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6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然射中了靶心,但留下的不是弹孔,而是整个特制的板子被炸成了碎片!

“嘘……”在场三女无不是内行,三人的话语已被木然的思绪堵在了喉间,唯有沉重的喘息在室内蔓延!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手枪的威力竟然比得上微型炸弹,而且还几乎没有后坐力,没有震耳欲聋的出膛声!这……到底是什么手枪!

云大小姐的目光艰难的下望,望着自己僵硬平伸的手中看似平凡的铁家伙!

一只大手横穿而至,江恒悠闲自在的将手枪接了过来,然后潇洒的抖出了弹匣,继续“吓”三女道:“这里面最多可以装五十发子弹,可以自动连续发射,最远射程可达一千米!”

“啊!小恒,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林洁把弹匣接了过去,仔细的凝视着那比印象中小一半,但威力却大无数倍的子弹,贵妇人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宝贝!这对军队来说绝对是无价之宝!

“江恒,老实交代,你这东西怎么来得?不要再说什么师门之类的鬼话,我可不会再上当受骗!”云大小姐几科是整个人贴到了江恒面前,鼻尖碰着鼻尖,如兰的幽香直接钻进了男人的心房!

“呼……”大色狼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故意嘴唇向前一划,“意外”的在美女玉唇上一沾而过,大大的占了便宜,才压低声调道:“这是三十年后的武器,我有一些秘密也该告诉你们了!是这样的,我曾经被一道……”

沉默,还是沉默,四人身处的空间内,三个美女的内心都在天翻地覆,直到江恒简单说完真相许久之后,她们也没有清醒过来!

天啦!世间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超能力!难怪这臭小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咦,对了,这么大的秘密他也对自己说,是不是证明他把自己当成……相似的意念同时涌入了三女脑海,也同时冲入了她们迷离的眼眸,三个各有风姿的美女心儿相同的砰砰狂跳……余波未平的眼光缓缓在未来之枪上扫过,欧阳夫人灿烂的美眸写满震撼,但她却并未立即答应江恒:“小恒,你让我再想想,这样吧,今晚我回林家一趟,你与韩小姐就在这儿住下,客房我早已为你们准备好!”

二人的目光悄然一触而过,年轻男人从成熟贵妇眼底看到了更多的深意,心海一颤,他的嗓音也失去了正常:“呃,好的!”

林洁早早离开了别墅,但并未带上那把让众人震撼的手枪,反而悄声让江恒小心放好,她会很快回来。 [ .

“臭小子,难怪以前我与小雨想不明白,原来你有那么神奇的能力!对了,既然你都可以穿梭时间了,当时为什么……”

云大小姐虽然已经不做记者了,但习惯还是没有改变,不由自主又玩起了记者寻一套,死缠烂打非要江恒把一切从实招来。

“你饶了我吧!”江恒一想起云大小姐工作的可怕热情,立刻变得一个头两个大,本想招呼韩真真帮忙挡一挡,不料特工美女对他同样充满了好奇。

“对呀,想容问的对,既然你这么强大,为什么还要让我们帮忙?”

“唉……两位大小姐,我一开始没有这么强,就连是最基本的能力也要受限制……”不得已之下,江恒只得苦着脸详细说了以(前)一番,这才让两女恍然大悟。

不过问题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反而引起了云大小姐无穷无尽的兴奋。

“咯咯……江恒,带我去看看为,不然我就四处宣扬,让国家把你抓起来当小白鼠,咯咯……”

虽然明知这是玩笑,但江恒还是忍不住背心发凉,恨恨瞪了云大小姐一眼,才闷声道:“那要进入第五级超能后,我才能带其他人穿越时空!”

“哦!”两女有点失望的唉声长叹,然后就像看到了童话世界的小女孩般浑身充满了活力:“那你什么时候进入第五级呢?”

江恒在云想容的围攻下是手忙脚乱,老老实实回应道:“记者大人,你放过我吧!要进入第五级需要很多的精神力,你这次入主达康就是想用商海的刺激来试一试,也不知道行不行!”

“哦!”好奇宝宝这次的叹息不再失望,灵活的眼珠一转,云大小姐本能的把拳头当作话筒又递到了江恒嘴边:“不能穿越时空,那你表演一下停顿时间给我看嘛!小真,你也想开开眼界,对吧?”

“嗯!江恒,你就表演一下!”干练美女不知何时已经与云想容凑到了一块儿,两个美女肩并肩,头挨头,两双大睁的美眸弥漫着美丽的异彩!

“嘿嘿……”江恒有点怪异地笑了,这倒是能够办到,不过亿可不会那么老实!

第五十九章温香软玉偷色狼就在两女紧张无比的期待之中,男人突然笑语道:“小真,你应该向想容多学学!”

“学什么!”两女诧异的互相对望了一眼,又同时转向了突兀的江恒,不知他为何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当然要学了!”江恒的嘴角浮动着怪异的笑容,强忍的脸颊已被憋的一片通红,“小真穿得太保守了,你应该向想容学学,就穿那种小小的、薄薄的、淡粉色的……”

“啊!”云大小姐眼眸眨了眨,紧接着猛然反应过来,玉手上下捂在自己的双峰与禁地上,却突然发觉――内衣不见啦!

“臭小子,我打死你这大色狼!”云大小姐的玉脸唏得一下烂若晚霞,羞得脑海发热,心房发涨,唯有大力追打臭小子,才能让她忘记无尽的羞涩!

“唔……”几乎同一刹那,韩真真也发觉自己内里一片真空,干练美女的脚尖是后发先至,凌空踢向了得意洋洋的大坏蛋。

“江恒!”两头河东狮发怒了,可怜的男人转身就逃,一男二女趁着主人不在,在别墅里玩闹起来。

欢乐时光转眼即过,林洁已经回来了,但江恒却没有心思追问,因为今夜一过,云大小姐又要回到那劳什子训练基地去,他虽然很想强行留下心爱女人,但云大小姐背负的家族使命却不能离开!

“小恒,你陪陪云丫头吧!其他事明天再说!”美妇人丰盈曲线首先晃入了主人卧房,隐带颤抖的“其他事”也不知到底指得是什么,是正事还是情事,又或者两者都是!

“我也先去休息了!想容,明天我送你!”特工美女能留在江恒身边。对于眼前这种场景早已有心理准备,微笑着对云想容送上真心的祝福,高挑的倩影消失在客房门口。

对于欧阳夫人来说,只要有第三者在场,她就永远是雍荣华贵的欧阳夫人,唯有在与坏小子独处时,压抑不住的情丝才会浮出心海,把欧阳夫人变成追求美好感觉地林洁!

而对于韩真真来说。干练精明的青春佳人不是不会吃醋,而是她能正确看到自己的心境。韩真真自从出现在江恒生活之中后,她突然发觉,原来自己特别喜欢现在的生活。叱诧商海,运筹帷幄,当女强人的感觉让她心舒神畅,空闲之余再与江恒四目悄然对视,这种生活让她特别的满意!

“灯泡”已经熄灭,两位今夜的主角却突然沉默了下来,一向活泼的云想容嫣红地玉脸一点点下垂。风风火火的她竟然也有羞涩的时候!

江恒搓着手还真不知如何开口,愧疚、爱恋、欣赏……还有一点习惯养成的畏惧,所有的感觉都化作巨石堵在了男人心坎,让一向滔滔不绝的他变得笨嘴笨舌!

情场浪子变成爱情新丁,良久之后,江恒才讷讷低语道:“想容,你……”

“我也去睡了!”云想容突然站了起来,似乎下了天大的决心一般。深吸一口气。然后头也不回走向了自己的房间,“江恒,时间不早了,你也休息吧!半夜不许乱跑。记住呀!”

“啊!”直到云大小姐消失不见,年轻男人也未从呆滞状态中情形过来!

想容这是怎么啦?这可不像她!难道她生气了!

连串苦恼侵袭了时间人的心海,躺在床上他也是辗转难眠!坐起、躺下、又坐起、又……直到午夜过后,为所欲为的本质才让时间人猛然清醒,灵光一闪,他想起了云大小姐先前重重的“警告”。

午夜不许乱跑,记住呀!

恍惚之间,江恒想起了《西游记》里的一个经典,孙猴子的师父教法术时,似乎就有一个相同的场景,难道……想容是在暗示自己!

“呼……”男人的呼吸一下子火热起来,念及此处,江恒更是难以合眼,一个箭步就窜到了门口。

“可是……”搭上门把的大手又停了下来,不敢肯定的年轻男人眼中闪过一片犹豫:如果自己猜错了,那就太难堪了,也会让想容下不了台!虽然她是喜欢自己的,但如果这样半夜去……江恒不禁向后退,退了两步又向前进:如果想容真是在暗自自己,那自己无动于衷,同样会伤她的心,想容为了自己当起了人质,自己能不爱她吗!

忽进、忽退,为所欲为的时间人也有难以抉择的时候,这儿毕竟是欧阳家别墅,他虽然不惧流言,但却不得不为心爱的女人考虑!

到底怎么办……大手终于搭上了门把,狂然的情火终于战胜了理智,江恒用力一扭,打开了自己房间的大门,踏出了暗夜偷香的第一步!

不管啦!无论如何也要去找自己心爱的女人!

“呜……”大门一开,淡淡的银辉映照出一个眼含泪花的女人,云大小姐原来已在男人房门口等待了许久。

“呼……”激动的美女扑进来,抱住惊喜若狂的男人,恨声道:“臭小子,我还以为你一辈子不开门呢!我咬死你!”

“啊……”惨叫声中,房门被春风关闭,忽大忽小的“惨叫”就此统治了绮丽空间!

“啊!”撕裂之痛与幸福之音浑然交融,在“桃花”飘落的一刻,野性的云大小姐终于用野性的奔放,用与众不同的方式,与心爱男人合为了一体!

被翻红浪,春色连城,这一夜不是偷香窃玉,而是香玉偷色狼!狂野佳人强撑斗志,狠狠的“压”了男人大半夜……“呀……”云大小姐的努力坚持没有白费,就在她最后一丝精力化为香汗挥洒之时,被压的江恒发出了呐喊,男人的魂魄、身心瞬间化为了一团灼热。

“嗖”得一声迸射而后,悉数被颤抖的桃源所吞没!

风狂雨急之后,自然是晴空万里,当清晨的阳光欢欣的在草尖上跳跃之时,江恒与云大小姐眼中的天地已是焕然一新!

“丫头,昨晚睡的还好吗?”林洁有点迷惑得看了看云想容,美妇人不由奇怪,分别在即,为什么这丫头不满脸离愁,反而还喜滋滋地!

“嗯!睡得好,一觉就到天明了!”一向风风火火的云大小姐却迈着大家闺秀的小巧步伐,用尽所有的精力来掩饰自己身体的不适,末了还有点此地无银的补充道:“我连梦也没做!”

“嘻、嘻……”

弗真真悄然来到了新认识的姐妹身旁,经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听觉自然非贵夫人可比,她强忍笑意,用大有深意的语调轻声笑问道:“想容,是没做梦呢,还是没时间做梦!嘻、嘻……要不要我扶着你?”

“唔……”七窍玲珑的美女记者哪有不明白此话的道理,云想容羞躁的脚步一软,幸亏即使被韩真真扶住,这才没有引来欧阳夫人更大的迷惑。

“咯、咯……”小心点,要不多休息一天吧?韩真真今天的窃笑特别的多,干练美女芳心之中其实也是一片混乱,既有羡慕,又有嫉妒,还有佩服,佩服云大小姐非凡的勇气!

对于韩真真的“关心”,云想容可不敢领情,一边红着脸手足发颤,下意识回头狠狠瞪了蛮牛男人一眼,一边忍不住悄声反击道:“哼!别笑我,总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咯、咯……而且我相信,那一天很快就会来了!”

“呢……”

这下轮到韩真真手足发颤,干练美女虽然有千言万语能够反击,但心底深处隐约的直觉却让她一个字也开不了口,联想到临行时胡媚附耳的笑语,韩真真看向后方某人的目光立刻变得含羞带怯,既害怕又期待!

“想容,代我向欧阳问好!半年后,我就来接你!”

坚定有力的话语送走了不一样的个性美女,掷地有声的承诺留下了云大小姐的一颗情心,也带走了男人的一份思念!

“小恒,你跟我来,韩小姐先在大厅坐一会儿!”林洁出乎意料的要江恒一人独自上楼,难道她终于控制不住心灵的冲动!

“林姐!”书房大门刚一关闭,江恒的语气就产生了变化,平静的脚步被涟漪之波推得向前一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