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幻想

分卷阅读14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3 10:58: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帮忙,主动送来了答案。 [ .

“公子,外面有个叫江恒的年轻人求见,他说是来卖演出公司的!”

嘘……江恒想干什么!千辛万苦买下演出公司,转眼却又自动拱手送上!

他――疯了吗!还是想改变立场讨好风扬!

“你就是江恒!”风扬斜眼打量了突兀的来客两眼,纨绔子弟的习性让他嘴角一撇,就想讽刺江恒两句,突现一下自己高贵的身份。

“嗯!准确地说,我是京都恒欣公司驻恐龙市的全权代表!”江恒不以为意淡然一笑,末了还波澜不惊的补充道:“专门负责这次的收购,计划!”

“是你干的!”风扬专横的神色有了变化,几分傲慢,几分怒火,还有几分警惕,江恒一个小小的门卫,一下子却变成了林家的代言人,这身份变化之巨大非寻常可比!

“风公子,商场如战场,你来我往本就是很平常的事,以你们风氏的名声,不会这也玩不起吧!”

江恒不用主人招呼,自行坐进了客位,与风扬隔着一张大大的豪华办公桌相对而坐。

“好,好!”风扬对此是怒极而笑,阴狠的笑容在胖胖的脸上流转,然后阴阳怪气对与自己平坐的家伙道:“你有权力卖演出公司吗?”

“当然有!百分之一百!”江恒戏弄起风扬这种白痴来,那真是游刃有余,一想到自己曾经把他变成废人,年轻的时间人眼中的笑意就更加强烈。

“我们见过吗?”江恒那游戏红尘的不羁眼神映入了风扬脑海,一缕莫明的熟悉感让风公子不由暗自生疑!

“哈、哈……这就算是见过了!”

江恒外表还是那么散漫,心弦却不由一惊,一不小心,他露出了伪装为金少爷时的神态,差一点就捅了大漏子!

话语微顿,江恒不再耽搁,直接开门见山道:“我只找风公子这一次,想赚点小钱花花,歌舞团所属地皮,一口价,一个亿!”

“一个亿!你以为你是谁,他妈的又以为老子是谁?凯子,还是冤大头?”

风扬呼得一声站起来,狂怒的重复道:“他妈的,一块两千万不到的地皮,竟然要我一个亿!”

“风公子,在商言商,你这可就不对了!”江恒端坐不动,稳如泰山的面对狗急跳墙的白痴。

“铛……”悠长的金属声中,江恒潇洒的要弄着自己心爱的打火机,淡蓝的火苗闪烁着他深邃的眼眸,年轻男人一边点烟,一边好似自言自语道:“我听说风氏要与齐氏联合打造恐龙新城,而歌舞团那块地皮正在新城中心黄金地段,如果改建成商业城,恐怕那就是寸土寸金了!风公子,我说的对吗!”

第二十八章男色风扬把牙齿咬得直响,不由暗自后悔自己为什么不亲自出面竞投,竟然派了一群饭桶手下去办事。

“本公子要是用你的命来交换呢!”阴毒的杀气弥漫了整个空间,风扬肆无忌惮威胁道:“小子,信不信我能让你人间蒸发,还能让你畏罪自杀!”

“我信,风公子的大名我可是久仰了!”江恒还是坐在皮椅里一脸无所谓,双肩一耸,双手一摊道:“老百姓斗不当当官的!哦,对了,欧阳夫人与林将军托我向你父母问个好!”

“呃……”江恒隐带嘲讽的声音好似倾盆大雨,一下子就灭掉风扬的气焰。

怒到极点的风扬却不能发作,十分机械的点了点头,然后双目如阴刀,目光似毒箭,意图把江恒杀死无数次,“小子,一个亿你想也别想,本公子不是冤大头,值不了那个价!”

“呵、呵……风公子,市价是不值,可是风氏的名声值呀,你风公子的的面子恐怕还不止这个数吧!我可听说,整个京都都知道你要在恐龙市大展拳脚,如果这样半途而废的话,呵、呵……”

“砰!”风扬重重的在桌子上擂了一拳,他自然不会否认自己的面子不值一个亿,被将军的纨绔公子狠狠的盯视江恒道:“你是吃定我了,对吧!”

江恒悠闲的神色突然大变,冰冷的杀气远比风扬冷酷了千万倍,房内的空间刹那有如寒冬来临,“风公子,我是吃定了你――的钞票!”

这是一场绝不公平的谈判,也是一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经典诠释。江恒真的是吃定了风扬,因为他这“地头蛇”把风扬摸了个一清二楚,而风扬自诩无敌过江龙……却对江恒一无所知,其结果自然没有任何悬念!

“唰、唰……”风扬愤怒的签下了支票,最后不起作用的撒气道:“小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吞了这一个亿!”

“哈、哈……合理!”江恒笑眯眯的接过了支票。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演出公司的转让,而江恒这家伙临走还故意将支票高高举起,大大的刺激了对手一下!

************四合院,质朴宁静的美妙空间。江恒隔了好久,终于又一次踏进了,院门。

采儿已搬到了孙家暂住,而他这“病人”也离开了这儿;不过,年轻男人心中最喜欢地还是这个简朴的旧院子,这是孙老人留给他的礼物,一份属于心灵的归属!

“干杯!”一男二女围桌而坐,四合院又回复了往昔欢快温馨地感觉。

“胡媚。小真,这次真要感谢你们出其不意的回来帮忙!”

“咯、咯……这么好玩的事儿,当然不能少了本小姐!”胡媚单薄的衣裙下是曲线毕露的娇躯,放肆的施展着她的媚色大法,谁叫每一次接近江恒,她地古武内息就控制不住的奔腾跳跃呢!

“咦!胡姐,我怎么感觉古武功力又进了一层!”

江恒也发觉了奇怪的地方,他几乎从没有修炼古武。可内息的增加却比超能快得多!

“好弟弟。真好玩!”胡媚半真半假给了江恒一个媚眼,二人都知道,这是那次力量“交流”的美妙结果。

“喂,你们两个庄重点行不行?要亲热到屋里去。我还在这呢!”干练美女的不满终于爆发,酸溜溜的话音充斥了院子的每一寸角落。

经过一段时日地分别后,当重逢来临,韩真真突然发觉,自己引以为自豪地控制力竟然变弱了许多,少有的将喜怒摆在了美丽优雅的玉容上。

“咯、咯……小真吃醋了!”

胡媚的笑声永远性感迷人,玉手搭在江恒肩上,亲昵戏语道:“用用你的媚色大法看看能不能迷住小真!”

“呵、呵……”江恒面容尴尬的笑了笑,好奇的反问道:“我又不会什么媚色大法,而且,那不是女人修炼的功夫吗?”

“谁说只有女人才能修炼,你不是一个例子吗!”胡媚磁性的话语吸引了江恒与韩真真的注意,二人不约而同放下了酒杯,好奇的等待难得认真的胡媚继续解释。

古武美女凝神想了想,然后语带兴奋与感慨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拥有媚色功力,而且进度之快简直像闪电一样,特别是这一段时间,我看你在这方面的造诣已经比我这师父强啦!”

正经的话语微微一顿,妖娆美女又回复了贪玩的本性,坏笑打趣道:“你没发觉,小真这次见到你态度都不一样了吗!咯、咯……这就是你媚色大法即将大成的征兆!”

汗……江恒从心到脸都在发烧,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男色”高手。

胡媚丰富的见识让她眼中闪过了浓浓的疑惑,还有闪烁的异彩,猜测着追问道:“小恒,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歌舞团『玩』得特别开心,不然媚色大法不会进步那么快!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把那么多美女当作了鼎炉,所以才……”

“噗哧!”江恒一口酒喷在了地上,一边脸红耳涨的咳嗽,一边大声维护清白道:“你可别乱说,我可没有那么干!”

“咯、咯……你没有干,可你的媚色功力在那么干呀!古武内息可不会听你指挥!”

“色狼!”韩真真在胡媚的笑声中插了两个字,一下子就为江恒下了准确的定论。

汗……江恒傻眼了!一想到自己与歌舞团众女的战斗,无论是青春少女,还是已婚美妇,一个个对他的态度都特别亲密,这可不是正常的现象。

江恒还没有自大到以为是天下第一俊男的地步,想到这儿,他不由怪怪的笑了起来,“呵、呵……怎么会这样!我可是无辜的!”

“色狼――卑鄙、下流!”两女的回答永远那么肯定,让色狼不得不坐着听候审判!

一番嬉闹后,韩真真神色一正,首先问到了正事上。

“江恒,你买歌舞团是为了破坏风扬的计划,不过又卖给他就有点弄不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对呀!你这样当叛徒,不怕你家灵芝恨死你!”胡媚永远做不到百分百的正经老实,再次媚笑调侃道:“说不定呀,你一回到歌舞团,就会被那些美女吃得渣也不剩!”

与此同时,仿佛是为了印证胡媚可怕的预言……在歌舞团里,响裂起了仇丽珍惊天的怒吼,“江恒,你这叛徒,姑奶奶要阉了你!”

“丽珍,怎么啦?”正在准备庆祝晚会的叶卿玉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与几十位美女一起围了上来,因为团长这次的怒吼可有点不同以往,是真正的恨入骨髓、怒在眼中!

“刚才淑玲打电话来,说江恒这臭男人代表新公司,又把歌舞团卖给风氏企业了,还卖了――一个亿!”

仇丽珍最后几个字一字一顿的,刚性面容怒火弥漫,紧接着自顾自发挥联想道:“哦!我明白了,难怪这臭小子千方百计要混进咱们这儿来,还主动帮忙当好人,原来为的就是赚这『一个亿』!无耻、下流……”

一天之内,江恒竟然被相似的脏话骂了两遍,他还真是可怜加可恨,竟然让这么多美女失去了心灵的寄托,当然该骂!

“啊,一个亿!天啦!”美女也是普通人,只要是普通人就一定为这数字倒吸一口凉气,就连灵芝这间接受益人也忍不住呼吸发紧!不贪钱,不爱慕虚荣,并不代表不喜欢当一个有钱人!

“不……不会的!不会是这样,小恒绝不会这样做……”叶卿玉温柔的玉脸苍白惊慌,这段时日来,她幸福的心灵首次受到了强大的冲击,绝美佳人不愿相信,更不肯相信,就像自我催眠般不停喃喃自语!

如果江恒真像仇丽珍猜测那样,那岂不代表她被骗了,还骗得特别的深。

虽然对情人的禀性有所了解,但这“一个亿”太诱人了,难怪叶卿玉心灵会陷入无尽恐惧之中,只愿这恶梦早一点醒来!

“天啦,一个亿。”如云美女都在惊疑震撼中鸦雀无声,唯有拜金女对这数字太过敏感,原本因为没有得到佣金,白虹还有点闷闷不乐,此刻竟然一下子变得神采飞扬。

“江恒、江恒在哪儿?咱团里出了个亿万富翁,嘻、嘻……我要搞定他!”

汗……果然不愧是拜金女,身价亿万的江恒在白虹眼中一下子来个脱胎换骨,脚底泥瞬间飞上青天成为了天上云。

“白虹,你少做白日梦!那坏蛋可是灵芝的老公!”小飞莺眼眸酸酸,直到此刻,她也不能接受江恒的“叛变”。

第二十九章演艺公司“咯、咯……”冷美人一谈到钱,立刻变得比苹果还活泼,比莲子还豪放,当着几十个姐妹的面,白虹就搂着灵芝昵语道:“好灵芝,把你老公分一半给我好吗?要不我当二奶也行呀!”

“白虹,别胡闹啦!这都什么时候啦!还闹!”仇丽珍强压心中莫明的酸楚与烦乱,几乎用吼声道:“把叛徒抓出来。”

************“我可不是叛徒!胡姐,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四合院内,江恒贼笑着闭了闭眼,大大的勾起了胡媚与韩真真的好奇心!

在两位红粉知己的等待之中,一向不按常理出牌的无赖家伙终于揭开底牌,在奸笑声中大大的自鸣得意了一番!

“嘿、嘿……我这样是要把风扬的流动资金榨干,让他进一步调动达康集团的金库,方便咱们的大计划!怎么样,不错吧!”

江恒摇头晃脑得意一笑,但并未等到两女的夸奖,不满的瞪了两位各有风姿的美女后,他这才郁闷的凝声继续。

“第二点好处当然是想教训一下那风氏白痴,竟然敢打灵芝的主意,不给他个下马威怎么行!经过这事儿后,我想风扬暂时不敢胡来了!”

“哼!这才是你的主要目的吧!大色狼!”胡媚半真半假的表达了吃醋的意味,丰润朱唇性感无限,在酒杯边沿绕了