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5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连一分钱也没有要他的!不然他也不肯离婚。 [ . ”

红姐有点胆怯担忧地望着这个今非昔比地江恒,小声地问道:“你……会不会不要我!你放心红姐明白自己,不会强求你更多地,只要你你能抽空看看我就好啦!”

“呵、呵……好红姐,我不是忘恩负义的陈世美!”江恒轻拥红姐,把自己的情形简单叙述,他不愿意欺骗可怜的女人,柔声而坚定地说道:“只要你不介意,我的家里一点会有你一个位置!”

“嗯……”成熟少妇有如小女孩一般扑入了男人的怀抱,遇上这么强,这么厉害的江恒,她怎么会有半点不愿!在时间人的天地里,世间的一切规矩都等于零!

“红姐,你怎么会在这儿出现?你老家不是在北方吗?”江恒一边轻抚北方女人的丰满曲线,一边暗自感叹世事之奇妙巧合。

成熟少妇脸现红晕,情谊绵绵地看了江恒一眼,“我来找你,不想你早就不在了!正想失望回老家的时候,一群流氓却把我抓了回来,后来又莫名其妙地被放了;再后来,我原本想打两个月工,挣点车费回家,咯、咯……这就遇见你这坏家伙了!”

“红姐,苦了你!难怪我派人去学校饭店找不到人!原来你先来找我了!”

江恒感动的紧了紧双手,他以前没有想到过红姐会对自己这么痴情,“好姐姐,你也别在酒店上班,这段日子先来总部与我一个办公室,大事一定,我就把酒店让你管!”

汗……果然是世事靠“关系”呀!一个最底层的服务员,一下子就变成了未来的酒店老总。

第二天,不出任何意外,达康人事部又多出了一个新员工,吴部长这家伙更是对江恒挤眉弄眼,竖起了大拇指!

“小恒,我什么也不懂,该干什么呀?”

“红姐,你放心,这是一件很容易,但却很重要的工作,你只需要记住,哪些人对我不满讨厌,哪些人对我奉承巴结,这样就可以啦!”

“哦!你是想……”成熟少妇虽然没有当过白领,但毕竟社会经验不少,干饭店时更是锻炼出一双观人入微的眼睛,通过江恒昨天的叙述,红姐自然明白了自己工作的重要性。

在随便打发走了围着转的一干苍蝇后,江恒带着红姐开始在达康集团四处闲逛,逛完总部逛附属分厂,连各个车间也能不时见到他的身影。

“老吴,着江总到底想干什么?他怎么整天四处逛,是在找人吗?”一干部长、经理又暗地里聚在了一起。

“老周,这你就不懂了!”吴部长这些日子过得最是眉飞色舞,仗着和江恒一个办公室,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得意的环视众人道:“告诉你们吧,江总这是想仔细看看,到底哪些单位该留,哪些该卖,他不也想捞油水吗!”

“哦!”几个分厂经理一下子脸色发慌,他们可明白自己分管单位的效益,不由急声向吴部长求教道:“老吴,那怎么办?我们可不想当光杆司令!”

“哼!你们能挡住上头的命令吗?”吴部长鼻孔朝天一声冷哼,接着大咧咧地说道:“不过你们也别害怕,只要想法讨好了江总,不当分厂经理又不是没有别的肥缺!”

“对呀!听说新开不久的天上人间来了一些漂亮小姐,请江总玩一夜吧……嘿、嘿……咱们也好久没去了!”

奸笑、色笑、怪笑、男人地笑……汇成了一片,烟雾弥漫的空间内,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还自以为找准了江恒的死穴!

“轰隆隆……”

与此同时,夜色下的镇远县最著名的“娱乐区”是音响震天,小姐飞舞!

“小真,胡姐,干杯!”江恒带着两个大美女在旋转的彩光下谈笑自若,奇怪的是,三人脸上都简单的化了妆,如果不是特别熟悉的朋友,绝对认不出他们来!

“臭小子,你是工作也不忘风流呀?怎么样,这几天与你的老情人过得风流快活吧?”胡媚向来不掩饰自己的心中喜恶,酸溜溜的笑语尽显古武佳人的可爱一面。

“砰!”女人都是天生会吃醋,尤其是越是优秀的女人越如此,特工美女虽然没有好友那么直白,但放下酒杯的声音却有点重,让春风得意的家伙脸色也可怜起来。

“呵、呵……胡姐,咱们跳个舞吧!”江恒对于胡媚,也向来是直来直往,不待她答应,已把美女玉手抓在了手中,然后大步冲向了舞池。

第五十章柔情蜜意“咯、咯……心虚了吧!你这坏家伙!”胡媚风情万种的娇躯随着男人的脚步翩翩起舞,高耸的双乳若即若离的挑逗着男人的欲望神经,“小恒,你怎么不把歌舞团的小妞全吃了再来!怎么心软了?”

“胡姐,这不是事情急吗!再说了,我像那么急色的男人吗?”

别样的谈话在二人间确实那么的自然而然,特殊的联系早已将他们捆在了一起,虽然从未谈婚论嫁,但江恒知道,胡媚一定是自己的女人,而胡媚也明白,总有一天自己会跳上男人的大床。

“得了吧,你不色!这儿可不是那么说的!咯、咯……”千般妩媚在丰润玉容间流转,借着昏暗人群的掩护,大胆的古武美女竟然玉手下探,激情万丈地在男人高高顶起的帐篷上捏了一把。

“呃!”江恒喉结一阵滚动,心如火烧,双手猛然一紧,把胡媚的双乳狠狠地贴在了自己胸前,“好姐姐,别整我了,要不,我现在就把你正法!”

胡媚自然知道江恒有这本事,但她依然火伤浇油道:“好弟弟,我是你的!

不过……不是现在,等你回去把歌舞团的美女搞定后,姐姐一定给你!”玉手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在黑暗中上下抚动起来,最后更拉开裤链钻了进去……“咯、咯……”江恒灼热而急促的呼吸让胡媚特别有成就感,“好弟弟,是不是忍不住了!要不,今夜你就把小真吃了吧!不然,她会恨死你的!”

“呵、呵……我也想,可是她脸一沉,我就没勇气了!”

江恒这话半真半假,他不是没勇气。而是很喜欢现在与韩真真那种暧昧的感觉,有些事情,总是过程比结果更美妙!

“你这大色狼!”胡媚与江恒“心有灵犀”,只要男人不有意掩藏,她自然能看到江恒心底的邪恶,禁不住又重重的补充了一句,“大色狼!”

一曲音乐重要告一段落,二人不得不随着人流一起回座,脸色晕红的一对别样男女几步之间,内息一转。又恢复了表面的自然!

“跳地真开心呀!”

韩真真薄薄的玉唇一掀,及肩秀发晃动着又羞又气、还充满酸味地波浪,江恒与胡媚的动作虽然隐蔽,但又怎能逃过特工美女的有心“监视”。

“咯、咯……小真,你别急,下一曲就轮到你了!”胡媚与韩真真早已成为了好姐妹,言笑无忌间,一把将江恒推到了韩真真身边,“呆头鹅,还不动?”

“小真,请。”江恒就像一个绅士一般,弯腰行邀请礼,只要韩真真不动,他挥动的大手就永不收回。

也许是悠扬的音乐感染了心绪,也许是不忍江恒实在尴尬,也许……已没有也许,一向心志坚定的特工美女也被坏小真弄进了舞池。

“小真,咱们上一次跳舞,好像是一起在大远公司上班的时候把?那时,我不知道你是特工。还很奇怪,以你的才能怎么会在大远上班呢!呵、呵……”

不同于与胡媚跳舞时地激情四射,江恒与韩真真之间,更多是温馨舒畅,就像涓涓溪流。虽然没有汹涌澎湃,但却永远不会中断!

“还说呢。当时以为你是一个老实人,没想到你这么不老实!”记忆的回转让时光倒流,二人恍惚间又回到了最单纯的日子。

“哈、哈……”韩真真终于笑了,强自苦撑的“不满”轻易烟消云散,娇笑这横了江恒一眼,眼若秋水,脸带红霞,调笑道:“臭小子,命苦也别想毛手毛脚,你的手放错地方了!”

江恒对此是脸不红,心不慌,在美女腰间游走的大手也不退反进,反而由偷偷摸摸变成了明目张胆。韩真真充满弹力的香臀弧线已落入了魔掌的范围。

“唔……”一声微不可察的呻吟过后,韩真真悠闲地倩影终于被春风笼罩,清明的眼眸也被迷离替代,特工美女高挑的玉体一软,身体的反应是最诚实的语言。

男人越来越大胆,女人越来越酸软,两人间的些微距离一点点的消失不见。

“嗯……”

韩真真的双手不知不觉卷上了男人的脖子,贴面的舞蹈最是缠绵,当江恒的牙齿轻轻噬咬女人耳垂时,韩真真也忍不住掐了坏男人一下。

“小真,我今晚要了你吧?”陶醉迷离让男人胆色大增,竟然一手攀上了韩真真虽然不大,但却挺翘地淑乳,还在佳人耳边说出了绮丽至极的话语。

“啊!”身化春水的特工美女一听这话,却好像被针刺到般跳了起来,玉手一撑,她推开了无赖的身躯,然后很是奇怪地盯着江恒不言不语。

“小真,你……”江恒本能地上下扫视自己,却没发觉有何不妥之处。

“哼!死胡媚!一定是她怂恿你的,对不对?”韩真真俏丽玉容含嗔带笑,嘴角扭出了奇怪的形状,也不知道她是生气,还是在强忍笑意。

“咦,你怎么知道?”江恒在心爱的女人面前,那脑筋就是不太灵活;也难怪,韩真真虽然聪明但也不应该聪明到这种程度,竟然一下子就百分百猜中了答案!

“扑哧!”

尴尬的气息之维持了几秒,韩真真一边重新投入男人怀中,一边笑语低声附耳道:“死胡媚今天非要和我打赌,说一定会让你开口……嘻、嘻……”

汗……男人的欲火也被哭笑不得的汗水浇熄了,想不到胡媚连这种事也能用来打赌,看来自己真是被她们玩死啦!

“呵、呵……”江恒干涩一笑,色狼本性经受不住考验,唯有点不好意思的追问道:“那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唔……不许问!”想不到韩真真竟然也有如此娇羞的时候,还蛮不讲理的狠掐江恒一记,不过被掐的男人却乐得笑开了怀,从美女神色之间,她已隐约猜到了美妙的赌注!

嘿、嘿……要是真像猜想的那样就太爽啦!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震惊了全场,缓缓挪动的人群一下子静止下来,万众目光都望向了纠纷传来之处。

“滚开,不然姑奶奶就不客气了!”胡媚的娇柔话音已变得一片冰冷,面对几个围上来的小流氓,她一介女子也是怡然不惧。

舞厅迪吧最常见的一幕出现了,众人怀着看好戏的心情各站原位,谁也没有心思报警,只想看到美女都流氓的少见一幕。

眼看几个小流氓又色又怒的把自己包围,一脸威严的胡媚突然扬声大喊道:“老公,救美!”呵、呵――原来不是女英雄,事情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还是男人出面来解决。

“老婆,来啦!”江恒挤开人群,奋勇地冲了上来,“他娘的,竟敢调戏我的女人,找死!”

“砰、砰……”没有嗦,在江恒粗蛮表现下,流氓打架很快就开始了!

一场“艰苦”的战斗后,衣服被酒瓶划破的江恒终于大占上风,以一敌三的家伙大展神威,把三个小流氓打倒在地。

“滚!不然老子废了你们!”

大大的威风过后,男人又走向老婆道:“老婆,咱们跳舞去,不要让这几个家伙扫了兴!”

“轰隆隆……”重金属之音再次响起,一场混乱似乎就此结束。

“小恒,他们会回去叫人吗?”两女围在江恒身边,轻微的随着节拍踩动脚尖。

“呵、呵……放心吧,你没看见,这看场子的保安盯着咱们吗?他们都是一伙的,不然怎么会允许那几个小流氓闹事!今晚咱们就闹大一点!”

原来江恒与两女今晚并不单纯是出来花前月下,为了配合罗七与猎鹰他们有点不顺畅的行动,三人这才来到了这乌烟瘴气的复杂场所。

“小恒,时间差不多了!”韩真真对时间的观念总是那么准确,话音未落,七八个地痞流氓已从大门涌了进来,先是与看场子的保安打了个招呼,然后在同伴的暗地里指点下,径直向猎物走来。

“小子,咱们到外面聊聊去!”带头的光头大汉脸上的横肉写满了居高临下的味道,他们干这种事可干多了!

“聊你妈个头,兄弟们,动手,打他妈的!”江恒一声大吼,竟然提前一脚把那带头的家伙踢趴在地,四周同时冲出了十来个同样一看就不是良民的家伙,两帮人不由分说就干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