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5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最后还不都是便宜了你!”正副团长同时戏语娇嗔,说得男人一下子精神百倍!

“去吧,你这――好色总裁!”

************性福来临之时,江恒盼望的好消息也终于来了!

镇远县的支柱企业――达康集团几乎是在一夜间大厦倾倒,先是绝大部分高层领导集体贪污舞弊,紧接着又曝出十几亿的财政黑洞,震惊了华夏大地!

不待国会调查组来到县城,达康的股票已经好似水银泄地,不到一周,已经跌到惨不忍睹的局面!

无论是经融专家,还是大众市民,无不恐慌性抛售,到最后达康停牌啦!

“小恒,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严重!”

电话那头传来韩真真不喜反忧的声音,“咱们手头虽然已有大量股票,但好像有人故意在整达康集团,所有大型生产项目都停产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能力把股价拉上去!”

“小真,你是说有人故意在与我们作对?”江恒很准确的理解了韩真真的意思,原本想笑的他再一次眼眸一片凝重!

第四十七章锦衣夜行妈的!竟然是风、齐两家的报复!好一个――玉石俱亡、釜底抽薪!

有了超能的预感,又有欧阳夫人的帮助,江恒韩快就查到了真相,他这才真正意识到,世家豪门的根基与底蕴是多么的可怕!

唉……自己把一切想得太美好了!现在所有资金都套在了股票里,如果不能把大康集团起死回生的话,那就代表自己将有一次――一无所有!

妈的!娘的!他奶奶的……真他妈狠毒,竟然不惜损失十几亿,也要与自己同归于尽!这风、齐两家还真他妈是小人――狠毒的小人!

心中的咒骂好似长江大河,江恒坐在门卫室皱起了眉头!看来,只有背水一战了,无论如何也要把大康救活!

念及此处,门卫蹭的一下立身而起,走出小门的刹那,他懒散的身影向上一挺,变成了气势强大的恒公子!

“江恒,你要到哪儿去?该上班啦!”几个大小美女正巧挡住了向车裤走去的全能职员。 [ .

“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们等我,嘿、嘿……”男人的大手在几女身上一一划过,在她们娇羞的尖叫前,他已经钻进了宝马名车。

画面一闪,江恒来到了黄九的办公室!

相比他收购计划的波折重重,黄九与林家联手下却顺利的得到新城开发权,而且还没有得到齐、风两家的报复!

这――就是平民富翁与传统豪门的区别!

“老九,我找你有事,能不能帮忙……”

江恒开门见山吧达康集团说出来,末了当然不会忘记好处,“你可以融资,也可以算借贷,我给你双倍利息!”

“江恒,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里面牵扯到齐、风两家,我不能帮,只能靠您自己想办法了!”

黄九一诚恳的语调道出了豪门游戏的规则,末了感叹道:“如果实在斗不赢也没什么丢脸的!放心,这新城计划我算了你是个百分点!”

“老九,谢啦!不过我不会认输的!”江恒在开心与失落中离开了黄氏,本想走向林家办公室,但转念一想。他自动止住了脚步。

林洁帮自己的已经太多了,如果让她直接与风、齐两家作对,那无疑是给她天大的难题!算啦,一切还得靠自己!

“叶姨、丽珍,我要到镇远县去!”江恒回到了歌舞团。一出口就是让两女脸色大变,男人紧接着又补充道:“不是现在,大概还要半个月,我先安排一些事!”

张敏与灵芝已经事先知道,母女两没有多说,只是温柔地嘱咐了几句,“小心点,遇事要冷静。多想想小宝宝!”

总裁、门卫、沙包、救生员要走的消息好似旋风般传进了众女耳中,歌舞团的欢快气氛一下子消失不见,人人脸上都变成了愁云惨雾,离愁别绪在心海久久盘旋!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大军出发,响马探道!

江恒长在镇远县,自然了解那儿,今非昔比的家伙已经拿定了主意。他一定要打赢这场硬仗,首先就必须清除一些必要的毒瘤!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江恒虽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但他无疑正在向金字塔之尖逐步迈进!

天还是那片大西南特有的清爽天空。城还是群山环绕中的美丽小城,但江恒第一脚踏上故乡的土地时,却嗅到了与以往不同的凝重气息。

烦躁、迷茫、颓废,乃至绝望充斥了镇远县每一寸空间,县府官员或多或少都与达康有“特别”的联系。如今遇上巨型风暴,他们怎能不人人自危?民众虽然无缘贪污犯罪。但大半个贞元经济都靠达康集团支撑,如今大厦一倒,习惯了生活方式的平民百姓怎能不烦躁不安?

“唉……”目睹此情此景,一身普通便装的江恒不由感触良深,在现实这一点上,他还真有点对不住父老乡亲,但他可不是那种迂腐的白痴,更不屑于当东郭先生,打击达康集团的信心不弱反强!

哼!只有将蛀虫清理干净,才能还故乡一片清静的天空!如果有谁对自己者行动不理解,那就让这种白痴――见鬼去吧,早死早超生!

行行复行行,江恒不知不觉溜到了昔日上班的大门旁。将近两年不见,他眼中的达康好像一下子由巨人变成了小孩,再没有了以往那种雄浑居上的气息。

他江恒回来啦,光明正大地又站在了达康集团的大门口,虽然是一身简单,有如锦衣夜行,但却昂然屹立,以渺小的身躯蔑视着庞大的办公大楼!

心境的变化让江恒看一切事物都大为变样,悠闲一笑,不急不躁的他放缓脚步,走进了大门。

一群身穿达康制服的员工正在大门后空地上围坐,好几人都看到了江恒,但谁也没有管着陌生人的出现,兀自在那儿自娱自乐。

“刘师傅,你好啊?”江恒掏出香烟走向门卫室,脸带诚恳笑意问道:“你还记得我吗?我以前也在这儿上班,我叫江恒!”

香烟开道,话题自然打开,还未老眼昏花的守门老头儿仔细打量江恒一眼,似曾相识的记忆让他想起这个上班不久就消失不见的年轻人,“哦,想起来了,江恒,是你呀!回来看朋友吗?”

“铛!”悠长悦耳的打火机声回荡之中,袅袅清烟环绕之下,一老一少的关系迅速拉近。

“刘师傅,给!这是我送你的烟酒,我在这儿上班时你帮了我不少忙,这算是感谢你的!”

江恒亲切的笑容写满了诚意,把手中的口袋送到了刘老头的桌子上,让一向不被人尊重的门卫老人愣了一下,呆呆地出神了好几秒。

天上还有这种好事?自己真的帮过这小伙子吗?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送礼人!刘老头当然想不起自己“好心”地记忆,但还是欣然收下了不菲的礼物,“江恒,来,坐坐!怎么样,出去挣大钱了吧?”

一老一少开始在门卫室里天南地北的闲谈开来,吞云吐雾之中,在江恒巧妙的引导下,刘老头一肚子的苦水倾倒而出,让离开达康将近两年的家伙知道了不少事情。

嘿、嘿……这点礼物值呀!江恒走出门卫室之时,得意的偷笑了一声,他在歌舞团当门卫几个月,别的没有学会,但却知道一个别人不会察觉的事实!

别看门卫工作最底层,但整个企业大大小小的事情总会在他眼前留下蛛丝马迹;而且,谁也不会特别注意门卫的存在,总会在大门必经之处露出丝丝破绽!

谁是好人,谁是小人,谁最虚伪,谁最懒惰,谁最勤快……这一切,只有整天守在大门口的门卫能一清二楚!

“爷爷,我回来啦!”江恒一回到自己家那残破的串架小院,前一刻还运筹帷幄的大将军,一下子就变成了双目红润的归家小游子。

“小恒,来,爷爷给你做了最喜欢的红烧肉!”

年迈的老人也流出了激动得老泪,在得知江恒要真正回家的消息后,老人不顾胡、韩两女的阻拦,亲自买菜、下厨,让人提心吊胆的忙了大半天。

“胡小姐与韩小姐有事先走了,她两可真是好姑娘!”老人一边看着孙子吃红烧肉,一边突然笑眯眯的追问道:“小恒,她们谁才是你的女朋友呀?你这小家伙,不会脚踏两只船吧?”

“呃!”江恒料不到爷爷还有这种闲情逸致,差一点被红烧肉卡在当场。

正当江恒在脑海光速思索解释的话语时,老人与众不同的话语让他差点再次昏倒。

“呵、呵……脚踏两只船――好啊,真有点爷爷年轻时的风采,要是能早点让爷爷抱重孙,那就更好啦,越多越好!”

汗……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江恒用力咽下了卡在喉咙里的肉块,然后贼笑着回应道:“爷爷,你老放心吧,我一定让你尽快抱上重孙!”

************第二天,江恒又来到了达康集团。

“刘师傅,早啊!”年轻男人说话的同时,已经殷勤的递上了香烟,还很是恭敬的送上了火苗。

“嗯……”刘老头满足的吐出来一口烟圈,江恒的尊敬让他找到了从未有过的自豪感,对这突然冒出来的小伙子更是无比顺眼,“小恒,你又来找老头子聊天呀?”

“呵、呵……聊天那是肯定的!”江恒一边坐在了刘老头旁边,一边不慌不忙道:“不过呀,今天我先要去人事部报到,然后再来找你老聊一聊!”

“报到!”刘老头一愣,仍不住好心的提醒江恒,手指不远处正在打牌的一大群小青年道:“你可千万别犯糊涂,现在大部分车间分厂都停产了,你看,他们整天都没开工,你还回来干什么!”

第四十八章无间暗探“刘师傅,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千万别对人说!”江恒一脸的神秘,无比凝重的神色让门卫室一下子紧张起来,然后他才压低语调道:“我在外边打工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几个大老板开会,有一个超级财团要投资咱们达康集团,要不了多久,达康一定会比以往更有钱,所以……嘿、嘿,我就提前回来了,趁着现在这情形,说不定还能捞个一官半职,等以后……”

话语微微一顿,江恒又再次嘱咐道:“刘师傅,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呀!竞争的人如果多了,我可不好办!”

“江恒,你放心!老头子懂得的!”刘老头这一刻的回答绝对是真心真意,但江恒知道,不出一天,习惯了传话的门卫老头就会忘记这诺言,而这也正是他希望看到的。

与此同时,在镇远县大大小小的各个角落,上至富人出没的俱乐部,下至街边小茶馆,相似的“流言”就像波浪一般开始涌动。

众口可以铄金!谣言的力量最是伟大!

深明人心的江恒开始了第一步战略,谣言虽然不能起决定作用,但却绝对是最好的宣传与铺垫!

“咚、咚……”

江恒看了看门上的标牌,心怀千滋百味敲响了人事部的大门。

恍惚之间,他又回到了两年前。那时的自己是那么的踌躇满志,那么的心思纯净。

“请进!”门内传出的已不再是死肥猪的声音,作为董事长的亲属加同党,死肥猪也成了双轨的对象。

“你好,我是来报到的……”就像当初第一次报道一样,江恒恭敬有礼的走进了部长办公室,把自己的材料与特别弄来的“介绍信”递了过去。

“江恒?你就是江恒!”诺大的人事部突然一片死寂,新任的人事部长是一个瘦高的中年人。手拿江恒的资料就像石像一般僵化当场。

“唰……”开放式的办公室内,十余道目光同时飞射而至,各种各样的眼神写满了惊叹,他们大都对曾经的冲突记忆犹新,想不到江恒还敢回来。

“部长,这是介绍信,你先看看再说吧!”为了掩藏身份,江恒千辛万苦兜兜转转,以恰如其分。不大不小的关系网回到了达康集团。

“哦!是李局长介绍的呀!”部长看了介绍信不由神色一喜,县警察局职位虽不是顶尖,但此刻对于正被关押的林董事长他们来说,那可绝对是“县官不如现管!”

“请坐!”人事部长立刻神色大变,几个见风使舵的家伙立刻围了上来。

何时,也有三两目光透出了隐约的不屑,再也不看与部长打得火热的江恒一眼!

嘿、嘿……有意思!江恒把一切都看在了眼底,他这趟“求职”上班,为的就是要看清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