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50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妈妈的!妈妈的……江恒今天的郁闷特别强烈,前阵子那顺风顺水的感觉在荆棘中开始消失,他还是低估了豪门世家的底蕴,与风氏之类大家族比起来,自己还真有点暴发户的滋味!

他奶奶的!一想到这儿,江恒连骂语也上升了一级!

他手中虽然有达康上层贪污的证据,但如果没有财政窟窿,搬倒的只会是几个白痴,而不是达康集团的股票,对自己不会有半点益处。 [ .

不能打草惊蛇!时间人呼出了一口闷气,压下了鲁莽的冲动,前所未有的压力至于袭上了他心头。

“哎哟,江总,你一个人发闷呀,让我来陪你解闷儿吧!”在整个歌舞团,会这么“尊敬”门卫的只有一个人,一个拜金至极的女人――白虹!

“今天我心情不好!白虹,你找别人闹去吧!”失去悠闲的男人也没有了应酬拜金女的兴致,砰得一声关上了门卫室的房门。

“江总,心情不好的话,咱们去城里逛逛吧,心情一定会好起来的!”在金钱的动力下,白虹可谓百般坚韧,俗话说好女怕缠郎,她可倒好,打定主意“好男怕缠女”!

见拜金女又出现在窗口,实在心烦的家伙几乎用鼻孔说话道:“白小姐,我只是总公司的一个联络员,赚得那一亿也不是我的钱!所以,我只是一个――穷门卫,明白了吗?”

见白虹似乎还不相信,年轻男人唯有叹着气继续道:“你想想,那一个亿要是我的,我干嘛不当我的亿万富翁去,你以为当门卫好玩呀!”

在符合常理的“事实”面前,拜金女不由一愣,凝神看了江恒烦闷的面容好一会儿,看不出虚假的白虹果然相信啦!

“哼!好好守你的门,没事儿装什么大款!”女人脸上的笑容好似箪遇上了寒流,一下子就冻成了冰块,冷得是生人勿近,昂然转身走出了靠歌舞团大门,那转瞬之间变脸的本事,不得不叫人瞠目结舌。

“哇……厉害!”江恒呆呆地望着白虹开车离去,良久也未回过神来!

“嘻、嘻……老公,你在看什么呀?这么入神!”灵芝的玉容出现在江恒身边,玉女佳人好奇的顺着江恒的目光看去,正巧看到了消失的车尾。

“咯、咯……你不会真被白虹迷住了吧?”

江恒白了老婆一眼,心弦一动,积压已久的疑惑冲口而出,“老婆,你们大家怎么不讨厌这拜金女呀?”

“我们为什么要讨厌她!”灵芝的回答更加让男人迷惑,眼珠一转嘻笑道:“其实她除了爱钱以外,人挺好得,谁有困难她都愿意帮忙!”

见灵芝不像说假话,再一联想到众女平日对白虹的态度,江恒不由展开了联想,“灵芝,我明白了,白虹一定赚到钱后就做善事,又或者她家中有什么病人需要花很多的钱,对不对?”

“咯、咯……老公,你想象力这么丰富,不如写小说吧,说不定能成大作家哟!”

灵芝的笑声还是那么欢快,末了边笑边揭晓答案,“哪有那复杂,白虹既不是善人,也不是悲情女,她就是单纯的爱钱,不是贪,是爱,你懂吗!就像……就像别人爱……古董,对就是那一类的疯狂热爱!”

汗……江恒差一点晕倒在地,想不到还有人对钱如此“单纯”的热爱!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怪癖吧!

灵芝已笑倒在老公怀中,忍不住又说道:“告诉你吧,白虹很少花钱,只爱收集钞票,她把各个国家的钱币都贴在她卧室墙上,贴了好多,她说那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装饰!她要看着才睡得着!”

“扑嗵!”这一下,江恒是不得真的摔倒了,连带着灵芝也一起滚倒在地,一对小情人哭笑不得的抱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如果白虹出现在了江恒面前,他只会说一句经典的话――I服了YOU!

第三十七章恶中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正当二人在谈论钞票爱好者时,主角也正在大街上四处溜达,美丽的身影在一间间时尚店不停穿梭!

“小姐,你喜欢那串项链吗?”一个斯文的男人来到了拜金女身边。

白虹正望着橱窗里展示的珠宝入迷,头也不回道:“是啊,可惜太贵了,十八万!”

“我送你,怎么样!只要点点头,那就是你的见面礼!”青年男子那帅气的脸上充满了自信的微笑,仿佛说的不是什么十八万,而是十八块!

“你送我!”白虹终于回头了,看到身旁男子的同时,她也看到了对方身后的名贵跑车,拜金女的眼神立刻开始变化,又问了一遍,“你真得送我,当见面礼!”

“嗯!我齐同说话向来不反悔,特别是对美女说话!”

青年男子原来是齐同,“风雷九七”四公子中七公子!他对于白虹的反应满意极了,不仅是因为这女人漂亮,而是因为这女人是江恒身边的女人!

“咯、咯……太好啦!”冷美人又变成了活泼女,白虹紧接着说出了惊人之语:“这样吧,你把十八万钞票直接给我就是了!我只喜欢钱,不喜欢珠宝!”

汗……齐同虽是江恒的敌人,但他与江恒的反应一样,对于这拜金女的直接立刻傻眼!

“小姐,真……豪爽,行,没问题!”齐同身形一侧,做出了绅士的动作,专业训练的优雅笑容显露无疑。“能有幸请小姐共进午餐吗?”

“吃午餐呀……没时间!”出乎意料――大大的出乎意料啦,白虹这拜金女竟然拒绝了钻石王子的邀请。

“小姐,你……”齐同扶在车门的手掌忍不住青筋直冒,不过城府特深的家伙还是微笑着问道:“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还是小姐以为齐某是坏人?”

“我知道你是谁,杂志、电视上都见过!”白虹撇了撇嘴,眼中对金钱的灼热依然恐怖,“我告诉你,本小姐喜欢钱。但不喜欢你!明白了吗!还有,下次泡妞直接点,别装出一副大众情人的模样,小白脸已经――过时啦!”

话音未落。白虹已扭头而去,潇洒的摇曳着她高挑的身姿,别提多么爽快!

“呃……”齐同几乎当场石化,对于眼中女人的背影,他再也看不清楚。

正当齐同被白虹的“高深莫测”弄迷糊时,走了十余步的女人又突然停步转身,足以让世人晕倒的扬声问道:“齐先生。你如果还是坚持要无条件给我十八万钞票的话,我也不会拒绝的!你是开支票呢,还是给现金,打欠条就算啦!”

“呼……”回应白虹地是齐同狂飙的车轮声,还有纨绔子弟被戏耍后怨毒的眼神,好在这不是京都,否则白虹非被他当场抓走不可!

呵、呵……齐同这次还真是误会了白虹,不过。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她这爱好呢!

“哈、加……”

略显尖利的大笑声在风氏大厦里回荡。风扬对于新的合作伙伴是毫不客气,“齐同,想不到你亲自出马也会失手,看来美男计也行不通哟!”

齐同至今仍然愤愤不平。白虹打击的不只是他的诡计,还有他的自尊,“他妈的,总有一天要把那小婊子卖到非洲,去让黑人操烂!”

“齐同,你可真够狠的!”风扬这只狈笑眯眯的向齐同这只狼递上了香烟,二人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狼狈为奸,商量着拔除眼中钉的计划。

日落月升,繁星闪烁,眼看平凡的一天又将过去,一个黑影撕开了黯然无光的天幕,为大地谱写了几分神秘。

“嘿、嘿……应该是这儿了!这缩头乌龟藏得还真严实!”月光从黑云缝隙中溜出了柔情的玉手,轻轻地触摸着江恒俊朗的面容。

风扬虽然秘密迁移了居处,但又怎么可能逃得过时间人的侦察,顺着过去的画面,为所欲为的时间人很快就找到了风扬地藏身地。

七彩之光在夜色中一闪而过,江恒身周百米之内的万物瞬间静止,超越自然而存在的家伙悠然举步向前走去,闲庭信步似乎是在逛自家的后花园!

“咦!”江恒抬起的脚步半空一顿,似曾相识的感觉在脑海一闪而现,在林家基地那唯一的一次失败突然在他眼前浮现。

“靠!”难道这家伙又有胆子搞小动作,原来是从天网弄了套磁重力装备。

狠辣的笑容在脸上流转,不愉快的经历让忽正忽邪的家伙多了几分邪气!

磁力场虽然神奇,但如今的江恒已拥有第四级超能,再加上风扬这玩意儿比起林家基地的装置又天差地别,对于此时此刻的时间人来说,完全只能挠挠痒!

“唰!”时间超能包裹着江恒的身形,他毫无悬念的走过了足以让普通人瞬间粉身碎骨的空间。

“砰!”一声闷响在宫殿般豪华的卧房内回荡,当江恒的铁掌从风扬小腹上收回时,已把古武内息留在了倒霉对手的丹田要害内,风扬这大半年的痛苦治疗算是白费了!

一掌泄去了几分杀气后,江恒眼中的狠辣稍稍一退,这才借着淡淡的月光打量了一下房中的情景。

他奶奶的!这小子当了太监也要女人陪着睡!

原来床上不只风扬一个人,还有一个漂亮的少妇陪在他身旁,女人那薄薄的睡衣下丰盈的曲线看得江恒禁不住眼神一亮,怜香惜玉的心思又活了过来,不由自主想起了太监的传说,还有太监特殊的爱好!

唉……可怜的女人,完全被风扬这太监淫虐,不知道这房子里有没有皮鞭、蜡烛……胡思乱想是男人的爱好,邪情逸趣是世人潜藏的邪恶,时间人意淫一会儿,终于把时间超能集中笼罩在风扬眉心正中。

七彩之光再次重现,力量大进的江恒直接搜索着风扬脑海的记忆,他不再需要跟着“过去画面”一起移动,只需要这样紧紧凝视风扬眉心,自然可以看到风扬这一段时间的一切。

玄幻的虚无世界里,超能化身的江恒好似无形的天眼,看着风扬从床上坐起来,下床,倒退到门口,接着再例如……“呵、呵……”时间人还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心情愉快的加强了精神力的控制,风扬倒退的速度立刻加快,就像光碟倒带一般,几分钟过后,江恒就把风扬几小时的生活倒完啦。

妈的!果然是与齐同这家伙合谋!

江恒看到了风扬白天与齐同的对话,可惜没有听到关于达康集团的内幕,时间人意念一转,又加快了在风扬脑海“倒带”的过程,看来两个纨绔恶少的联合还在这之前,那就继续“看”下去吧!

“呼……”不知不觉,江恒已一连“翻”了好几天,他清闲的呼吸也不由开始浓重,原来直接提取记忆竟然如此耗费精神力,比看到“过去一分钟”难度大了十倍不止。

“坚持,一定要坚持!”

江恒不想再被动,镇远县的胡、韩二女束手无策,唯有他这幕后黑手亲自出马。

“嗬、嗬……”男人的呼吸已如牛大喘,挺拔身形也失去了悠闲本色,江恒还在坚持着“挖掘”工作。

“啊,看到了,终于看到了……呃!”心海的欢呼中途嘎然而止,江恒差一点摔倒在地,就在“看”到风齐二人密会的刹那,他脑海一阵痛楚袭来,眩晕之中心神被迫回到了现实空间。

他妈的!怎么办!难道明晚再来!为所欲为的时间人绝不是正人君子,意念一动,把目光望向了那熟睡的女人。

管他奶奶的,出现在风扬身边的女人不会有好货,自己就借她一用,也算是“废物利用”,嘎、嘎……人性黑暗的一面受到了刺激,江恒终生都在信奉一个信条:要想对付邪恶的小人,你就一定要变得比他更邪恶!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最最重要,手段只是其次……年轻男人一连在心底为自己找到了无数变身淫贼的理由,意之所至,心为所动;念头刚起,媚色内息已经涌入了男人手掌。

江恒终于有了验证胡媚所言的冲动!

异样的古物内息轻易钻入了睡熟美妇的身体,玄异的神秘力量化作最美的绮梦刻入了女人心房,对于这熟睡的女人来说,她就是做了一个如梦似幻的春梦,一个激情无限、唯美梦幻的艳想!

“啊……”绮丽的空间已被江恒控制,偷香窃玉的家伙带着邪邪的笑容腰身一挺……风扬仍在沉睡,男人开始了狂野的冲刺,女人在春梦中激情迎合……第三十八章香车美人江恒首次干这等淫欲情事,邪恶的魅力向他发出了销魂的呻吟,刺激的诱惑让时间人疯狂的沉沦!

女子元阴丝丝入体,时间人在快感中精神大振,一边干着风扬的女人,一边将超能力量又一次打入了风扬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