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5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蛀虫――一定要彻底清理!

“来,大家举杯。 [ . 欢迎小江加入我们达康集团!”人事部长瘦尖的脸颊已被酒意与兴奋所占据,虽然这是非常时期,但他还是特意在集团下属酒店为江恒摆上了一桌。

“吴部长,以后我就是你的下属,不用这么客气,我可有点受宠若惊了!”

江恒能的如此“礼遇”,那可全都事出有因;今天下午,在这吴部长的旁敲侧击下,他立刻给镇远县警察局打了一个电话,好家伙,结果让达康集团上层大大震动了一下。

心神恍惚地“林派”嫡系不仅见到了落难董事长的面,还得到了调查小组难得一见的亲切笑容,怎不让他们对江恒的能耐大为惊叹!

正所谓病急乱投医,更何况江恒一看就是一代“名医”,一干部长级别以上的达康蛀虫下意识向江恒伸出了求援之手,也怀着几分疑惑特设了这一场“鸿门宴”。

“小江,恕吴某冒昧,这杨局长为什么这么给你面子?以前怎么没听杨局长提过你?”

“呵、呵……”

江恒连四大公子也能玩弄于鼓掌,如今这场面不过小菜一碟,一边悄悄把在座众人的姓名职位记在了心中,一边无比自然,又透出几分神秘岛:“各位,实不相瞒,我其实从没见过杨局长,连他是胖是瘦也弄不清楚!”

“啊!”吴部长与几个狐朋狗友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一张张谄媚的笑容仿佛突然被冻结。

“是这样的……”

江恒悠然向后一靠,长长地喷出一口烟圈,接着以更加凝重的口吻道:“看在吴部长这么热情的份上,我就不妨对你们实话实说;不过,这是天大的秘密,出我之口,入你们之耳,知道吗?”

在重重地吊起一干蛀虫的胃口后,江恒这才满意的继续道:“其实呀,我是上头派来的,上头对林董事长这次的表现很失望,所以特地派我前来,处理一些不方便的事情!”

“上头?”众人一愣,对着所谓的“上头”是莫名其妙,他们只是达康集团的一些中小爪牙,真正的“精英”大都已被捕,当然不会知道多少秘密。

“哼!”见一群废物这么不开窍,得不到配合的江恒只得把脸一沉,开门见山道:“你们以为凭林贵云自己,他能有今天的地位吗?是我们公子看中了他,不过嘛,他这次的表现也太丢人啦!”

“哦!明白啦!”在江恒的牵引下,众人的脑海终于想出了答案,结合往昔隐约的感觉。他们自然而然相信了江恒所言。

在半真半假唬住一群白痴后,江恒一下子由“关系户”升级为“特派员”,先礼后兵的家伙继续恩威并施道:“公子说了,让我在你们里选一批骨干接替林贵云。我的工作也要你们密切的配合!”

“哈、哈……那太好啦!”

以吴部长为首,一干蛀虫笑了好一会儿,然后又忍不住以小心翼翼的语调追问道:“江兄弟,有件事儿你别介意,我们就是好奇,想问一问!”

“问吧,没事儿!好歹我是镇远人,咱们也都是家乡人,有什么尽管问!”

江恒已隐约猜到了对方最后的疑问,但有备而来的他早已想好了答案。

“呵、呵……”吴部长干涩地笑了笑,生恐触怒“特派员”,仔细的酝酿了好一会儿,才轻声细语道:“听人说,江兄弟你曾经在达康干过几个月,还与李部长有点小误会,现在……怎么……呵、呵!”

“哦!你是说这事呀,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江恒一脸好笑的摇了摇头。

然后突然脸色一冷,语出突然道:“那不是误会!如果性李的没出事,我这次即使不整治他,也会让他给我陪酒认错!”

“啊!”

江恒地回应总是让众人发愣,从江恒的神色来看,他的怒气还不小。

看来真不是误会!但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一个小人物怎么一下变成了大人物,也太神奇了点吧?

年轻男人轻易震住了众人的心神,接着才故作不耐烦的解释道:“我这人就是命大、命好!当初被李肥猪派人追杀,现在……嘿、嘿……我想让他死,他就不能活!不过呢,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认识公子。也不会有今天!”

感慨的话语微微一顿,为所欲为的时间人眼中悄然闪过一抹七彩之光。为了彻底抹去众人的怀疑,他高深莫测的淡淡一笑,“吴部长,我知道自从出事后,州里的几个关键议员都在躲着你们,你现在给人事厅的郑议员打个电话,就说我找他!”

“好、好……”

一听江恒这话,吴部长等人又是惊喜又是诧异,更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听江恒这语气,连州府议员也不放在眼里,他们又怎么可能坐的稳。

“嘟……”片刻之后,电话就接通了,当吴部长听到电话那头对方突然变化的语气后,他的心不仅没落地,反而怦怦狂跳不停,僵直卑微的身形再难安然端坐。

“嗯,郑议员,上次与你说的事儿,就这样定了!还有,等几天我就会送一份达康集团新管理层的名单上来,你就直接按上面填的职位上报给公子,下次再聊!”

“啪!”江恒毫不客气的主动挂断了电话,让吴部长等人的呼吸顿然紧张,连大气也不敢多出,他们眼中的江恒一下子已高到了难以仰视的地步!

汗……原来江恒的身份这么神秘强大!幸亏自己没有得罪他!咦,对了他刚才说新的名单,自己会不会有机会……正当一干蛀虫的野心在浮想联翩时,江恒却以隐带不快的语调反客为主道:“咦,你们坐下来呀!不用这么拘束!唉……我原本是想暗地里行事,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也不要说出去;有外人在,还是自然一点的好,我是下属,你们才是上司,明白没有?”

“明白、明白!”

吴部长最是机灵,一边坐回了座位,一边为江恒斟了一杯酒,口吻同时再次改变,“江……江总,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一定听你的!”

江恒报到不到一天,立刻又变成了莫须有的“江总”,想当初,他报到后可是下放车间,如今却指挥着众人点头哈腰,世事还真是奇妙!

“经理,赶快换一桌最好的酒菜,快!”

机灵的不只是吴部长一人,已有两三个善于抓住机会的家伙忙碌起来,“经理,服务员也要换,把最漂亮换进来,没有的话,高价到外面请!快,不然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

这儿是达康下属酒店,身为临时管理层的家伙们还有点权利,酒店大堂经理一听这话,跑得比兔子还快,不用多猜,他也知道里面来了超级人物。

“嗯!”对于众人的献媚,江恒这“小人得志”的嘴脸是惟妙惟肖,一边点头,一边忍不住脱口自夸道:“各位,不妨告诉你们,公子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挽回这次失败的颜面,他要把达康集团大刀阔斧改造一下,然后重新扶持起来,至少注资这个数!”

醉醺醺的家伙眯着眼摊开了五指,吴部长眼放亮光道:“五个亿呀!那一定能让达康集团活过来!”

“切!你眼光也太短了,你以为咱们公子是什么人物,告诉你们,是――五十个亿!”

“哇……”此话一出,一干蛀虫的下巴都差点摔倒在地上,无比强烈的震撼过后,就是他们对新职位更加强烈的渴望。

“哈、哈……怎么样?开心吧?”江恒得意的大笑起来,礼贤下士的拍拍吴部长的肩膀,借着酒意放开胸怀,大吐秘密道:“公子说了,达康集团这次倒得这么快,就是因为内部人事问题,所以这一次新组建的管理层,一定要是咱们信得过的自己人!”

“对、对……江总,你说得太对了!我们对公子,对你可都是绝无二心!”

众人自然趁机大表忠心,他们虽然连那“公子”具体是谁也不知道,但江恒一连串的表现,不仅让他们信得死心塌地,而且连问也不敢多问。

“嗯!你们回去后,尽快把名单拟好!按照上中下三层人员划分,上至集团总经理,下至车间主任,都要有详尽的名单,至于具体干什么,上头自会最后定夺!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吴部长等人今天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一句,而且说得特别开心、兴奋,江恒的出现,让惶惶不可终日的他们一下子由地狱飞上了天堂,脑海早已忘记了原来的衣食父母林董事长,更巴不得原来的老大们统统消失,再也不要回来!

第四十九章重逢红娘子“咚、咚……”就在气氛沸腾之时,满头大汗的酒店经理终于敲响了贵宾间的大门,对着迎出来的上司道:“部长,我花了好大功夫,这才组织了几个漂亮小姐,你看行不行?”

“嗯,不错,不错!办得好!”蛀虫看了一眼几个青春靓丽的美丽服务员,尤其是对最后面一位花信少妇特别中意,眼带火热地盯了一眼那丰满女人高耸的双乳,他满意的夸奖道:“老总一定会满意,干得好!”

“经理,我再说一遍,倒酒端菜可以,其他我可不干,不然你就辞了我!”

酒店经理刚要欢喜的笑出声来,不料他费了半天劲儿才劝服的漂亮服务员又闹了起来。

“嘿,我说你怎么不开窍呀,说吧,要多少钱?”

蛀虫为了讨好未来的靠山,掏出一大把钞票迎风而动,别看现在达康集团的员工连生活费也困难,但他随手可就是好几千!

“经理,我不干了!”那丰满少妇脾气还真倔,转身就走,瞧也不瞧蛀虫手中的钞票。

“站住,你说走,就走呀!”经理与部长同时变色,远处几个保安闻言也冲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放手,小心我告你们!”

女人的脸神色又红又白,既愤怒,又有隐约的恐惧,人世间的污浊之事她也时有耳闻,想不到“逼良为娼”这千古大戏会落到她头上。

“喂,外面闹什么!砰!”吴部长怒气冲冲打开了包厢门,外面的吵闹声让他火冒三丈,紧接着又转头讨好江恒道:“江总,你坐坐,我这就去教训他们一下!”

隔断内外的门扉一开,人影晃动之中,门内外的人群不由互相对望了一眼。

“啊!”就在这刹那之间。门外的丰满少妇,门内的高贵江总,不约而同一声惊叫,江恒手中的酒杯也砰得一声掉到了地上。

到底是什么冲击竟能让时间人变色,到底是何等震撼会令江恒手足发颤!

“红姐!”完美的记忆让年轻男人脑海翻天覆地,深藏心底地记忆犹如山洪暴发,江恒情不自禁呼得站了起来。

“小恒!小恒!”先是不敢置信的呢喃自语。接着是脱口而出的激动呼唤,花信少妇飞奔着向江恒冲来。

“红姐!”在红娘子纵体入怀丰润刹那,超越凡尘的时间人一下清醒过来,在巧合的惊喜震撼着哦中,他也没有忘记自己此刻的处境,意念一转。故意一脸色笑,以男人心照不宣地口吻对众人道:“多谢你们的安排,江某今天才能见到『老朋友』!这样吧,再麻烦你们在楼上安排一个房间,这酒咱们改天再喝,由江某请客答谢各位!”

“哈、哈……明白、明白!”

王部长等人果然一脸明白。对于江恒如此直率不见外。他们更是大大的踏实下来,只要江恒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以后的好日子当然不会远!人、而且,嘿嘿……像江恒这么急色,似乎也给他们找到了以后“突破”的方向。

“啊……”酒店最豪华的套房内,一地的衣服从门口蔓延到了大床,分别已久的情人没有多说一个字,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爱恋都融入了肢体的语言,性爱总是能神奇的抚平女人的幽怨!

“啪、啪……”江恒化身咆哮地巨浪。把红姐变成了浪花之尖承受狂风暴雨的小舟。

相比女人的痴情,江恒当然要少许多,但有些人也许并不那么在脑海出现,但一旦想起,绝对是无比清晰。这红姐无疑就是那深刻记忆的眉梢眼角。

欢声在盘旋。呐喊的回荡,好久、好久,直到梅开九度之后,江恒才山洪暴发,美美得压在花信少妇瘫软如水的玉体上。

“噢……”

红姐满足的呻吟在二人身周四旋,朱唇轻启幸福腻语道:“小恒,以前你就强,现在更强得不像人了,咯、咯……”

对性感美女的鼓励,江恒这大色狼是无比自豪,一个翻身又冲入了战场……大半天地云雨后,二人这才安静的谈起心来,真是典型的先起性,再谈心,由欲生情,诚不欺我也!

“小恒,我已经离开了那死酒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