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5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总你不管什么时候来,咱们唐市长都有空!”李秘书这话是没有半分停顿,自从江恒与风扬对弈大占上风后,他的主子已经开始向江恒倾斜!

“唐市长,你好!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新女朋友白小姐。 [ . ”江恒这次的态度与原来又有所不同,有意为之下,超能的气息化作威仪之气笼罩了一市之长的身心。

“江兄弟,咱们不是外人,你就叫我唐大哥就可以了,要不叫老唐也成!”

唐市长恍惚之间,已把江恒当作了风扬同一级别的贵公子,更是他以后攀附的希望所在,做起奴才来那是无比自然,看得白虹差一点噗哧笑出声来。

“你挺有面子嘛!”趁着市长大人忙着倒水,白虹悄悄瞪了江恒一眼,她终于明白,上次江恒肯定是骗她,不然一个普通人的小人物,怎么可能把唐市长当狗一样使唤!

“呵、呵……全是总公司的面子!”无赖之徒半真半假笑语了两句,然后话锋一转,应对自如的与唐市长闲聊起来。

云山雾绕的兜了半天圈子后,江恒终于随口说出了来意,“唐市长……不,唐大哥,咱们是自家兄弟,我也不瞒你,这次来是有两件小事要你帮忙!”

“江兄弟,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说,只要能办到,一定没问题!”

江恒满意的笑笑,气势一下子高昂了几分,紧接着下意识压低语调道:“这第一呀,就是我们总公司看中了城郊一座荒山,想把开发权买下来!”

“行!没问题,我待会儿就叫人把合同送到你办公室!”估计唐市长一辈子也没有过这么快的办事效率,满口应承后,主动追问道:“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嘛只是一件小事,嗯。”江恒略一沉吟,然后笑语道:“呵呵……等两天,京都会下来一个专家小组,我想让唐大哥你帮忙安排一下,因为他们要借用实验室,同时呢,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明白、明白!”唐市长拍胸膛保证,与此同时,他不由心弦一惊,无论是什么,只要一沾上“京都”二字,那就大大不同!

“哈、哈……唐大哥,你真是豪爽!”目的已经达到了,江恒当然也要表示一下,走到唐市长面前,亲热的附耳低语道:“这次带队的是林家的人,到时就由你亲自接待吧!”

“啊!”惊喜之色迸射而出,江恒的回报虽只是一个小小的“引见”,但却已经大大的超出了唐市长的期望!

林家那可不是寻常豪门,比欧阳家、云家都还要厉害上三分!要是搭上手握军权的林家……嘿、嘿!

兴奋的幻想在唐市长脑海盘旋,他面对江恒的身形再次弯了三分,心中也不由对这看不透的年轻人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原来是林家,难怪江恒敢与风扬作时。

************转眼之间,时光过了半个月!

事情的发展特别顺利,在这两星期里,神神秘秘的专家小组来了,又走了。

郊外的那座绿树成荫的“荒山”也成为了江恒的产业,而最绝的是,罗七以及所属几百号地痞,摇身一变成了恒欣公司的保安,把个荒山团团警戒了起来。

“齐兄,这小子到底想干嘛?你倒是想个办法呀,我总有不详的感觉!”风扬再也不能在皮椅里安坐,焦躁的围着房间来回走动。

“不知道!”齐同的语气也不再悠闲,江恒这一连串行动虽然都未逃过他们的监视,但两个豪门公子偏偏就是看不穿这眼皮底下的玄机!

“这小子不会是想研究什么东西吧,你看,连京都科学院的教授也来了好几个!”风扬指着资料,大脑主观的猜测不断,“不会是什么违禁品,又或者是军事武器,难道他想在山里建兵工厂!”

一缕模糊的灵感在齐同脑海闪过,但却过于快速没有抓住,隐隐约约的让齐同双眉紧紧皱在了一起,到最后只能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妈的,干脆……”

风扬凶狠的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随即他又自己否定了,林家的存在,神秘人的威胁,都让他感到心胆俱寒!

齐同向来自认聪明一等,对于风扬的提议是暗自好笑,他随手把一大堆江恒这阵子的资料翻来翻去,突然,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第四十章亿万游戏(2)“咦,也许……咱们可以有办法弄清楚!”齐、风二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照片,那是一张两个女人打架的照片――灵芝正在扇白虹这狐狸精的耳舌子,而江恒这家伙则站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好戏!

时光倒转,停在了二女争夫的刹那!

“啪!”灵芝愤怒的给了白虹一耳光,然后大声怒斥道:“白虹,枉我当你是好姐妹,你竟然勾引我男人!”

“哼!男未婚、女未嫁,你凭什么说江恒是你的!”

白虹失去了优雅的仪态,当街与灵芝吵了起来。

人群自然的围了上来,人民大众最喜欢看这种好戏,这无疑比电视上的画面更好看,尤其是两个美女在争吵,更让人想入非非,要是打起来一不小心撕烂了衣服,嘿、嘿……别人看笑话那是合情合理,可江恒这家伙不仅不慌乱,反而还在一旁双手抱胸,比闲人看得还津津有味,这就有点太不对了!

“老公,说,你到底要谁?”

两女把矛头指向了江恒,众人的兴致一下子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高潮的时候来临啦!

“我,我两个都要!”年轻男人斜倚宝马车旁,出口之言真可谓惊世骇俗,让无数男人禁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咯、咯……”白虹这第三者妩媚万千地笑了起来,看来她还真不介意当二奶!

“你……休想!”灵芝可没有这么大方,眼眸既有无尽的怒火,又有揪心的哀伤,痴痴的目光望向了爱人,让一干闲人也禁不住为之心伤。

过了天长地久般的几秒后,她突然转身而去。“江恒,你会后悔的,我这就去把孩子拿掉!”

“孩子!啊!”原本悠闲自在的家伙这下慌神了,急忙迈步就追,同时还本性难改的对白虹道:“你回去吧,我改天找你!”

“嘘……”人散曲终,原地留下了众人无限的感慨!

闹剧过去半天后,心情郁闷的白虹带着醉意走出了酒吧。边走边恨恨的踢了一下脚下的碎石,嘴里呢喃不清地骂道:“孩子,讨厌的孩子,想不到我会输给一个孩子!”

“嘎……”一声急刹。一辆名贵跑车又停在了白虹身旁。

“白小姐,真巧呀,咱们又见面了!”齐同潇洒地出现在白虹面前,上次的不快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你是……齐同!”白虹斜着眼打量了片刻,最后终于认出了对方,然后趁着醉意毫不客气道:“少来啦,什么巧不巧的。这一招本小姐十岁就会啦!”

话语微顿,不待齐同继续展现魅力,白虹已经啪得一声拉开了车门,钻进跑车,然后大声道:“走吧,要请我到哪家餐厅吃烛光晚餐呀?”

“白小姐,干杯!”有权有势就是好,不到片刻。一个标准的烛光晚餐已经出现在白虹眼前。浪漫地音乐环绕下,迷离的烛光摇曳中,齐同又一次开始了美男计。

“干杯!”白虹优雅的举杯相碰,然后突然问道:“齐公子。说吧,有什么事要讲,千万别说你对我一见钟情!”

“白小姐不仅漂亮,还特别聪明,齐某还真有点动心了!”齐同从不对自己的魅力怀疑,又一次举杯道:“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让白小姐帮个忙,我有个朋友对江恒很感兴趣,所以……”

“哦,让我当商业间谍呀!不干!”白虹轻轻摇晃着手中的大肚水晶杯,看着那清澈透明的晶莹美酒,回复得十分坚决,一点也没有考虑。

“白小姐难道不喜欢钱了吗?”齐同是有备而来,有心打听之下,对于白虹的习性也有了好几分了解,紧接着抛出了强大地诱饵,“白小姐,我正好花了几百万收购了一套珍贵的纸币,那可是世界上所有国家、所有票面的一全套!”

“呃!”白虹的瞳孔瞬间大了一倍,对手的条件可谓正中要害,容不得她不大大的心动。

“这……”考虑了好久,在一番天人交战过后,白虹咬牙道:“对不起,我不答应!”

齐同手一抖,差点连酒杯也被捏碎,又是愤怒,又是好奇,“白小姐,这一次又是为什么!”

白虹眼眸闪过一阵美丽的光华,正面相对的是齐同,但谁都能看出,她眼里闪动地是另一个男人的影子,“齐公子,几百万的收藏绝对会让本小姐睡不着,这如果因为这样失去了江恒,我可亏大啦!”

迷醉的光晕笼罩着白虹的倩影,出人意料地拜金女唏嘘叹息终于说出了心里话,“江恒可不只几百万,他如果成了我的男人,咯、咯……齐公子,你这么精明,不会连这个帐也不会算吧?”

齐同这下是完全明白了,看来不是情报出了错,而是他低估了眼前这女人的胃口!

“白小姐,我可听说江恒的女友不是你!别到时人财两空哟!”

“哼!我对自己有信心!”白虹骄傲的展现了高挑完美的身材,然后又有点色厉内荏的自我催眠道:“我一定能打败灵芝,一定能!”

“呵、呵……那我就预祝白小姐旗开得胜!”见白虹如此不识时务,齐同竟然不生气,眼底反而闪过一抹阴笑。

“齐公子,下次聊!”一谈到江恒,白虹似乎失去好心情,匆忙结束了这不起效果的烛光晚餐。

“哈、哈……齐兄,你又输了!”拜金女的幽香还在原地盘旋,风扬的身影就从隔间走了出来。

“风兄,你错了!如果她这样就同意,我还不会相信她!”齐同安然端坐,故作高雅的摇晃着酒杯,然后才神秘一笑道:“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只要是爱钱的女人,一定会为钱――出卖男人!”

时光一晃,又过了好几天!

歌舞团的欢快似乎一去不复返,自从灵芝与白虹公然闹翻后,姑娘们的心情一个个沉到了谷底,全都把江恒视为洪水猛兽,就连苹果、小飞莺一见特殊的门卫,也是低头红脸扭身就走。

人人都怕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被卷入漩涡,因为她们都没有把握自己能――“问心无愧”!

沉重的气息沉甸甸的压在众人心中,罪魁祸首却没有什么实质的化解行动,任凭两女的争吵逐渐升级!

“小恒,你太不像话啦!”终于,实在看不下去的张敏与叶卿玉出声了,那微妙的平衡一下子被打破!

在经过干妈与叶姨的一番批评后,男人不得不忍痛割爱,来到了白虹面前,“虹虹,咱们……分手吧!”

“呜……”白虹高挑倩影摇摇欲坠,眼中的清泪一下子涌了出来,看得远处关心的诸女一个个心酸不已。

“哇!演技真好!”江恒大大的心中夸奖了拜金女两句,想不到白虹的神色如此逼真,那泪水来得会这么自然!

看似已芳心碎裂的白虹却说着让人绝倒的话语,“臭小子,价钱加三成,不然我就不玩啦!”

江恒大声地说道:“虹虹,你别伤心,我真的不能离开灵芝!”

与此同时,男人却暗自里摇了摇头,竖起了一根手指,“不行,那最多加一成!”

“呜……你!”白虹的哀怨勾出了诸女无尽同情的泪水,她紧接着压低话音道:“两成,再不能少啦!”

“成交!”一对悲情鸳鸯在“哭声”中达成了一致!

************“妈的!这家伙真是没用,连两个女人也摆不平,就是十个女人也难不住老子!”

风扬看着报告,终于找到了自己比江恒优秀的地方。

身为恐龙市的名人之一,江恒的情变自然成为了恐龙市上层社会的笑料,更不会逃过有心人严密的关注。

“风兄,咱们的机会来啦!看着吧!”齐同满意得喷出了一记烟圈,对于未来,他总是不喜欢一无所知!

“真得吗!”风扬这只猪真是典型,摇头晃脑道:“最近又有许多大箱子被运到了山上,不知那小子到底想干嘛!”

也许是为了印证齐同的精明,风扬的话音未落,秘书就打电话进来,“齐公子,有一位叫白虹的小姐要求见你!”

“嗯!请白小姐进来!”齐同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挥手对风扬示意:“风兄,你到健身房玩一会儿吧,我最近请了几个漂亮的女教练,你随便玩!”

“嘿、嘿……我等你好消息!”风扬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