不动!

恍惚间,江恒似乎回到了当初,曾经那个单纯的自己正坐在一旁,倾听着孙爷爷的谆谆教导。

“小恒、小恒……”孙淑玲女子心细,通过江恒发呆的眼眸,她很快就明白了年轻男人的哀思,心有同感的官场美女眼眸红润,但还是强自压下了阴郁的气息。

“小恒,别想那么多,开心点!我爸如果知道你现在这么能干,他一定也会欣慰的!”

“嗯,孙姨,我听你的!”江恒五官一展,淡淡的冰霜愁雾好似阳春白雪,消失无踪,整个人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