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47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粗声喘息更是天衣无缝的配乐!

“噌……”灵芝已经美美的昏睡过去,男人则在心意驱使下又一次在黑暗中潜行!

“嗯……啊……”刚一走到干妈门口,六识超人的家伙就听到了他心花怒放的仙音,那呻吟虽然微不可察,但却逃不过力量大进的时间人耳朵。 [ .

怎么会有这种声音!啊……难道干妈在……嘿、嘿……一定是干妈被自己与灵芝的“杂音”吵到了,看来自己这一趟真是来对了!

意念一动,江恒这才看清一个事实,干妈虽然意志坚定,但到底也是女人,还是一个四十如狼的女人!自己以前太过于爱慕,反而忽略了这最根本的――欲望!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念及此处,男人不再耽搁,冲天的情火化为了行动,又一次破门而入,不待房内的女人在“惊叫”与羞燥中有所反应,坏小子已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像一个被欲火缠身的大色狼一样扑上了床,钻进了被。压上了身……“噢……”

前戏已靠先前地“春声”完成,急如火、快似箭的家伙把听觉关闭,完全不管干妈的含羞带怒的斥责,雄壮之物如有神助。一次就完完整整“回”到了家!

无尽的快感涌入了江恒心房,不仅是心灵的感受,同样也是因为干妈的绝世无双!

以前童子身之时,他只知道这滋味特别的美,当经历许多大大小小的美女,又回到干妈体内刹那,他这才明白。干妈永远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销魂蚀骨的摩擦声盘旋而起,张敏特别的特质让江恒“醉”得不知道东南西北……“啊……死小子!”娇嗔出口地刹那,张敏推拒的玉手化为了卷缠的春藤,美妇人长久的煎熬终于消失,心灵的挣扎也失去了意义!

放弃吧,不用与自己作对!

沉沦吧,让爱恋来做主!

当一对挚爱的人儿相携飞上云霄的时候,江恒感觉自己地“心神”轰得一声爆炸成万千碎片。就在同一瞬间。干妈的神奇之处化成了一个神奇的漩涡,呼得一声把男人的心灵碎片风卷残云般统统“吸”了进去!

“呀!”这一声吼叫绝对是前所未有,江恒首次在欢乐中眩晕了许久!

爱――在这时达到了圆满的境界!

“呜……”

成熟美妇竟然哭了,如泣似诉的仙音似在诉说这一刻的唯美无双!

“干妈。我好像有一个感觉,感觉……”男人抱着爱人侧了侧身,以自我怀疑的语调道:“可能是幻觉吧,我总感觉咱们之间又多了一点什么!”

“小恒,不是幻觉,我也有这感觉!”张敏舒畅地趴在干儿子胸前,静静地享受了片刻突然,他心弦一跳,美眸大涨,一个玄异而不可思议的预感涌入了她脑海。

与此同时,江恒心神也是瞬间紧缩,万千思绪风起云动,心有灵犀的家伙看到了一个以前从未想过的画面――胎儿,一个胎儿的影子!

天啦,难道――一男一女不知所措的眼神碰到了一起。

“小恒,你也看到了!”相同的震撼同时冲口而出,紧接着就是天长地久般紧张!

“我……我要做……”一字一顿都是那么慌乱,没有心理准备的家伙迷糊的摇了摇头,紧接着好似燃起了一团大火,无比兴奋火热的欢声继续道:“爸爸!

我要做爸爸啦!哈、哈……”

“傻小子,小声点!”男人的开心感染了同样慌乱的张敏,美妇人也放开心怀,感受着一个美妙生命的诞生,暂时忘记了女儿的存在!

片刻的欢喜过后,张敏又回到了现实之中,异变突生,让她与女儿间的关系更加复杂,如果多出这个孩子,灵芝会接受吗!唔……还有,未来的孩子究竟叫灵芝什么,是姐姐,还是阿姨!太羞人啦……唉……想不到刚刚想通一个死结,新的问题又来了!

有了孩子这全新的心灵联系,江恒更加能明白干妈心灵的担忧,一个温柔的挺身,他借着……春风细雨,绵绵温存之中,年轻男人以坚定的语调,霸道的口吻道:“好干妈,不许乱想!我要你当我孩子的妈,也要让这个宝宝叫灵芝姨妈姐姐!”

“唔……”禁忌的刺激与羞涩让张敏娇躯连连颤抖,朱唇开启,软弱的娇填道:“小坏蛋,胡说八道,什么姨妈姐姐,哪有这种称呼!”

“嘿、嘿……”

为所欲为的时间人狂野的律动开来,一边与干妈身心合而为一,一边好似发表逆天宣言般自语道:“有,咱们家就有!从今天起,就有――”

“啊……”张敏少有的尖声呐喊,狂野的迎合着爱人的……禁忌的力量果然永远无敌!

第二天,虽然天色平淡,晨风无奇,但在一男一女的眼中,这绝对是最美的清晨。

“灵芝,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趁着干妈进入出风的空档,已拿定主意的江恒把少女抱入了怀中,一切的关键都在灵芝身上,他可再不想干妈出现“意外”。

“老公,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昨夜人家做了一个梦……”灵芝在母亲离开的刹那,情绪也一下子兴奋无边,反而抢先对男人道:“我知道那不是梦,是预感!一定是真的!”

江恒被灵芝脸上迸发的完美光辉所震撼,暂时压下了自己的心念,顺着少女美滋滋的语气问道:“什么梦这么神奇,老婆,说来听听!”

“咯咯……老公,我告诉你,我昨晚梦到了一个天使一样漂亮的小宝贝。”

少女边说边无限幸福地摸了摸自己的平坦的小腹,昵语轻声却像炸弹般在江恒耳中炸响,“我知道,那是我们的小宝宝,人家要当妈妈啦!”

“啊……”江恒呆了,目瞪口呆的变成了化石!这、这……“哐铛……”清脆的响声吸引了江恒与灵芝的注意,二人回头一看,竟然是张敏泥塑木雕般呆立厨房门口,果盘正在地上委屈的打转,四处滚落的水果就像三人的心灵一样,乱得一塌糊涂!

“灵芝,你……你说……”张敏的朱唇血色尽褪,闪烁的眼神不停跳跃,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再愤怒,还是在哀伤,或者还有点喜悦,亦或是酸楚……千滋百味齐集心中,不容张敏的娇躯不摇摇欲坠!

“干妈……”江恒感受到了干妈芳心的痛,急忙一个飞奔,及时接住了干妈的身躯,年轻男人原本想用柔情哀求,但话一到嘴边,玄异的灵光一闪而现,让聪明的时间人及时改变了主意。

此时此刻,正值张敏芳心哀痛彷徨的时刻,自己的“软弱”只能让佳人更为凄楚,唯有用男人“强悍”才能成为她心灵的依靠,悄然间牵引干妈的意念。

“哈、哈……”江恒一边紧紧的抱住了张敏,一边不哀反喜纵声大笑,一边把灵芝也拉到了身边!

“太好啦!我有两个孩子啦,我要做两个孩子的爸爸啦,呵、呵……”

江恒即使不用假装,同样笑得无比灿烂,还有点傻乎乎的,那赤子纯真之状看得美妇人莞尔一笑,而美少女则羞喜交加。

“两个!”

灵芝心灵的震撼同样风云卷动,好在少女之心与母亲稽有不同,在江恒强悍的大手环抱下,少女轻轻挣扎了两下,最后就含羞带笑接受了“刺激”的现实!

在两女苦中带笑的唇角一挑的刹那,江恒悄悄的给了灵芝请求的眼神,而意会明了的少女立刻绕过男人,把母亲抱在了怀中。

“咯、咯……妈,咱们比比看,看谁更先生!”如此戏语下母女间流转,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却比任何劝说都更加有效,在江恒附合的嬉闹之中,张敏终于云开月明,阴郁尽消。

第三十三章慰安男“唉……”聪明的美妇人自然明白坏小子的把戏,但既然女儿能不介意,自己又何必钻牛角尖呢!况且……况且小宝宝肯定已在腹中成长,自己又怎么可能离得开!

唉……这辈子是逃不脱坏家伙的魔掌了!

“干妈,灵芝,咱们给两个孩子取个名字吧!先出生的叫……”

危险虽然已经过去,但江恒做父亲的兴奋却是挥之不去,一门心思开始了真正的浮想联翩。

“嘻、嘻……傻子!”

一对母女花一左一右笑出声来,玄异的直觉虽然让她们相信未来,但还是忍不住羞涩的回应道:“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呀!你这个傻子!”

“要知道男女那还不简单,我这就去看看!”动力无限的家伙还真是积极,室内的气息一沉,他就想破开虚空进入时光隧道,看一看自己未来孩子的性别。

“不要!”母女俩真是同心,不约而同伸手抓住了男人手臂,含羞带怯制止江恒道:“不要这么急,咱们想多一点惊喜!”

“嗯……那倒是!直到孩子呱呱落地才找到答案,那才好玩!嘿、嘿……”

江恒又开始傻笑了,微闭的双目浮现的是申福的憧憬!

“好玩你个头!砰!”

灵芝肚子里的孩子虽然还是一个细胞,但却提前感染了孕妇多变的习性,片刻前还巧笑嫣然,这一眨眼就变得野蛮专横,使劲儿敲了江恒一下,然后不满的娇嗔道:“你以为孩子是玩具吗?好玩!亏你说得出口!”

面对河东狮的威严,江恒却没有了反抗的感觉。依然傻傻的笑个不停,谁叫灵芝现在拥有了“免死金牌”呢,她就是要天上地月亮,江恒也要搭把梯子爬上去。

************“啦、啦……”江恒哼着小调离开了恒欣演艺公司,愉快的心情让他开起车来又轻又快,宝马名车就是好,比起他原来那破车平稳多啦!

“恒哥哥!”淡蓝的学生裙好似天上纯净的彩云,含苞欲放的花蕾已逐渐绽放。采儿激动的扑进了情人哥哥的怀抱。

“采儿,咱们回四合院去吧!”每隔几天,江恒就会来看看小采儿,如今他已不需要装病。当然更不可能委屈了心中另一个宝贝!

“啊……”

婉转清脆的呻吟回荡在四合院地每一寸空间,院门还未关死,含羞草就变成了怒放的玫瑰,主动扑进了恒哥哥的怀抱,献上了她娇嫩青春的玉体。

“嗯……”江恒在美少女地紧窄中飞上了云端,身与心交融让世界更加的美好!

“咚、咚……”云未收,雨未歇。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无情的大煞风景。

“啊,是谁呢?”采儿从欲望情火中清醒过来,害羞的性格让她用力的缩入了江恒怀抱,一张小脸被羞色欲情染成了灿烂红霞。

“别管他!”这种关键时刻,任谁都会不理不睬,年轻男人双手轻轻抚摸着采儿的发丝,缓缓下压的身体放得极轻,把激情的声响压倒了最低。

“砰、砰……”敲门之人出乎了江恒的意料。不仅不识趣离开。反而还加重了力道,老旧的门扉在捶击下灰尘弥漫。

“恒哥哥……啊……还是……开……开门去吧……呃!”小姑娘纤细的娇躯连连颤抖,虽然快感汹涌,但她却只能紧咬朱唇。强忍冲到唇边的尖叫。

“呃……”江恒被小姑娘……男人依然咬着小情人耳垂昵语道:“不管它!

肯定是个神经病,我就不信他会一直敲下去!”

仿佛为了印证江恒的判断,敲门声在这时突兀停止,可惜年轻男人还未来得及得意洋洋的自夸,现实就让一对欢情鸳鸯神色大变。

“采儿、采儿,是我!”某门声停止了,但代之而起地却是仇烟儿那不屈不挠的声音,“采儿,快开门!”

“啊,是烟儿,唔……”采儿一听好友的声音,立刻就向床下跳去,清风一荡,阵阵凉意才让小姑娘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情景,羞得她叻得一声又钻回了被窝。

“江恒,大坏蛋,大色狼,我知道你也在里面,快开门,把采儿还给我!”

仇烟儿已开始呐喊,不仅为江恒添加了许多头衔,还充满了强烈的醋意,好似江恒是她的情敌一般!

“咦!这小丫头说什么呀?”江恒整天与仇丽珍打仗,很自然就想到了某些方面,“采儿,仇烟儿不会对你有那种意思吧!”

“恒哥哥,你别胡说!”

采儿可没有那种兴趣与勇气,急忙红着小脸解释道:“烟儿只有我一个好朋友,又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才这样,而且谁叫你那么坏,烟儿说你是大坏蛋,很危险,不能跟你在一起!”

一听仇烟儿如此评价,江恒不由生出了熟悉的感觉,凝神一想,原来仇丽珍就经常这样“污蔑”自己!

汗……真不愧是一家子,有什么样的姑妈就有什么样的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