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5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奋的离开了风氏主席办公室,全然没有看到齐同那鄙夷的眼神。 [ .

“白小姐,欢迎芳驾光临!怎么样,我这儿比你们歌舞团大多了吧?”齐同一见面就是开门见山,大有深意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白小姐,一定会有最明智的选择!”

第四十一章亿万游戏(3)“齐公子,我不是来投靠你的,我也不会投靠任何人!”

白虹放缓步调,强自压下了她一身的怨气,然后笑语之中透出不变的坚定,“我白虹从来只为,钱,服务,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坦白!不错!”齐同这次没有半点惊诧,了解一切情况的他已做到了知己知彼,当然对这场谈判的胜利充满了信心,“不知道白小姐想得到多少?”

要得到就要有付出!对于这个道理,白虹当然懂。拜金女眼神一亮,同时迸射几缕恨火道:“我要一千万!”

“一千万!”

齐同双目紧紧的盯视了白虹好几秒,还算英俊的面容波澜不惊,但他的内心却在狂喜与惊疑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白小姐,你确定你没有说错!”

“齐公子,为了证明我是清醒的,你可以先看看这个,咱们改天再谈,咯、咯……我等你电话!”

话音未落,白虹已经起身而去,齐同的桌上却多了一个精美的小盒子。

“齐兄,这是什么玩意儿?那娘们儿凭什么要那么多钱!”风扬一回到齐同办公室,就看见齐同正在对着一件小巧的古董在出神。

齐同的眼神并未从古董上移开,嘴里却完整的回应风扬道:“这女人凭得是她的脑袋,她与江恒睡了这么久,肯定知道一些值得一千万的消息!关键就在这东西上!”

“什么玩意儿!连泥土也未清理干净,他娘的,不会是刚从什么坟里挖出来的吧!”风扬好奇的端起来摸了摸,却摸到了一手污渍,让从未感受过泥土气息的纨绔公子不由大为不满。

“咦!你刚才说什么!”隐约地灵光在风扬脑海闪现。他禁不住激动的抓着风扬手腕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快!”

风扬一头雾水的再说了一遍后,齐同猛然一拍大腿,很是兴奋道:“我明白啦,原来是这样!”

“齐兄,究竟是怎么回事?”风扬的脑袋还是不够聪明,天生的高人几等让他是学会了坐享其成,没有学会真正的思考。

“原来江恒这小子是在――挖掘古物。难怪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下面地人不是报告说,山里经常出现机器轰鸣声吗!我告诉你,那不是在兴建什么地基。

而是在挖掘!”

“齐公子,你真聪明!”画面一转,白虹对于齐同的分析不由拍掌赞赏,然后才问道:“那你觉得我这一千万值不值?”

“白小姐,你的诚意是够了,但……”齐同爽快的开始签支票,不过却中途笔尖一顿道:“但我想白小姐能不能把没有说地全说完?”

“好吧!与齐公子打交道真是爽快!”白虹望着支票不由目光明亮。清脆快捷的将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江恒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张藏宝图,据说是某个皇帝的陵墓,他就靠这张图取得了林家的帮助,林家帮他在恐龙市东山再起,他则负责为林家挖宝藏!”

白虹说到这儿,脸上闪过深刻的怨恨,真可谓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这些事儿一部分是江恒自己无意间说的。大部分还是我偷听到他在灵芝那贱人床头说地!”

“他们现在进展怎么样?”齐同上身还稳稳当当。双脚却不由自主紧紧的蹬在了地板上。

“嘘……皇帝的陵墓,那可是不可想象的财富,如果林家拥有了这无尽的财富,他们的势力自然会飞涨。而自己家族的地位更岌岌可危!”

“工程太大,好像里面又有许多机关,所以并不顺利;只是把一些陪葬的什么将军、大臣地坟挖开了,至于皇帝主陵,好像还没有开工!”

“好!白小姐果然值一千万!”齐同唰唰地几笔签下了支票,白虹刚要伸手直接,他却再次一缩道:“还有没有补充?”

“齐公子,你不会是舍不得这区区一千万吧!你可以不给,本小姐也当从没来过!”白虹主动缩回了手,做势就要离开。

“呵、呵……白小姐多心了!给,这是你应得的!”

“咯、咯……”白虹终于把支票握在手中,满意地看着那对普通人来说的天文数字,她笑得就像春天地花朵,“齐公子,合作愉快,再见!”

“白小姐,慢走!”齐同这可不是送行,而是真正的让白虹停了下来,两个牛高马大的保镖挡住了拜金女的走路。

不侍女人有所反应,齐同已立刻解释道:“放心,我不是要毁约,那一千万只是小数目!只是想请白小姐到齐氏酒店玩一阵,等到这事儿证实了,你就是想上月球,我也不会拦你!”

“齐公子,这可是软禁,犯法的!”白虹一个女人,想也别想冲过两个大汉的阻拦,唯有用法律来保护自己!

“哈、哈……法律!那是专门管制你们这些人的!与我无关!”齐同的笑容充满了得意,接着无比阴狠道:“当然喽,如果事情出了差错,我相信白小姐也不好意思花这笔钱!对吧!”

“呼……”白虹重重的出了好几口大气,好一会儿后,她才平静了下来,又一次看了看那一千万……她一边点头同意被软禁,一边为了自身安全,终于咬牙凝声道:“好吧!还有最后一件事我告诉你,好像与江恒联络的不是林氏家族,而是林家的一个不大不小的人物,好像是一个姓韦的女人,他只是反复牢靠,这事关系到他的性命,不准说出去!”

“那白小姐现在为什么要说呢?”齐同不是怀疑,而是像亲耳听听美妙的声音,感受江恒的愚笨,体会女人的翻脸无情,好让他自己不会犯同样的错!

“哼!我白虹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白虹留下女人成魔的经典名言后,这场大戏终于告一段落!

“齐兄,这里面会不会有假,怎么突然蹦出一个宝藏来了?”风扬从头到尾听到了全过程,一脸复杂的从隔间走了出来。

“你说一个人会不会用生命来撒谎!严密监视这女人,立刻叫京都的人想法弄点『真话剂』来,稍有不对劲儿,就立刻杀了她!”

齐同悠然把酒杯递给了风扬,“风兄,来,干一杯!”

************“老公,你说他们会相信吗?”歌舞团内,灵芝与张敏陪伴着一脸贼笑的家伙。

“半信半疑吧!齐同狡猾的很,不会轻易相信的!”

年轻男人把叶姨抱入了怀中,当着干妈母女的面就是一阵上下其手,弄得叶卿玉是面红耳赤、娇喘吁吁。

“小恒,敏姐还……在,快……停手!”

“咯、咯……没什么,我们才懒得管他呢!老师,你尽情享受吧!”一见势头不对,灵芝母女起身就逃,她们并不是害羞,而是想保护肚子里的小宝宝。

事实证明,她俩的预感真是无比的准,母女俩果然同时怀孕啦!这也是她们会欣然接纳叶卿玉的原因,再加上叶卿玉早已表达绝不结婚,一辈子都愿意当江恒的情人,张敏与女儿更不会有半点反对!

“小恒,对了,你怎么知道那山里有一座古墓,太神奇啦!”

“嘿、嘿……宝贝儿,老公神奇的地方可多啦!”色色的坏笑之中,男人已经把女人剥成了性感的大白羊。

江恒暂时还没有将自己的非凡之处全部告诉叶卿玉,以他的时间超能,要找到一座古墓并不是什么难题,只不过那并不是什么宝藏地!

“子弹,不好啦!齐同带着军队闯进来了!”瘦猴慌张的从山脚一路跑上了山顶,让一身灰尘的江恒看得禁不住乐开了怀!

“是吗!来得真快!”

江恒说着手下听不明白的话语,然后对瘦猴道:“猴子,让兄弟们散开,不要与他们发生正面冲突,摆摆样子就行了,千万不要受伤!”

地痞自然是敌不过军队,齐同没用多久,就在地方武警的簇拥下杀上了半山腰!

“齐同,你想干什么!这儿可是林家的地盘!”江恒表现的是怒发冲冠,但听在齐同与风扬耳里,却很是色厉内荏。

“风兄,咱们到里面看看去!”齐同与风扬性急的钻入了一眼就可看见的古墓口,而一干武警就将江恒一方的所有人管制了起来!

这儿真是一座不小的古墓,再加上江恒这些时日的巧妙“装饰”,等齐、风二人带着一身沙尘回来时,两个家伙已再无神色大变,看到的不再是青山,而是好大一座金山!

“江恒,咱们又可以谈判了!”齐同、风扬,还有被动的江恒坐在了谈判桌上,齐同更故意提起了上次的胜利!

第四十二章亿万游戏(4)“齐同,你这是诚心向林家宣战,对吧!这事儿要是传到了京都,你还能笑吗!”

“好啊!没问题!”齐同刚开始谈判,却像个胜利者一样无比得意,双目居高临下的笼罩江恒道:“你有本事就立刻向林家报告呀?要不要我告诉你号码!

哈、哈……”

风扬附合着狂笑不已,在一旁火上浇油大为鄙夷道:“小子,别想装老大,他娘的,拿着鸡毛当令箭!本少爷让你见一个人,看你死不死心!”

“啊!”当几个保镖把一个中年女人押进来时,江恒的神色真是好似土一样灰!

风扬张狂的站起来,指着姿色中等的女人道:“江恒,我真佩服你的胃口,这样的女人也吃得下,别以为勾搭上一个林家的小卒就可以充老大,告诉你,本少爷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你俩人头落地!”

“风公子、齐公子,这事儿与我无关!”那中年女人一脸苍白,手指江恒倒打一耙道:“都是江恒出的坏主意,与我无关!你们放了我,我保证绝不向上面汇报一个字!”

“呵、呵……”韦女士,不用怕,你怎么也是林家的人!齐同就像狼一样笑了,假惺惺的安慰姓韦的中年女人道:“放心,我们不仅不会杀你,还会让你继续发财,我与风公子会算你一份儿的!”

真是狡猾的家伙,懂得威胁加利诱才是最好的手段,只有这样,林家上层才不会注意!

“来呀,请韦女士下去休息。就与白小姐当邻居吧!”

齐同把林家在恐龙市的负责人软禁了后,又笑眯眯的转向江恒,“怎么样,你现在该心服口服了吧?”

“呵、呵……”江恒笑声应付,相比风、齐二人的张狂得意,他的声音却多了几分苦涩,几分郁闷。

“你们俩别高兴得太早,告诉你们。这座山是写在我私人的名下,我就是死了,你俩也别想得到!而且……”

江恒眼底的郁闷消失了大半,略带得意的反击道:“而且我敢保证。只要我出一点意外,这座山的秘密一定回传进许多人耳中!”

“江恒,你还真是一个人才!”齐同曾经与江恒打过交道,对于江恒的临死反扑他并不意外,依然不徐不疾,阴阴的笑语道:“我可没打算杀你!”

“齐兄,让我宰了他。他娘的。”

风扬地暴戾气息与齐同的温和交相起伏,二人扮着红黑脸,用老套但却有效的办法打击着江恒的意志。

“少来这一套,最多大家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占便宜!”

年轻地江恒开始失去了镇静,庞大财富的流失让他好似发疯的猛虎,“告诉你们,别想我把宝藏卖给你们。休想。”

“小子。想死呀!”风扬大手一挥,就把几个武装保镖叫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可怕的指着江恒的眉心。

“别、别,风兄。让你的人退下!”齐同就像江恒地救星一样赶走了杀手,然后看了看江恒发僵的手指,他满意地笑道:“这样吧,江恒,你开个价,咱们公平买卖,怎么样?”

“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不然……”话锋一变,齐同又玩起了他最喜欢的游戏,恍惚之间,二人都想起了第一次的交锋!

经过艰难的考虑后,在生命与财富的包围下,江恒是别无选择,“好吧,给我二十亿,不然你们就开枪吧!”

年轻男人也真绝,话一说完,立刻把眼一闭,好似机器一样关闭了自己的眼睛耳朵,对于风扬与其通道话语不闻不听。

“把他带回去,咱们再想办法!”对手的反应让两个纨绔公子大为窝火,又不能真正的对江恒使用酷刑,因为他们知道,稍一不慎真可能鸡飞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